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把臟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回了包廂。 很快,黃亞明和譚耀就找過來,問許庭生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你們盡情玩你們的,多認識些人,然後幫我注意一下下面的情況,包括一會的反應,有機會的話多接近一下天樂的人,有什麼消息...

?

第二百三十二章一把臟牌

石中軍的講話其實沒什麼實質內容,大致就是作為東道主表示一下歡迎和感謝。這在很大程度上相當於一個「集結號」,讓所有人,包括那些原本躲在包廂里的大佬們都出來,聚起來,彼此碰個面。

至於碰面具體是敘敘感情,解釋誤會,還是談合作,別苗頭,那就是檯面之下的事情了。

當然,如果有更大的事情,或者更上不了檯面的事情,包括那些「惡趣味」的事情,他們自然會回到包廂去談,去做,……

除非有人喝醉了。

剛剛天宜的副總就告訴許庭生,之前有一次,某位大人物就幾乎當眾上演活春宮,而對象,是某位剛剛自己開了工作室的一線女星。

大部分人都留在了大廳,石中軍下來之後,天宜的一位新人登台獻唱。

這個人石中軍對許庭生提過,他打算把之前輪迴那首《你是我的花朵》給她,問許庭生的意見。許庭生想想這首歌其實並不適合apple,很乾脆的答應了。

許庭生沒有繼續在大廳逗留,也沒等石中軍敬酒,直接回了包廂。

很快,黃亞明和譚耀就找過來,問許庭生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你們盡情玩你們的,多認識些人,然後幫我注意一下下面的情況,包括一會的反應,有機會的話多接近一下天樂的人,有什麼消息就發信息給我,或者找機會上來告訴我。」許庭生說。

「還有」,兩人剛要走,許庭生提醒道,「記得泡妞的時候別把牛皮吹大了。」

「放心,我們有分寸,也就說下半年打算拿出來兩個億投資幾部電影而已。」

黃亞明輕輕鬆鬆的回答。

許庭生無奈苦笑,這個時候的電影市場,燒錢風潮不過剛剛起來,哪怕是馮小剛的賀歲大片,投資也不過兩三千萬,這兩個的分寸就是開口就兩個億?

「走吧,走吧。你們吹你們的,別拉上我就好。」

許庭生揮手讓他們倆趕緊滾蛋。

黃亞明和譚耀走後,許庭生打開了包廂桌子底下的一個暗格。這樣的暗格其實不算隱秘,平時大多是拿來放一些藍色小藥丸之類的東西。

此時許庭生從暗格里拿出來的是一個信封,打開,裡面是一疊照片,每一張照片上面記錄的都是天樂旗下藝人的醜聞和污點。

照片根據藝人名氣和影響力大小,由低到高排列。

這就是天宜給許庭生準備的牌,一把臟牌。

娛樂圈的浮華之下其實一直存在這樣一塊黑**域,有一些人,他們就在這條黑色產業鏈上生存。

比如一名吃喝嫖賭多年的明星,包括婚外戀出軌,甚至吸毒,為什麼他們能在很長時間內都風平浪靜,維持良好形象,然後突然一天就被揪出來曝光?

原因很簡單,他得罪人了,不聽話了,有人要動手搞他,而他和她背後的力量壓不住,那麼這些早就積攢著的東西就會被找機會扔出來,讓他身敗名裂。

現在這些照片就是炸彈,其中還有王炸,而許庭生手裡的電話,就是起爆器。

剛準備打出去第一個電話,敲門聲響起。

許庭生說了「請進」。

然後讓他有些意外,進來的人是石中軍和剛剛陪著許庭生的那位天宜副總,石中軍居然在百忙之中專門上來找自己,許庭生知道他肯定有什麼事情要說,耐心等待著。

兩個人陪著許庭生聊了一會,打聽金大唐的反應。

許庭生如實相告。

「這樣,許兄弟能不能把這事,……」石中軍終於說到正題,指了指許庭生手裡的電話,說,「如果許兄弟已經下定決心的話,老哥肯定是支持你的,就是,你看把這事壓后一個小時,讓我先盡下地主之誼?」

石中軍說得合情合理,許庭生也不是莽撞、恣意妄為的性格和年紀,自然同意。

許庭生以為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時間會百無聊賴,只能枯坐,但是事實上,在石中軍離開以後,他的這個包廂開始變得熱鬧無比,不斷有人敲門。

現場大多是心思通透的人,所以早有人注意到今天的酒會來了一個生面孔的年輕人,而且他在這種場合有自己的包廂,而且石中軍剛剛親自拜訪,……

這意味的就太多了。

論財富和權勢,許庭生其實還沒有到這個級別,更沒到能讓石中軍為他和天樂金大唐撕破臉的份上,但是石中軍看中的是許庭生身上的潛力,還有他在互誠的利益,所以不惜代價拉攏。

