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八章 等apple敲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通火,因為當場沒人肯認,她就說等事後查出來,哪怕審核人是琳琳,都要開除。她現在已經帶人去給學生家長登門道歉去了。她說,還好對方查出來了,不然可能更可怕。」 許庭生晃了晃腦袋,有些沉,說:「所...

?

第二百二十八章等apple敲門

帶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許庭生開車遠遠的跟了李婉兒一路,直到看見她把車停進醫院停車場,才開車返回酒店。

對於李婉兒,許庭生現在最希望的就是她能聽自己的勸告,在母親術后儘快想辦法離開,去尋找一份屬於她的平淡美好的生活。

這個社會沒有那麼適合她。

她更不適合弱肉強食的商常

從拐角繞進直路,許庭生從後視鏡里看見一團熟悉的黑影。

之前他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李婉兒身上,沒注意別的,這會只開了一小段,他就發現,自己的賓士g500原來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車后。

許庭生找了個地方靠邊停車,下車點了根煙,看著不遠處正進退兩難的g500。

黃亞明和譚耀看這情況,知道自己已經被許庭生髮現了,只好也把車靠邊停下來,下車,乾笑著湊過來一塊抽煙。

「跟多久了?」許庭生問。

黃亞明和譚耀互相看了看,大概互相推脫了一番,最後由譚耀硬著頭皮說:「就我們開車回酒店,碰上你們……你,正好在停車常就,跟了一下。」

許庭生沒想到他們竟然跟了這麼久,想想剛剛發生的事情,面色不由得有些尷尬。

黃亞明逮准機會,笑著說:「反正就是都看見了。然後,我們就覺得這世界簡直太可怕了,還有人與人之間,哪怕是兄弟之間……太複雜了。」

接著黃亞明裝腔作勢向譚耀說:「機會啊,庭生快把手機號碼給我。」

譚耀一樣假兮兮的回答:「滾,千萬別想那個,人沒那念頭,你去打她主意就等於是傷人了。」

然後換譚耀問黃亞明:「許哥,以後呢,如果夠格了呢?」

黃亞明故作深沉的回答:「天底下漂亮女人多了,好女人也多。但我這輩子,不敢再惹女人債了。」

這兩段對話發生在最初,三個人在義大利老頭的制衣工坊遇見李婉兒的那天。話是許庭生自己說的,結果呢?

在譚耀和黃亞明看來,結果很明顯,就這兩天工夫,許庭生已經背著他們倆把事辦了。

「事情其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許庭生說。

「我知道,就是你們一起從酒店出來,然後你送她,依依不捨,整理衣服啊,親啊,哭礙…就這麼些,都那麼正常,你說我們能想什麼呀?1

黃亞明意味深長說。

「對,真沒想,就剩下服了。許哥你這無往不利啊,我沒法更佩服了。虧我們倆還一直把自己當禽獸呢,現在才知道什麼叫真人不露相。」

譚耀在一旁補充說。

這等於是說許庭生才是真禽獸了。

許庭生苦笑著,把事情主幹,挑出來可以說的部分,前前後後解釋了一遍,也把結果說了,兩清。最後他說:「你們看她最後去的是醫院對不對?真的就是這麼回事。」

黃亞明問譚耀說:「你信嗎?」

譚耀想了想說:「信了一點。」

黃亞明說:「那我也信一點。」

許庭生懶得再解釋了,搖頭說:「信不信隨你們吧。」

黃亞明說:「其實我們信不信真的不重要,關鍵不知道apple聽說后信不信你。」

許庭生說:「什麼意思?這你沒必要告訴apple吧?」

黃亞明囂張說:「看你表現。」

許庭生疑惑道:「到底什麼意思?」

黃亞明一瞬間把囂張的神情換做諂媚,笑著說:「哥們辦錯一件事,只好拿這個威脅你了,你保證不找我麻煩,我就不把這件事告訴apple。」

許庭生想了想,說:「車颳了?」

黃亞明說:「刮個車能算事嗎?糟蹋你錢我從來沒有心理負擔。我說的事情,比這嚴重。」

許庭生說:「那你說。」

黃亞明張了張嘴,沒說出來。

「快說呀。」許庭生催了一句。

「apple快到盛海了。」

黃亞明說話語速很快,說完也不看許庭生,看得出來,他還是挺把這個當事,也挺不好意思的。所以其中肯定少不了他的責任。

許庭生聽清了,錯愕道:「什麼情況?」

「就是之前那封信」,黃亞明說,「信在apple手裡,然後寄信人是我,估計這事她也不知道怎麼問你好,想了幾天,最後打電話問我了。」

看了看許庭生,沒有馬上暴走的跡象,黃亞明繼續說:

