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一十章 與apple的對談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le轉過身時滿臉都是雨水,衣服身前一塊全部濕透,額前的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頰上,一臉的焦急擔憂。 許庭生說:「你不用這麼拚命吧?幾盆花而已。別把自己弄感冒了。」 apple說:「你不知道...

第二百一十章與apple的對談

有那麼一刻,許庭生感覺「心碎」其實不是一個抽象的詞,是具體的,可以察覺,可以聽見,甚至可以看見。他應該打開門,衝出去,不顧一切。

但是,他一想,項爸說,「叔叔拜託你」,還有「給我一個保證」。他一看,因為下雨,apple正專心致志的,把窗台上的花一盆一盆的搬下來。

apple喊:「許庭生,快來幫忙。」

許庭生穿過房間,走到陽台上,才發現這一夜的雨竟然是這麼的大。所以,是在一場大雨里的新岩中學,室外公用電話也許安裝在某個角落……她才敢這樣的哭。

狂風和暴雨會阻止哭聲傳出去,然後她要穿過這場風雨,回去,露出笑臉。

李琳琳就是這麼說的:「挺好的,我看她整天笑眯眯的,很禮貌,也很用功。」

這就像是曾經的她,被大叔欺負了,哭了,然而她大學里的室友閨蜜們全然不知,依然認為她遇到了一個一直都無限包容,寵溺她的大叔。

「要在她們面前幫你建立好形象啊,這樣,如果有一天我們鬧矛盾,她們就會說你的好話,會勸和不勸散。你不懂,有時候閨蜜的話影響很大的。」那時她說。

apple轉過身時滿臉都是雨水,衣服身前一塊全部濕透,額前的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頰上,一臉的焦急擔憂。

許庭生說:「你不用這麼拚命吧?幾盆花而已。別把自己弄感冒了。」

apple說:「你不知道它們要在我手裡活下來有多麼不容易,這麼頑強努力的生命,我當然要好好珍惜埃別光顧著說話,快幫忙。」

許庭生探了探頭,又縮回來,把apple從風雨狂亂的陽台上拉開,然後自己脫掉了身上的t恤,衝進雨里,把滿架的花花草草一盆一盆搬到牆根。

雨水劈頭蓋臉的將他籠罩,一道道,順著他的臉龐、身體沖刷而下。

「為什麼你看上去瘦瘦的,想不到身上還有點壯的。尤其是現在這樣被雨水沖刷的樣子,讓人……」apple靠在門口說。

「讓人什麼?」許庭生抹一把臉上的雨水,大聲問道。

「讓人很想偷看你洗澡。」apple用喊的回答。

許庭生一陣無語,苦笑說:「別鬧了,你快去把自己擦乾,我再一下就搬好了。」

「嗯。」apple轉身去了衛生間。

許庭生搬完花盆回到房間,apple把一條浴巾扔過來,罩在他頭上。「快擦一下。」她說。但是說完抿唇一笑改了主意,上前自己拿過浴巾,替許庭生擦拭起來。

手掌隔著浴巾撫摩頭頂、臉頰,然後是耳朵,脖子……再到胸口。她的動作突然不自覺的開始變慢,變得無力。

apple也依然穿著濕衣,衣服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美好誘人的弧線。

兩個人的呼吸都有些漸重。

浴巾已經掉在地上,apple的手掌壓在許庭生胸口。

「怎麼辦呀?許庭生」,apple呼吸沉重,俯在許庭生耳邊說,「停下來嗎?我這回不是裝的,是真的喘,控制不祝」

許庭生穩了穩心神,說:「要聊點別的?」

「嗯,你想。要快點。」apple說。

「我想,想」,許庭生拍了拍臉頰說,「我……我覺得那些花吧,它們本來生長在自然的環境里,也要經歷這樣的暴雨吧?而且可能要經歷無數次。為什麼它們原來都可以撐過去,現在有了更好的養分和照顧,卻不行了?」

這似乎是一次很符合他前世老師身份的說教。

但是apple把話題帶偏了,她轉移了注意力說:「就像我。我原來就是最堅強的那種野花,我獨自生長了那麼多年……後來有了你的溫暖,就變得不能**堅強了。」

「後悔呀?你說,如果那天我沒有背你,是不是故事就不會是現在這樣?」許庭生說。

「依然會是這樣。你不知道,我知道。」apple笑了笑說:「其實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想一件事。那天晚上你發高燒,迷迷糊糊的跟我說,你其實已經死過一次,那一次,我有自己的生活,活得很好。那是你的一個夢嗎?」

許庭生一直對那一晚的情況感到后怕。「是吧,一個夢。當時燒得迷迷糊糊的,就當真事一樣說了。」許庭生說。

「嗯」,apple說,「可是我後來一直在想,在你的夢裡,你愛我嗎?我愛你嗎?如果我愛你,為什麼你死了,我可以活得很好?」

「夢裡,我不愛你,你也不愛我。我們只是短短一年的同學,然後各自生活。」許庭生說。

apple想了想,說:「可是,你可以知道你不愛我,怎麼知道我不愛你?也許只是在你的夢裡,因為缺少了某個契機,我沒有像現實這樣表現出來。」

這個問題困住了許庭生。

「前世,apple喜歡過我嗎?」

「那種接近,前世也有過,也就是說,前世今生在那一夜那場背負之前的情節,其實是基本重合的。它在今生變成了愛戀,那麼在前世呢,就僅僅只是目的明確的接近,不帶任何感情?」

「還是,真的如她所說,只是缺少一個契機,最終沒有表現出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份情愫哪怕有,也肯定不如今生深刻。」

「那麼如果她表現出來,如果我們接觸下去,我會了解她,愛上她嗎?那麼,之後的故事會是怎樣的?」

apple抬手在許庭生面前晃了晃,說:

「想入神了?還是走神了?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愛你。許庭生,我在你覺得我愛你的時候愛你,在你覺得我不愛你的時候,也愛著你。」

許庭生說:「謝謝你。要不,我們假裝剛剛沒有停下來?」

apple躲開,笑著說:「想得美。」

把t恤扔還給許庭生,又說:「其實,我一直後悔,那天在你發燒的時候沒有問你,你到底愛不愛我?其實我知道我病了,所以我怕你只是因為這樣,才接受我。」

許庭生說:「有些事情是這樣的,沒有必須去做,而是願意去做。」

「什麼意思?」

「願意的前提是我也愛你。」

apple雀躍了一會兒,說:「不管以後會怎樣,許庭生,我就記這個,記著你現在說的,你愛我。記一輩子。」

年輕女孩們嚴肅認真的時候終究不多,開心了的apple開始嘰嘰喳喳,她說:「哎,許庭生,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不是處男?」

「啊?為什麼?我的意思是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因為你的自制力太好了,像是經歷豐富的人。」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許庭生自己都搞不清楚,但是對於眼下情況,他說:「是。」

「是經歷豐富?」

「是、處、男。」

大叔許庭生……窘迫……摔門出去。

apple在身後哈哈大笑。

***

感謝隔壁老李,原諒我溫柔,望月星歸的打賞。求打賞,咱一人一點,把章蓋過千吧,差得不多了。。

番外昨晚寫了第一章,編輯要求的,我也沒辦法,必須寫。按要求是不發上的,第一章就發一下,大家看看感覺。大家可以去看看,只發一章哦,從項凝角度寫的,前世故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