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四十三章、任君差遣!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睡覺的白色便衣。 當他重新躺在床上之後,再一次將那本《降龍伏虎咒》從枕頭底下摸了出來。 翻開書頁,按照裡面的咒語讀了兩句。 很快的,他就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自從有了《...

第兩百四十三章、任君差遣!

人們在哀嚎,城市在燃燒,一頭黑龍翱翔在星空之上。

刀槍劍棍,一道又一道各種顏色的勁氣波朝著黑龍所在的方向襲擊轟炸。

霹靂啪啦,爆zh聲音不絕於耳。就像是比高空更加高的地方在不停的燃燒著五顏六色的煙花。

一個枯瘦如柴的僧衣老者,雙腳凌空,站在星空之下,身上的金色袈裟被獵風吹得呼呼作響。

他眼神悲憫的看著那頭黑龍,出聲說道:「你以重傷之體,又如何能夠逃脫這數百人族精英的聯手狙殺?束手就擒,讓我囚於焚城之下,尚且能夠留住族人一線生機。負隅頑抗,只會落得滿族被屠——何苦來哉?」

回應他的,只有黑龍血紅的眼睛和粗重的喘息。

被卑鄙的人類背叛利用,大半族人被殺血染江河,他們卻讓自己束手就擒?

「何苦來哉?」老者感受到了黑龍心中的不屈,輕輕嘆息。「何苦來哉?龍本無辜,懷有巨大神通卻是罪過。為了天xi蒼生,老納也不得不違背心意痛下殺手了。」

他身體一閃,朝著黑龍所在的方向飛翔而去。

黑龍憤怒了,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那老僧噴出龍息。

呼——

大團大團的火焰噴發而出,大片大片的黑雲被火焰點燃,繼而燃燒起來成為一片紅雲火海。

老僧的身體被火焰吞噬,瞬間消失不見。

黑龍警惕的看著那片火海,並不相信自己一擊之下就殺掉了那個僧人。它感覺的到,那是它遭遇有數的人族強者。也是這數百人族精英裡面的領軍人物。

果然,熊熊烈火之中,衝出一團金色的光球。

轟——

光球炸裂開來,老僧乾瘦的身體再次出現在黑龍的眼前。

那金色光球是老僧身上披著的袈裟,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而成,又加持了多少的佛法經咒,竟然能夠抵擋住龍息的焚燒毀滅。

老僧身體在空中連續三次閃爍,就像是星星連續三次眨了眨眼睛。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竟然已經攀登上了黑龍巨大的頭顱之上。

黑龍感覺到了老僧的存在,身體在空中翻滾騰挪,巨大的龍尾一次又一次的甩過來,想要把那站在頭頂的老僧給抽飛。

可是那老僧就像是龍頭上min的一隻虱子,一隻手緊緊的抓住黑龍的龍角,任由黑龍在星空之中翻滾打轉,身體須臾不離開它的身體。

黑龍憤怒之極,他的身體從九天之下直衝而下,朝著那漆黑如墨的大河裡面衝去。

轟——

巨浪滔天。

黑龍又從大河之中騰飛而起,用自己巨大的腦袋朝著那山脈上min撞了過去。

嚓——

高聳入雲的山脈被他的龍頭撞得斷裂成兩截,亂石飛濺,巨大的山峰轟轟的倒塌下來,砸在那冰寒刺激的大河之中。

橫衝直撞,翻江蹈海,可是那老僧仍然緊緊的抓住龍角,仍然死死的和那黑龍融合為一體。

他的嘴裡念念有詞,陣陣梵音響徹在黑龍的耳邊——

「呼——」李牧羊猛地從噩夢中驚醒。

張慌四顧,卻發現正躺倒在自己的大床之上。周圍的一切景物都是那麼的熟悉。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大汗淋漓,頭痛欲裂。

那個夢是那麼的真實,和他之前所做過的那些夢一模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李牧羊在心裡想道。「這是夢還是龍王眼淚裡面的記憶——難道說,那頭老龍以前就已經被《降龍伏虎咒》給傷害過?」

想到此處,李牧羊看著攤開在面前的《降龍伏虎咒》表情變得複雜起來。

《降龍伏虎咒》是佛門經典沒錯,不然的話,夏侯師那種驕傲自大眼高於頂的人也不會蠱惑李牧羊去找孔離討要。

顧名思議,《降龍伏虎咒》主要是用來降龍伏虎所用——

李牧羊不知道它能不能伏虎,但是降龍的效果還是不錯的。李牧羊剛才已經親身實yn過。才剛剛讀了兩句咒語就已經被它給『降』了。

也就是說,不管這本書多麼精妙神奇,李牧羊都沒辦法學習使用。

每念咒一次就會把自己給降一次,這事兒擱誰身上也受不了啊?

