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兩清(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回來。 三,不許車震。 接到李婉兒電話的時候,許庭生正百無聊賴的躺在房間里抱著遙控器刷電視台,一遍遍的翻,然後什麼都看不進去。 因為遇見李婉兒的關係,大叔昨天做回了一次前世二十...

?

第二百二十六章兩清

許庭生從前一完開始,到這個中午,前後給李琳琳打了不下五次電話,李琳琳已經盡責到站樓下門口去守著,卻還是沒守到那封信。

那麼,除非那封信在路上丟失,唯一的解釋就是它已經到了apple手裡。

許庭生每天都會和apple通電話,聊上十幾分鐘到一個小時不等,apple始終沒提起這件事,許庭生自然更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

黃亞明和譚耀上午從西湖市回來,中午一起匆匆吃過午飯,就跟許庭生要了鑰匙,迫不及待的開走了「他們的」賓士G500,上街勾搭妹子。

許庭生提了三個要求:

一,記得準時回來,別耽誤晚上的酒會。

二,去IBM專營店買一台IBM-T40-76C回來。

三,不許車震。

接到李婉兒電話的時候,許庭生正百無聊賴的躺在房間里抱著遙控器刷電視台,一遍遍的翻,然後什麼都看不進去。

因為遇見李婉兒的關係,大叔昨天做回了一次前世二十歲的他。

然後他回到五星級酒店的頂級套間,不得不重新做回今生的許庭生,一個肩膀上扛著許多人的許庭生。馬上有一個高端酒會等著他,一個前世的他絕對不可能參與,今生的他不得不習慣的酒會。

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來電姓名:痴獃熟。

想到李婉兒的誘人模樣,昨晚兩次撩撥她的畫面和她的可愛反應,再猜測她現在的狀態,她肯定正無比糾結、心慌意亂,許庭生忍不住莞爾發笑。

接起電話,另一頭的李婉兒沉默不說話。

許庭生只好主動說:「怎麼了?」

李婉兒終於說:「我知道我很笨,所以,你覺得這樣很好玩,是嗎?」

許庭生知道李婉兒的意思,她終於反應過來了,然後,她生氣了。稍微想了想,許庭生說:「我可以解釋一下嗎?」

李婉兒說:「不用。」

然後又說:「你說。」

許庭生說:「剛開始遇見的時候,我沒必要那樣去介紹我自己,對吧?沒有人會到處跟人這樣自我介紹的。之後呢,如果我告訴你我的情況,你還會提出來要我幫忙嗎?你放心?」

許庭生以一種不經意的方式在提醒李婉兒,整個過程都是你主動的。定製西服是你主動追下來,送衣服是你的要求,幫忙,也是你提出來的。

我一次次依從,幫忙,難道有錯?

李婉兒沉默思考了一會,說:「不論怎樣,我應該謝謝你。」

許庭生說:「對呀。那你趕緊過來吧,我晚上還有事呢。」

李婉兒的聲音一下子緊張起來:「我,我不去。我幹嘛要去?」

許庭生說:「你欠我的呀,我對你那麼好。所以你不來不行,你昨天晚上不是在等我說兩清嗎?我沒說。因為得你來了才能兩清。」

聽到這句話,李婉兒先是有些想笑,因為這個正在耍無賴的許庭生,就像昨晚在她身邊的那個小混混,感覺又近了。

然後她開始哭,隨即掛斷了電話。

大概一個小時后,許庭生再次接到李婉兒的電話。

她說:「我在酒店大堂了。你下來吧。」

許庭生說:「我在618房間,你上來。」

然後許庭生掛斷電話。

李婉兒再打,他拒接。

又過了大概二十分鐘,許庭生聽到門鈴響。開門,李婉兒面無表情站在門外,她穿著藏青色的長袖襯衫,衣扣扣到最上面一顆,然後是深色長褲,平底布鞋。

她還結了一個很顯年紀的髮髻,髮髻上插著一根木簪子。

這是李婉兒的「裝甲」,一副自我保護意識十分強烈的打扮。

「婉兒阿姨,你好」,許庭生笑著說,「重新認識一下,互誠,許庭生。」

許庭生伸出手。

李婉兒「啪」一聲把手打開,然後把包抱在胸前,走進房間。

許庭生隨後關上門,說:「哇,李婉兒,你膽真大。這……孤男寡女。」

李婉兒轉身看著他,眼睛里慢慢有了淚水,終於還是沒忍住哭了出來,哽咽著說:「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為什麼?我知道我很沒用,你那麼有錢,那麼厲害,為什麼偏偏要欺負我?」

許庭生微笑說:「那你說說看,我都怎麼欺負你了?」

李婉兒被哽住了,因為她根本說不出來,許庭生什麼壞事都沒幹呢,反而一直在幫她。除非,許庭生叫她來酒店的目的真的是那樣。

可是至少現在,許庭生還什麼都沒做,也沒有表現出猴急的模樣。

「這麼怕,這麼不願意,幹嘛還來呀?你不來我又不會為難你。」

許庭生一邊給李婉兒倒水,一邊淡淡的說。

這個問題李婉兒更加沒法回答,從一個小時前走出家門開始,她就不停在問自己同一個問題,但是答案,她連想都不敢去想。

怕一想,就無法面對自己。

她怕自己知道,自己還抱有期待,還忘不掉那個小混混,還期待……許庭生其實就是他,僅僅是他。所以,她來見他。

許庭生端茶遞給李婉兒,僵持了一會,她終於接過去。

「說一件我從沒跟別人說過的事」,許庭生徑自說,「其實我也被人捲走過錢,因此扛上一身債務,那以後,我甚至因此放棄了我最珍惜的東西。」

許庭生忽然換了口氣和態度,李婉兒愣了愣,她有些不敢相信,畢竟許庭生才二十歲,看起來又這麼成功,他哪來那樣的經歷?

