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五十一章、兄債妹償!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不是完全的人生地不熟。至少已經有朋友在這裡等待她了。 來到天都這麼久了,兩人還沒有見過面呢。 「看來思念小姐已經不記得我了。」寧心海眼神玩味的看著李思念,出聲說道:「如此甚好。」...

?下一頁

第兩百五十一章、兄債妹償!

陸天語摸了摸腦袋上面被燒焦了的一撮頭髮,滿臉驚恐地問道:「我有沒有死?我是不是還活著?」

「是的。」李思念點頭。

火球砸下來的那一瞬間,當真是生死一線,危險之極,她感覺到了一種窒息般的壓迫感。

火焰燃燒時的熱度撲面而來,彷彿一股岩漿從天而降,瞬間就要把自己給淹沒吞噬焚化成氣體。

如果是擱在以前|m,李思念應該也是很害怕的。以前的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經歷最危險的事情也不過是剛剛入學時因為太受歡迎而被高年級的學姐給堵在學校門口——

人都是會變的,自從遭遇了殺手烏鴉的襲擊事件以及湖面上跳出來的那些醜陋水鬼,李思念迅速的成長起來,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是能夠讓她動容的了。

經歷過生死的人,內心總是要比常人更加堅韌一些。

雖然她也只是一個還沒有成年的小姑娘。

相反,反而是見慣了『大世面』卻又養尊處優,幾乎沒有經歷過任何險事的陸天語更加慌張一些。

「我有沒有破相?」

李思念認真的看了看陸天語的臉,沒有說話,輕輕的嘆息出聲。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陸一緊張的聲音都發抖了,他伸手摸向自己的臉,說道:「我——我的臉難道——毀了?」

「毀了。」李思念點頭說道。「出生的時候就毀了。」

「你——」

「陸天語,你要像個男人。」李思念厲聲說道。「我知道你很緊張,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站在面前的那些人是你們陸家的對手,是你們陸家的勁敵——無論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就算你現在怕得要死。你也要裝作什麼事情都不在意,撐也要撐祝不要讓那些人看你的笑話,不要讓那些人覺得陸家的小少爺是個懦夫。」

「我——」陸天語滿臉驚訝的看向李思念,這個女孩子用前所未有的認真語氣在和自己說話。

「你很聰明。」李思念說道。「但是你的聰明沒有用對地方。有個人和你相反。」

「你是說李牧羊?」陸天語出聲問道。

寧心海置身火海,安然無憂。

崔少鋒走了過去,出聲問道:「寧叔,你沒事吧?」

「我沒事。」寧心海出聲說道。他的視線一直放在**鞭羅旭的身上,出聲說道:「最好的防守便是反擊。現在知道,佛門功法並不僅僅是防守了吧?」

「向兩個孩子下手,實在是讓人不恥。」羅旭冷聲說道。

「哈哈,這麼說可就讓人難以接受了。剛才是誰先向幾個孩子動手的?我只不過是有樣學樣而已,現在卻是讓人不恥了?」

「我只是給他們略施薄懲。」

「如果你說的薄懲是用你手裡的鞭子把人的手掌抽得血肉模糊的話——」寧心海看向李思念和陸天語,說道:「思念小姐,好久不見。」

「你——」李思念自然是認識寧心海的。還在江南的時候,他就一直跟在崔小心的身邊保護。哥哥為了保護崔小心受傷,也是寧心海幫忙安排的大夫。沒想到的是,物是人非。當日的朋友護衛,今日卻成了向他們出手的對手。

想起崔小心,李思念的心裡有一些難過。

在來天都漫長旅程中,她還幻想著到達天都又可以見到好友。那樣的話,自己在天都也不是完全的人生地不熟。至少已經有朋友在這裡等待她了。

來到天都這麼久了,兩人還沒有見過面呢。

「看來思念小姐已經不記得我了。」寧心海眼神玩味的看著李思念,出聲說道:「如此甚好。」

「如此甚好。」李思念在嘴裡輕輕的咀嚼著這幾個字,心想,確實是這樣,不認識比認識要更加幸運。認識的話,不是更加讓人痛苦難以面對這一切嗎?

羅旭轉身看向李思念和陸天語,說道:「你們先走。」

「要走到哪裡去?」一個身背大劍的男人騎馬堵在巷口。

在他的身後,是一群同樣騎馬而來的崔家高手。他們將巷子口給重重堵塞,封鎖住了李思念和陸天語逃跑的路線。

寧心海看到來者,表情微滯,拱了拱手,出聲問道:「古兄怎麼來了?」

古漠是崔家老爺子崔洗塵的貼身護衛,也是他的鐵杆心腹。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深受崔家老爺子的信任。沒想到他也來到這裡。

因為古漠是崔家身邊的人,在崔家的地位比較超然。所以就連寧心海這種崔家供奉級的高手都對他頗為恭敬。

古漠對著寧心海拱了拱手,說道:「有勞寧師父了。老爺子讓我來看看,總不能讓崔家子弟被人給欺負了。」

聽說古漠是崔家老爺子親自派出來的,寧心海心中的疑惑更甚。

無非是幾個孩子之間的矛盾而已,崔家就搞出這麼大的陣勢,有此必要?

「還是說——這是崔家向陸家動手的信號?」

寧心海心中這麼想著,臉色也不由得凝重了幾分。

看來自己今天是恰好碰著了這樁大事。

古漠的視線掃向崔少鋒,並無太多的尊重。崔家子弟眾多,有嫡系,也有旁支。有天縱奇才,也有平庸之輩。顯然,崔少鋒還難以進入他的眼界。

出聲詢問道:「是誰欺負了你?」

崔少鋒看到古漠,心頭狂喜,指著李思念說道:「是她,就是她背後偷襲我——」

他實在沒臉指陸天語,總不能說是這個毛都沒長齊全的小屁孩兒欺負自己吧?

又指著羅旭,說道:「他以大欺小,傷我雙手——」

古漠的眼神掃過**鞭羅旭,然後停留在李思念的臉上,出聲問道:「你就是李思念?」

李思念不清楚這個背劍男人的身份,但是他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想必之前做過一番調查。

於是,她脆聲說道:「我就是李思念。你是誰?」

古漠的嘴角浮現一抹殘忍的笑意,說道:「星空腳下,沒能殺掉你的哥哥李牧羊——兄債妹來償,今日就先拿他的妹妹開刀吧。」

他一夾馬腹,跨前的高頭大馬便朝著李思念所在的位置衝鋒過去。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