「那她問我,我當然只能認下來了。我剛開始真的沒想拖你下水,可是我這不是圓不上嘛,不通過你的話,我不可能辦得了那個。所以,最後,……」

許庭生有些鬱悶,這事發展到眼下這一步,自己除了坦白似乎已經沒有別的解釋辦法了。他並不希望自己做的這些最後變成apple不得不做的選擇,和她必須領的好意。

他只是想先鋪好這條路,至少,先讓apple不受天樂的約束,然後等待她自然而然的選擇。

許庭生很清楚,以apple的個性,肯定是沒辦法真的一輩子就只洗衣做飯的,而互誠的工作,也並不適合她。

許庭生有些著急,問黃亞明道:「那apple現在知道多少?知道我們跟天宜的關係,在做的事?」

「暫時還不知道,我讓她自己問你。反正就是這麼回事了,你自己想想怎麼辦吧,我是不管了。反正你敢找我麻煩,我就敢把李婉兒的事告訴apple。」

黃亞明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許庭生又問道:「所以她就來盛海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讓她等你回去再問你的,結果事情說完,她說她正好已經在車站了,馬上就坐車來盛海。然後,又問了酒店和你的房間號。」

黃亞明說完,愈加神秘兮兮的繼續對許庭生說:「好像你家裡的兩個女人吵架了,然後apple離家出走。具體情況我不清楚,你自己打聽去。」

兩個人說話這會,譚耀已經在旁邊勾搭上兩個妹子,正招呼黃亞明一起開車送妹子一程。

許庭生讓他們趕緊滾蛋,然後給老歪打了一個電話。

「芷欣和apple吵架了?」許庭生開門見山道。

老歪想了想,說:「是,又不是。」

「什麼意思?」

「芷欣是罵人了,罵得還很兇,但是她其實不知道自己罵的是apple。apple知道陸芷欣其實不知道自己罵的人是她,但還是很委屈。」

許庭生聽得一頭霧水,嘀咕道:「到底什麼事,這麼複雜?」

老歪說:

「岩州這邊平台出了個信息審核事故,一個無業人員自稱以前是小學教師,用已經註銷的教師資格證註冊,審核給他混過去了。

然後很巧,雇傭他的學生家長是個警察,隨手查了下,就查出來……這個人有案底。他以前確實是小學老師,但是對學生……干過那事,還不止一個。他的教師資格證早就註銷了,人還坐了幾年牢。出來以後沒事做,就想做家教,……」

這件事嚴重得許庭生都有些冒汗,忙打斷老歪,問道:「那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老歪說:

「家長雖然很生氣,但是沒把事情鬧大,只是跟我們聯繫,表達了一下他的情緒。家長情緒是還挺大的,芷欣親自接,低頭挨了一個多小時罵。

然後芷欣早上發了一通火,因為當場沒人肯認,她就說等事後查出來,哪怕審核人是琳琳,都要開除。她現在已經帶人去給學生家長登門道歉去了。她說,還好對方查出來了,不然可能更可怕。」

許庭生晃了晃腦袋,有些沉,說:「所以,是apple審核的?」

老歪說:「嗯。她跟琳琳說了下,然後躲回房間去了。她也不是有意的,然後可能因為怕給你丟人,當場才沒有承認,總之一直哭,午飯都沒吃。我打算待會讓琳琳去看看她。」

「不用了」,許庭生說,「她已經在來盛海的車上了。這邊剩下的交給我,然後芷欣那邊你們多幫忙,我回頭給她打電話。」

掛上電話,許庭生直接驅車回到酒店,然後回房間,躺在床上,等apple敲門。

許庭生不打算去接apple,不是生她氣,而是腦子有些亂,他需要梳理一下。

***

昨天打賞的人超多,我試著都複製上來,結果就超整千字了,所以只好先一併感謝,謝謝大家,然後慢慢再謝。

手指上午甩出去磕石頭上一下,當時覺得沒什麼,後來慢慢發腫,現在還挺疼的,所以這一章基本單手碼的。

過渡章節。然後今天欠一章,我一手趕不出來,塗點葯,明天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