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章 撩妹是一種記憶情懷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跟野孩子戀愛的年紀沒遇上,然後,三十一歲的時候,她最脆弱的時候,有個這樣的男孩這樣子問她。 他欺負她,幫她,現在問她喜不喜歡他。 這段時間打她主意的人很多,藉機靠近努力表現的人很多,可...

第二百二十章撩妹是一種記憶情懷

行業聚會定在酒店二樓的一個宴會廳。

李婉兒和許庭生上樓,都看見門聽見聲了,李婉兒突然拉著許庭生一腳拐進了隔壁的一個,沒開放,烏漆抹黑的小號宴會廳。

李婉兒靠在牆上,一手撫胸,吭哧的喘息。

黑燈瞎火的,許庭生把兩手臂支牆上,把李婉兒堵住了。「你在喘啊?緊張?」許庭生似乎找到了那些年撩妹時候的感覺,覺得有趣,貼近了在她耳邊,……

低聲問。

跟著喘。

這場景出現在一個二十歲的男孩和一個三十一歲的少婦之間,男孩囂張,少婦緊張,是那麼的不和諧,因為反了。

事實上,跟李婉兒呆在一塊的許庭生,跟平常的他是不一樣的。

許庭生和項凝、吳月薇、apple,甚至女強人陸芷欣呆一起的時候,其實在內心角度總是有一種大叔看待小女孩的感覺。

所以,大部分時候他習慣寵著、慣著、照顧著她們,用最柔軟、溫和的內心去對待她們,那個許庭生是溫暖的,哪怕偶爾玩鬧,也是一種大叔逗小女孩玩的惡趣味。

比如他在跆拳道練習室里和小項凝的相處就是這樣。

如果真要他做些什麼「實際」、「主動」的,他反而會尷尬。就是這樣,才造成他在和她們感情互動時一直相對被動的狀態。

可是跟李婉兒相處感覺不一樣。

李婉兒在許庭生眼裡是同齡人,準確的說是一個同齡漂亮傻妞,特欠撩的那種。雙方是平等的,誰也沒義務慣著誰。

所以,和李婉兒相處的時候,許庭生玩性大,說話難聽刺耳愛胡鬧,敢耍混賬,敢刺激她欺負她虐她,只因為有趣,還有他想這麼干。

所以他會吼她,會說李婉兒你個老女人,你臉大啊?喜歡跟她逆反著來。

一般人在自己的少年時代是怎麼對待那些乖的、傻的、條件不錯的漂亮姑娘的?不外乎調戲她,欺負她,順便泡她。

當然,她真委屈哭了的時候,又會自責心軟,內疚一把哄她一把。

所以,許庭生對李婉兒也會有忍不住心軟,哄一句幫一把的時候。

這個許庭生真的像是二十來歲的那個他,不是壞人,但是有點兒混不吝,有點兒混賬。

二十歲的許庭生其實也很招女孩,因為這個年代這個年紀的女孩們,其實也還吃這一套,比如《天若有情》里的吳倩蓮還是會愛上劉德華。

李婉兒後背頂著牆,雙手按在許庭生胸口,用力推開他,支起來一臂距離,頂住不放。

「你說這樣能行嗎?能蒙過去嗎?我真的有點緊張。我沒幹過這個。」李婉兒認認真真說。

「李婉兒,你連隨隨便便嫁人都敢,還怕這個?」許庭生戲謔說,「放心,待會誰欺負你我就揍他,我特能打你相信嗎?」

李婉兒說:「啊?你別胡鬧,這些人不是你們這種社會小混混,不能用你那一套去處理的。還是我來吧,我平靜一下就好。」

許庭生指著自己:「我看上去很像社會小混混嗎?」

李婉兒點頭:「嗯,像。說話像,凶的壞的,不懂禮貌,做事像,霸道自以為是,老欺負人。你就穿上西裝才不像了,本來像《天若有情》里的劉德華。嘴壞,人壞,就心還有點好。」