「我沒辦法具體解釋,但是我說的是真的。」許庭生又說。

李婉兒選擇相信,因為許庭生說話的語氣、狀態,她能夠感同身受。看著這個突然不一樣的許庭生,不像小混混,也不像年輕富豪的許庭生,李婉兒決定坐下來。

「因為這樣你才幫我嗎?」李婉兒問道。

許庭生坐下來說:「有一部分原因吧,主要還是湊巧了,在你這樣的情況下恰好遇見。而且幫你這一下,我其實不需要付出任何東西,對吧?」

李婉兒有些茫然的點頭。

許庭生繼續說:「一毛錢不用花,能幫到一個可能算是同病相憐的人,還可以放肆的調戲美女。何樂而不為?1

李婉兒本來想說謝謝,但是因為許庭生說到「放肆的調戲美女」,讓她想起來自己兩次被他壓在牆上,尤其第二次,她其實已經表現出順從和接受,……

所以,她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臉色慢慢開始發紅。

許庭生盯著她看了看,笑著說:「李婉兒呀李婉兒,你也不小了,而且是結過婚的人,怎麼還那麼容易臉紅。你這樣很誘人知不知道?我的抵抗力可沒有你想的那麼強。」

李婉兒聞言,慌張的,又把包抱到了胸口,整個人不自覺的縮起來。

「這樣更誘人。誘人犯罪。」許庭生說。

李婉兒開始愈加手足無措,直到許庭生對她笑出來。

「我現在根本分不清你是怎樣一個人了。」李婉兒說。

許庭生想了想,說:

「你就把我當成一個稍微有點閱歷的男人,不像看起來這麼小,不完全是你昨天看到的那樣子,但更不完全是上討論的那個人。

其實可以這麼說,你是第一個看到真實的我的人,雖然也不是完全真實,有些事我可能永遠都不能說。所以我永遠都不真實。」

李婉兒依然困惑,但是她能感受到許庭生言語間的惆悵和他眉眼之間的孤獨。而且他剛剛說了他的經歷,有過困境與失去。

他說的最珍惜的,應該是某一個人。

「那個,你,你還好嗎?」

李婉兒聲音溫柔。她放鬆警惕,端端正正的做好,胸脯高挺幾乎要撐開襯衣紐扣,腰線柔滑,褲子繃緊之後勾勒出來的完美線條,其實遠比裙裝誘人。

這樣一副姿態,加上她依然嫣紅的雙頰,流過眼淚依然濕潤的雙眸,與她身上保守的衣著產生出強烈的反差……

這是一種無法言說的誘惑。

許庭生覺得自己快要炸了,二十歲,一年多,他血氣方剛,一直壓抑。而抗拒李婉兒這樣一個溫婉女人不自覺的誘惑,透著嬌弱的吸引,其實遠比抗拒余馨蘭那種直接赤.裸的挑逗要難太多。

而且他的經驗告訴他,如果他現在開口要求,或者直接做些什麼,李婉兒其實不會拒絕。從她決定來那一刻開始,她的防線就已經脆弱不堪。

正是因為這樣,她最初才尤其緊張,因為她自己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

李婉兒發現許庭生突然不答話,呼吸漸重,然後看見他炙熱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那眼神彷彿火把,經過每一個地方,李婉兒就感覺那個地方被點燃,開始發燙,火熱的燙……漸漸累積的渴望,……

李婉兒三十一歲,結過婚,她知道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

如果按照她最初的意願,她當時安慰自己說的話,她現在應該奪門而出,或者拔下發簪握在手裡,告訴許庭生她的態度。

但是,她發現自己突然什麼都不想做。連他那樣的目光,她都不想避開。事實她也沒有避開,兩人目光相交,……

許庭生站起來,走到李婉兒面前,拉她的手,李婉兒順從的跟著站起來。

「嗯。」

聲音來自李婉兒喉間,只一聲就被硬生生忍住了。但是,她沒有反抗,許庭生一隻手在兩人身體之間,胸前,另一隻手在李婉兒身後,分別抓住了什麼。

李婉兒身體顫抖,呼吸越來越激烈。

***

看DB的朋友,如果你只是不習慣17K,不是缺錢的話,我希望你可以來打賞一下紅包其實1塊錢就好,我就能多一個有粉絲值的讀者。這個對我的書挺重要的,因為最近真的挺艱難,站來了很多大神,這本書差不多快要一個月沒有推薦了。我的更新也沒減少,欠了一般熬夜都會補,還爆過兩次。

方便的朋友幫下忙,真的不方便也沒事。

說到這裡,真的要好好感謝我的正版讀者們,還有打賞的朋友,感謝:時光沖淡一切36毛線.723525144知道太多會難過;難繪虛妄忘了一個人許老也是可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