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三十章 西裝這麼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抽了抽鼻子,尷尬的說。 「我希望你可以信任我,包括這個。」 許庭生把pple剛剛塞給他的信封放在她身邊的桌子上,說:「這個我晚上回來跟你解釋,可以嗎?我們馬上要出去辦點事,你去酒店餐廳...

?第二百三十章西裝這麼貴

門鈴聲終於響起。

許庭生開門。

pple背著許庭生的一個舊雙肩包,抿著嘴唇,可憐兮兮的站在門外,一雙眼睛霧氣升騰,不安的看著許庭生。

「離家出走呀?」許庭生笑著問,「本來打算去哪的?」

pple尷尬的低頭說:「回麗北躲起來。」

她這麼說,說躲起來,就像一ωロ巴,◇@只受了驚嚇的兔子,漸漸發紅的眼睛也像。

許庭生摸了摸她的頭,笑著說:「然後呢,等著我來找你?」

「我覺得你不會來了。」

「我不會來。」

「……,我知道,你累了,煩我了。」

幽幽怨怨的說完,pple一邊哭,一邊解下來背上的背包,從裡面把黃亞明寄給他的信拿出來,遞到許庭生手裡。

「我不去美國。不用你趕我,我自己回麗北。」

pple轉身要走。

「背包也是我的。」許庭生在身後說。

pple站住了,因為這句話委屈得不行,她背對著許庭生,又把背包解下來,準備把背包裡面自己的東西拿出來。

「你也是我的。」

「啊?」

「你也是我的。」

「……,哇……」

這一句突如其來,擊潰了pple最後逞強的心防,擰下去的決心。有時候,柔軟才是最鋒利的劍。pple嚎啕大哭。

許庭生從背後攬腰把她抱起來,轉回房間,踢上門,把人扔在椅子上。

「先哭一會。把委屈都哭出來。」許庭生說。

「哇……,我生病了。」pple一邊繼續哭,一邊說。

「你已經快好了,要不你以為我捨得丟下你一個人埃有時候,你自己別想,其實問題就慢慢不那麼嚴重了。所以以後不許一有點情緒就這麼想了。」

「哇……,你媽媽不喜歡我。」

「這個我說過了,她那天對我有氣,沖誰都沒好臉色。她對陸芷欣和方橙也不搭理啊,你怎麼就知道她不喜歡你了?盡瞎琢磨。」

「哇……,還有……我不敢說。」

「那就不說。」

「我說。我闖禍了,把你公司搞砸了。芷欣也發火了,她說要開除我。」

「你本來就不是互誠員工,有什麼可開除的。」

許庭生說的很平靜。

pple有些意外,好奇許庭生為什麼根本不追問。勉強止住哭泣,pple抬頭看著許庭生,不安的說:「你都知道了?」

「嗯,我打電話問過了。只是這件事原本應該你自己告訴我的。」許庭生皺眉說。

pple小聲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那兩天有點亂,然後走神了。然後早上,我也想跟你說,可是不敢。」

許庭生溫和的說:「我知道。沒事的,你別擔心,事情已經解決了。」

「那,芷欣那裡怎麼辦?」

「陸芷欣是那種就事論事的人,這件事她不是針對你。」

「這個我知道的。」

「那不就沒事了,大不了咱們以後不去做那些就好了。當免費勞工有什麼好的。」

「嗯,可是,那我以後做什麼?什麼都做不了我會怕。」

「這個問題,我也在等。這個問題沒人能幫你決定,你需要自己思考,你到底想做什麼,做什麼能讓你快樂、充實。你想好了,我就幫你實現。」

pple想了想,說:「我現在想不出來。可是,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要是我回麗北躲起來,你真的不會來找我?」

