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木瓜湯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那就好。」許庭生笑著說。 「怎麼著?你那幾個都不小吧?而且她們現在這個年齡喝,是不是晚了?」黃亞明問道。 「滾。」許庭生說。 …… 這一天許庭生匆匆吃過...

?第二百一十五章木瓜湯

找晚飯的路上,許庭生終於想起黃亞明說過,他為apple做了點準備。

許庭生問他。

黃亞明有些得意道:

「就前段時間,天宜有兩個女歌手還有幾個準備出道的,打算送出去鍍金,公關那邊給弄了個美國曼尼斯音樂學院的短期遊學項目,好像就半年時間。

然後,我就厚著臉皮給apple也弄了一個名額。」

許庭生想了想這件事的意義,沒想出來,只說:「其實apple不一定願意去。」

「我知道」,黃亞明沒所謂道,「不過名額我還是先給弄下來了,要填的材料昨天也已經給你們寄過去,反正最後去不去隨apple自己決定。」

許庭生猛地一下把車剎住,「你寄過去了?」

「是啊,怎麼了?」許庭生突然激動,黃亞明有點意外。

「收信人寫的誰?

「apple埃」

許庭生開始著急,想著:「如果apple收到信,看到裡面是美國留學用的材料,她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是我想讓她離開?然後,她……」

現在譴責黃亞明也晚了,許庭生想著可以叫誰幫忙把信截下來。關於apple的事,找陸芷欣肯定不行,然後方橙不行,老歪出差了。

那就只能是李琳琳了。

許庭生把車停在路邊,下車打電話給李琳琳。

電話接通,對面傳來油鹽下鍋的聲音。

「你在做飯?」許庭生疑惑道。

「嗯,我在項凝家呢。今天家教,然後叔叔阿姨不在,我給項凝簡單做個晚飯。」李琳琳一邊說話,一邊手裡還在鏗鏗鐺鐺擺弄著廚具。

「辛苦你了,對了,她愛吃面。」

既然李琳琳現在項凝家,許庭生也不著急說信的事。而且這個話題涉及項凝,他樂於參與。

「我知道,以前也給她煮過面」,李琳琳說,「不過這連續兩次了,她都說她不想吃面,然後讓我給她煮,……」

李琳琳說到這頓住了。

許庭生忙追問:「煮什麼?」

「這個不好告訴你的,許哥。」李琳琳有窘迫裡帶著笑意說。

「吃的有什麼不能說的?」許庭生不解道。

「……」,李琳琳猶豫了一下,快速說,「木瓜湯。」

「木瓜湯?」許庭生愣了愣,果斷迅速交代完讓李琳琳幫忙截信的事,然後一刻不停的掛上了電話。

「我這是給小丫頭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傷害啊?都讓她鼓起勇氣主動提出來要喝木瓜湯了。」許庭生滿心愧疚的想著。

「那裡真沒什麼好看的。」

「木蘭無長兄……胸。」

「……」

這些都是許庭生說的。

簡直禽獸。

許庭生心情哭笑不得,還有那麼一點點不恰當的甜蜜,回到車上,問黃亞明和譚耀說:「那個,傳說木瓜能豐胸,真的假的?」

兩個人搖頭,然後開始瘋狂的打電話,詢問各路女孩。

黃亞明先停下來,可憐兮兮的看著許庭生,委屈說:「倒霉,不小心問到幾個都是胸小的,以為我諷刺她們,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然後譚耀很認真的看著許庭生,鄭重說:「我這幾個大部分說自己根本不需要,不過剩下有兩個……能證明有用。」

「那就好。」許庭生笑著說。

「怎麼著?你那幾個都不小吧?而且她們現在這個年齡喝,是不是晚了?」黃亞明問道。

「滾。」許庭生說。

……

這一天許庭生匆匆吃過晚飯就去了酒店休息,臨睡前跟apple打了個電話,沒聽她說起信的事,也沒發現她的情緒有任何異樣。

也許,信還沒到。許庭生自然更不會主動去提。

許庭生告訴apple自己定製了一套西服,於是apple說她明天就開始練習打領帶。

哄完apple睡覺,許庭生又接到陸芷欣的電話,她打來是為了催促許庭生,趁著在盛海的機會,多關注一下德馨那邊的情況,爭取儘快完成收購。

最後臨睡前,和吳月薇簡訊互道晚安。

做完這些,許庭生把岩州號的手機擱在桌上,把麗北老號碼的手機放在床頭,分別充上電,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躺一會。

