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世人,一世緣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藝青年。」 岑溪雨說:「可能吧,他說他是個理想化的人,渴望一種安靜、平淡的生活狀態,能照顧他想照顧的人就足夠了。 告訴你哦,我原來莫名就覺得你跟他是很相似的人,所以在你還沒有熠熠生輝的...

第二百四十一章一世人,一世緣

黃亞明和譚耀沒有回來過夜,只打回來一個電話,告訴許庭生說:「我們有活動了,你們倆分別在即,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

許庭生和岑溪雨穿著整整齊齊的睡衣,躺在同一張床上。

高級套房的床很大。

兩個人都把手臂架在腦後枕著。

這個時候如果上方不是天花板,而是一片星空,應該會很有意境。

岑溪雨穿著一身碎花的長袖睡衣、睡褲,像一個應該打麻花辮的小村姑,她說:「許庭生,你知道我為什麼叫岑溪雨嗎?這個名字到底土不土啊?」

許庭生說:「一點都不土。為什麼?」

「因為爸爸原來是個蹩腳的語文老師。」她嘻嘻笑著說:「你肯定想不到,爸爸其實在麗北中學當過語文老師,如果他沒走,也許還會成為你的老師。」

「原來他是老師,那你媽媽也當過老師?」許庭生問。

「沒有,媽媽只讀到小學畢業,然後就在鄉下家裡呆著,她是個小村姑,就像我現在這樣。爸爸最開始是在鄉下教書的,在那裡,他娶了媽媽,我想是因為媽媽很漂亮吧。

後來爸爸調到了城裡,沒幾年,又調進了麗北中學,媽媽就跟著到了城裡。她待在家裡照顧我,爸爸說我們家不需要很多錢,所以媽媽不用出去工作。

可是他後來跟一個很有錢的女人走了,我聽說是這樣的。」

許庭生無法理解這樣一種轉變,找不到任何邏輯,所以,他沒有說話。

岑溪雨繼續說:

「媽媽生我是在鄉下的衛生所,爸爸說他那天在產房外面緊張得不行。然後那天下小雨,他來回走啊走,最後走到走廊窗口,看見遠處的一條小溪,雨水細細密密的落在溪水裡……

然後他覺得自己突然間平靜下來。再然後,我就哇一聲就出生了。所以他給我取名岑溪雨。」

許庭生安靜聽著岑溪雨描述,這感覺像是「空山新雨後,……,……,清泉石上流」,煙火味寡淡,沒有塵埃。

因而他更加無法理解那個男人、父親,突然發生的巨大轉變。

許庭生說:「聽你這樣說起來,感覺你爸爸是個文藝青年。」

岑溪雨說:「可能吧,他說他是個理想化的人,渴望一種安靜、平淡的生活狀態,能照顧他想照顧的人就足夠了。

告訴你哦,我原來莫名就覺得你跟他是很相似的人,所以在你還沒有熠熠生輝的時候,其實就對你很好奇。結果他跟女大款走了,你自己成了大款。嘻。」

這個話題讓許庭生茫然,所以似乎不好再繼續下去。

按這個意思,岑溪雨同學前世對於許庭生同學的感覺,其實就是不同於其他人的。儘管那時的他並沒有那麼特別。

然後,兩個人確實也有過接觸,只是那時的許庭生,看她的眼光與這一世全然不同。兩個人最終也沒有任何實質性的發展,當了短短一年同學,之後甚至再無聯繫。

其實在讀大學期間,兩個人後來曾在某趟由漸南回麗北的班車上遇見過,她坐在許庭生前面一排,許庭生認出來她,但是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打招呼。

之後她的生活,包括她最後遠嫁,去了澳大利亞,許庭生也只是在別人口中不經意聽說,甚至沒太放在心上。

一世人,一世緣。

因為許庭生的緣故,變卻的東西……那麼多。

想了想,許庭生岔開話題,說:「關於專輯的事,你自己有什麼想法?」

岑溪雨凝神想了一會,說:「其實我還沒想過,以前在天樂時候想的那些,現在都不想要了。對了,你在天宜給我留著的那首歌,是什麼樣的?」

「原來它有另外一個名字,現在我改主意了,它就叫做《輪迴》。我覺得很合適。」許庭生說。

「可不可以哼給我聽?」

「等你回來吧。」

「嗯……好。」

「以後除了唱歌你還想做什麼?」

「可能,我想想,可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那很好。」

「因為你。」

「不客氣。」

岑溪雨咯咯笑了一陣,說:「那我現在有兩首歌了。」

許庭生疑惑,說:「兩首?」

「對呀,我打算強迫你寫一首對唱的歌給我,然後還要跟我一起唱,一起拍mv。你可以戴著面具出鏡,但是不可以拒絕我。這是我現在的第一個夢想。」

許庭生腦海里突然冒出來一段旋律,哼起來:

