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零九章 我就是很想你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在自己手裡了,他說:「那樣不行,不夠,你得背下來,背得清清楚楚,隨時隨地都能想起來。以後要是遇到事情了,就打給我,我就會來。」 「永遠嗎?」 「到我死那天。」 「那想你算不算?...

?

第二百零九章我就是很想你

「那……你要不要摸?狗熊。」蜂蜜小姐項凝說。

「腰?」許庭生說。

「那……你摸吧,就一下哦。」小項凝拿腳尖點著防滑墊,滴溜溜轉過身去,低頭,閉著眼睛咬著牙,一副待宰小羔羊的模樣。

「我是說,腰。」許庭生無奈,字正腔圓又說了一遍。

「啊?哦」,小項凝尷尬大了,窘迫說,「我以為你說,要。」

滴溜溜她又轉回來,說:「哼,不讓你摸了。」

「不稀罕。」許庭生說。

「再說一遍。」

「不稀罕。」

「還說?」

「不、息罕。」

就這麼好好說著話呢,許庭生以為鬥嘴鬧著玩呢,項凝小嘴突然一下癟起來,倆嘴唇打著顫,嗚嗚哭著說:

「我就知道你不稀罕我了,我就知道,以前你不是這樣的,後來你跟我說你要去談戀愛了……然後就變忙了,不教我了,嫌棄我了,……你以為我很笨嗎?你就是變心了。」

許庭生支吾不說話。

這段時間,那些變化,小項凝其實都感覺得到,她說:

「許庭生,就算我很討厭,很不懂事,很不可愛,很不漂亮,要什麼沒什麼,你耍流氓都不找我……那,你也不喜歡大項凝了?大項凝你也不稀罕了,是嗎?」

「不是。」許庭生把臉仰起來,不讓項凝看見。

「你在哭嗎?許庭生。」

「沒有。」

「那你以後真的不管我了?」小項凝一把一把推許庭生肩膀,說,「許庭生,你都把我看掉了你知道嗎?怎麼可以不管我?」

「看掉了?這……訛人么?」許庭生苦笑著想了想,說:「管,換一種管法。我給你那個手機號碼你還記得嗎?」

「紙條留著呢,手機上……下回媽媽還給我我就存起來。」

看來項凝還以為大叔給她買的新手機只是被媽媽沒收了,許庭生也沒法告訴項凝,手機已經在自己手裡了,他說:「那樣不行,不夠,你得背下來,背得清清楚楚,隨時隨地都能想起來。以後要是遇到事情了,就打給我,我就會來。」

「永遠嗎?」

「到我死那天。」

「那想你算不算?」

「不算。」

「那什麼事情算?」

「比如你受委屈了,被人欺負了,……」

「我才不會再被人欺負,還有嗎?」

「比如,你長大了,突然有一天……想買一座島。」

……

項凝不許許庭生把背後的那個「項」字撕掉,讓他就這麼送自己到校門口,理由還是一樣的:「你都把我看掉了。」

許庭生走左邊,小項凝走右邊,她背著書包,一手揪著他的衣服下擺。

有人若是遠遠的看見,畫面里,男的那個,衣服背後貼著一個「項」字,在他身邊,走著一個長發的可愛女孩。

看起來那麼美好,其實是一場分別。

「走慢點。」小項凝說。

「很晚了。」許庭生說。

「不嘛……哎呀,爸爸。」

項凝爸爸就站在校門口,也許因為項凝回家晚了,他不放心,所以到學校來了。然後,就這麼撞上了。撞上的時候,小項凝還緊緊揪著許庭生的衣擺。

項爸把項凝先趕到一邊,回身走到許庭生面前。

「叔叔,對不起。」

溪山塔下許庭生,互誠教育老闆,天宜傳媒股東,輪迴樂隊成員,許庭生,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學生,不知所措。

項爸沒說話。

「對不起,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我就是再給她上次課,然後跟她說明一下,我後面因為太忙就不去給她做家教了。我的課也停了,就到今天為止。」許庭生說。