然後突然想起來譚耀說的,「他一不小心就耽誤人一輩子。」黃亞明說的,「怎麼樣,累不累?要不要改邪歸正?」

許庭生想問:「怎麼改?」

第二天上午,黃亞明一早過來敲開許庭生的房門,拖著他去看車。

是時候買車了。

黃亞明的教唆里其實有部分內容還是對的,比如許庭生哪怕平時不想開什麼好車,但是如果他需要去談培訓學校的收購,去挖人,坐公交去和開一輛好車去的差別還是存在並且很大的。

這就是這個社會的生態。

逛了兩個小時后,許庭生選擇去喝茶坐等,把選車的任務交給依然興緻勃勃的黃亞明和譚耀。

結果,兩個人完全根據自己的意願,選下來一輛2004款的賓士G500。SUV,擺明就不是為了所謂的方便許庭生談生意準備的。

心疼不已的扔出去一百多萬,換來還算熱情周到的服務,4S店有現車,承諾三天內幫忙辦好相關手續。

這一天的午飯是和石中軍一起吃的,石中軍帶著幾名天宜高層為許庭生接風。

席間石中軍主動提起apple和天樂解約的事,表示他之前另外找了家公司幫忙聯繫,試探過天樂,金大唐的意思很明確:要麼五百萬違約金,拿錢走人,要麼老實窩著。

「怎麼樣?五百萬?對許兄弟來說應該不算大數字。」石中軍帶著笑意問許庭生。

「捨不得,我今天買個車都差點哭了。」許庭生笑著說。

雙方都明白,這只是開場白。

喝完幾杯酒,石中軍再一次主動提起,神情認真了不少,說:「我打電話去談,或者約金大唐喝個茶的話,兩百萬應該足夠了。」

許庭生聽完說:「聽說石總酒量不好,我酒量也不怎麼樣,不過要是石哥你還不肯跟小弟透底的話,我只能先豁出去灌你了。」

其實石中軍的酒量很好,每個人都知道。

所以,許庭生這麼說的意思就是,「哥,你要逼死我啊?那我先死一個給你看。」

這樣一句話,許庭生以年齡來說,是完全可以就按原話說的,但是他現在的身份不適合。

所以,他取了個折中。

石中軍笑了笑,說:「真的一毛都不肯?」

「不肯,有氣。我對天樂和金大唐有氣。」

許庭生微笑說話,用詞也不算狠,只說「有氣」而已,但是偏偏就讓人覺得他無比認真。

因為一頓飯吃到現在,哪怕是之前沒有見過面的天宜高層,也都已經習慣了許庭生略有些羞赧的笑容,這個可能是04年國內商界最大黑馬的少年……給人感覺其實有些靦腆。

但是他此時的笑,不一樣,透著冷冽和堅持。

「apple現在住庭生那裡。」

黃亞明插了一句嘴。

這句話出來,天宜在場所有人一齊側目。

石中軍知道這件事必須辦了。

apple跟許庭生的關係已經明朗了,而許庭生在他眼中的分量,很重,重到超出很多人的想象。比如這頓午飯,他其實是推了一位法國片商的約過來的,還帶上了好幾位天宜高層。

而且,互誠和天宜雙方現在互持股份,許庭生其實也應該可以算是天宜的核心高層,是石中軍極為重要的合作夥伴。

互誠瘋狂擴張的每一步,包括平台突如其來的業務變革,都讓石中軍對自己當初岩州一行的決定愈加得意,也讓他更在意自己和許庭生之間的關係。

所以,這件事必須辦,而且要辦得漂亮,辦到讓「有氣」的許庭生解氣。

這時候桌上上來一份「木瓜燉燕窩」。

服務員介紹了菜名。

剛剛還在「擺臉色」的許庭生看著大家紛紛動勺下筷,神情不斷變換,終於猶豫著說:「石哥,這個……男的也可以吃?」

滿桌歡笑,氛圍重新融洽起來。

旁人以為是許庭生其實擅長場面控制,分寸拿捏,事實上,他是真的不懂。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