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零五章 伏羲骨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許老師,我問問題。」 「問。」 「什麼是伏羲骨?」 「不知道。」 「你媽媽說的。」 「那你問我媽媽去。」 「阿姨又不在,那,你真的分不清我和...

?第二百零五章伏羲骨

項凝在上一次的課上沒有見到許庭生。

因為上周末那件事的關係,項凝其實特別著急見到他,著急問他身體怎麼樣,還有咚咚怎麼樣?還有,那個問題的答案還要不要聽了?

這個下午又有他的課,所以項凝特意來得早一些。

離上課還有一個多小時,項凝站在2樓走廊,手扶著圍欄往下看,看到許庭生從門口進來,他帶著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在學校里到處逛,嘴裡說個不停,興緻勃勃的樣子。

「看來是沒事了呢。」項凝想著。

當許庭生領著人逛完3樓,從樓梯下來的時候,項凝背著手俏生生的站在了樓梯口,看見許庭生,她齜牙做了個鬼臉,然後開心的對他笑,眨眼睛。

可是許庭生只是看她一眼,就緊張的走開了。

「生我的氣?還是生媽媽的氣?媽媽那天是凶了點。」

看著許庭生領著人進了辦公室,項凝想了想,趕緊回去教室隨便找了本書,然後拉上蘇楠楠,直接說道:「走。」

「幹嘛去?」蘇楠楠問道。

「陪我找許庭生問問題去。」

「好呀,好呀。」

「你那麼開心幹嘛?」

「大家見到許老師都會很開心埃」

「」項凝不說話了,在心裡想著:「你們開心什麼,他又不是大家的。等補習結束,他又是我一個人的了。」

項凝走進辦公室后沒有看到許庭生。

然後裡頭有一個慈祥的伯伯和一個奇怪的阿姨,阿姨之所以奇怪,是因為她一直盯著項凝看,盯著她被發箍挽住了流海的光潔額頭看,然後對她招手說:「小姑娘,你過來。」

「我是來找許庭生老師的。我問問題。」項凝有些不安的說。

「我就是許庭生的媽媽。」奇怪的阿姨說。

項凝覺得既然奇怪的阿姨是大叔的媽媽,那自己應該禮貌一點,於是聽話的走過去,甜甜的叫道:「阿姨好。」

「好,好。」

許媽開心的應過,然後指著項凝的額頭,跟坐在一旁的許爸說:「看,看,庭生爸你快看,伏羲骨,原來真的有啊,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呢。」

許褪淺哉飪詵溝模相命、起名、擇日子之類的事都會一點,不算多精通多玄乎,但是能蒙人,憑這個養活過一家六個孩子。

他有幾本線裝書,是破四舊的時候埋在地底下保存下來的。

初中學歷的許媽也看過這幾本書,還挺信,挺在意,過年帶許庭生去相親的時候,就誇的葉瑩靜有一副好面相,旺夫旺家。

「什麼伏羲骨?」

項凝。

關於伏羲骨這事,項凝自己也是上了大學才從一個神神叨叨的室友那裡聽說的,沒太當真,只不過後來一直當作玩笑對許庭生炫耀。

前世,許庭生就不信這個,事實也不可信一個生著「天下第一品」面相的人,怎麼可能那麼倒霉遇到我?最後,還等了我這個混蛋三年。

現在,許媽把這個偉大的發現提前了。

「天下第一品,大富大貴的相。小姑娘,你這命可好了喲。對了,你多大了呀?叫什麼名字呀?」

許媽問。

「阿姨我十五,我叫」

如果小丫頭把「項凝」這兩個字說出來,會怎麼樣?辦公室會不會炸?地球會不會炸?關鍵,之後許庭生會不會炸?

許庭生帶著爸媽把培訓學校逛了一遍后,帶他們到辦公室休息,然後自己去找了一趟唐光尹,回來的時候在辦公室門口聽到老媽問出這句話,看到項凝的背影和老媽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許庭生情急,喊道:「蘇楠楠,馬上上課了,你們過來幹嘛?快回去。」

因為太大聲,語氣聽起來不像詢問,像責罵。

項凝聽見許庭生的聲音,驚喜的轉過頭。

許庭生卻沒笑臉,上來拉著她和蘇楠楠就往門外趕:「你們在這呆著幹嘛?馬上第一節課就上課了,快回去上課。」

三個人到了辦公室外,許庭生心有餘悸,連忙把辦公室門關上。

「我問問題。」項凝說。

「待會下課再問。」許庭生依然著急,口氣也著急的說。

「你,你凶什麼凶?還有十多分鐘呢。」

「你先回去再說。」

「你幹嘛呀?許庭生。」

「不許叫我名字。」

「大叔。」

「叫老師。」

「騙子。」

「快回去。」

「我跟你說哦,」

「回頭再說。」

「不是呀,我是想問你,」

「回頭再問。」

「,凶什麼凶,以前都沒這麼凶。走就走。」

項凝氣鼓鼓的走了,許庭生回到辦公室,關上門。

許媽笑眯眯的問:「那個女孩叫蘇楠楠?」

「哪個?」

「伏羲骨那個。」

「我不認識什麼伏羲骨埃」

「好看那個。」

「這麼小的孩子有什麼好看不好看的。」

「唉你,存心跟你老媽抬杠是吧?就模樣特別甜特別俏特別惹人那個你看不出來?」

「」

「唉你,說話呀?怎麼不說話?」

「就想著聽你多誇小丫頭幾句。」許庭生低聲嘀咕說。

「你說什麼?」

「我沒說話。」

許爸打斷了母子倆毫無營養的對話:

「好啦,你打聽這個幹嘛,這麼小一個孩子,就算面相再好,你還能弄回去當兒媳婦啊?你不惦記你好姐妹家那個旺夫相的小葉姑娘啦?」

「這要是前世,把人帶回去,老媽得多激動,」許庭生想著。

許爸接了個電話。

原本他打趣說許庭生上課,結果有事必須馬上走。許庭生看著老媽不甘心的樣子,鬆了一口氣,開開心心的給爸媽送到了門口。

項凝心神不寧的上完了第一節課。

「討厭他。」

「原諒他?」

「看在上個星期的份上,他都吐血了,媽媽還對他凶,那就原諒他好了。」

下課鈴響,項凝一個人到了許庭生辦公室。

「許老師,我問問題。」

「問。」

「什麼是伏羲骨?」

「不知道。」

「你媽媽說的。」

「那你問我媽媽去。」

「阿姨又不在,那,你真的分不清我和蘇楠楠哪個好看?不知道阿姨說的模樣特別甜特別俏特別惹人那個是誰?」

「,你還會偷聽啊?」

「我我就是想回來跟你道歉,哄哄你,問你還疼不疼?我都受委屈了還想著來哄你,你還凶我哇」

「不許哭。」

「我沒哭嗚」

「這還沒哭?」

「我是說,我偏哭。」

「」

「你怕不怕?嗚」

許庭生就笑了。

「你爸爸說你媽媽想把我弄回去當兒媳婦嗚。還有,小葉姑娘是誰?嗚。」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