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我演互誠老闆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的處境,目標已經只能是:活下去。生活突然就變成了這樣,她不敢哭,怕哭花了妝,仰頭靠在座椅上,竭力壓抑自己的情緒。 許庭生看了兩眼,狠狠心說: 「你以為你很慘很可憐?其實這個世界上比...

第二百一十九章我演互誠老闆

李婉兒繼續委屈,也可能在賭氣,埋頭不說話。

許庭生乾脆也不再說話,沉默著開了一會,車到李婉兒所說的位置停下,許庭生想了想,還是主動說:「晚上幾點?我是說,你晚上那個聚會,幾點開始?」

「七點半。」李婉兒不看許庭生,低頭說。

許庭生看了看錶,說:「還有兩個小時多一點,這樣,你先回去睡一會。睡醒梳洗打扮一下,七點鐘我來接你。」

李婉兒抬頭:「我沒事的,我去找你,不用你來接我。」

「李婉兒,你不小了。什麼都逞強有意思嗎?」許庭生不耐煩說,「你看看你自己現在什麼樣子,看看後視鏡,我沒法帶這樣一個女人出席什麼聚會,跟剛被人糟蹋了似的。」

李婉兒順著許庭生的意思照了照後視鏡,結果嚇著了自己,鏡子裡面的李婉兒,跟女鬼差得不遠,跟曾經連一縷髮絲都精緻梳理的那個她,卻差得那麼遠。

「那,我等你。」

李婉兒下車。

許庭生開車回到酒店,先去樓下髮廊把頭髮處理了一下,然後回房間洗了個澡,找出屬於自己的那一整套裝備,整整齊齊的穿上。

許庭生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不一樣的自己。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認真的打扮自己,第一次穿得這麼正式,高檔白襯衫,領帶,合體的西裝,還有他並不那麼習慣的皮鞋,……

李婉兒的技術和眼光真的都很好。

可惜,大項凝沒看過,小項凝不在。

另一邊,李婉兒回到家,第一時間把裡面存著她剛賺來的十四萬塊的銀行卡交給母親,讓她先去一趟醫院。然後,她按著許庭生的吩咐睡了一會。

今天發生的一切,她對許庭生的請求,她在一個二十歲男孩面前的哭鬧發泄,耍脾氣,抱怨,甚至還有點撒嬌,……

這些,都是曾經的那個她怎麼都想不到的。

李婉兒很快入睡,夢裡,那個二十歲男孩依然出現,依然說:

「放心,不泡你。」「別擔心,叔叔對老女人沒興趣。」「好了,別哭了。」「剛剛我有點凶,對不起。」

這男孩就是個混蛋,還喜歡裝成熟,居然在自己面前自稱叔叔,他還冷漠,沒有同情心,一點憐香惜玉都不懂,他還……

可是,夢裡的李婉兒想到這,又不由自主的開始替他辯白。

她想起他冒著風險替自己扛下賓士車碰撞損傷的事,他會不會被老闆發現呀?

她想起他把自己喊下車,然後一聲不吭把麵包車開去停好,蠻不講理的逼自己上他的車,一點徵詢自己意見的意思都沒有。

終於,她想起他一頭撞在自己的大腿根上,伸手掰自己的小腿,……

這一下,李婉兒紅著臉,醒了。

臉頰發燙,沉重的心情似乎被這種異樣的情緒沖淡了一些,李婉兒洗了澡,換上一套白色的雪紡襯衣,長裙,開始化妝。

她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化妝了。

「老女人。」

李婉兒看見鏡子里的自己,耳邊響起來許庭生的評價。

「明明就不是很老。」李婉兒對著鏡子里的自己,輕輕說道。

在國外呆了這麼些年,李婉兒的化妝技術很好,因著這句話,她不服氣了,特意給自己化了一個青春飛揚的妝容。

七點鐘,許庭生的電話準時打進來。

「我在前面送你到家的位置。」許庭生說。

「好的。我馬上來。」

李婉兒掛上電話,又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然後匆忙出門。

她趕到的時候,許庭生正百無聊賴的靠在車門上抽煙。

李婉兒看見他,微微有些發愣。跟之前看見許庭生的感覺全然不同,李婉兒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不過二十歲的男孩,穿上正裝之後居然是這樣的出類拔萃。

最意外的,是他居然好像突然間有了一份成熟的氣質。

李婉兒站住了。

許庭生回過頭的剎那,也愣了一下,他知道李婉兒很漂亮,說她傾國傾城,禍國殃民什麼的都不過分,但還是被精緻打扮之後的她晃得有點暈。

三十一歲的李婉兒此時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七八,相對許庭生身邊的女孩們,她依然還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但是那份成熟不是缺陷,是韻味和美好。

