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願意跟你走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01 09:51  |  字數:5211字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願意跟你走

眼看著那人出門,許庭生趕忙抓緊又吃了點東西,然後端著杯紅酒站起來。

李婉兒正毫無形象的嚼著半隻龍蝦,抬頭說:「唔,你幹嘛去?」

「你別管,專心吃你的,哪樣吃完了不夠就繼續叫,反正咱們不出錢」,許庭生說,「我去找你的債主們聊聊天。你記住啊,有人招惹你你就大聲喊我,我抽他們丫的。」

李婉兒趕緊拿紙巾擦了手,緊緊攥住許庭生衣袖,大眼睛水汪汪的自下往上望著他,可憐兮兮的搖頭,說:「你別去。你會吃虧,受委屈的。」

「那是你。我?他們不敢。」

許庭生握住李婉兒手腕,把她的手挪開,放下,然後端著酒杯,哪裡人多往哪扎。

李婉兒遠遠的看著他,看見他不管冷臉鄙夷,硬是一處一處的往上湊,主動找每個人說話。他嬉皮笑臉,滔滔不絕,不管別人理不理他。

酒杯空了,他就自己找服務生倒,然後繼續湊上去。

李婉兒擔心,心疼,但是同時突然覺得心裡有了溫暖的感覺。因為在父親去世之後,終於又有人在替她肩扛磨難,遮風擋雨。

哪怕他還是個小男人,替人開車的小混混,說話沒譜,辦事沒落。

他可能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解決不了。

「可是,那又怎樣?只是可惜,……」

李婉兒想起自己的年齡和處境,苦笑著,眉頭微蹙。

背對人群,許庭生遠遠的舉起酒杯對著李婉兒晃了晃,聳肩壞笑。李婉兒趕緊也拿起酒杯,遠遠的,和他乾杯。

這一剎,李婉兒突然覺得,這個坐下以後非把領帶扯鬆了,扯歪了,只因為他覺得不舒服的混小子,好帥。

是,就是好帥,是小女孩時代才喜歡用的詞,才會迷上的帥氣壞小子。現在,三十一歲的李婉兒覺得自己要迷上他了。

「不應該?是呀,是不應該。可是現在都這樣了,也許明天就挨餓了,就再見無期了,就迷一下,也不行嗎?」

李婉兒想壯起膽子給他一個飛吻,許庭生已經轉身,他正拉著一家布商的老闆往一張空桌子走,不管對方願不願意。

「婉兒。」朱平在李婉兒身邊坐下來,說:「婉兒,你還好嗎?」

朱平是李婉兒小學到初中、高中,十幾年的同學,也是父親的生意夥伴朱家的兒子。

李婉兒知道他在自己結婚那天喝醉,差點出了車禍,他還來義大利找過她。圈子裡很多人都知道,儘管朱平花名在外,但他一直喜歡著李婉兒,很多年。

想想要不是李家當時一定堅持要找一個女婿入贅的話,沒準他們倆還真有可能。

李婉兒微笑說:「我還好的,反正事情就這樣了。別擔心,你看我吃的多開心。」

她對朱平的觀感其實不差,一個人喜歡自己……那不是錯。甚至有那麼一些時候,李婉兒覺得,世界上真正對自己好的人,朱平或許算一個。

朱平似乎在打算說什麼,很猶豫的樣子。

「怎麼了?」李婉兒主動問。

「我再過兩個月要結婚了,我準備娶肖菲。」朱平聲音低沉說。

朱家和李家一樣做的是工廠,而肖家,是做批發的經銷商,規模很大。

看慣了類似的婚姻,李婉兒覺得無可厚非,笑著說:「我知道的呀,你們有通知我,你忘了?可惜我到時未必能來。來,提前祝福一下,恭喜你。」

李婉兒舉起酒杯,但是朱平沒有。

他說:「其實我想娶的人是你。」

李婉兒沒說話。

朱平繼續說:「甚至你結婚以後,我都還有幻想,一直不肯放棄。我沒想到,最後你家會變成現在這樣,對不起,我幫不上你太多。」

這一刻,李婉兒有些感動。

然而,她的感動很快破碎。

朱平像是豁出去了,低聲說:「今晚跟我走吧,婉兒,你給我一次,我幫不了你太多,百來萬還是有的。或者我還你一張押在我家的房產證,就是你和你媽現在住的那套房子,你今晚陪我一次,就可以把那套房子留下來,你們也不至於沒地方住。」

李婉兒有些不敢置信,那份原本還算美好的感情和記憶,在自己落魄的當下被朱平親手撕開,原來真相只是這樣。

「怎麼了?你不滿意?」朱平見李婉兒不說話,以為她在猶豫,連忙說:

「其實如果你願意的話,今晚過後我們也可以繼續。你拿一筆錢找個地方住下來,我結婚以後也可以經常出差,我有空就去看你。

你以後的生活,我可以負擔,甚至你可以給我生一個孩子,我有辦法讓你們過得好。」

李婉兒終於明白朱平的意思了,他想把她當情婦養著。

如果此刻朱平開口,是說他想不顧一切娶她。李婉兒會拒絕,不影響,更不拖累他,儘管朱家現在也是她債主,而且有能力解決所有問題,她還是不會讓朱平這麼做。她從來都不是一個這樣的人。

但是,這樣她至少會在心裡保留住曾經的那份美好,還有感激。其實,朱平哪怕只是過來空口白話的關心幾句,什麼都不做,李婉兒都會感激。

至於現在,李婉兒明白了,朱平心裡打著算盤,既想得到她,又視她為負擔。

他覺得落魄的李婉兒已經不值那麼多了,不願意付出太大的代價,他還是要李家的廠房,房子,要他和肖家的婚姻,同時,如果夠合算的話,也要她。

那麼,曾經他的感情……其實又摻雜了多少別的東西呢?李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