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願意跟你走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我還跟幾個經銷商聊了一下,讓他們大力推銷你家現有的庫存。 然後,我又私下跟他們每一家說,誰家先同意,我們回頭就先還誰家錢,同時,以後的合作給他們優惠和優先。 我跟他們說,要是他們都不同...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願意跟你走

眼看著那人出門,許庭生趕忙抓緊又吃了點東西,然後端著杯紅酒站起來。

李婉兒正毫無形象的嚼著半隻龍蝦,抬頭說:「唔,你幹嘛去?」

「你別管,專心吃你的,哪樣吃完了不夠就繼續叫,反正咱們不出錢」,許庭生說,「我去找你的債主們聊聊天。你記住啊,有人招惹你你就大聲喊我,我抽他們丫的。」

李婉兒趕緊拿紙巾擦了手,緊緊攥住許庭生衣袖,大眼睛水汪汪的自下往上望著他,可憐兮兮的搖頭,說:「你別去。你會吃虧,受委屈的。」

「那是你。我?他們不敢。」

許庭生握住李婉兒手腕,把她的手挪開,放下,然後端著酒杯,哪裡人多往哪扎。

李婉兒遠遠的看著他,看見他不管冷臉鄙夷,硬是一處一處的往上湊,主動找每個人說話。他嬉皮笑臉,滔滔不絕,不管別人理不理他。

酒杯空了,他就自己找服務生倒,然後繼續湊上去。

李婉兒擔心,心疼,但是同時突然覺得心裡有了溫暖的感覺。因為在父親去世之後,終於又有人在替她肩扛磨難,遮風擋雨。

哪怕他還是個小男人,替人開車的小混混,說話沒譜,辦事沒落。

他可能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解決不了。

「可是,那又怎樣?只是可惜,……」

李婉兒想起自己的年齡和處境,苦笑著,眉頭微蹙。

背對人群,許庭生遠遠的舉起酒杯對著李婉兒晃了晃,聳肩壞笑。李婉兒趕緊也拿起酒杯,遠遠的,和他乾杯。

這一剎,李婉兒突然覺得,這個坐下以後非把領帶扯鬆了,扯歪了,只因為他覺得不舒服的混小子,好帥。

是,就是好帥,是小女孩時代才喜歡用的詞,才會迷上的帥氣壞小子。現在,三十一歲的李婉兒覺得自己要迷上他了。

「不應該?是呀,是不應該。可是現在都這樣了,也許明天就挨餓了,就再見無期了,就迷一下,也不行嗎?」

李婉兒想壯起膽子給他一個飛吻,許庭生已經轉身,他正拉著一家布商的老闆往一張空桌子走,不管對方願不願意。

「婉兒。」朱平在李婉兒身邊坐下來,說:「婉兒,你還好嗎?」

朱平是李婉兒小學到初中、高中,十幾年的同學,也是父親的生意夥伴朱家的兒子。

李婉兒知道他在自己結婚那天喝醉,差點出了車禍,他還來義大利找過她。圈子裡很多人都知道,儘管朱平花名在外,但他一直喜歡著李婉兒,很多年。

想想要不是李家當時一定堅持要找一個女婿入贅的話,沒準他們倆還真有可能。

李婉兒微笑說:「我還好的,反正事情就這樣了。別擔心,你看我吃的多開心。」

她對朱平的觀感其實不差,一個人喜歡自己……那不是錯。甚至有那麼一些時候,李婉兒覺得,世界上真正對自己好的人,朱平或許算一個。

朱平似乎在打算說什麼,很猶豫的樣子。

「怎麼了?」李婉兒主動問。

「我再過兩個月要結婚了,我準備娶肖菲。」朱平聲音低沉說。

朱家和李家一樣做的是工廠,而肖家,是做批發的經銷商,規模很大。

看慣了類似的婚姻,李婉兒覺得無可厚非,笑著說:「我知道的呀,你們有通知我,你忘了?可惜我到時未必能來。來,提前祝福一下,恭喜你。」

李婉兒舉起酒杯,但是朱平沒有。

他說:「其實我想娶的人是你。」

李婉兒沒說話。

朱平繼續說:「甚至你結婚以後,我都還有幻想,一直不肯放棄。我沒想到,最後你家會變成現在這樣,對不起,我幫不上你太多。」

這一刻,李婉兒有些感動。

然而,她的感動很快破碎。

朱平像是豁出去了,低聲說:「今晚跟我走吧,婉兒,你給我一次,我幫不了你太多,百來萬還是有的。或者我還你一張押在我家的房產證,就是你和你媽現在住的那套房子,你今晚陪我一次,就可以把那套房子留下來,你們也不至於沒地方祝」

