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三十五章 解約,做夢吧?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農村紅白場了。」 旁邊一個人插了一句,又是一陣鬨笑。 apple不說話。 「唉,apple,你不會找好其他公司了吧?那他們怎麼不出面幫你談啊?」 有人突然問了一句,一時...

?

第二百三十五章解約,做夢吧?

十幾分鐘后,天樂的一位副總來敲門,送來了天樂和apple的解約協議,無條件解約。金大唐已經先在上面簽好了字,只等apple簽字,協議就正式生效。

「我們金總說,這件事是不是到此為止?」天樂副總問。

「在我這裡是,其他你們自己圈內的事,我並不了解。」許庭生答話時耍了點小心思。

「這個我們知道,另外金總想問一下,你真的是輪迴樂隊成員?」

「是的。」

「金總說,其實apple這件事沒那麼大,沒必要到這個份上。他剛剛的話,有衝動的成分。金總還說,天樂祝apple以後發展順利。」

「那我很抱歉。謝謝。」

「鼎成那邊還有迴旋的可能嗎?」

「這個你們可以自己去談,我不了解。」

「那再見。希望以後不會再有問題。」

「好的,再見。」

天樂副總離開,許庭生仰頭閉目靠在沙發上。

出了氣,還拿到了解約協議,本該興奮的許庭生實際卻沒有那麼開心,因為apple此刻就坐在樓下大廳,她撒了謊,她來做什麼?

現在,許庭生只要站起來,推門出去,就可以看見她,可以出現在她面前,把好消息告訴她。

但是,現在他不想出去。

……

apple不安的在大廳牆角坐下。她旁邊還坐了不少人,整個大廳都是人,天樂的人,其他公司的人,包括一些模特公司的人都有,場面甚至比剛剛更熱鬧。

但她只是一個人。

這一刻她開始有點開始後悔沒有告訴許庭生了,因為依賴,其實是一種習慣。這兩個月她早已習慣,只有有許庭生在的時候,才那麼安心。

對於很多人來說,此刻,這個夜晚才剛剛開始。

餐桌早已經被重新布置好,樂隊演奏繼續,彷彿這場宴會才剛剛啟幕。然後開始有人陸陸續續從包廂出來,從樓上下來,新來的人也開始四處遊走,搭訕,被搭訕。

這是一個交際場,各種手段的交際,也許有美好,但更有醜惡。

生存,有時候其實很難定義對與錯,成功背後的那些,往往容易被成功之後的光芒掩蓋。

apple依然坐在那裡,她原來的助理娟姐這次也硬是跟了進來,apple知道她是擔心自己,但是她現在是別人的助理,正被吆喝著忙前忙后,兩人之間,至多也就一些眼神交流而已。

apple很不願意看到的一個人出現在視線里。

周勇佷帶著醉意向這邊走來,在場天樂的人紛紛熱情的打著招呼,不管內心有多少不快和厭惡,面對天樂一哥,每個人都不得不笑臉相迎。

除了apple。

周勇佷偏偏就找上了apple,用關心的口氣說:「喲,apple你休息了這麼久,終於回來了?勇哥我都替你擔心壞了。怎麼樣,最近還好吧?」

說著話,他一隻手向apple肩頭拍來。

apple連忙橫移閃開。

周勇佷眼神里閃過一絲不快,但是隨即繼續堆起笑容,說:「想通了就好,既然你想通了回來,我會替你向金總求情的。我下張專輯也可以跟你再合唱一首歌……只要你是真的懂事了。」

「不用了,我是來找金總解約的。」

apple言簡意賅,語氣生硬的回答,這個人對自己做過什麼,apple早已經很清楚。

周勇佷把含在嘴裡的一口紅酒噴出來,大笑道:「解約,你做夢嗎?」

說完他轉向其他人,繼續大笑說:「你們聽到了嗎?她說她是來解約的。解約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嗎?就你這樣,往這一坐就行了?」

其餘人配合著大笑,為了奉承周勇佷諷刺apple。

周勇佷待會應該會很後悔一件事,他剛剛居然只顧著女人,沒回金大唐的包廂看一眼,實際金大唐也並不那麼喜歡旗下藝人出現在自己的包廂里。

至於在場其他人,自然更不可能清楚狀況。

笑過之後,周勇佷在apple旁邊坐下來。

「apple,別做夢了,實際點,如果你不想去酒吧場的話,跟我說,解約我不可能幫你,這個我還是能幫你的。。」

周勇佷說話時故作關懷,情真意切,apple卻只感覺一陣噁心,本能的往後退,起身準備離開。

身後的一名還沒出道的小女孩按住她,說:「apple姐,別這樣,要不你會很麻煩的。再說金總還沒下來呢,你要去哪?」

「我是來談解約的,沒興趣聊別的,請你們別打擾我,我坐這等金總就好。」

apple又強調了一次。

重新坐下。既然來都來了,她決定至少試一試。

……

坐在樓上包廂的許庭生收到黃亞明的簡訊:

