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李婉兒的選擇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有些心裡不是滋味的,此時已經開始在心裡「唾棄」:「都說李婉兒純的傻的不像經商人家的孩子,結果人家悶不吭聲已經把自己賣了這麼好一個價錢。」 當然,這樣的話現在沒人會傻到說出來。...

第二百二十三章李婉兒的選擇題

朱平走向許庭生的時候,一直在擔心的李婉兒也走過來,纖纖弱弱的身影,就那麼堅定的擋在了許庭生身前。

「別擔心,我現在不會動他,我沒那麼笨。現在動他,我老婆和岳父會看見,會想多,會介意的。」朱平陰笑著,說,「不過,如果是其他人衝動動手的話,可不關我的事。」

或許經過朱平的挑撥和唆使,此時人群中有幾個年輕點的男的,看向許庭生的眼神都十分不善,摩拳擦掌。

儘管在盛海市,山太高,水太深,他們層次完全不夠,很多時候都不得不低著頭做人,但是面對一個小縣城開超市的小爆發戶,他們覺得動起來還是沒什麼壓力的。

許庭生按著雙肩把李婉兒撥開,依然是那副小混混的姿態,對朱平說:「你覺得你打得過我嗎?」

「打不過」,朱平不屑的笑著,乾脆的說,「但是你可能不懂,人最大的本事其實不是能打,而是明明不能打,卻能讓比他能打的站那挨打,不敢還手。」

許庭生思索了一下,認真說:「你這句話很牛逼。」

朱平嗤笑,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遇到一個無腦小混混了。

許庭生:「那待會你別還手埃」

朱平說:「那你動了試試?」

許庭生說:「我等一會。」

兩人周邊,僅有的幾個能聽清他們對話的,此時都覺得很無語,覺得許庭生很慫……什麼叫等一會?怕就認,還非要嘴硬。

許庭生看見先前出去的年輕人回來,走進一群老人圍坐的那個角落。

……

「互誠同城,前身互誠教育,創立時間不到一年,服務覆蓋東南沿海經濟發達地區近50個重要城市,包括我們盛海市,有自己的培訓學校,估值……可能過億。」

跑得有點氣喘吁吁的年輕人說出第一句話,一群人就不淡定了。

有人小心翼翼的把目光瞟向遠處挨在一起的許庭生和李婉兒,有人已經開始在心裡偷摸琢磨剛剛許庭生私下裡跟自己說的話。

「確定是他嗎?叫許庭生?人這麼年輕,別是冒名的吧?」肖姓經銷商質疑連連。

「是,有照片,上有幾張他打群架時候的照片,不算很清楚,但是我對比了一下,應該就是他,錯不了。」

「這麼年輕?」

「大一,馬上大二,20歲。好像還說他知道曹操墓在哪什麼的,不過還沒確認。總之在上很有名,只是我們行業隔得遠,平時沒注意。」

當場各懷心思的幾家掌舵人都在一聲不自覺的驚嘆后,直直靠向了椅背。因為先前的判斷,抱定了小看的心思的關係,他們一時間受到的衝擊都有點大。

戴著大金錶的朱平父親剛剛跟許庭生有過對話,此時嘀咕道:「那小子不是說他家在縣城開超市的嗎?」

這世界有人喜歡處處顯聰明,有人偏喜歡把自己「包裝」得粗俗,或大大咧咧,沒心沒肺。這樣的人總是容易讓人放鬆警惕,說錯什麼,做錯什麼,也大都容易被諒解。

這位朱老闆就一直在扮演這樣一個角色。

「他爸爸真的是開超市的,上有當地人爆過料,好像叫歡購,……」年輕人回答。

「還真是啊?」有人接話,語氣誇張,似乎很難把一個公司估值可能上億的孩子和一個僅僅是在縣城開超市的父親聯繫在一起。

「歡購建立時間也就一年多,直營加上持股加盟店,數量超過六十家,全部是大中型現代化自選超市,連衣服都有賣。」

超過六十家大中型超市?

連衣服都有賣?

