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零六章 踢死你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項凝把一個防禦靶交到許庭生手裡,說道:「拿著,我踢死你。」 許庭生把手上的防禦靶往下挪了挪。 「我先問你,你身體真的好了,不疼了?」 「真的好了。」 「好」,小項凝握著...

第二百零六章踢死你

小項凝淚眼朦朧從辦公室門口走到辦公桌邊,許庭生不自覺就把頭低下了,不敢看,不敢看她淚水漣漣,可憐兮兮,偏又可愛極了的模樣。

「你還疼不疼?」項凝問。

「不疼。」許庭生說。

項凝把眼淚抹乾凈,問道:「那咚咚好不好?」

「它都胖了」,許庭生說,「那傢伙誰給吃的跟誰好,然後每天睡我腳邊,你放心吧。」

「那就好」,項凝嘆了口氣,轉到許庭生身後,幽幽地說,「爸爸媽媽現在周末都不讓我出門了,唉,我都不能去看咚咚了。」

「放心吧,你好好學習,咚咚我會照顧好。」

「嗯,那我回去上課了。」

小丫頭情緒似乎來得快去的也快,剛剛還是一副凄慘極了的模樣,走出辦公室時已經走起了輕盈跳躍的小碎步,彷彿剛剛做成了什麼得意極了的事,強忍著心花怒放趕緊兒離開。

走到門口,她轉身說:「對了,小葉姑娘她都不姓項。」

許庭生第三節課走進教室上課,才知道小項凝到底做了什麼得意的事。

他轉身在黑板上寫第一個字。

身後就是悉悉索索討論的聲音,然後是幾處低低的偷笑,最後,變成滿堂鬨笑。許庭生困惑不已的轉身,茫然的問道:「怎麼了?」

「老師,你背後有字。」一個學生站起來告訴許庭生。

許庭生竭力扭頭,把身上還算寬鬆的t恤扯到一邊來,終於看到,自己衣服後面貼著一張紙,紙上是一個「項」字。

難道她剛剛說「小葉姑娘不姓項」,難怪她一下就從哭泣變成了得意。

這其實很符合項凝的性格,前世在一起后,她要求許庭生的朋友圈裡必須經常提到她,讓所有人知道大叔有主了。

這是小姑娘的小性子,項凝說這不叫佔有慾,叫專屬權。

那麼糟糕的一個許庭生,她自己喜歡了,就以為是最好的,全天下都會喜歡,就害怕有人跟她搶,就那麼寶貝著,珍惜著,最後甚至默默等著。

項凝從來都不是那種所謂性格完美的女孩,她有很多小毛病,有很多時候任性胡鬧,但就是那麼惹人愛,讓人心疼。

許庭生尷尬了一會兒,伸手要去把紙撕下來,同時瞥見小項凝幽怨的眼神正望著他。如果按照項爸項媽的意思去做,那這就是兩個人至少一年內的最後一次見面了。

許庭生鬆開手,轉過身,若無其事說:「我們繼續上課。」

這一瞬間,許庭生只一眼,就看見一朵花開,開在小項凝臉上。其實,她快十六了,她一米六一了,她不是小女孩了。

許庭生這一刻懊悔不已,多麼希望……這才是兩個人今生的初見。

在這堂課的最後,許庭生告訴學生們,自己開的這堂課到本周結束。因為他的課本就是免費的,所以除了學生們的失落,其實不會造成什麼問題。

有些故事的未來不可知,但至少在眼下,許庭生坐在辦公室里,知道自己應該撕下這個「項」字了。

等到學生們差不多散光的時候,小項凝穿著跆拳道服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白色的跆拳道服把她頎長白皙的脖頸甚至部分鎖骨露出來,襯上她紅色的書包,搖晃的馬尾,俏麗可愛。

「為什麼你下周不上課了?」小項凝問許庭生。

「因為我太忙了。」許庭生說。

「太忙,那你還會來給我當家教嗎?」

「李琳琳老師會替我。」

「那你不忙的時候就自己來?」

「可能我接下來都會很忙。」

這件事是項爸項媽要求的,許庭生哪怕自認為可以剋制,願意繼續……也已經不能夠。而且他答應了項爸,為了她不逆反,不能對項凝說破。

「可是你以前也很忙氨,小項凝帶著幾分哀怨,失落的說,「唉,你是不是生我爸爸媽媽的氣了?我幫你跟他們說好不好?」

「怎麼會,叔叔阿姨對我那麼好。」

「那就是你討厭我了,是不是我最近做錯了什麼?」

「沒有。」

項凝發現了許庭生的不一樣,這次他不像以前是在跟自己鬥氣,不像是裝的,他是認真的。這時候她才發現,如果大叔不寵著自己慣著自己了,不怕自己委屈難過了,自己原來一點用都沒有,什麼都做不到。

「許庭生,你以為自己了不起啊!就算了不起,就可以這樣欺負人啦?那麼了不起,你以前那麼死皮賴臉對我好乾嘛?莫名其妙就跑來對人家那麼好,現在又莫名其妙這樣,……」

小項凝想到自己想哭,事實就是這樣,她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突然一天……許庭生出現,把她捧在手心裡,捧到了雲端,……

她習慣了,然後又沒了。

「你來,陪我練跆拳道。」

許庭生有些莫名,還是老實跟上了。

寬敞的跆拳道教室里,地面鋪滿藍色防滑泡沫墊,就兩個人。小項凝把一個防禦靶交到許庭生手裡,說道:「拿著,我踢死你。」

許庭生把手上的防禦靶往下挪了挪。

「我先問你,你身體真的好了,不疼了?」

「真的好了。」

「好」,小項凝握著小拳頭,馬尾在空中甩動,助跑幾步,「叫你騙人」。她一腳沒踢在防禦墊上,踢在許庭生的小腿上。

「叫你欺負人。」

又一腳。

纖瘦的小項凝踢過來其實綿軟無力,又赤著腳,根本造不成任何傷害,許庭生趕緊放鬆小腿的肌肉,讓她踢上去柔軟一些。

「你疼不疼?」項凝停下來,問許庭生。

許庭生微笑搖頭。

「叫你騙人。我踢死你。」項凝又踢了一腳,看許庭生毫無反應。

「叫你忙,就不教我了。我踢死你。」

「叫你凶我。我踢死你。」

「叫你對我好。我踢死你。」

「叫你給我唱歌。我踢死你。」

「叫你給我做飯。我踢死你。」

「替大項凝踢死你。」

「替小項凝踢死你。」

「……」

她一邊說,一邊哭,一邊一腳一腳綿軟無力的踢在許庭生小腿上,她委屈了,天大的委屈。她累了,癱坐在地上,嗚嗚的哭。

許庭生把防禦靶放到一邊,在小項凝身邊蹲下來,看她通紅的腳背。

「你疼不疼?」

「疼。」

***

那個打賞滾動條總是跳過去,很感謝各位朋友的打賞。

新浪微博:項庭生。微博有個禮品意見徵集,是未來可能書評贈送的,大家有空去微博說說自己的想法,喜歡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