「讓人幫忙聽了下,apple說她是來談解約的。然後她身上穿的是t恤,牛仔褲,運動鞋,沒化妝,安心吧。」

許庭生對著屏幕釋然一笑,回說:「我本來就沒有不安心。」

黃亞明回:「滾蛋吧,你丫剛剛臉色跟什麼似的。」

許庭生回:「我就是覺得她太傻了,太幼稚,這種事怎麼可能是她自己過來就能解決的?而且她還不跟我說。」

黃亞明回:「那現在我們專心能去泡小明星了吧?」

許庭生回:「去吧,叫兩個天宜的人站近處看著點,別讓apple吃虧了。」

黃亞明回:「好。」

放下手機,許庭生又好氣又好笑。

氣的原因,是apple的幼稚,還有自己下午剛剛交代過,她遇事居然又不跟自己說,如果今天自己不在這裡,她很有可能要吃虧,至少是被人羞辱。

至於笑,第一還是因為apple的幼稚,第二,因為許庭生覺得自己至少已經作對了一件事,一件apple想做的事。

「回去再收拾你。」

許庭生自己跟自己嘀咕了一句,然後按服務鈴,把一直守在門外的服務生叫進來。

……

面對正襟危坐的apple。

周勇佷調整了一下情緒,繼續說:「好,那我就跟你說認真的。apple,你了解金總嗎?我肯定比你更了解他對吧?你想就這樣解約,真的就是做夢。我勸你還是考慮一下怎麼讓金總不那麼生氣,不安排你去酒吧場吧。」

「是呀,apple」,那個之前勸過apple的女的也說,「你待會先跟金總認個錯吧,要不真的去酒吧場,你的個性肯定受不了。」

「沒準下次就去農村紅白場了。」

旁邊一個人插了一句,又是一陣鬨笑。

apple不說話。

「唉,apple,你不會找好其他公司了吧?那他們怎麼不出面幫你談啊?」

有人突然問了一句,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向apple,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apple找到了新公司,否則她這樣跑來談解約,只能解釋為幼稚和愚蠢。

其實apple也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一時衝動實在太過異想天開。她與金大唐接觸的時間也已經不短,對方的為人,絕無可能僅僅因為自己的幾句話就大發善心。

哪怕她實際沒花公司多少錢,相反還賺了不少。但是商人,尤其金大唐,是絕不可能這樣算賬的。

他這次不惜代價直接封殺apple,除了為求更大的利益之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立威,讓公司其他藝人知道不聽話的後果。

所以,他會放過apple才真的奇怪了。

帶著幾分沮喪,apple開口說:「沒有。金總不同意的話,我就走。」

「那你安排下來的那些表演怎麼辦?賠?」一個人問。

apple又陷入糾結。

周勇佷見此情景,得意的說道:「金總估計還在忙,你就坐這繼續做夢吧。我先去玩會,你想通了跟我說,我只能保證你不用去酒吧常」

一片附和聲中,周勇佷站起來,端著酒杯準備離開。

一名服務生朝他們走過來。

「請問哪位是apple小姐?」服務生問。

「不會被什麼人看上了吧?看來扮純還是有用的。」旁邊幾個女的議論紛紛,言談中不單有嘲諷,隱隱還夾雜著幾分羨慕和妒忌。

「我是。」apple有些不安的說道。

「apple小姐你好,這是您的解約協議。您看一下沒問題的話,簽字就好,簽字以後您和天樂的合約就正式解除了。」

服務生恭恭敬敬的把協議和簽字筆放在apple面前。

就這一下,

所有人都傻掉了。

包括剛剛在嘲諷apple做夢的周勇佷,還有其他天樂的人。

也包括apple本人。

「這,是真的嗎?」

無條件解約的合同,自然再簡單不過,apple仔細看了兩遍,又認真檢查了金大唐的簽名,仍然不敢相信。她想確認,是不是有人為了羞辱自己而故意惡作劇。

「應該假的吧?我剛打了金總電話,根本無人接聽,怎麼可能給你簽協議,而且金總之前也沒和你談過吧?」

周勇佷對apple說完,又轉向服務生說:「這個協議是誰讓你送來的?」

「樓上包廂的一位先生。」

服務生說完指了指許庭生的包廂,轉身離開。

連同apple在內,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那間悄無聲息,大門緊閉,但是位置很好的包廂。

裡面會是誰?

只有周勇佷知道那個位置絕不是金大唐,也不是石中軍。

但是,他也不知道裡面是誰。先前那一場,他根本就沒機會參與進老闆層面的談話,一直專註的在跟一群男的吹噓女人,然後找幾個一線女星著臉搭訕,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個包廂里坐的是個新面孔的年輕人。

「是金總?不可能。那就是真的有大老闆看上apple了,幫她解約?」這是其他人的想法。

apple自己要更加忐忑不安,她是最清楚自己情況的,她今天過來根本就沒有做任何準備,也沒跟任何人打過招呼,連許庭生都沒有。

她當然會猜測是許庭生,但是不可能啊!他不知情,他在談生意,他不可能出現這種娛樂圈酒會上,……

否定了對方是許庭生的可能,apple更加困惑。

她這次來完全就是一時衝動,怎麼可能突然就有人幫她解約?

而且現在距離她坐下來不過十幾分鐘,就算有人要幫她,要找金大唐談,要付違約金買斷,也沒有這麼快吧?

因為不安,apple遲遲不敢在解約協議上簽字。

***

補更和今日更新,齊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