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章 跟apple說再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11 16:04  |  字數:4090字

第二百四十章跟apple說再見

許庭生和apple在酒會結束之前離開。

把車留給了最終還是沒泡成小明星的黃亞明和譚耀。當然,他們不會放棄,黃亞明那個「上天叫我去浪蕩」的宿命論,早已經被譚耀毫不猶豫的全盤接受。

於是,兩個人都覺得自己有了人生的方向和戰友。

其實在他們看來,許庭生也應該是戰友,只不過他一直不肯承認,負隅頑抗罷了。

許庭生和apple走在盛海市的夜半街頭,夏夜晚風裡。

apple一路笑著,又掉眼淚。

許庭生不疾不徐的走在她身後不遠處。

apple站在一處大橋上,倚著橋欄張開手臂,任風把衣服吹得獵獵作響,任長發凌亂的飄揚,包括打在她臉上。

然後她開始用最大的聲音唱歌,唱《我們都是好孩子》。

她說:「我本來應該是這樣子的,許庭生。」

許庭生說:「這樣子很好。」

apple說:「那你應該是什麼樣子的?許庭生。你二十歲,把自己演成超人累嗎?其實你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許庭生想了想,擼起高檔西裝的衣袖,任它皺成一團,然後扯歪了領帶,解開襯衫最上方的衣扣,叼起煙,……

像是十足的不良少年。

「你好,認識一下,我叫許庭生,今年二十歲。」

說完,許庭生又說:「我想是這樣子的。」

於是apple大聲笑,說:「誰能想像得到?!可是你這樣好帥。」

每個人都有過曾是不羈少年的時代,至少是想像,後來,生活改變了大部分人的模樣。許庭生沒說出口的後半句話:「這一次,我生來就已經是被改變之後的模樣。」

其實,男人在緬懷青春這一點上大致是共通的。

富豪、高官、明星、普通人,總之是大多數人,當有一天他們三十幾四十歲,大腹便便或者手掌粗糙,偶然走過人生初次約會的山坡或公園、小巷,其實大體是一樣的情懷與感慨。

偶爾男人們甚至會懷念,那時候身材瘦弱的自己曾和誰單挑一場,贏了或輸了之後,又被一群人堵在校門口。

就連那時的緊張和恐懼,經年過後回憶起來,其實都覺得有趣。

所以,是社會把少年們最後刻畫成了不同模樣,而不是所謂的成長。

把少年們在社會裡被迫的,不得不做的改變,說成是成長。這是這個社會最大的謊言,和對生活最「骯髒」的污衊。

這就好比有人在一副美妙的畫作上劃一刀,然後說,「你看,歲月讓它有了裂痕。」這樣無恥至極。

apple在許庭生的嘴唇上輕輕親吻,一觸即停,但是又那麼認真。你還記不記得那個女孩第一次親吻你的嘴唇?

然後,她拉著他的手繼續走。

於是,人從路燈昏黃,走到霓虹絢爛。

最後,又一頭鑽進某處深巷。

兩個人穿過一條小巷,然後在另一條深巷的盡頭找到一間小店。店門外,老舊的燈泡在屋檐下冒著昏黃的燈光,坐在門口的老闆和老闆娘年紀都不小。

apple說:「老闆、老闆娘,你們還記得我嗎?」

兩個人看了看,想了想,最後搖頭。

apple也不失落,帶著許庭生進到店裡,點了幾個小菜,又要了酒。

第一杯酒,apple說:

「最開始來盛海的時候,媽媽在這間店裡幫工。那時我們倆就住在這後面,一幢老房子的小閣樓上。我記得每個下大雨的夜裡,我們都要爬起來,把所有盆盆罐罐拿出來,接著床頭屋角漏下來的雨水。

然後互相抱著,靠在床頭,聽著大風和雨,還有轟隆隆打雷的聲音,一整夜不敢睡覺。爸爸原來很疼媽媽的,我記得他說過,我們倆,就像是他有兩個女兒一樣。」

接著,許庭生第一次聽apple那麼認真的說起她的過往。儘管支離破碎。

1993年,apple的爸爸突然決定離婚,然後又匆忙離開麗北。於是10歲的apple跟著媽媽來到盛海,僅僅因為媽媽聽人說,他在盛海。

她們並沒有找到他,但是選擇留了下來。

被寵溺的媽媽開始學習堅強的**生存,同時照顧apple。

「我開始在這裡上學,帶著好強烈好強烈的不安和恐懼」,apple說,「那時候的我,最開始其實很文靜,很乖的。不許笑。」

「其實,我總是想,如果爸爸一直在的話,也許我最後可能成為另外一個樣子的女孩,可能會像是你應該也見過的一個人。她是我在麗北中學見過的女孩里,不,是在我曾經見過的所有女孩里,最羨慕和嚮往的一個,她叫葉瑩靜。

我羨慕她勝過芷欣。

當然,我的學習成績可能沒她那麼好,但也不會這麼差呀。你知道嗎?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好想和她成為朋友,可是不可能,對吧?」

apple說完,流著淚笑。然後繼續說:

「但是沒有人管這些,他們只說我是土兮兮的鄉下人,同學,甚至還有老師。他們說我說話有鄉下口音,穿得土,名字也土。還有人會捏著我的衣服笑我窮。那時候家裡真的特別窮,我的衣服總是很舊,儘管很乾凈。」

「後來我們開始有英語課,我才知道我的大部分同學們原來都已經學過,他們輪流著走上講台,用英語做自我介紹,告訴大家自己的英文名,他們有的叫dave、aaron,有的叫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