這兩句話對現場的這些老闆們「殺傷力」簡直太大了,他們就是做服裝的,所以,這意味著一條可能的無比巨大的渠道。

已經有人迫不及待想要去找許庭生了。

「我先同意的,我先讓步的。」原先沒有一個人同意許庭生的建議,但是現在,他們都想搶這個「先」。

年輕人繼續說:「歡購暫時沒有具體估值,不過我覺得,應該差不了。尤其是整個許家的家底,因為起來得確實太快了,所以很多都在猜,都說摸不著。」

「草」,有人說,「咱們這幾個干一輩子,加起來還頂不上人家父子一年。」

「這個許家應該是有什麼大的背景吧,不然絕不可能起來的這麼快。他家哪裡的?」另一個人問道。這還不是推出一個app,突然就身家幾億的年代,許家這樣的崛起速度,讓事情看起來確實有些太過不可思議。

「漸海省,漸南市,麗北縣。」

年輕人說完,最初與李婉兒對話的那個王姓老人抬了抬手,示意旁人安靜,然後說:「我打個電話。找漸南市裡一個朋友打聽一下。」

不超過兩分鐘,老人掛上電話,說:

「我這位老朋友還是有點級別的,他也沒多說,就一點,他說年前許家在自己縣裡出了點事,結果……省委大院里打出來至少三個電話。」

這個原本熱鬧無比的角落就這樣瞬時間陷入沉默。

許庭生的身份和背景、能量,現在已經不需要懷疑了,至於李婉兒和他的關係,似乎也明朗無比,應該就是大家看到的,想到的……那種關係。

有些心裡不是滋味的,此時已經開始在心裡「唾棄」:「都說李婉兒純的傻的不像經商人家的孩子,結果人家悶不吭聲已經把自己賣了這麼好一個價錢。」

當然,這樣的話現在沒人會傻到說出來。

就像現在應該怎麼對待李婉兒,採取怎樣的態度,怎麼處理李家的債務問題,同樣已經不需要說出來了,每個人心裡都有答案。

而這個答案,是他們樂於得出的,還是那句話,沒有人願意跟錢過不去。

他們損失的錢,幾乎確定能回來了,李家……會還得起。而且,以後的合作很可能讓他們收穫更大的利益。這些才是最重要的,比許庭生有多大背景重要太多。

許庭生的背景,歸根到底只是讓他們願意去相信李家,相信只要自己現在先退一步,自己的錢就會回來。

這就是為什麼,許庭生之前會告訴李婉兒,你最大的優勢其實是你欠的錢足夠多,多到他們拍賣李家所有都還遠遠不夠。

這一點,比許庭生提供的背景和支持更重要。

不信,逼死李家,起訴拍賣,然後自己跟著損失上百萬,數百萬,還落個損人不利己的罵名。

信,上百萬,數百萬的錢,有接近百分之百的機會會回來,而且還可能獲得更多機會和利益。

商人重利,李家也沒和誰結過深仇,所以,還需要選嗎?

現在已經沒有人會去懷疑李家的未來了,李家肯定會翻身,重新崛起,而且更勝從前。單是許庭生承諾的那一千萬投資和許家的那60多家大中型超市,就足以讓李家,李婉兒,立於不敗之地。

……

與這一邊的安靜不同,另一邊,突然間吵嚷起來。

緊接著,一個人跑進來說:「各位叔伯,那邊,朱平和那個鄉下小子打起來了。」

來人看著朱平父親,沒敢直接說其實是朱平挨揍了。

一群老少趕緊起身。

……

「我說等一會,你看,果然被你等到了吧?」許庭生說。

被許庭生突然一腳結結實實踹在小腹位置的朱平正從地上爬起來。朱平身後,與他平常關係較好的幾個男的正準備一擁而上。

無措的李婉兒堅定的站在許庭生身前,說:「你們讓他走吧,這些事跟他根本沒關係。」

然後,許庭生平淡的聲音響起來:「婉兒,走開。」

李婉兒轉過頭,她本想再勸許庭生幾句,勸他說這不是你們小混混的方式能解決的,勸他快走。

可是轉頭的一瞬間,她突然發現,許庭生似乎跟剛剛很不一樣,哪怕他的領帶還是歪的,臉上還留著酒意,但是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已經全然不同於剛剛,不同於之前他們接觸的任何一次。

