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李婉兒的選擇題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01 09:51  |  字數:5027字

第二百二十三章李婉兒的選擇題

朱平走向許庭生的時候,一直在擔心的李婉兒也走過來,纖纖弱弱的身影,就那麼堅定的擋在了許庭生身前。

「別擔心,我現在不會動他,我沒那麼笨。現在動他,我老婆和岳父會看見,會想多,會介意的。」朱平陰笑著,說,「不過,如果是其他人衝動動手的話,可不關我的事。」

或許經過朱平的挑撥和唆使,此時人群中有幾個年輕點的男的,看向許庭生的眼神都十分不善,摩拳擦掌。

儘管在盛海市,山太高,水太深,他們層次完全不夠,很多時候都不得不低著頭做人,但是面對一個小縣城開超市的小爆發戶,他們覺得動起來還是沒什麼壓力的。

許庭生按著雙肩把李婉兒撥開,依然是那副小混混的姿態,對朱平說:「你覺得你打得過我嗎?」

「打不過」,朱平不屑的笑著,乾脆的說,「但是你可能不懂,人最大的本事其實不是能打,而是明明不能打,卻能讓比他能打的站那挨打,不敢還手。」

許庭生思索了一下,認真說:「你這句話很牛逼。」

朱平嗤笑,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遇到一個無腦小混混了。

許庭生:「那待會你別還手啊。」

朱平說:「那你動了試試?」

許庭生說:「我等一會。」

兩人周邊,僅有的幾個能聽清他們對話的,此時都覺得很無語,覺得許庭生很慫……什麼叫等一會?怕就認,還非要嘴硬。

許庭生看見先前出去的年輕人回來,走進一群老人圍坐的那個角落。

……

「互誠同城,前身互誠教育,創立時間不到一年,服務覆蓋東南沿海經濟發達地區近50個重要城市,包括我們盛海市,有自己的培訓學校,估值……可能過億。」

跑得有點氣喘吁吁的年輕人說出第一句話,一群人就不淡定了。

有人小心翼翼的把目光瞟向遠處挨在一起的許庭生和李婉兒,有人已經開始在心裡偷摸琢磨剛剛許庭生私下裡跟自己說的話。

「確定是他嗎?叫許庭生?人這麼年輕,別是冒名的吧?」肖姓經銷商質疑連連。

「是,有照片,網上有幾張他打群架時候的照片,不算很清楚,但是我對比了一下,應該就是他,錯不了。」

「這麼年輕?」

「大一,馬上大二,20歲。好像還說他知道曹操墓在哪什麼的,不過還沒確認。總之在網上很有名,只是我們行業隔得遠,平時沒注意。」

當場各懷心思的幾家掌舵人都在一聲不自覺的驚嘆後,直直靠向了椅背。因為先前的判斷,抱定了小看的心思的關係,他們一時間受到的衝擊都有點大。

戴著大金錶的朱平父親剛剛跟許庭生有過對話,此時嘀咕道:「那小子不是說他家在縣城開超市的嗎?」

這世界有人喜歡處處顯聰明,有人偏喜歡把自己「包裝」得粗俗,或大大咧咧,沒心沒肺。這樣的人總是容易讓人放鬆警惕,說錯什麼,做錯什麼,也大都容易被諒解。

這位朱老闆就一直在扮演這樣一個角色。

「他爸爸真的是開超市的,網上有當地人爆過料,好像叫歡購,……」年輕人回答。

「還真是啊?」有人接話,語氣誇張,似乎很難把一個公司估值可能上億的孩子和一個僅僅是在縣城開超市的父親聯繫在一起。

「歡購建立時間也就一年多,直營加上持股加盟店,數量超過六十家,全部是大中型現代化自選超市,連衣服都有賣。」

超過六十家大中型超市?

連衣服都有賣?

這兩句話對現場的這些老闆們「殺傷力」簡直太大了,他們就是做服裝的,所以,這意味著一條可能的無比巨大的渠道。

已經有人迫不及待想要去找許庭生了。

「我先同意的,我先讓步的。」原先沒有一個人同意許庭生的建議,但是現在,他們都想搶這個「先」。

年輕人繼續說:「歡購暫時沒有具體估值,不過我覺得,應該差不了。尤其是整個許家的家底,因為起來得確實太快了,所以很多都在猜,都說摸不著。」

「草」,有人說,「咱們這幾個干一輩子,加起來還頂不上人家父子一年。」

「這個許家應該是有什麼大的背景吧,不然絕不可能起來的這麼快。他家哪裡的?」另一個人問道。這還不是推出一個app,突然就身家幾億的年代,許家這樣的崛起速度,讓事情看起來確實有些太過不可思議。

「漸海省,漸南市,麗北縣。」

年輕人說完,最初與李婉兒對話的那個王姓老人抬了抬手,示意旁人安靜,然後說:「我打個電話。找漸南市裡一個朋友打聽一下。」

不超過兩分鐘,老人掛上電話,說:

「我這位老朋友還是有點級別的,他也沒多說,就一點,他說年前許家在自己縣裡出了點事,結果……省委大院里打出來至少三個電話。」

這個原本熱鬧無比的角落就這樣瞬時間陷入沉默。

許庭生的身份和背景、能量,現在已經不需要懷疑了,至於李婉兒和他的關係,似乎也明朗無比,應該就是大家看到的,想到的……那種關係。

有些心裡不是滋味的,此時已經開始在心裡「唾棄」:「都說李婉兒純的傻的不像經商人家的孩子,結果人家悶不吭聲已經把自己賣了這麼好一個價錢。」

當然,這樣的話現在沒人會傻到說出來。

就像現在應該怎麼對待李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