李牧羊突然抓起那本《降龍伏虎咒》,左右手各抓著一半書頁就想把它給撕得粉碎。

但是,無論如何都下不去手。

「這可是《降龍伏虎咒》埃」李牧羊痛苦的呻吟出聲。

這本書實在太好,可以堪稱人族智慧的結晶。留下太危險,撕了太可惜。

還回去是不可能的,李牧羊自己學不了,也不能讓別人拿去學習埃

那不是給自己增加強敵嗎?

李牧羊親自實yn了這本書的功效,萬一有人學成此咒然hu拿來對付自己呢?

左思右想,難以決斷。

「我要把它留下來。」李牧羊對自己說道。「不僅僅要把它留下來,而且我要努力的去學習它,適應它——假如我現在適應了這《降龍伏虎咒》的威力,以後別人再用此咒來對付我的時候,不就是和聽風吹鳥鳴沒有什麼區別了嗎?」

「對,就這麼干。」李牧羊對自己說道。「我不僅僅要學,而且要學好——我要成為一個會使用《降龍伏虎咒》的神龍。」

想到自己的偉大理想,李牧羊就激動的不能自已。

李牧羊從床上爬了起來,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便於睡覺的白色便衣。

當他重新躺在床上之後,再一次將那本《降龍伏虎咒》從枕頭底下摸了出來。

翻開書頁,按照裡面的咒語讀了兩句。

很快的,他就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自從有了《降龍伏虎咒》之後,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李牧羊會失眠了——

李牧羊越來越忙了。

天還沒亮就起床學習《破體術》,然hu自己在江南城做的規劃進行階段性的訓lin。每天早晨走上十八個大周天,再走上十八個小周天。他能夠感覺的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結實,丹田處的氣機也越來越充沛。

然hu就是臨慕一篇前人的字,這個倒是沒有固定,完全看李牧羊的心情。有時候行書有時候楷體、魏碑,甚至狂草也都有涉獵。

那頭老龍活了太大的歲數,無盡的歲月長河之中,就儘可能的去尋找一些新鮮的事物去打發時間。

所以,這些寶貴的遺產全都便宜了李牧羊。李牧羊只需要按照記憶中的思路去複述一遍,很快就能夠掌控其中的精髓——應該說李牧羊已經知道它的精髓,他要做的只是再一次將其磨練出來,重回巔峰狀態。

寫完一篇字或者畫完一幅幅后,李牧羊就會跟隨千度林滄海一起去吃早餐。有時候鐵木心也會跟上和他們一起。

不知不覺的,李牧羊竟然已經成了屠龍專業裡面的核心人物。

楚潯在身上躺了一段時間,就康復如初能夠隨意上k。陸契機仍然是冷冰冰的,不過李牧羊知道她的境界又有提升——因為她的頭髮顏色越來越紫了。

蔡葩和誰都不親近,獨來獨往,看起來比千度陸契機還要更加神秘一些。

不過,校園裡面不正是如此——那些長得好看的姑娘總是呼朋引伴,身體有著數不盡的男生女生朋友。

那些長得不好看的女生總是寂寞孤單,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吃飯,形單影隻又不希望任何人可憐。

如果中午和下午有課的話,李牧羊就如常前去上k。如果沒課就用來感悟《通玄真經》,晚上睡覺前用《降龍伏虎咒》催眠。

遺憾的是,這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書畫雙絕顧荒蕪。自從第一次收了自己的《春光乍泄》圖之後,他就像是神秘消失了一般。

每一天都是如此的充實,每一天都是如此的收穫滿滿。

日子就這麼沒羞沒燥的向前跑,李牧羊就這麼勤奮刻苦的向上爬。

從夏侯淺白的課堂出來,卻被一個艷麗無比的女人給攔住了去路。

李牧羊挑了挑眉,就想從人群邊緣穿過去。

「李牧羊——」那個女人出聲喊道。

李牧羊無奈停步,轉身對著女子作揖,說道:「見過公主。」

「學xio里沒有身份尊卑,你我同學相稱就好。」楚寧出聲說道。

「是的,楚寧公主。」李牧羊對楚寧的話一點兒也不敢苛同。整天喊著學xio里沒有尊卑的是你們這些人,要是學xio里當真沒有尊卑,你們還用得著整天把這樣的話掛在嘴邊嗎?「不知道楚寧公主找我有什麼事?」

「上次的賭注——」楚寧的臉頰微紅,努力的裝出一幅願賭服輸的模yng,說道:「我輸了。」

「謝公主承讓。」李牧羊拱了拱手。

「我等了你好久。」楚寧說道。

「啊?」

「我以為你會主dng去找我——」楚寧說道。

李牧羊笑,說道:「最近比較忙,再說,也不知道找公主有什麼事情,就不方bin前去打擾了——」

「所以我自己主dng找上門來了。」楚寧修長白皙的脖子一橫,硬聲說道:「李牧羊,我今天就要給你做一天雜役,任君差遣。」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