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四十二章 攔著的和不攔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回酒店之後,馬上收拾了東西回岩州,許庭生讓譚耀跟著他,順便把g500開回去。 黃亞明賭氣,只開走了方餘慶的破大眾。 …… …… 晚飯時候,許庭生約了張興科吃飯。 ...

第二百四十二章攔著的和不攔的

黃亞明說:「我想退學。」

他想留在天宜。

許庭生一邊吃飯,一邊淡淡的說:「不行。」

他的態度平靜,但是包括在一旁的譚耀,都可以聽出來許庭生其實態度堅決。

「我真的想退學」,黃亞明說,「你覺得我浪費三年讀出來,能比現在有發展?我的專業跟現在做的一點關係都沒有。相反,現在做的,我覺得很有勁。」

許庭生還是說:「不行。」

黃亞明說:「沒跟你開玩笑,我想了很久了。」

許庭生說:「我也沒開玩笑,我擔心這一天其實也有一陣子了。亞明,這個世界上沒幾個人比我了解你,所以我其實一直在擔心你會這麼做。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不行。」

黃亞明把筷子拍在桌上,有些激動說:「你管我啊?1

許庭生微笑說:「管。」

「憑什麼?」

「不是憑什麼的問題。讀下去是為了給你爸媽一個交代,農民家庭,培養一個大學生是多少代人的期盼。所以不管怎樣,你要讓他們感覺自己含辛茹苦做的,是值得的,給他們一個交代。這個交代你拿多少錢都給不了。

還有,一定要說我的關係的話,我想給你留一條退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有一天我垮了呢?」

黃亞明沉默了一會,苦笑說:

「你的意思就是,我現在的一切都是你給的,所以,你垮了我就什麼都做不成對吧?所以你可以管我?原來你還是老闆啊,我還以為是兄弟呢。我他媽還比你大一個月。」

三十一歲的許庭生其實很難跟才二十歲,而且生活突然劇變,正在膨脹的黃亞明解釋太多。

所以他只是笑著說:「別瞎想,我們永遠是兄弟。」

「反正我就留在天宜了。我已經跟石總談過了。」

「不行。這件事我會找石總談。」

黃亞明很認真的說:「那,如果我一定要退學,是不是你給我的就都收回去?包括天宜這邊。」

許庭生想了想,說:「是。不過你別生氣,我只是必須攔著你,拿這個當辦法。過幾年你就懂了。」

黃亞明表情焦慮說:「庭生,我想出人頭地,想風光,迫不及待,你明白嗎?從我看見譚青靈從別人車上下來那天開始,我就每天都想出人頭地,想看見她後悔……你知道嗎?還要讀三年大學……不行,我等不及了。」

譚青靈那件事對黃亞明的打擊和改變到底有多大,許庭生直到現在才明白。但是他還是不能同意黃亞明的決定,而且不惜用最讓他無奈的方式去阻攔他。

許庭生其實很難分清楚這樣的堅持到底是對是錯,是不是必要,只是他一旦想到同意,就會感覺不安,莫名的巨大的不安,……

所以,他不敢讓黃亞明就此把一切前途、命運都綁在自己身上。

就像他說的,他想給黃亞明留一條退路。

許庭生端起一杯酒,也給黃亞明倒了一杯,說:「不值得。」

黃亞明不拿杯子,沉默。

隔了許久,許庭生聽見他長長的透出一口氣,這感覺,像是他一口氣把以前那種兄弟間的無話不談,無所顧忌,全都吐掉了。

他本是可以死皮賴臉纏著許庭生買豪車,說,你不開給我開的人。

現在的他不想說話了。

吃過午飯,「豪車釣魚」行動沒有繼續下去,黃亞明回酒店之後,馬上收拾了東西回岩州,許庭生讓譚耀跟著他,順便把g500開回去。

黃亞明賭氣,只開走了方餘慶的破大眾。

……

……

晚飯時候,許庭生約了張興科吃飯。

這一回,他沒有再亂點菜,就點了幾個小菜,加幾瓶酒。

兩個人邊吃邊聊。

張興科指了指門外的g500說:「你的車?」

許庭生說:「是埃」

張興科苦笑,說:「想想幾個月前還在跟你扳手腕,現在你都到這份上了。」

許庭生說:「也就裝裝樣子。」

「其實最近接觸多了,我還蠻想跟你一起乾的」,張興科突然有些低落說,「以你的品性,真正到飛黃騰達那天,你身邊的人……應該都少不了一場富貴。可惜,我沒機會了。」

張興科這麼說,許庭生已經聽出來他的決定,心底有些詫異,但是沒吭聲,兩個人畢竟沒到那個份上。

「我決定了,拿錢走人。余馨蘭會跟我一起走。」張興科略有些尷尬,為了掩飾尷尬,乾脆裝作爽快無比的說。

「她家裡那些人呢?」許庭生已經不意外,但還是問道。

「也一起。」張興科說完,自己先開始哈哈大笑,似乎只有這樣,他才能掩蓋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麼莫名其妙的事。

先前黃亞明的決定,許庭生一定要攔著,堅決無比。

而張興科,……

許庭生想了想,說:「好。」

張興科倒了一杯酒,說:「十天內,我幫你搞定德馨的事,拿錢走人。」

既然決定拿錢,張興科的選擇其實就已經不止許庭生一家,但是他沒有做別的選擇。這一點,兩個曾經的仇人之間,竟然能夠心照不宣。

許庭生把酒幹掉,說:「到時再送?」

張興科說:「就現在吧。」

許庭生說:「一路坦蕩。」

張興科猶豫了好一會,終於還是說:「我估計還是做教育培訓這一塊,還是在盛海。租了幢房子,然後可能從德馨帶走幾個人。」

許庭生說:「沒問題。」

「可能最開始還要你的平台幫忙招生。」

「好。價格跟陸芷欣談,我最多幫你求情打折。」許庭生笑著說。

「草」,張興科說,「許庭生,你待人要不要到這個份上?還是你小子根本覺得我毫無威脅?」

許庭生說:「毫無威脅,有餘馨蘭在,你就毫無威脅。」

這是許庭生給張興科最後一次提醒,話不好聽,但是張興科聽得懂,聽懂之後卻什麼都沒法回應。他就笑笑,說:「謝謝。」

兩個人下樓,一樓飯店大堂的電視上正放著錄像帶,《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兩個人穿過大堂的時候,正好林青霞在說:「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張興科罵罵咧咧說:「他媽的,要不要這麼應景。」

許庭生停下來,說:「談收購的時候可能陸芷欣一起來,所以有句話先說了。真到那一天的話,記得打電話給我。」

「不會那麼慘吧?」張興科笑著說,「你別嚇我。對了,許庭生,你說……我這一回算不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許庭生說:「滾。」

……

第二天許庭生開車快到岩州的時候。

岑溪雨有些著急的打電話來,說:「剛剛,小學妹來過。」

吳月微和那時還是apple的岑溪雨其實在麗北中學見過,知道對方。

而許庭生跟吳月微約好的時間,原本應該是再過一天,她到岩州,然後許庭生計劃直接帶她去西湖市,坐飛機,去清北,兩天往返。

連電腦許庭生都在盛海提前買好了。

「那她現在人呢?」許庭生問。

「又走了,看見我們三個在這,然後問你是不是住這裡。方橙不知道她是誰,說是。她說謝謝,然後就走了。一個人拖著好大的行李箱。我攔了一下,說你快回來了,她光搖頭不說話。」

「我得去找她。」

「好的。」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