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三十三章 那個包廂靜悄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許兄弟可以耐心等一會,讓他們冒冒頭,這樣金大唐壓力更大。圈子裡想搞死他的人不少。」 許庭生開門,到走廊上往下看了看,大廳里一眾大人物都還在言笑晏晏的推杯換盞,甚至和天樂的人熱情交談,笑臉相對...

?

第二百三十三章那個包廂靜悄悄

apple準備出發的時候,許庭生也撥通電話,扔出了手裡的第一張牌。

十幾分鐘后,

雖然心裡有些不安,但大風大浪里十幾年打滾過來的金大唐依然寬慰自己,不必給一個毛小子嚇著了,時間過去一個多小時,他還不是什麼都沒做?

就連石中軍本人,也是滿臉笑容的敬酒寒暄。

金大唐沒覺得有什麼異樣。他沉著的,滿臉笑容的與現場的大佬們說笑著,偶爾跟女明星說幾句葷話,偶爾上上手。

副手貼在他耳邊嘀咕幾句,把金大唐從人群里拉出來。

「你說什麼?」

副手剛剛在人前沒說具體事情,金大唐此時出來問道。

「呂伶以前坐台時候的照片,還有在台上跳舞的,跟客人進出酒店的照片,十幾分鐘前在幾個大站和論壇同時被爆出來了。」

副手不安的看著金大唐道。

呂伶是前年金大唐花了不小力氣打造的一個女明星,身材火爆,而且擅長鑽營,很捨得自己,如今已經有些知名度,算是天樂較為重要的藝人之一。

金大唐果胰耍壓下去。」

「找過了,花了點錢,帖子和報道都在刪,但是消息已經傳出去了。只能事後再想辦法洗,我們正在安排。」

「查一下到底是誰在搞我們,關鍵是不是天宜。」

「好。」

副手離開,金大唐深呼吸,緩了緩,終究還是沒心情在大廳繼續呆下去,面色陰沉的回了包廂。就在走廊上,他不自覺的扭頭看了看那間靜悄悄的包廂。

「是他?背後是天宜?還是他在借勢天宜轉移注意力?」

現在的問題是,許庭生的背景誰都不清楚,他就一個人在那呆著,所以反而毫無破綻。金大唐想要反擊都不知道應該找誰,應該往哪打。

許庭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在等。

又過了一會,黃亞明傳來簡訊,說:「現場有些亂,很多人都收到消息了,正在討論這件事,大部分人的態度是幸災樂禍。」

許庭生回:「金大唐呢?」

黃亞明回:「回包廂了,臉色不太好。」

許庭生簡單回了個「好」,然後撥通第二個電話。

很快,金大唐收到消息,旗下一名「形象健康」的男演員在酒店左擁右抱,帶女孩回酒店的照片出現在上。

然後更多不利消息紛至沓來,天樂……被圍攻了。

許庭生收到消息的當時還有些困惑。

天宜副總發來消息:「有人在趁機痛打落水狗,估計不止一家。許兄弟可以耐心等一會,讓他們冒冒頭,這樣金大唐壓力更大。圈子裡想搞死他的人不少。」

許庭生開門,到走廊上往下看了看,大廳里一眾大人物都還在言笑晏晏的推杯換盞,甚至和天樂的人熱情交談,笑臉相對。

而背後,他們已經在落井下石,痛下殺手。

金大唐很不好過。

他當然不是任人魚肉的那一類人,否則以他習慣的陰險做事方式,得罪的人,他不可能混到現在。現在最大的問題依然是那一個,他要演瘋狗,演魚死破,想撲上去咬人……卻不知道該咬誰。

現在的形勢,對他出手的已經很可能不止一家。

如果貿然出手的話,一不小心只會樹敵更多,招來更多人對他出手。

至於天宜,金大唐當然懷疑,但是只憑懷疑,他不可能跟天宜魚死破,分量不夠,能量不夠,加上對方根本沒直接站出來,他連搏同情的立場都站不到。

許庭生依然就那麼一個人,他已經回到包廂,那個包廂現在安安靜靜,連走動的人都沒有。

「你們抓緊給我查一下他,我去找石中軍。」

金大唐站起來,吩咐完,走到門口又回頭,說:「可能一會我要試探一下天宜,給石中軍一下,你們先做準備。」

「金總?」

一名天樂副總站起來,滿臉擔憂的看著金大唐,顯然並不贊同他和天宜死磕,天樂也根本沒資格和天宜死磕。

「放心,我就想看一下,如果真是天宜的話,石中軍看那小子到底有多重。」

金大唐在大事上從來都不是一個莽撞的人,不會不見南牆不回頭,他懂得審時度勢,懂得隱忍,所以,天樂這樣一間中等規模的公司才能一直生存下來,而且活得不錯。

他的霸道囂張,從來都只用在他有把握拿捏的人身上,比如apple這種無依無靠的小角色。至少他曾經是這麼認為的。

金大唐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仍在大廳招呼賓客的石中軍面前,朗聲說:「石總,剛剛我公司藝人連續出了些狀況,不知道石總聽說了沒有?能不能幫兄弟一把?」

周圍的人一齊安靜下來,看著石中軍。

金大唐把事情這樣擺出來講,目的就是聯合當場的力量向石中軍施壓,這種聯合是被動的,哪怕那些人其實也在對金大唐出手,他們都會在意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石中軍牽的頭,如果是,理由充不充分?

