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一章 欠錢的是大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其實他主要是自己創業的,他是……」 「互誠,許庭生。」 不擅長說謊的李婉兒準備說出許庭生「編織」的身份,她說的有些扭捏,不自信,許庭生只好自己把話接過來,理直氣壯的說完。 這...

第二百二十一章欠錢的是大爺

宴會廳里燈火明亮,還有附庸風雅的小提琴曲,整齊的長桌,精心布置的舞台和舞池。廳內大約一百多人,此時正三五成群,端著酒杯寒暄。

李婉兒挽著許庭生出現在門口,所有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感覺身邊的身體微微顫抖,許庭生貼在李婉兒耳根,低聲玩笑說:「慌什麼,誰欺負你我幫你揍他。」

這個動作落在那些目光里,顯得兩個人關係曖昧,親密無比。

李婉兒還有氣,知道他又在胡說八道乾脆不理他,帶著他緩步走向左手邊一群七八個人。

「王伯伯,朱叔叔,薛阿姨,……你們好。」李婉兒躬身打招呼說。

「啊,婉兒侄女來了埃剛剛他們還說找不著你,我就說,我們老李兄弟是那麼有擔當的一個人,他的女兒,怎麼也不至於就這麼躲了對不對?」

禿頭的王伯伯最先回應。

李婉兒微笑應著。

「那是,要不婉兒也不會從義大利回來了對吧?這都多少年沒見了,越來越漂亮了。」一群人中唯一的女士,李婉兒口中的薛阿姨接過話說,「婉兒侄女之前說找到有人願意投資,應該就是這位小帥哥吧?」

落在許庭生身上的目光變得更多,其實許多人已經在停車場看見過他,還有他的車,但那裡燈光昏暗,……

此時再看,他們看清了,每個人都不禁質疑:「這也太年輕了吧?李婉兒居然說他是自己的投資人?李家那可是近兩千萬的窟窿。」

考慮到面前這個小年輕賣相還不錯,甚至有人覺得,若是李婉兒沒有家道中落,說是她包養了個嫩的,帶出來玩,還比較可信些。

晃著金錶的朱叔叔有些不滿的問道:「你家姓哪個?」

「許。」許庭生說。

幾個人彼此對視幾眼,然後小聲互相詢問,可惜誰都想不起來,業內,或盛海市的富豪圈裡,有一個年齡相符的許家。

「你家做哪個的?」口音、語法都有些奇怪的朱叔叔繼續問道。

許庭生想了想,說:「我家?開超市的。」

「哪一家?在哪裡?」

「開在一些縣城,還有幾個市,盛海市沒有,所以可能你們沒聽過。」

許庭生沒按套路出牌。李婉兒覺得自己真的錯了,她所有應對準備在一開始就被許庭生打亂了,亂得七零八落。

許庭生聽到幾聲低笑,然後是滿場的議論。

「李婉兒居然找了個在縣城開超市的來投資。」

「在國外呆傻了?就把自己賣了這麼個價?」

低笑終於變成了嘲笑、鬨笑。

李婉兒趕緊搶救,接過話說:「各位叔伯阿姨,那個,其實他主要是自己創業的,他是……」

「互誠,許庭生。」

不擅長說謊的李婉兒準備說出許庭生「編織」的身份,她說的有些扭捏,不自信,許庭生只好自己把話接過來,理直氣壯的說完。

這是2004年,這一年盛海的房價都還沒上萬,內地首富的資產還沒過百億,資產過4億就有機會登上福布斯排行榜。

德馨值一千二百萬的原因是它的位置,幾年後它就會值幾億。

而現場所謂服裝相關行業的富豪們,包括曾經的李婉兒家,其實大多也都不過數百萬,幾千萬的身家。

互誠的估值,已經過億。

估值過億並不意味著許庭生資產確實上億,因為互誠還沒上市,其實哪怕上市了,市值過億,依然不等於他真的有那麼多錢。他的身份決定了,一旦他出手去把股份換成錢,互誠就會變得不那麼值錢。