「想把我唱給你聽

趁現在年少如花

花兒盡情的開吧

裝點你的歲月我的枝芽

誰能夠代替你呢

趁年輕盡情地愛吧

最最親愛的人啊

路途遙遠我們在一起吧」

許庭生唱到這裡,

岑溪雨用輕快的聲音說:「好呀。」

她把頭靠過來,枕在許庭生胸口。

……

……

第二天許庭生醒來的時候,岑溪雨已經收拾好了行李,洗漱完畢坐在床邊看著他。

因為許庭生還要約張興科談收購德馨教育培訓的事,她決定先回去,回岩州待兩天,安排好那邊的事情,比如她的那些花花草草,然後回麗北,陪媽媽和外婆幾天,……

最後,來盛海,飛美國。

「你到時開學了吧?那就不用來機場送我。但是這半年內你必須來美國看我一次,不然小心我被別人追走了。」

她說:「我會經常發郵件給你,告訴你我的生活,你要記得看。」

許庭生說:「好。」

她走後。

許庭生接到方餘慶的電話。

「我想辦法查過了,好像沒什麼特別的。陸芷欣爸爸這些年一直到處跑,最近在香港那邊,可能做一些跟股票有關的事情。這……沒問題吧?」方餘慶說。

「沒問題」,許庭生說,「我就是突然好奇,現在好了。」

「用不用再打聽一下?」

「不用了。」

許庭生準備掛電話的時候,方餘慶突然說:「有沒有興趣聽一下她家過去的事?」

「過去?」

「對,挺傳奇的。」

「那聽聽看。」

方餘慶說:「我也是聽說的,好像陸芷欣家裡原來挺普通的,他爸爸最開始開著一間不大的家電修理鋪,不算有錢也不算困難,反正就那麼平平淡淡的。

後來,好像家裡突然開始變得有錢,有錢之後,她爸媽反而離婚了。這個你懂的嘛,可以共患難,卻無法同富貴的夫妻其實一點都不少,尤其是那種突然暴富的。」

許庭生笑了笑,說:「我理解。」

方餘慶繼續說:「從那以後,陸芷欣爸爸就開始像瘋了一樣的賺錢,先是在岩州,接著全國各地的跑。所以芷欣基本算是從七八歲就開始一個人生活了,再大一點,她開始幫家裡照顧岩州的生意,你說她是不是很厲害?」

「確實很厲害。」許庭生說。

「可能就是因為這樣,陸芷欣才那麼特別吧,而且那麼能幹。你說,你現在是不是離不開她了?要不要考慮一下?」

許庭生說滾,說:「現在這樣就挺好的。」

掛上電話,許庭生把之前莫名而來的那點好奇全部拋到了腦後。

十點多鐘,黃亞明和譚耀回來。

兩個人只消停了一會,就拉著許庭生一起出門吃午飯。

「酒店就有得吃,幹嘛非出去?」許庭生問。

「我們去大學城附近找地方吃,把車開去,帶你見識一下。花花世界,到底有多精彩。」黃亞明一臉得意說。

許庭生更疑惑了,問道:「你說見識什麼?」

「見識一下什麼叫願者上鉤」,譚耀接話說,「許哥,你知道我們倆昨晚後來什麼情況嗎?我們倆不是沒泡上小明星嘛,出來之後挺鬱悶的,就把車停在一個路口抽煙,然後,過來兩個女的敲車窗,問我們能不能送她們回學校。」

「你們送了?」

「那當然,關鍵是之後,你知道嗎?之後,我們倆一路上正想著怎麼下手呢,結果剛到大學城門口,那倆姑娘自己就說,哎呀太晚了,寢室回不去了,怎麼辦?……那我們還不懂嗎?所以,……」

「然後你們今天想去再釣幾個?」許庭生問。

「是,順便也讓你明白,花一百多萬買車有多值。」黃亞明說。

許庭生跟著兩人去了盛海市區的一座大學城,找了一家可以停車的普通小飯館吃飯。

飯館很熱鬧,三個人只好和別人拼一條長桌。

長桌另一頭有兩個女大學生。

見是女生,黃亞明仔仔細細看了一會,搖頭,然後低頭專心吃飯,小聲說:「趕緊吃完,吃完回車裡坐著。等人敲窗。」

許庭生低聲問他:「這倆呢?沒興趣?」

黃亞明搖頭。

「你再看看左邊那個。再看看,仔細看看。」

黃亞明抬頭又看了一眼,然後拋給許庭生一個極度無語的表情,繼續低頭吃飯。

「真的……就一趣都沒有?」

許庭生追問。

黃亞明無比堅決的搖頭。

許庭生不說話了。

那個女孩,是黃亞明前世的妻子。

這是另一個一世人,一世緣的故事。

有些人靠近,糾纏不休,而有些人,就那麼……再無干係。

黃亞明一邊吃飯,一邊滿不在乎的告訴許庭生:「對了,庭生,跟你說一下,我想退學。」

許庭生說:「什麼?」

黃亞明說:「我想退學。」

***

岑溪雨……讀起來很不舒服吧?我碼字的時候也不習慣。

感謝打賞:圖圖是個大好人,士官長9977,難繪虛妄,小旋風,燕山夜話,墮落光,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