「對不起。」許庭生說。

「謝謝。再過一周,學校就開始補課了,到時你就讓小李老師過來吧。小凝其實挺喜歡她的。」項爸說完轉身走了。

許庭生就那麼站著,沒敢讓他看見,自己背後那個「項」字。

……

之後的時間,許庭生讓自己像上了發條一樣瘋狂的工作。

互誠教育平台在保留教育為主體的情況下擴展了業務平台,正式更名「互誠同城」,平台覆蓋範圍在這段時間內達到三十餘城,基本覆蓋東南沿海的大部分重要城市。

互誠的人發現,自家這個原本總是「三天打魚,兩天篩」的老闆,突然開始熱衷開會,開始大小事情事無巨細的參與,開始習慣陪著夜班的員工一起加班,直到深夜,凌晨。

陸芷欣是最樂於看見這樣一個許庭生的人。

「怎麼突然這麼有動力?」她問許庭生。

「希望有一天可以買得起一座島。」許庭生說。

「一座島?」

「對,一座島。」

「目標有點校」

「怎麼就小了?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島呢,那個……格陵蘭讓不讓賣的?」

「撲哧,人格陵蘭正考慮公投自治呢。」

「呃,想多了。那反正有點名氣的,哪座都不便宜,對吧?」

陸芷欣笑了笑,說:「那是,買下了,按股份比例,百分之十歸我嗎?」

許庭生說:「你非分我的幹嘛?另外買一座。」

apple在努力學著做一些事情,開始可以一個人入睡,開始習慣一個忙碌的許庭生。

可是他還是每天給她做飯,每天陪她早晨跑步,晚上散步,時不時的陪她逛街,看電影。偶爾,許庭生也帶著她參與一些會議,親手教她一些東西。

她種的花成活了好幾棵,房間外的小陽台開始擁有顏色,這已經很了不得。她開始能**審核註冊信息,歡欣鼓舞,鬥志昂揚。

許庭生不想讓自己閑下來。

不管他多晚回家,越來越胖,越來越懶的咚咚都會在沙發旁邊趴著,抬頭看許庭生一眼,搖搖尾巴,然後把頭埋下來,安安靜靜的睡覺。

項凝因為初三的關係,學校也開始了暑期補習。

家教沒有停下來,李琳琳已經去過兩次。

許庭生找了個時間私下問她:「那個,你去這兩次,感覺項凝同學還開心嗎?有沒有逆反情緒?她用不用功?」

李琳琳說:「挺好的,我看她整天笑眯眯的,很禮貌,也很用功。」

「那就好。辛苦你了。」

「放心吧,我一定幫她考上一中。就是現在家教改成一周兩次了,我又還得上課,互誠這邊的工作會耽誤不少。」

李琳琳其實很疑惑,但是沒有問,為什麼許庭生會對一個家教學生這麼上心……也許因為是他的第一個學生吧,有感情了。

「這個沒關係,反正現在咱們一批一批的招人,人手夠多。」許庭生說完猶豫了一會,遲疑道:「她,那個項凝同學,有跟你打聽過我嗎?」

李琳琳凝神想了想:「好像沒有……是,沒有。」

「哦,這樣……那好的,總之你多費心。」許庭生不知道自己應該失落還是因此而開心,也許那麼點大的孩子,什麼都容易忘吧?他盡量讓自己平靜的說。

「好」。

李琳琳轉身走了幾步,突然回頭,說:「對了,有一點還挺奇怪的,就是她現在學社會綜合的時候,突然對地理特別感興趣,每次都問我,島能不能賣?加勒比呀,太平洋呀,有沒有那種很小又很漂亮,然後不貴的小島。」

「好。」許庭生不能自禁的咧嘴笑著,連連用力點頭。

「好?」李琳琳疑惑說,「許哥,你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啊,這不是,因為她問得有趣嘛。」許庭生解釋。

「嗯,那我去上課了。」

「好的。」

許庭生覺得自己終於可以把心寬下來,然後,在某個晚上突然接到陌生號碼的來電。

「喂。」

對面沒有說話,只有淺淺的呼吸聲。

許庭生知道是誰了。

「小項凝,你遇到事情了嗎?」

項凝還是沒有出聲。

安靜的呼吸聲持續了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許庭生靜靜的聽著。

「哇……」

話筒那邊傳來哭聲,費勁忍耐憋了好久那種。

「我沒事,我很聽話,很努力。我就是很想你。」

***

書的封面圖來自這一章,這場分離是最初就定下的。若按我所想,之後還會換一次封面,為了另一個劇情既定的場景。

感謝夜的影傳說是白晝,張老師,戴律師,難繪虛妄等朋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