然而,這依然可以是一個足夠驚人的信息,足夠讓現場幾乎所有人信服。

可惜的是,這還是2004年,it行業還沒有受到幾年後那樣的矚目。

許庭生的聲音也不夠大,他面前能聽見的這幾個,最小也50多歲,一直經營傳統行業。

所以,他們並沒有聽過什麼互誠,更不了解這是個什麼東西。

大部分人在搖頭。

也有人還抱著最後一點希望,畢竟車在停車場呢,衣服穿在身上呢,還有,這年輕人平平靜靜的樣子,哪怕面對滿場的鬨笑,依然保持著微笑,……

「沒準,他還真有點家底。」

「那,不知道許先生計劃給婉兒投資多少呀?」有人問。

「大概……」李婉兒搶話。

「還沒定呢,其實也不一定會投」,許庭生搶得更快,說,「我想,總不能我前腳把錢投進去,然後婉兒後腳就拿來還給各位吧?所以,我今天來就是想先看看各位的態度,看各位打不打算讓婉兒把公司做下去。有可能的話,再決定投資。」

李婉兒很想哭,她知道自己沒理由去怎樣責怪許庭生,畢竟他只是給自己幫忙,但是此時此刻,她覺得什麼都完了。

「也許就這樣完了也好吧。是我自己找的他,所以,可能是註定的。註定就是這樣。」

李婉兒認命了,她堅強的,轉頭遞給許庭生一個微笑。這個微笑的意思是感謝,哪怕你搞砸了,依然謝謝你願意幫我。

其他人聽見許庭生的話就不是這個反應了。

委婉一點的說:「這……婉兒侄女,我們知道你現在很困難,按說我們這些叔伯阿姨是應該體諒你。可是,一碼歸一碼吧,畢竟這些錢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小數目,……」

另一個脾氣大的接過話:「直接說了吧,你就別耍著我們玩了,還搞什麼投資人……按我說,就是你也別怪我們不給你機會,我們今天還都在等你來,就是給你機會了。起訴、拍賣,就這麼著。」

李婉兒挽著許庭生的手臂緊了緊。

「那也行氨,許庭生拍拍李婉兒手背說,「讓叔伯阿姨們商量一下,咱們先吃點東西去,我餓了。」

不管李婉兒願不願意,許庭生夾緊手臂拖著她就走。

找了張桌子坐下。

許庭生開始毫無形象的吃桌上的東西。

李婉兒癱坐在一邊。

「慌了?」許庭生低聲問她。

李婉兒搖頭,她不想責怪許庭生,更不想把責任推給他,讓他來承擔後果。今天這樣做,李婉兒本就沒抱太大希望,如今不過是希望提早破碎而已,沒什麼可意外的。

許庭生笑了笑,湊近說:「你慌什麼,現在應該慌的是他們。他們才是真的特別希望我是大款,希望我能給你投資。明白嗎?所以,他們現在慌了。」

李婉兒詫異。

許庭生繼續說:「你現在最應該慶幸的一件事就是,你欠的錢足夠多,多到他們把你家的東西全部拍賣了也遠遠不夠。要不是這樣,他們早就起訴拍賣,把你家分了。所以,他們今天之所以等你,其實不是給你機會,是給他們自己機會,他們比你自己更希望你能翻身,能有償還能力,明白嗎?」

「我……還是不懂。」李婉兒蹙眉說。

「你不用懂,反正就一句話,你記住,欠錢的是大爺。」許庭生切了一大塊牛肉塞進嘴裡,說,「你不餓啊?」

李婉兒摸了摸肚子。

「吃吧,學我,開開心心吃東西。如果以後要挨餓,至少我們今天蹭一頓飽的,好的。所以,吃。」

許庭生拿起一塊起司蛋糕,遞到李婉兒嘴邊。

「好。」

李婉兒笑了。在她的理解,許庭生說的意思大概是破罐子破碎。

但是,破罐子破碎的感覺其實很痛快,李婉兒有很久沒有這麼痛快過了,所以這一刻,她決定聽許庭生的。「管它以後挨不挨餓,吃。」

李婉兒張嘴,然後皺了皺眉:「咦,你用手。」

「去他媽的禮儀,你還沒乖夠?」許庭生說。

「嗯」。

李婉兒齜牙笑著,用力點頭,然後一口就咬掉了整塊蛋糕。

她乖夠了。

兩個人在一片鄙夷的目光中……風捲殘雲,各種歡暢,有說有笑。

……

另一邊,朱姓禿頭老人走到一群年輕人中,問道:

「互誠,許庭生。你們聽說過沒有?」

幾個人愣神,努力回憶。過了一會,其中一個回話說:「我好像聽朋友提起過,不過不是太清楚。要不,我出去找台電腦查一下?」

朱姓老人點了點頭。

***

感謝:難繪虛妄;凱夜;原諒我的溫柔;許衣機;十九畫閑人;taoyanggui;書1459871998;等朋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