其他人可不知道這些,他們對許庭生的判斷幾乎全部來自他們所看到的,石中軍的態度。

這一點從黃亞明和譚耀身上就能看出來,他們從許庭生包廂出去后,再回到樓下大廳,受歡迎程度立時就大了很多。

自視魅力不小的女明星和小姐們開始從大廳溜號,偷摸到樓上包廂主動敲門。

許庭生在無比艱難的應付了兩三個人,又見識了一位他曾經頗為欣賞的女星的另一面后,乾脆讓門外的服務生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

apple打進來電話。

還好,包廂的隔音很好。

「你在做什麼呢?」apple問。

「談點生意,你呢?」許庭生說。

apple那邊猶豫了一會,說:「我在這邊吃飯的時候遇到幾個朋友,一會可能要跟他們出去聚一下,我會儘快回來。可以嗎?」

許庭生想了想,沒多疑,說:「出去玩是好事情,那你注意安全。還有千萬不許太晚回來,遲了就打電話給我,我晚點可以去接你。」

「嗯」,apple說,「你別生氣。」

「當然不會埃」許庭生笑著說,「你能多走出去玩我很開心。」

apple沒再多說,說完拜拜之後甚至沒等許庭生回應就匆忙掛了電話,然後心神不寧,揣揣不安。

因為她知道,如果許庭生知道事實真相,一定會生氣。他總是習慣什麼都替她去面對和承擔的,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去面對困難?

……

之前,apple在酒店餐廳遇到天樂的人,還有她一直厭惡的豹紋男經紀人。

豹紋男拿給apple一張演出表,上面全是些奇奇怪怪的小酒吧的站台演出,甚至有些跟東歐艷舞女郎什麼的排在一起。

apple斷然拒絕。

「那你做好賠償準備吧,不光是你和天樂合約的賠償金,還有每場演出,都是公司簽了合同的,你要承擔公司的損失。」豹紋男威脅道。

apple愣了愣,含淚說:「我已經不唱了,為什麼還要這樣?」

「為什麼?因為你傻逼簽了合約啊,那現在金總生氣了,你自然不可能好過。」

豹紋男這麼說,身邊一群其實很可能遭遇和apple共同命運的女藝人卻都在鬨笑,諷刺。這就是人性的可悲之處,只要厄運還沒降臨到自己頭上,她們就能自欺欺人,總是想著看笑話,甚至助紂為虐。

「金總在哪?我找他談。」apple咬牙說。

「金總現在參加一個酒會,正好,待會我們都要過去趕下半場,你以前沒見識過,這回帶你去見識下,順便等金總有空,沒準他心情好會跟你談談你的問題。」

豹紋男翹著蘭花指,趾高氣揚。

apple搖頭:「我不去參加什麼酒會。」

旁邊的那位自認為見多拭比較高,懂門道有門路的風騷三線女星笑著插嘴:

「知道你裝得厲害。放心吧,這不是咱們一家的酒會,業內各大公司的高層基本都在,知道嗎?那種場合,就你?沒人會要你做什麼的,就算你想做,都未必有人看得上。金總能搭理你就是你的福氣了。」

另一個之前和apple關係還算不錯的,上前說:「apple,一起去吧,你有合約在身,不可能一直不面對,不和金總溝通的。順便可以見識一下我們這一行走到高端之後的風光,沒準到時候你就改主意了。」

她或許沒有惡意,但是價值觀不同。

豹紋男扭這胯走過來,傲嬌道:「就是,那種場面,還有裡面那些人,也許你一輩子都沒機會說上話,知道嗎?別廢話了,回去換套衣服,一小時后樓下集中。」

apple不想見識什麼大人物,但是她看見了那張演出安排表,還有她知道自己確實不可能一直逃避金大唐,還有她和天樂的合約,……

下定決心的當時,apple想過告訴許庭生這件事,但是猶豫了一會,她想,許庭生也許在談一場重要的生意,而他跟娛樂圈方面也一直沒有接觸,……

黃亞明寄給他的那封信里只有一份留學項目申請表,所以她其實到現在都不知道許庭生和天宜的關係。

在這件事情上,為了不給apple壓力,不讓她有任何勉強,許庭生甚至連宋妮和付誠兩個當初那樣子指責他,他都沒有說破,只因為怕apple知道,怕她因此不能做出自己最內心的選擇。

不知情的apple只想著不再為難許庭生,不想再拖累他,所以她決定自己去面對,哪怕只是先試一試。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這一次不再是許停和麻煩。

所以,她撒了謊。

她忘了許庭生不久前剛剛說過,「你想好了,我就幫你實現」,「我希望你可以信任我」。更久之前他還對她說過,「許庭生是超人,你飛得再高再遠,我都罩得住你」。

apple沒有換什麼特別的,適合那種場面的衣服,就穿了一身簡單的t恤和牛仔褲、運動鞋,她甚至沒有化妝,就這麼簡單清爽,清湯掛麵的到了樓下酒店大堂。

她在藉此表明態度。

豹紋男看見了,扭著胯走過來,在apple胳膊上擰了一把,哼一聲罵了一句:「扶不上牆的爛泥,你怪得了誰?」

旁邊一群花枝招展,穿衣想盡辦法「露肉」的,都開始鬨笑、諷刺:

「裝清高呢。」

「她不是一直這樣嗎?」

「所以她才這麼慘埃哈。」

apple忍著不吭聲。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