許庭生壞笑著:「那你喜歡嗎?」

許庭生往前壓。

李婉兒「嚀啾一聲,竭力往外推他,低聲勸說:「你別欺負我,我,我比你大十一歲。」

「我知道」,許庭生醞釀了一下,用《重慶森林》里梁朝偉的語氣說,「可是我沒問你這個,我問你,你喜歡我嗎?」

李婉兒沒經歷過這個,她可能憧憬過,比如她在自己的少女時代看《天若有情》的時候,也做過這樣的夢。一個富家乖小姐愛上混賬窮混混的故事,就像吳倩蓮愛上劉德華。

然而事實因為圈子和成長環境的關係,李婉兒甚至沒有真的戀愛過。

父親只有她一個女兒,為了事業傳承,找了一個他看得上眼的小夥子招婿入贅……這就是李婉兒的愛情和婚姻。

而結局,她完成使命后躲了六年,最後破碎的一切,已經擺在眼前。

在義大利的六年,她呆在教室里,沉浸在制衣工坊里,穿長風衣穿行校園和古老街巷,她的生活波瀾不驚、平淡如水。

所以,她其實還停留在最初的時光里。

她在應該跟野孩子戀愛的年紀沒遇上,然後,三十一歲的時候,她最脆弱的時候,有個這樣的男孩這樣子問她。

他欺負她,幫她,現在問她喜不喜歡他。

這段時間打她主意的人很多,藉機靠近努力表現的人很多,可是沒有人是這樣的方式,沒有人懂,原來這麼簡單的方式反而可以「叩擊」她的心門。

因為這感覺讓她覺得真實。

李婉兒的心砰砰的跳,似乎就在這個烏漆抹黑的地方,在一個馬上就要面對風雨波瀾的時間點,三十一歲的她突然就找到了自己曾經錯過的,十七八歲年紀……戀愛的感覺。

當然,只是感覺,李婉兒還需要在現實里掙扎。

「我們才認識三天。」三十一歲的李婉兒認真說。

「嗯,其實愛上你一天就夠了。我現在後悔的是,我竟然浪費了兩天,讓你一個人辛苦了兩天。」二十歲的許庭生說。

李婉兒懇求說:「你別這樣說話行不行?你太過分了,我比你大十一歲。」

許庭生說:「這個你剛剛說過了,而我想告訴你,如果你想就用這個來拒絕我的話,沒用的。」許庭生說完緩慢但是堅定的搖頭。

李婉兒咬了咬牙:「我欠很多錢……可能一輩子都還不完。」

許庭生怔了怔,因為李婉兒好像挺認真,不過他繼續演下去,語氣誠懇說:「我帶你走。你吃得不多吧?我養你埃」

混子們的情話原來是這麼說的。

三十一歲的李婉兒徹底亂了,她艱難說:「我,我……」

但是,三十二歲的許庭生已經盡興了,大叔終於逮著個同齡美女,不尷不尬的重溫了一把記憶里的撩妹歲月和當時情懷。

拍拍李婉兒肩頭,二十歲的許庭生嬉笑著說:「走了,老女人。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有心思想這個?1

李婉兒緩緩抬頭,愣住了:「原來是這樣!我竟然那麼認真的回答他。這個混蛋,他為什麼要這樣欺負人?-…」

這一下,李婉兒幾乎要抓狂。

三十一歲的李婉兒氣急了,窘迫極了,一把拉過許庭生遞給她的手,捋開袖子,在他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後,她知道,自己必須馬上平靜下來,去面對接下來的一切。

至於這個沒正形的小混混,根本指望不上。

李婉兒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這樣的一次冒險,這麼關鍵,自己怎麼會稀里糊塗的找了這麼一個不靠譜的小混混?

***

這章,沒那個年代的記憶,無法體會男孩女孩們熱衷《天若有情》那樣的愛情的朋友,可能看著會感覺莫名其妙,但是,我決定任性一下,請見諒。

一身大汗,下一章稍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