似乎女孩子最計較的東西,跟男生永遠不在一個點上。pple還在計較著許庭生之前說的那句話。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pple,你覺得我對你好不好?」

pple一邊抹眼淚一邊點頭。

「那如果我已經做到這樣了,你還是這麼不信任我,遇到事情不跟我說,有困惑不問我,不告訴我,就想著一個人跑回去躲起來。那我其實也會難過,然後至少……得過好幾天才會去找你。」

pple聽到最後,哭臉上多出來一些甜蜜的笑容,許庭生說他難過了,得過幾天才去找她。這簡直就是情話,因為他終究還是會去找她。哪怕難過了。

「對不起。」pple抽了抽鼻子,尷尬的說。

「我希望你可以信任我,包括這個。」

許庭生把pple剛剛塞給他的信封放在她身邊的桌子上,說:「這個我晚上回來跟你解釋,可以嗎?我們馬上要出去辦點事,你去酒店餐廳吃飯,然後乖乖在房間呆著,等我回來。」

聽許庭生這麼說,pple認真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到一旁的立式木製衣架上取下來許庭生的西裝,站到他身邊。

許庭生伸手去接。

pple搖頭,把西服打開,走到許庭生身後。

許庭生只好當了一回大老爺,由pple伺候著把西裝外套穿上。

襯衣和領帶許庭生本就沒有脫下來,pple繞回到他身前,替他把衣服扣子扣上,又看了看打得很好的領帶,說:「你自己打的?都比我厲害。」

「礙…是。可能偶爾一次湊巧。」

領帶是李婉兒打的,許庭生回答的時候沒看pple。

pple退後幾步,歪著腦袋左看看,右看看,最後興奮的不住點頭,說:「許庭生,我以前真不是因為帥喜歡你的,你要相信我。」

「所以?」許庭生問。

「以後會哦。」pple笑著說。

黃亞明和譚耀在外面敲門。

許庭生給pple交代了幾句,出門。

黃亞明、譚耀和pple揮手打了個招呼。

走出一段路,黃亞明問:「戰場打掃乾淨了吧?小心被看出來。」

許庭生無奈,只好轉移話題,指著兩個人的領帶說:「誰打的?」

「剛剛帶回來那兩個妞。」

「留下了?」

「趕走了。」

「……」

「沒準晚上我們帶兩個小明星回來呢?」

「好有道理。」

三個人只開了G500去,車在路上。

黃亞明問:「待會怎麼做?」

許庭生說:「該吃吃,該喝喝,你們想泡妞就自己上。」

「我是說pple的事,金大唐那邊不給面子怎麼辦?」黃亞明說。

「我倒是希望他不給面子,石中軍那邊做了一些準備,到時金大唐不給面子的話,我正好把氣出了。就他猶豫的工夫,猶豫一會,給他一拳,再猶豫,再給他一拳,就這樣。」許庭生說。

在一旁的譚耀突然回過神來,亢奮說:「要動手?揍他?」

許庭生扯了扯西裝衣領說:「開什麼玩笑,我們穿得這麼紳士,西裝這麼貴。」

……

pple聽許庭生的去了酒店樓頂的餐廳,點了東西剛坐下來,就遇到了幾個熟人。天樂的幾個新人和經紀人、助理。

晚上的酒會,她們是沒機會直接進場的。之所以過來,多是為了等著酒會快結束的時候過去,找機會去跟圈內那些個有權有勢的混個臉熟,或者滾個床單。

為自己鋪鋪路。

pple想起身迴避,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群人圍上來。

現場這些人大多是和pple差不多或者前後一點出道的,pple最初因為有輪迴的背景,幾乎可以算是一上來就受熱捧,而且不需要去做很多新人都要做的那些事。

所以彼此間的關係沒有那麼好,她們看pple被封殺,都有些幸災樂禍。

「唉喲,pple,你怎麼也來了?不會是來找老闆認錯的吧?還是搭上新老闆了?」有人說。

「可惜,她還有4年多的合約呢,老闆說了,誰說情都沒用。」另一個說。

「我只是正好住這裡。」pple說。

「唉喲嘴好硬哦,不過這樣到床上可不好用,想搭上哪個老闆好翻身的話,可不能這樣。」一個以風騷聞名的三線女藝人腔調誇張說。

一群人鬨笑不已。

pple端著餐盤往外走。

她以前的經紀人,那個豹紋男從外面進來,擋在了她面前。

今天補不了了,手指那,醫生說是關節骨頭磕著了,打字還是不方便,只能先努力保證更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