李婉兒覺得自己突然沒辦法對他說:你們小混混,……

這句話已經不合適眼前的許庭生。

她在回想,剛剛那四個字,簡簡單單的一句「婉兒,走開」,許庭生連口氣和說話的腔調都突然與之前完全不同。

這些感覺的突變說來神奇,其實不過就是「二十歲的許庭生」恢復成了「三十二歲歷經沉浮的許庭生」,變得沉穩、成熟。

同時,「輕狂無知的小混混」變成了「20歲身家近億的成功男人」,氣場全然不同。

更可況,眼下正是需要「擺譜」的時候。許庭生也差不多玩夠了,他不介意擺一下。

李婉兒感覺有些茫然,看看許庭生,又看看不遠處趕來的一群叔伯阿姨,終究還是不免擔心,固執的不肯走開。

「婉兒,沒事的,他們不敢動我。到我身邊來。」許庭生微笑著,溫和的說。

李婉兒將信將疑,但是確如許庭生所說,沒有人衝上來,幾個憤怒的年輕人,甚至包括剛剛挨了一腳的朱平,都在第一時間被各自的家長拉住了,正一個個被附在耳邊竊竊私語。

恰如朱平自己說的,真正的本事不是能打,是能讓人站著挨打,不敢還手。

他現在就不敢。

很快,對面人群里走出來那個姓薛的女人,她熱忱的笑著,打招呼說:「婉兒侄女,過來,阿姨有話跟你說。」

李婉兒有些疑惑,轉頭去看許庭生。

「去吧。」許庭生笑著說。

李婉兒應了聲「嗯」,然後聽話的往前走了兩步。

對方上來拉住她的手,說:「瞧我這侄女可憐的,阿姨都心疼了。婉兒你放心吧,我家那些貨款你儘管拖著,什麼時候還都行,然後準備重新開工的話,給阿姨打個電話,布料你先拿去用就是。」

李婉兒被這突如其來的態度大轉變搞懵了,不知該如何應對。

於是,她又不由自主的去看許庭生。

看見許庭生點頭,李婉兒安心了,微笑著說:「謝謝薛姨,等我之後有了償還能力,一定儘快把你家的錢還上。」

「沒事,咱們是自家人,你慢慢來,別有壓力。」薛性女人回答。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最後局面變成了爭先恐後的表態。

這樣的局面下,在場哪怕還有不屑的,不忿的,不願意放過李家的,此時也不敢冒頭。因為他們就算可以完全不在乎是不是得罪許庭生,卻怎麼都不敢得罪那麼多已經跟李家站在同一戰線的業內同行,尤其是自己的上家和下家。

這些人就是彼此的生死線。

這就是許庭生計劃中鋪墊的「綁架」。

朱平依然憤怒,但是朱父一遍遍的跟他強調不許招惹許庭生,所以這個虧,他只能忍了,認了,甚至剛剛,他朱家還是最早表態的幾家之一。

而許庭生,已經不屑看他。哪怕是朱父親自帶著他向許庭生打招呼,許庭生也只是以隨意的一笑回應。

誰「無知者無畏」?誰不夠格?已經很明顯了。李婉兒的選擇是對是錯?也已經那麼明顯。因為自己剛剛的囂張,無知,朱平甚至恨不得趕緊離場消失。

尤其是李婉兒對許庭生這個小年輕那副依賴、信服、言聽計從的樣子,朱平以往不曾見過,而今見了,只剩無比強大的挫敗感。

李婉兒發現,許庭生先前所說的「天方夜譚」,突然逐一實現。

賣布的表示他們再佘一批布料給李家;之前下了訂單的主動放棄誤期賠償,但是合作繼續,他們可以等;經銷商表態會大力推銷李家現有的庫存。

看廠的馬上會撤走,設備馬上會送回來。

李婉兒應接不暇,偶然看一眼許庭生,他正一臉波瀾不驚的跟圍在他身邊的人說著:「第一期一千萬,等李家恢復正常經營就會到位,我也很期待之後和各位的合作。」

李婉兒偷偷鼓了鼓腮幫子,想笑,又忍住了:

「這傢伙居然這麼能演,能把這樣一個天大的謊話說得這麼平靜,這麼波瀾不驚?!只看他現在的樣子,連我都快要相信了。」

她不知道,此時現場還不相信的,其實就只剩她一個了。

依然不信的李婉兒想著:「看來所有人都被他騙了,以為他真是那個什麼互誠的老闆了。不過他演的那個人,那個二十歲的老闆,能量真的好大埃」

李婉兒不能否認,自己對許庭生正在扮演的那個人很感興趣,因為他真的太過傳奇。然後,女孩們共通的心思讓她想起了另一個問題:

「他們倆都是二十歲,一個是真的傳奇,年輕的富豪,一個是假冒別人的小混混,如果讓我選?我循…假冒的,我的小混混。」

如此懸殊的身份,李婉兒選起來卻一點都不難,她選那個吼過她、凶過她、愛欺負她的,只是給人開車的,總說自己很能打,誰欺負她就替她揍誰的……小混混。

一點都不需要遲疑和猶豫。

***

第二個四千字大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