否則,他們就會擔心這樣的情況有一天降臨到自己頭上。

在金大唐說話之前,他們其實一點都不清楚情況,對於天樂被人下手這一點,他們完全想不到天宜和石中軍頭上,更想不到樓上那個陌生的年輕人身上。

石中軍淡淡一笑,然後認真說:「剛聽說,金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我,還有在場諸位兄弟肯定義不容辭。」

金大唐被梗住了一下,乾脆直接扭頭說:「那我冒昧問一下,不知道樓上那間包廂里的那個小年輕是什麼身份,是不是石總的朋友?石總是東道主,想必人是天宜請的。」

「人是我們天宜邀請的。可是怎麼說呢,他的其他情況我其實也不了解」,石中軍裝作為難說,「我就知道一點,那小子是輪迴樂隊其中一個。」

石中軍身邊這一片,能站下的都不是一般人物,連大多數公司的副總都走不進來。所以當他說出輪迴樂隊,當場也不過一陣小小的驚奇,驚奇來自輪迴有些神秘,僅此而已。

一支學生樂隊,哪怕出了幾首好歌,也還上不了這些人眼中的檯面。

而恰恰因為輪迴的神秘,石中軍此時說他不了解來人的背景和其他情況,幾乎再合情合理不過。

「因為他們之前跟我們天宜有點合作,這個想必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兩首歌的事」,石中軍繼續說,「當時這撥孩子開價不高,但是提了兩個要求,一是想見識一下,所以天宜今天給了張邀請卡,第二個,我現在當著金總的面,還真不太好意思說。」

石中軍說完略微尷尬的笑了笑。

「石總但說無妨。」金大唐說。

「他們要求,如果他們有辦法讓金總和apple解約的話,希望我們天宜可以簽下她。我當時覺得幾個大學生能有什麼辦法,然後等個四五年,那小女孩估計也沒心氣了,就……答應了下來,金總不會怪我吧?」

石中軍把自己擇了個乾淨,哪怕有些蹊蹺無賴,別人也無話可說,而藝人改簽公司,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石中軍還只是等,等,還不夠給面子嗎?

在這一點上,金大唐占不到任何有利局面。

「這麼說,應該不是那小子做的,畢竟他不是圈內人,不可能掌握這些東西。」

金大唐以退為進,暗藏機鋒說。

「其實也說不準,沒準這小子家世背景不一般呢?而且畢竟那個小姑娘是輪迴樂隊的人,小年輕衝動代她出頭也是可能的。金總跟他談過嗎?談得怎麼樣?按說他也沒必要這樣直接上來就魚死破吧?」

另一家公司的老總插話,石中軍「公正無比」的點頭表示贊同。

金大唐沉默。

現在他能怎麼說?難道直接說,對方找我談過,我態度囂張的給堵回去了,還要安排apple去酒吧場,要她永不翻身,所以他才毛了?

這些事可以做,現場其他人其實也做過,但就是不能說。說了就等於自認下乘。

那麼,難道跳起來指著石中軍或者在場其他人說:「別演了,這些事你們肯定都有份,哪怕不是你們牽的頭,也少不了你們在背後落井下石。」

在沒有證據之前,這樣的話他更不能說。

他當然可以咬回去,問題是咬誰?

所有事情都被推到樓上那個小子身上了。

而他,不露臉,不吭聲,除了剛剛出來看一眼,整個事件發生的時間段,他的包廂都靜悄悄的,不見動作,無人來往。

天樂副總匆忙從樓上跑下來,在金大唐耳邊嘀咕了幾句。

金大唐先是搖了搖頭,表示剛剛安排的試探天宜的計劃放棄。然後又聽副總說了幾句,露出大驚失色的神情。

「你說什麼?」

「漸海省鼎成房地產鄭老闆剛剛打電話過來,說他決定放棄投資我們明年的那部電影。態度很堅決,怎麼勸都沒用。」

副總情急,直接把話說了出來。

這下所有人,包括石中軍在內,都不自覺的把頭轉向了樓上那間依然靜悄悄的包廂,滿心驚訝。影響一家房地產公司的決定,這已經超出娛樂圈下手搞動作的範疇了。

金大唐也越加無話可說,他現在已經攀咬補上現場任何一個人了。

「真的是他?那小子到底是誰?」

許庭生在所有人眼裡,尤其在石中軍眼裡,分量急速上升,因為這一點,連石中軍都不知道,他原本以為在這件事上,許庭生所能依靠的只有他提供的那些。

正在對天樂痛打落水狗的果斷決定加大力度,因為此時的金大唐已經註定只能啞巴吃黃蓮。

他已經被人一拳接一拳悶得完全找不著北。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