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一十四章 改邪歸正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緊張明顯緩解了不少。 「對不起。你們放心,我不會騙你們錢的。我做好了就打給你。」她認真的說。 「好,等你電話。」 …… 這世上居然會有人,敢把身份證就這麼隨便押給別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改邪歸正

看李婉就這麼轉身準備離開,許庭生有些無奈,哭笑不得道:「你就這麼走了?」

「啊?我……怎麼了嗎?」李婉回過身,有些忐忑不安的問道。隨即又似想明白了什麼,認真說:「你們的身材數據,我可以去安吉洛先生那裡拿的。」

許庭生苦笑,說:「我說的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我們先付一些押金什麼的嗎?你沒想過萬一你做好了,我們不要,怎麼辦?」

李婉恍然大悟,點頭說:「對哦,押金。」

然後,她問:「那……押多少?」

如果她十八歲,十九歲,初入社會,這樣的表現沒什麼可奇怪的,但是她三十歲,曾經留學義大利六年,能說一口流利的外語,在前面涉及專業問題時,表現也算利落。

而現在,從那個制衣工坊里出來,她顯得緊張,幼稚,茫然,毫無社會經驗。

「因為她從沒試過談一場生意,甚至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需要做這個,現在卻不得不勉強自己去做。她迫切需要這筆錢,比餓肚子更迫切,因為這種人一般餓肚子也不會開口。一個富家女兒家道中落的故事。僅此而已。」

許庭生已經有了判斷,連表情都懶得再浪費,直接從背包里拿了兩萬塊現金交給李婉,然後說:「押兩萬,你覺得夠了嗎?」

「夠了的。」

李婉遲疑了一下,把提包掛在手腕上,伸雙手接過錢。

她連這個,都講禮儀。

許庭生髮現那是一雙晶瑩剔透的手,本不該出現在一個三十歲的女人身上,甚至不應該用來從別人手裡接錢,但是她現在緊緊捏住了那兩萬塊錢。

這世間有太多人在勉強自己,在做著他們曾經不願意做的事,所以,許庭生並沒有那麼多同情和感慨可以給,更不可能因為對方漂亮一點就給。

他盡量溫和的說道:「那你能給我們一些憑據或者抵押嗎?我們……也怕你收錢跑了,請你理解。」

「我,我……」李婉猶豫了一會,最後從包里掏出身份證,如水的大眼睛望著許庭生,說,「身份證可以嗎?我把身份證押在你這裡,可以嗎?」

三十歲的女人原來也有容易拐賣的。

許庭生再次凌亂,僵了僵,終於還是伸手接過身份證,點頭說:「可以。」

「那,好了?」李婉說。

「好了。」許庭生回答。

「謝謝……老闆。」

「老闆」兩個字從她嘴裡說出來似乎有些艱難。

許庭生想了想,指了指自己三個人身上不過百來塊錢的衣服,又指著街邊停著的破爛大眾,說:「我們可不是什麼老闆,老闆花錢給我們弄一身好衣服,方便給他撐場面而已。」

許庭生這麼一說,李婉的緊張明顯緩解了不少。

「對不起。你們放心,我不會騙你們錢的。我做好了就打給你。」她認真的說。

「好,等你電話。」

……

這世上居然會有人,敢把身份證就這麼隨便押給別人。

李婉走了,許庭生拿起她留下的身份證看了看,31歲,盛海市人,姓名:李婉兒。

譚耀和黃亞明湊上來看。

黃亞明說:「李、婉、兒,怎麼她說自己叫李婉?」

譚耀說:「估計是覺得自己31歲了,不好意思還帶個兒。」

黃亞明反駁:「馮小剛幾十歲了還叫小剛呢,你覺得奇怪了嗎?」

許庭生感慨道:「女人,有人疼的話,哪怕40歲,50歲,她都會無比自然說自己叫婉兒。沒人疼了,那個『兒』字就怎麼想怎麼不對勁了,因為沒人把她當孩子寵著了。尤其是在我們面前,她就更不好意思了。」

黃亞明困惑了一會,問:「什麼意思?」

許庭生說:「富家女,溫室里長到三十一歲,家道中落。」

「……,你怎麼知道的?」

「你們把從看到她到剛剛的整個過程回憶一遍,就可以想通了,其實不難。」

黃亞明和譚耀按著許庭生的說法捋了捋思路,然後譚耀一拍大腿:「我草,這不等於一隻小綿羊落在非洲大草原上了?」

黃亞明一臉口水說:「機會啊,庭生快把手機號碼給我。」

許庭生啪啪給了他兩掌,笑罵道:「千萬別想那個,人看起來沒那個念頭,不打算在自己這副身子上找主意。那樣的話,你去打她主意就等於是傷人了。」

「問題狼又不管羊的意見,她護得住自己?」黃亞明問。

「那就是她自己的事了。」許庭生冷漠道。

黃亞明剛準備唾棄許庭生幾句,譚耀插話說:「那她萬一想開了呢?」

許庭生想了想說:「想開了?那她就是我們幾個高攀不上的那種女人了。這樣的一個女人,說她萬里挑一都不夠吧?她一旦豁得出去,那對象至少也得是石中軍那個級別起,你們就別想了。」

「許哥,你呢?你也不夠格?」譚耀問道。

「我也不夠格。」許庭生回答。

「以後呢,如果……夠格了呢?」

「以後,應該會夠格吧?」許庭生想了想,苦笑說:「天底下漂亮女人多了,好女人也多。但我這輩子,不敢再惹女人債了。」

「我懂,已經太多了。來一個模讓你覺得欠了人家的,你就心疼一個,對誰都狠不下心,對吧?你這是玻」黃亞明摟住許庭生肩膀,奚落說。

「滾,姚婧那事最後不就皆大歡喜收場了嗎?周老師那回是說她快有男朋友了吧?」許庭生辯解。

黃亞明嗤笑一聲不接這茬,繼續說:「換我,等我到那一天,我保證對誰都不上心……只上床。來一個上一個,上完愛誰誰。誰對我好誰倒霉,誰對我認真誰活該。」

然後他指指自己,又指了指許庭生,問譚耀說:「譚耀,你說就我們倆這樣,對女人這兩種態度,到底誰比較混賬?」

譚耀嘿嘿笑著,指了指許庭生,說:「咱們倆這風格,最多也就耽誤女人一晚上。許哥?他一不小心就耽誤人一輩子。」

「怎麼樣,累不累?要不要改邪歸正?」黃亞明問許庭生。

***

感謝煮夢子,山人谷等朋友的打賞

其實我人品還好吧?熬夜也補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