李婉兒有些不敢置信,那份原本還算美好的感情和記憶,在自己落魄的當下被朱平親手撕開,原來真相只是這樣。

「怎麼了?你不滿意?」朱平見李婉兒不說話,以為她在猶豫,連忙說:

「其實如果你願意的話,今晚過後我們也可以繼續。你拿一筆錢找個地方住下來,我結婚以後也可以經常出差,我有空就去看你。

你以後的生活,我可以負擔,甚至你可以給我生一個孩子,我有辦法讓你們過得好。」

李婉兒終於明白朱平的意思了,他想把她當情婦養著。

如果此刻朱平開口,是說他想不顧一切娶她。李婉兒會拒絕,不影響,更不拖累他,儘管朱家現在也是她債主,而且有能力解決所有問題,她還是不會讓朱平這麼做。她從來都不是一個這樣的人。

但是,這樣她至少會在心裡保留住曾經的那份美好,還有感激。其實,朱平哪怕只是過來空口白話的關心幾句,什麼都不做,李婉兒都會感激。

至於現在,李婉兒明白了,朱平心裡打著算盤,既想得到她,又視她為負擔。

他覺得落魄的李婉兒已經不值那麼多了,不願意付出太大的代價,他還是要李家的廠房,房子,要他和肖家的婚姻,同時,如果夠合算的話,也要她。

那麼,曾經他的感情……其實又摻雜了多少別的東西呢?李婉兒是李家的獨生女。

李婉兒突然覺得失落,不是因為朱平,而是因為曾經美好的東西,一件件的破碎。

「想趁火打劫啊,哥們。你這也太不要臉了。來,讓讓。」

許庭生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李婉兒聽見這個聲音,那種混不吝的腔調,然後突然就不悲傷了,她欣喜的轉頭,看著許庭生,伸手去夠他的衣擺,牽祝

許庭生不知從哪裡搬了一條凳子,硬擠進李婉兒和朱平中間,然後跳進來坐下,一隻手搭上李婉兒的肩膀,向朱平介紹說:「我女人。」

朱平嗤笑一聲,說道:「無知者無畏,這句話送你。我勸你還是好好回鄉下縣城開你的超市,當你的小土鱉吧,要管李家的事,你還不夠格。」

然後,他向著李婉兒說:「婉兒,你好像變了很多,但是還不至於真的會跟這麼個土鱉吧?別一不小心被人騙了。」

「我哪裡土鱉了?我比你帥很多好嗎?婉兒你說是不是?」許庭生搶白道。

李婉兒在一旁認真的點頭。

朱平把臉沉下來,看著李婉兒,沉聲說:「我剛才說的還都算數,我等你回答。」

李婉兒指了指許庭生說:「他真的帥很多。」

朱平站起來,因為動作激烈,他身後的凳子「乓」一聲砸在地面上,滿場目光向他看來,其中包括他未來的妻子和岳父。

「沒事,我就是來見識一下,看李家請來的是哪路神仙。」

朱平掩飾著,此刻他連李婉兒的名字都不敢提。等到目光漸散,朱平才用壓在喉嚨里的聲音向李婉茸潘大街吧。」

「我在王朝酒店有房間。」許庭生轉頭對李婉兒說。

「我怕你沒機會回房間,準備住醫院吧。」朱平說。

「我保證,待會就揍你進醫院。」許庭生說。

朱平走了,李婉兒猶豫了一下,慢慢把身體從許庭生臂膀下退出來,主動找話說:「你剛剛都去找他們聊什麼了?」

許庭生說:「我跟賣布的說,讓他們各家都再佘給你家一批布料;跟下了訂單的那些說,讓他們放棄誤期賠償,然後慢慢等著你家把衣服做出來,再買走;我還跟幾個經銷商聊了一下,讓他們大力推銷你家現有的庫存。

然後,我又私下跟他們每一家說,誰家先同意,我們回頭就先還誰家錢,同時,以後的合作給他們優惠和優先。

我跟他們說,要是他們都不同意的話,那就起訴、拍賣、拉倒。至於拍賣之後的錢他們夠不夠分,損失大不大什麼的,我們管不了,反正你沒錢,我的話,要投資也得等你家公司重新運轉起來才肯拿錢,第一筆一千萬,慢慢再加。」

