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一十一章 歡迎光臨名利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生能不能帶自己去。 許庭生也就沒提,天宜的酒會顯然不適合帶apple參與,怕對她衝擊太大。 甚至,許庭生準備去幫她和天樂解約,現在也不想告訴她,一切等她自己的決定,等她自然而然的思考,...

第二百一十一章歡迎光臨名利場

apple曾經是一個在感情方面遊刃有餘的女孩,其實可能現在依然是。

比如先前許庭生說,「要不,我們假裝剛剛沒有停下來?」這是一個一旦apple認真或者玩笑回應都會讓雙方尷尬的錯誤,但是apple給出了最恰當的回應。

然後許庭生說,「願意的前提是我也愛你。」

這個「也」其實未必表示「相互」,也可能表示「連帶」甚至「附帶」。更消極一點的會想到是安慰。

apple是知道項凝的存在的,然而她不計較,甚至不去思考,她只是在自己的概念里,還有後來的話里,不著痕的主動忽視,去掉了這個「也」字。

這是情商。apple曾經最優秀的一點,正在恢復。

平常時候,人們大多羞於啟齒談論愛情這個話題。這一天吃午飯的時候,方橙主動挑起了這個話題,她的目的或許在於討論「感情可以不受性別的制約」。

但是,很明顯的,另外三個人不會往這個方向跟。

「愛情在我的概念里可以分為這樣三種。一,像鯊魚愛血。二,像野花愛陽光。三,像狗愛貓。」

許庭生說完這番話,方橙說:「還有一種,還有一種,后鰓動物的愛情。」

apple聽了很困惑,問許庭生方橙說的是什麼意思。許庭生說:「我也不懂,這個太深奧,咱們普通人也不需要懂。別理她。」

其實,所有后鰓動物都是雌雄同體的。

陸芷欣吃完拍拍手,說:「我吃飽了,先去辦公室。」

顯然她不打算參與這個話題。

apple是最捧場的一個,她凝神想了想說:

「我應該是『二』,像野花愛陽光,溫暖、強大、唯一、耀眼……;然後再加一點點『一』,我是鯊魚,對吧?許庭生。」

說完,她挑許庭生一眼,齜牙,舔了舔嘴唇。

自從大叔親口承認自己是處男,apple就開始喜歡這樣調戲他。

其實,二,野花愛上陽光的愛情,最大的問題是它可以反過來,而一旦反過來,整個概念就變了。而未被選擇的狗與貓的愛情,是另外一種狀態,更強有力和忠實的,愛上敏感,一觸既逃的,……

……

許庭生接到黃亞明的電話,以為他要跟自己說回來的事,畢竟離開學也沒多久了。結果,他說他是替石中軍邀請許庭生去盛海的。

黃亞明興奮的說:「天宜過幾天有個規模挺大的酒會,石總希望你能來一下。」

許庭生對這個提議沒什麼興趣,說:「我?互誠和天宜互換股份的事不是沒公開嗎?我去參加公司酒會幹嘛?」

黃亞明解釋:「不是內部酒會,對外的,不少圈內人都會來……包括天樂的老闆金大唐。石總的意思,你原來叫他幫忙辦的事,是不是就趁這個機會辦了?對了,apple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她挺好的,慢慢在恢復,不過一直沒提過這方面的事情。」許庭生想了想,說,「反正先把事情辦了肯定是沒錯的,你跟石總說一下,酒會我會來。」

許庭生說完準備掛電話,黃亞明連聲說:「你等等,等等,我還想問你個事。」

「你說?」

「這次跟天宜互換股份,以多換少,你是不是其實虧大了?」

「為什麼這麼說?」

「偶然間聽見石總跟朋友喝酒聊天說起來,他說這是他今年辦的最得意的一件事。」

許庭生壓了壓口氣,說:「他是賺了,但是我們也沒虧,至少拓展了一個領域,把手伸進去。你好好跟著學,好好熟悉,我的判斷,未來泛娛樂這一塊會有一個黃金時期,希望到時候你已經足夠成熟。」

黃亞明嘿嘿直笑:「庭生,你故意這麼老氣橫秋的說話,是為了掩飾自己對吧?」

許庭生辯解說:「我有什麼需要掩飾的?」

「其實你就是虧大了,而且你自己很清楚。但是,是為了apple,所以你願意,對吧?為了apple你是真捨得埃」

「……,也為了你。」

「你這麼說我得慌,我沒胸。」

許庭生罵了聲滾,然後說:「那就當是為了夢想,為了你的權力夢,在一個行業領域的權力其實有時比仕途權力更讓人自在、痛快。也為了apple的夢,如果她還有這個夢的話。」

「能替我把名和利說成夢想,也夠為難你的。」

「不好嗎?至少那樣我們現在做起來更有動力一點。到了,也好跟自己交代一點。」

「有道理,其實我也幫apple做了點準備。」

「什麼準備?」

「你來了再告訴你。」

「那……也行吧。」

「那我等著,你抓點緊。對了,方便的話帶上譚耀,這小子三天兩頭跟我嚷嚷著想見識一下,順便試試泡女明星,看看女明星和一般女人身體構造一樣不一樣。」

「我發現,其實咱們這些人里數他最有夢想,還有科研精神。他把女人當作事業。」

「那是。」

之後,石中軍還是親自給許庭生打了電話,說起酒會的事,許庭生很乾脆的答應了。

apple知道許庭生要去盛海,很細心的幫他收拾好行李,整整齊齊的擺在沙發一頭,每一次許庭生出差,她都是這麼做的,偶爾也跟許庭生一起去,許庭生辦事,她旅行。

但是這回,她沒問許庭生能不能帶自己去。

許庭生也就沒提,天宜的酒會顯然不適合帶apple參與,怕對她衝擊太大。

甚至,許庭生準備去幫她和天樂解約,現在也不想告訴她,一切等她自己的決定,等她自然而然的思考,她還想不想做,以什麼心態去做。

曾經她把那當作自己有一天可以和許庭生並肩而行的捷徑,從沒思考過,自己到底喜歡不喜歡。

許庭生在等待她思考,同時提前給她準備好一種全然不同的狀態,自主、自在的狀態。

如果她放棄,許庭生就當自己什麼都沒做過,哪怕他其實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如果她決定去做,許庭生會替她打開門,指給她看前方的陽光大道。

……

許庭生和譚耀開著方餘慶的破大眾從高速口下來。

黃亞明坐在一輛賓利的副駕駛位置,從車窗里探出頭,揮手說:「歡迎光臨名利常」

許庭生笑罵:「你哥又不是沒來過盛海。」

「不一樣。能來盛海不一定能進場,其實大部分人在這裡活了一輩子都沒進過常所以,歡迎光臨,名利常」

***

番外微博上暫時不繼續更了,當然還得寫,編輯要求的。

在17隻看我書的話不用開包月,太浪費了,兩個包月都能訂閱整本還有餘了。

感謝:狸、若此生唯愛秀晶,夜的影傳說是白晝,empty,時光沖淡一切,重等你長大……求蓋章過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