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今晚你陪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少許,又停下,點了根煙。他從車窗里看見李婉兒打開車門,上車,發動,然後車尾「」一聲撞上了路沿。 許庭生想了想,丟掉煙,打開車門下車,走到麵包車旁,把李婉兒從車上交下來。 「許先生,怎...

?第二百一十七章今晚你陪我

黃亞明和譚耀混在一起,4s店提前一天打來電話說已經可以提車的時候,兩個人正跟著一個女明星在西湖市做歌友會。

熟悉一些業內的運作,認識一些人,順便泡泡妞。

所以這天下午將近傍晚的時候,許庭生自己去提了車,然後帶著幾分小心翼翼開車在路上熟悉車況。

他前世開過幾年車,卻實在沒機會開這樣一輛車。

加速性能的不同,方向盤的輕重,甚至包括高坐姿下的視角變化,彎道側傾情況的大小,都需要慢慢熟悉和習慣。

手機鈴響,許庭生把車停在路邊,接聽。

李婉兒在電話里說:「你好,請問是許先生嗎?我是李婉,你們的西服已經做好了。能不能……給我你的地址,我現在就給你送過來。」

許庭生有些詫異說:「怎麼這麼快?你提前了一天。」

李婉兒有些緊張的解釋:「不是的,許先生請你放心,我沒有因為趕工忽視工藝,我做的很認真,我三天沒睡才這麼快的,到時見面你可以先檢查一下。有什麼不滿意的我可以改。」

許庭生笑著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有點意外。可是,現在我人在外面,盛海的路也不是太熟,所以我想,西服能不能等明天你再給我?」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李婉兒終於還是開口說:「我去找你可以嗎?你在外面也沒關係的,你告訴我一個大概的地方,我去找你。」

李婉兒這麼說,許庭生就大概明白狀況了。她之所以拼死拼活提前一天完成,又著急給自己送來,其實是因為她可能急需這筆錢,應該已經迫在眉睫。許庭生手上的餘款,她需要馬上拿到。

「什麼事情能讓錢緊到這份上?」

許庭生疑惑,但是沒有問。

因為如果一個人並不打算出手幫忙,那麼最好就不要去問別人的痛苦和難處,那樣除了滿足八卦心和好奇心,沒有任何別的意義,甚至可能給對方增添痛苦。

「那好的,麻煩你了。」

為了方便待會轉賬,許庭生乾脆直接找了江寧路上的一家銀行,然後把地址報給李婉兒。

把車停在銀行對面的小公園一側,許庭生坐在車裡,打開窗,點上煙等著。

等了半個多小時,李婉兒還沒有出現。

又過了一會,一輛有些破舊的麵包車在不遠處靠邊停下,許庭生以為是李婉兒,探頭看了一會,沒見有人下車。

然後李婉兒的電話打進來。

「我到這附近了,可是我沒看到你的車。」李婉兒說。

許庭生這才想起自己換車了,忙問道:「你是不是在一輛麵包車裡,車牌是……」

「是的。」李婉兒回答。

「我就在你面前不遠,橫停的黑色賓士suv,看見了嗎?」許庭生說。

短暫的停頓后,話筒里傳來李婉兒的聲音:「我看到了,我馬上就過來。」隨即,她掛斷了電話。

許庭生眼看著20幾米外的麵包車啟動,靠近,速度減慢,漸近。

夠近了。

該停了吧?

怎麼還不停?

哎,我去……

許庭生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麵包車的車頭緩緩的抵上自己的左前車輪,準確的說,是它慢騰騰的撞上來了……撞了。

接著,小麵包車加了點油門,繼續頂。

「嗨,停車,停車。」

「嗨,撞上了。」

「嗨,李婉兒,你怎麼回事?」

「……」

喊了一會全無反應,趁著麵包車沒太「用力」,g500還頂得住,許庭生拉上手剎,快步跳下車,跑到麵包車旁。

天熱,麵包車駕駛座一邊的車窗是開著的。

「嗨,李婉兒。」許庭生喊。

「嗯?」

李婉兒神情迷茫,一雙眼睛紅腫不堪。

「停車。」

「哦,停車。」

李婉兒甩了甩腦袋,動了動腳……然後,麵包車居然又加大了些馬力,頂得g500都橫移了幾寸。

無奈,許庭生只好把上半身鑽進麵包車車窗,然後竭力向下探,這樣,他的頭就不可避免的抵在李婉兒的大腿根位置。

「你?」李婉兒居然還顧得上臉紅,低聲抗議。

「你什麼你?腳,鬆開。」

許庭生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句,而後直接伸手,掰著李婉兒的小腿,把她的腳從油門上挪開,然後找到手剎,拉上。

許庭生艱難倒爬回車外。

李婉兒左右看看,揉了揉臉,又掐了自己一把,終於清醒了一點。

「姐姐,你是不是把衣服做壞了?」許庭生氣沖沖問道。

「沒有的。」李婉兒認真道。

「那你幹嘛想謀殺我?滅口?」許庭生氣憤。

「我沒有。」李婉兒茫然。

「沒有?沒有你開車一個勁的撞我?怎麼叫都不停,越叫你越踩油門?」

許庭生打開車門把李婉兒從車上拉下來,指給她看麵包車車頭和g500車輪接觸的位置,還有地上的車轍,沒好氣道:「你頂了我起碼3分鐘你知道嗎?你頂到我車子都橫移了你看到了嗎?」

