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四章 明天來我酒店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01 09:51  |  字數:4035字

第二百二十四章明天來我酒店

黑色的賓士g500沿著南京路緩緩而行。

一夜之間,從絕望到重燃希望,偌大的危機,壓抑得李婉兒喘不過氣的困境,就這麼稀里糊塗的被趟過去了。

人生經得起幾趟過山車?

起伏時候,那個人出現在你身邊沒?

原來以為要餓肚子了呢,以為此生便是那樣了,副駕駛的李婉兒雙手緊抓著右肩斜下的安全帶。這個動作表示不安和忐忑。

g500上只有一張碟,是許庭生從方餘慶的破大眾上拿的。

許庭生找到碟片塞進去。車廂里,李宗盛的聲音乾燥而且滄桑,回蕩著:「曾經真的以為人生就這樣了,平靜的心不會再有浪潮,……」

那麼巧,這就是李婉兒此刻內心的寫照。

一直低著頭的李婉兒偷偷轉頭看了一眼那個人的側臉。

他說,我這幫你平事呢!結果一通胡搞,居然就真的被他做到了。

「可是,為什麼他現在不鬧了?不混帳了?實在不行你欺負人也可以啊?是不是還在演?為什麼要擺這樣一張臉?」

度過危機的喜悅被另一種情緒衝散了。

那個時候,也就是剛剛,已經對「明天」絕望的李婉兒變得很勇敢,三十一歲的她對一個二十歲的男孩說,「我願意跟你走」,「我會永遠記得你。」

她還在心裡偷偷選了一遍,選了他。

現在,只要一想起這些話,這點事,李婉兒就不知所措,「李婉兒,你三十一歲結過婚,他二十歲,瞧瞧你都幹了什麼?」

……

「你接下來什麼打算?」許庭生突然問道。

「啊?」李婉兒猛的回過神來。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許庭生重複道。

「哦」,李婉兒說,「我不知道,還沒想好。不過謝謝你。」

許庭生想了想,說:「首先說明一點,我剛剛只是幫你的忙,隨口胡說。事實我不會給你投錢,別說一千萬了,一毛都沒有。」

李婉兒笑著說:「我知道的呀。你不是假冒的嘛,哪有錢啊。」

許庭生慢慢轉過頭,看了李婉兒一眼,確認她不是在開玩笑。

「剛剛那樣的場面都過來了,那麼些人那麼些話,那個氛圍,她愣是沒反應過來?她真覺得那些老江湖就這麼好騙,隨便忽悠幾句就過去了?她真覺得我就那麼能演?」

歸根到底,許庭生知道了,李婉兒竟然到現在還以為自己是假冒的。「這個漂亮誘人得不像話的痴呆熟……她得是有多傻?」

其實李婉兒不過是閱歷少,不傻。

只是剛剛整個過程,包括現在,她的心思都不在這上面,她看許庭生的眼光,因他而思而想的東西,也都不同於其他人。

而且,之前的接觸,許庭生的鋪墊,已經給了她先入為主的觀念。

因為這些,她才依然沒有反應過來。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微笑說:「按我之前說的,想辦法走吧。父債子償只是道德傳統,沒有法律依據,畢竟你也沒繼承什麼財產,所以,過幾天,把送回來沒抵押的那些偷摸賣一賣,走吧。以後安閑平淡,好好生活。」

李婉兒能看見他嘴角的弧度,因為這個,她不知為何突然就倔強起來,轉頭看著車窗外,說:「你不想管……不管我就好,幹嘛一定要趕我走?」

許庭生無奈道:「李婉兒,你生什麼氣啊?!我只是說實話,你真的沒可能經營好一家企業。而且沒有資金進來的話,你要做下去,單是初期就會艱難無比。我希望你不要勉強自己。」

李婉兒賭氣說:「我知道了。」

她其實知道許庭生說的沒錯,只是不知為什麼,聽他勸自己走,去義大利,她就莫名的生氣。生氣完了她又沒法說,我就不走。

所以只好賭氣。

車子拐進江寧路,江寧路很短。

許庭生在之前他和李婉兒見面的銀行對面路口把車停下。

李婉兒突然發現車子停下,微微愣了愣,然後她從車窗看見自己的麵包車還停在那裡,回想片刻,才發現,原來一切只在一天,幾個小時之間。

三十一年沒被敲開過的那扇門,就在這短短一天中,這麼輕輕鬆鬆被叩開。

許庭生看了一眼時間,對李婉兒說:「剛好十點,還不算很晚。你自己能把車開回去了嗎?還是我送你?」

李婉兒不知道自己這一刻是怎麼想的,都想了哪些東西,但是她知道,自己不想在這裡下車。所以,李婉兒故作平靜說:「你送我。」

許庭生髮動汽車。

車子很快把江寧路走完,一直沉默的李婉兒坐起身來,伸手指了個方向,說:「走那邊吧。我先不回家,你送我去一下醫院。」

許庭生詫異道:「你怎麼了?」

李婉兒頓了頓,有些難過的說:「不是我,是我媽媽。之前家裡出事,媽媽暈倒了,在醫院查出來腦子裡長了東西,要做手術。說起來還要謝謝你,幸虧你把西裝給我做,媽媽才來得及繳費,排上專家手術。」

許庭生這才知道,為什麼李婉兒那天會鼓足勇氣追下樓來,主動懇求接下那三套西裝的單子,然後又那麼拚命的把衣服提前趕出來,送來。

想到這裡,許庭生問道:「那些錢夠了嗎?要不要我幫忙?」

李婉兒看看他,說:「是還差一些,我自己會想辦法的。你哪來的錢幫我?去搶銀行嗎?反正你是江湖中人,又特能打。」

李婉兒說完笑著,她主動開了個玩笑,把話題回到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