聽著許庭生得意洋洋的說一個類似天方夜譚的故事,大言不慚的吹一個千萬級的牛,李婉兒忍不裝撲哧」一下笑了。

想了想,她乾脆順著許庭生的意思,也開玩笑說:「那他們都同意了嗎?」

許庭生玩性越來越大,越來越覺得偶爾做一回傻不愣登年少輕狂的自己很有趣。幽幽的嘆了口氣,許庭生說:「一個都沒有。」

他的表情似乎在說,我這麼好的主意都沒人接受,好鬱悶。

李婉兒伸手捏了捏許庭生擱在桌子下面的手,望著他說:「謝謝,一會你就先走吧,我怕散場朱平會找人找你麻煩。還有,……」

「還有什麼?」許庭生抽回手,問道。

「我會永遠記得你。」李婉兒鼓足勇氣說。

也許希望徹底破滅反而讓人勇敢,李婉兒就這麼直直的看著許庭生,說:「你叫許庭生,二十歲,替人開車,很能混很能打,對嗎?」

許庭生得意的點頭。他已經太久沒有扮演過這樣的角色了,年少時的他看過很多港片,不知有多崇拜這樣一類人,劉德華,周潤華,誰沒演過這樣的角色?

「你前面開玩笑說,你帶我走,你養我」,李婉兒笑著說,「如果那不是玩笑,你不嫌棄我比你大十一歲,嫁過人,如果我的處境不是現在這樣,不是會拖累你,我想告訴你……我願意跟你走。」

「就這樣就泡到妞了?」許庭生頭好大,不敢置信說:「什麼?」

「我是說,如果你不嫌棄我,如果我是自由,沒有負擔的我,我願意跟你走。我吃的也不多,你不用很辛苦的。」

三十一歲的李婉兒直視著二十歲許庭生的雙眼,她這麼說。

「這妞是真傻?」許庭生愣了一會,說:「現在你不會賴上我吧?」

李婉兒搖頭說:「不會的,你快走吧。」

許庭生也搖頭:「我再待會,我們出來混,最重要就是義氣,我說了要幫你的。而且剛威脅我那人,我還沒把他揍進醫院呢。我在外面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威脅過?」

見許庭生又拿出小混混那一套,李婉兒萬般無奈,焦急道:

「許庭生,當我求你了,你快點走吧,是我錯了,我不該找你幫忙。現在我怕朱平真的會找你麻煩。而且我的事,你幫不了的,這真的不是你們小混混那一套可以解決的,你別這麼幼稚好不好?」

許庭生堅持說:「我走什麼走?我這幫你平事呢。來,你告訴我都是哪幾家找人看著你家廠房,搬你家設備了,我去找他們聊聊,讓他們把設備送回來,把人撤了。」

李婉兒:「你還去?」

許庭生:「是埃你不說我就自己一個一個問過去。」

李婉兒只好給許庭生指了幾個人。

然後,許庭生又端起酒杯出發了。

他不是去耍寶的,雖然看起來是這樣。

但是,許庭生真正的目的,是把話說出去。首先他需要這些人明白並且開始思考:李家活下去,對大家都有好處。

而李家怎樣才能活下去?只能是靠他們這些人現在都先退一步。

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這些人里也沒有誰寧願自己扔出去的三百萬變成兩百萬,一百萬,兩敗俱傷也要逼死李家。

正如許庭生先前所說,李婉兒現在最大的優勢其實是她欠的錢足夠多,多到這些人把李家的東西全部拍賣了,也遠遠不夠彌補他們的損失,所以,債主們甚至比李婉兒自己更希望李家能翻身,能有償還能力。

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已經不敢相信李家,他們在怕,怕越折進去越多。

所以,目前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接受許庭生的建議。

那麼,如果待會發生些什麼,證明李家確實找到了投資,找到了翻身的依靠和機會呢?

比如,有個人手握著兩家資產近億的企業,並且他跟李婉兒關係曖昧、親密,答應一旦李家的工廠恢復運轉就大規模投資。

他們就會開始相信,開始願意考慮和接受許庭生的建議。

這樣,他們才能有機會拿回損失,同時,有機會去跟未來可能更加壯大的李家建立良好的關係,甚至跟她背後的兩家大型企業建立良好的關係。

許庭生還在私下裡對每一家說:誰家先同意,我們回頭就先還誰家錢,同時,以後的合作也會給這家優惠和優先。

「誰先退一步,我們未來就先還誰家錢。」這個概念看似普通甚至幼稚,其實「殺傷力」最大,這是盯著人性固有的弱點和劣根性去的。

當然,這一點必須私下說才有用……許庭生私下裡對每一家都說。

沒有人會跟錢和機會過不去。

更何況,現實大部分人都有「趨炎附勢」,依附強勢力量的心理趨向。

所以,許庭生把話說出去,等著出去查他的人回來,然後,等著第一家願意退一步,改變立場的「債主企業」站出來。

然後就會有第二家,第三家……最後,通過他們之間本就緊密的關係,去「綁架」所有人。

***

四千字大章。

感謝新堂主:夜的影傳說是白晝;

感謝打賞:monkeyvssky;不懂黑夜的藍;轉身已陌路46349638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