李婉兒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看著許庭生,尷尬說:「我,我……對不起我太困了,剛剛好像睡著了。然後,然後也沒開過這個車,不太會。」

說完,她伸手指了指身邊的麵包車。

此時的李婉兒頭髮乾枯凌亂,臉色蒼白,嘴唇乾皺沒有半分血色,眼睛紅腫不堪……看起來確實如她所說,三天三夜沒睡一直在趕製三套西服,此時的她,整個人已經極度虛弱。

許庭生無奈的嘆了口氣,緩了緩自己的情緒,不打算再責怪她。她已經夠可憐了。許庭生甚至因為剛剛自己的態度而有些慚愧、抱歉。

「還好沒在路上出事,要不害了一條命。」許庭生低聲嘀咕。

許庭生已經不罵了。

可是突然的,李婉兒自己蹲到了地上,捂著臉開始低聲抽泣,眼淚很快浸透了指縫,又沾濕了她臉頰上的亂髮。

過往的車輛紛紛側目,看向許庭生的眼神滿是「你這個渣男」的意味。

許庭生以為是自己把她嚇著了,罵哭了,無奈靠近說:「好了,我剛剛是有點凶,主要是不知道你的情況,是我過分了,對不起。」

李婉兒搖頭,哽咽說:「不是的,不是因為你。那個,要賠多少錢?」

李婉兒抬起頭,手指兩車交接相碰的位置。

許庭生頓時明白過來她為什麼突然就哭了,在她看來,她拼了命來的賺這筆錢,現在很可能拿不到了。她肯定知道自己撞的是輛好車,估計賠償數額不會協…而她是急需這筆錢的……

這種厄運連連,然後努力,然後又看著希望破滅的感覺,讓她再也無力支撐。

想到這裡,許庭生溫和道:「你放心,這個不用你賠。錢我會如數付給你。」

「啊?這……不行的,這是你老闆的車吧?」李婉兒掛著淚,一個勁的搖頭說,「你不要我賠,你老闆會要你賠的。」

許庭生這才想起,雙方談妥當時,他有跟李婉兒說過自己不是老闆,而且他當時開的是方餘慶的破大眾。所以現在李婉兒以為他是把老闆的車開出來,然後被她撞了。

許庭生想了想,說:「放心吧,就車輪那裡有一點摩擦,我隨便拿蠟塗一下,瞞過去,等過幾天,就算髮現了,老闆也會以為是他自己蹭的了。」

「可是,……」

李婉兒還在糾結,許庭生直接打斷她,說:「別可是了,衣服沒忘帶吧?」

「帶了的。」

李婉兒點頭,而後從麵包車上取下三個袋子,三套完整搭配整整齊齊。

許庭生隨便翻了下,沒發現什麼大問題,而後,他直接拖著李婉兒過了馬路,到銀行把餘下的十二萬轉到她的卡上,又把身份證還給她。

「兩清了。」從銀行出來,許庭生說。

「嗯。」李婉兒點頭。

兩個人分別過了馬路,許庭生把車開出少許,又停下,點了根煙。他從車窗里看見李婉兒打開車門,上車,發動,然後車尾「」一聲撞上了路沿。

許庭生想了想,丟掉煙,打開車門下車,走到麵包車旁,把李婉兒從車上交下來。

「許先生,怎麼了,衣服有什麼問題嗎?」

李婉兒問。許庭生不理她,直接上了麵包車,開出去十幾米找了個車位停好。然後走回到李婉兒身邊,直接說:「你的精神不能再開車了,車子停那明天再來開吧。今天我送你回去。」

許庭生打開g500副駕駛一邊的車門。

李婉兒還在猶豫。

「李婉兒,上車啊,你怕個屁啊,叔叔我對老女人沒興趣。」許庭生快被這個忸怩沒腦的女人氣炸了,可是偏偏,她又是那麼的可憐。

「哦,好,那麻煩你了。」

李婉兒咬了咬嘴唇,終於上車。

在她說了住址,指了路線之後,兩個人便一路沉默。

許庭生以為這沉默會持續到最後。

李婉兒突然開口說:「我剛剛聽到你叫我名字,你為什麼知道我其實叫李婉兒?你之前認識我嗎?還是你的什麼人認識我?」

顯然她的話里是抱著防備的,怕許庭生故意接近,或者幫著他的老闆在故意接近。

許庭生真心沒見過這麼笨的人,無奈道:「你……,懶得罵你。你身份證在我手裡放了兩天多快三天,你說我怎麼知道你叫李婉兒的?」

「……,對不起。」

沉默繼續,李婉兒時不時的瞟許庭生一眼,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說。」許庭生說道。

李婉兒遲疑了一下,咬了咬牙,問道:「你的車一會要還給老闆嗎?」

「不用。」

「那你晚上有事嗎?」

「沒事。怎麼了?」

「我想,我想請你幫個忙。」

「說。」

「你今天晚上能陪我嗎?」

李婉兒說。

***

這更法,能求點打賞嗎?上班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