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四十四章 別送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買一個送我吧。」 抱著玩具熊,許庭生給吳月薇找了岩州市區最好的賓館。 「你要回去住嗎?」吳月薇說。 「不回去,回去還要睡沙發」,許庭生說,「我去旁邊再開一間房。」 「你...

第二百四十四章別送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世界幾乎所有人都更欣賞和喜歡後來的許庭生,他沉穩、寬容、優秀,甚至看起來無所不能,他給很多人希望和包容。

這所有人里應該包括許庭生自己,但是得排除吳月薇。

前世,吳月薇喜歡上少年不成器,之後半生碌碌無為的許庭生,至最終仍念念不忘,讓人無法理解。今生,她最後請求說,你別穿那麼好的衣服,別開這樣的車,陪我逛逛你的學校。

她依然更喜歡他少年不羈的那張臉。

許庭生換上泛白的牛仔褲,舊t恤,帆布鞋,把筆記本電腦偷偷塞進吳月薇的行李箱。

岩大距離開學還有兩天,校園裡人不多也不少。

許庭生帶著吳月薇去了圖書館、教學樓,去了所有她想去想看的地方。

他說:「你看都這麼先進,都是簇新的,但是肯定跟清北沒法比,那裡有這裡沒有的底蘊和積澱,未名湖畔,你能去真好。」

吳月薇笑著說:「可是我也喜歡這裡的名字呀,溪山塔下。溪山塔下許庭生,多好聽。」

許庭生說:「山中無老虎。」

吳月薇說:「那我想去猴子窩看看。」

「嗯?」

「你的宿舍。」

許庭生想了想,寢室6個人,加上自己至少已經來了5個,尤其家在岩州的李興民,反而提前好幾天就過來了,至於陸旭,因為包妹子暑期在培訓學校上課的關係,他回家只待了十幾天就提前返校。

許庭生大概可以想象宿舍現在的情況,比如李興民的電腦里放著什麼,還有滿地的垃圾,臭襪子什麼的。

「你進過男生宿舍嗎?」許庭生問道。

吳月薇搖頭。

「臟、亂、差、臭,不堪入目。」

「我想去。」

「那……你走我右邊,我擋著你。」

許庭生帶吳月薇上樓,一路跟笑容意味深長的熟人打著招呼,到了602門外,許庭生叫吳月薇稍等一會兒,然後自己上去大力敲門,大聲喊:

「穿衣服,關電腦,見不得人的都收拾一下,做出正常人的樣子。五分鐘后破門而入,不合格的直接槍斃一百遍。」

宿舍里很快傳來各種劈哩乓啷的聲音,吳月薇聽著哧哧的笑,有點不好意思。

吳月薇進門,微笑著招手。寢室里譚耀、老歪、李興民、陸旭都在,都靠在桌邊,有些茫然的看著許庭生跟他肩膀一側的吳月薇。

印象中這是許庭生大一報道那天帶來apple之後,第二次帶女孩子進宿舍。

如果說那時的apple像熱情的玫瑰,這回的這個女孩,像百合花,像蘭花。

李興民立即從桌上拿起來一本汪國真詩集。

譚耀自己在腦子裡分析了一下,覺得可能是岩大的新生,許庭生的熟人什麼的,撥了撥頭髮,主動上前說:「一看就是學妹模樣,是許哥同鄉嗎?認識一下,我叫譚耀,岩大中文03級2班,學妹哪個系的?」

吳月薇笑容明凈,轉頭看許庭生。

許庭生看了看譚耀,笑著說:「是學妹,但是只是我的。高中的,初中的。至於大學,人家馬上要去清北了。」

整個602,只聽譚耀和李興民一聲嘆息。

平常在宿舍,包括譚耀在內都不會把許庭生當成在外面的那個許庭生,這是他主動要求並且刻意營造的感覺,花了不短的時間……他更喜歡這樣的相處。

「都是騙人的,不是說學霸無美女嗎?不是說學校越好女生質量越差嗎?」

李興民「啪」「啪」拿汪國真詩集打自己的頭。

吳月薇燦爛的笑著。

許庭生對她說:「看也看過了,咱們走吧。男生宿舍這種地方還是少待的好,男生一回宿舍就沒幾個正常人。回頭你去看看清北的男生宿舍,其實也一樣。」

吳月薇說:「我才不去看,我也不是為了看看才來的。」

她無比準確的在一瞬間找到了許庭生的床鋪,然後動作麻利的把被套、床單、枕套,一件一件全部拆下來,抱著進了洗漱間。

沒一會,裡面就傳來水聲和洗衣刷的聲音。

幾個人圍過來,把許庭生壓在牆上。

「說說看,什麼情況?」老歪壓低聲音說。

「當年沒來得及開始的初戀。」許庭生老老實實回答。

幾個人散開,坐回座位,意味深長的看著許庭生笑,笑得許庭生渾身不自在,他知道今天自己沒法攔著吳月薇,只好開了老歪的電腦打了一盤cs,盡量什麼都不想。

吳月薇是干慣了活的女孩,很快洗好了本身很難洗的床單被套,出來跟許庭生要了衣架,在陽台上曬起來。

寢室里幾個男生嘴裡「嘖嘖」聲不停,彼此偷偷豎大拇指,各種羨慕嫉妒的看著許庭生。跟說好了似的,逐個上來用力拍一把許庭生的肩膀,不說話。

吳月薇隔著玻璃門說:「好了。」

譚耀說:「那個……清北的學妹,晚上一起吃飯吧?我請。如果你怕就你一個女生會不自在的話,我們多叫幾個。」

許庭生替她回答:「我們兩個隨便吃點就好。晚上還要逛街呢。」

吳月薇抱歉的笑了笑。

譚耀笑著說:「那攢著,等你下回來。」

因為這句話,吳月薇出門之後,許庭生給了他一腳才追出去。

在操場,許庭生遇到一群球友。吳月薇主動要求許庭生加進去,然後她就坐在操場邊上,開開心心,很投入的看許庭生踢了小半場球。

一起在食堂,在無數好奇的目光和刻意到不行的招呼中吃過晚飯,許庭生帶吳月薇去了岩州市區。

吳月薇興緻勃勃,吃著各種小吃,也把小吃遞到許庭生嘴邊給他吃,甚至人群擁擠的時候,她幾次緊張無比的挽了許庭生的手。

「飛機上可以帶這種大玩具熊嗎?」

在一間禮物店門口,吳月薇停住腳步,指著櫥窗里的玩具熊問許庭生。

「應該可以吧。」許庭生說。

「那你買一個送我吧。」

抱著玩具熊,許庭生給吳月薇找了岩州市區最好的賓館。

「你要回去住嗎?」吳月薇說。

「不回去,回去還要睡沙發」,許庭生說,「我去旁邊再開一間房。」

「你住這裡吧。」吳月薇說。

許庭生愣了愣。

「你睡沙發。」

吳月薇得意的笑著說,好像她做了很厲害的事情。

睡夢裡,許庭生感覺到嘴唇輕輕親吻自己的眉間,那個初中時代,對那個總是惹麻煩的許庭生,吳月薇說:「你可以不做眼保健操,不可以總是皺眉。」

然後有滾燙的眼淚掉在臉上,又被溫熱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抹去。

第二天,兩個人早起,從岩州到西湖市飛機場,距離飛機起飛還有好幾個小時。

許庭生取了機票。

吳月薇說:「給我看看。」

許庭生把機票遞給她。

她說:「學長,你回去吧,不用送了。它陪我就好。」

吳月薇把大熊抱起來,抱在膝蓋上,把臉埋在大熊背上。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