「上車吧。」許庭生淡淡的說,然後回身拉開車門準備先上車。

李婉兒伸手拉住許庭生衣服,說:「你等等。」

許庭生轉身。

李婉兒靠近,像是擺弄她最熟悉的塑膠模特一般,自然無比的將他的領帶解下來,然後,重新系好。「剛剛有點歪。」她說。

然後,她又踮起腳,伸手捋了捋許庭生的頭髮,蹲下,將他的衣服甚至褲腳撫平。

最後,她從他的手裡拿走剩下的半截煙,掐滅,扔進垃圾桶。

這些是她的專業,只有做這些的時候,她才顯得自信、利落。

這一剎的感覺讓許庭生有些恍惚,因為剛剛的場景,就像是老頭子安吉洛說的那個將來,男人功成名就的時候,除了……沒有印在臉頰的親吻。

「衣服做得挺好的。」許庭生說。

兩個人上車出發。

李婉兒繫上安全帶,沉默了一會,開口說:「謝謝。」

許庭生目視前方,平淡的說:「別客氣,幫你這個忙,就當是我把你罵哭了的補償。等今晚這事過後,咱們兩清。你別覺得欠我的,我也不會記著幫過你。」

「你為什麼總喜歡說兩清?」李婉兒問道。

「你想糾纏不清?」許庭生反問。

「我,我不會再煩你。」

「所以啊,兩清很好。」

李婉兒不再說話。

許庭生主動問:「我和你什麼關係?」

李婉兒扭頭,說:「啊?」

許庭生:「我的意思是,我演的這位大款,劇本設計跟你是什麼關係?你覺得如果你跟他們說我只是單純的投資人的話,就你家現在那個情況,他們會相信嗎?」

李婉兒想了想,說:「我,我還沒想過,現在,一下想不出來。」

許庭生說:「那算了,咱們不用刻意,他們自己會去猜想的。你懂我的意思嗎?到時你別自己跳出來搗亂就好。」

李婉兒咬了咬嘴唇,說:「嗯。」

許庭生看了看她,說:「別咬嘴唇了,你塗了口紅的,再咬一嘴紅牙,會嚇死人的。還有,你真的要把工廠做下去的話,就不能這麼扭扭捏捏的,要不混過了今天也是白費。」

李婉兒說:「我知道。」

許庭生說:「說句實在話,你真的沒能力經營一家企業,趁早想辦法脫身吧,最好……混過了今天,按我說的,把能賣的都賣了,趕緊走。」

李婉兒不說話了。

「我知道我的話不好聽」,許庭生說,「但是,我是在教你活下去。」

李婉兒被提醒她現在的處境,目標已經只能是:活下去。生活突然就變成了這樣,她不敢哭,怕哭花了妝,仰頭靠在座椅上,竭力壓抑自己的情緒。

許庭生看了兩眼,狠狠心說:

「你以為你很慘很可憐?其實這個世界上比你慘的人多了。李婉兒,你過了三十一年好日子,現在不過是要你去過一份自力更生的平凡生活而已。何況你還有文憑,有技術,餓不死你的。想辦法走吧,從今以後,平平淡淡,多好。」

李婉兒「嗯」了一聲,說:「過了這一陣,我會好好想想的。」

車開到酒店停車場,許庭生招呼下車,李婉兒沒動。

「怎麼了?」許庭生問。

「我一會怎麼介紹你?」李婉兒說,「我的意思是,你這麼年輕,我們要給你安排身份的話,可能只能是富二代之類的,具體,……」

「我不給什麼大款當兒子」,許庭生說,「你就說我自己就是大款不就好了?」

「可是,哪有這麼年輕的老闆?」李婉兒糾結道。

「還真有一個」,許庭生說,「有個叫互誠同城的互聯企業你聽說過嗎?創建還不到一年時間,估值已經差不多過億了。」

李婉兒:「是聽人提起過,可是我剛回國不久,所以,不太了解。」

許庭生:「那你沒聽說過他們的老闆吧?他就是我這個年紀,二十歲。」

「啊?真的?」

李婉兒目瞪口呆,就算她曾經生活富足,離億這個概念還是有些距離的。現在許庭生告訴她,有個二十歲的年輕人自己創業,一年不到,資產已經過億。

她覺得不可思議,同時想象著,那會是怎樣的一個人。

「真的」,許庭生突然覺得有趣,笑著說,「而且聽說那傢伙又年輕又帥,名字跟我還像,所以……我就演他了。」

李婉兒沒空再細想。

這時候參加聚會的人陸續趕來,停車場內,一輛輛中高檔汽車陸續停下,盛裝的男男女女從車上下來。

這其中,有李婉兒父親曾經的生意夥伴,她曾經口中親切的叔伯,如今的債主,也有她自小的玩伴、同學、朋友,這些人中,如今有的同情她,有人等著看她笑話。

她曾經是這些人中最受矚目的一個,因為父親的事業,也因為她的美貌,可惜今時今日,境況已經全然不同。

許庭生下車,走到副駕駛位置,打開車門,向李婉兒伸出手。

停車場內,人們早已經看見這輛嶄新的賓士g500,正尋思著,是哪位相熟的老闆換了新車,結果,車上先下來一個風度翩翩,衣著高檔的貴公子。

「這是哪家的?」業內的這些人大多相熟,但是誰也沒見過這個年輕人。

答案很快揭曉,扶著他的手,這段時間因為一系列變故而成為話題中心的李婉兒,一身淡雅高貴,步伐輕盈的從車上下來。

周遭開始議論紛紛:

「這……她家不是完蛋了嗎?」

「是啊,今晚除了聚會,還一大批人是準備來給她下最後通牒的。就這,還是給她爸的面子,要不應該早就起訴拍賣了。」

「估計打別的主意的也不少,比如要不著錢打算要人的,要著了錢也打算要人的。其實只要她肯點頭,事情還不至於過不去。」

「那現在是怎麼回事?肥水流了外人田了?」

「我爸說,她前面電話里說是找到人願意投資了,看來應該就是這個人了。」

「就她家這個情況,還有人願意給她投資,那圖的是什麼,就不用說了吧?估計是哪個富二代,喜歡成熟型的。」

一片閑言碎語中,李婉兒微微顫抖,挽住了許庭生。

微笑向著周圍熟人打完招呼,李婉兒趁著拐角的機會,緊張不安的低聲向許庭生道:「待會你盡量少說話,小心說漏嘴了。有人故意問你,套你話什麼的,都交給我來應付。」

「好的。」許庭生說。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