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零四章 讓年輕人不再有夢想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而結果呢?唱衰的繼續唱衰,設置下一個又一個崩盤臨界點,而房價一路坐著火箭飆升,蠻不講理的碾壓一個又一個臨界點。 許庭生曾經就是「崩潰論」的信徒,不是因為這一理論多麼有理有據,多麼可信,而是一種...

? 第二百零四章讓年輕人不再有夢想的一套房

這一晚的高燒似乎是病魔最後的垂死掙扎,高燒過後,許庭生的體溫基本恢復了正常,只是身體更虛弱了一些。_﹎8_w=ww.

第二天其實是陰天,但許庭生醒來,睜開眼,能在正忙碌準備早餐的app1e身上看見陽光。就像曾經的她,是燦爛的。

吃過早飯,app1e興緻勃勃的跟著6芷欣去了辦公室。

不過只過了一會,她就下來了,望著許庭生,尷尬的吐了吐舌頭說:「我現我困死了,所以決定先補個覺。我下午再開始跟芷欣學習……好不好?」

這種狀態其實比她硬撐著要跟6芷欣學習更讓許庭生放心。

「當然好,你都一夜沒睡了。」許庭生說。

「你呢?」app1e說。

「我一會陪爸媽聊天,再帶他們好好看一看互誠的情況。」

「嗯,別擔心我」,app1e進門,狡黠說,「那我就不給你留門了哦。」

「留一個吧,沒準一會爸媽就走了。」許庭生笑著說。

「不要,小心被媽媽抓祝還有,你千萬別告訴他們我在睡懶覺哦,要不他們要覺得我懶了。」app1e關上門,然後傳來反鎖的聲音。吧 w`ww.

過了一會,許庭生貼在門上聽,聽到她淺淺的,平穩的呼吸。

許爸許媽是在早市上吃過早飯過來的,許庭生直接把他們帶到了辦公室,給許爸講了一個多小時互誠現在的經營狀況和展計劃。

這種感覺就像是小時候拿了三好學生的獎狀回家,驕傲著,矜持著,等待父母的誇獎。

結果,許媽說:「別影響學習,學習才是最重要的。我看你上學期好幾科都才六十幾分。」

許庭生沒法跟老媽爭辯,沒法告訴她大學……六十分就很夠了。

參觀完河岸民居的辦公室,許庭生和許爸坐下來,許庭生第一次在許爸面前提起了房地產這一塊,包括自己想去嘗試一下的想法。

許爸沉默思考了一會說:「其實這一塊,這段時間也有不少人找我一起做的。不過我看了看,現在民眾普遍認為房價已經太高了,電腦上一查,全是說房地產要崩盤的。所以,我還有點猶豫。」

從國內房地產行業起飛的那一天起,這種「崩潰論」其實就一直存在,房價越高,這種論調越普遍、激烈。

然而結果呢?唱衰的繼續唱衰,設置下一個又一個崩盤臨界點,而房價一路坐著火箭飆升,蠻不講理的碾壓一個又一個臨界點。

許庭生曾經就是「崩潰論」的信徒,不是因為這一理論多麼有理有據,多麼可信,而是一種不甘和自我安慰,其實很多人都是一樣的想法,一邊搖旗吆喝崩潰隨時到來,一邊滿心期待……崩潰了我能買得起房。﹎﹏>吧 w`w`w·.`y=a`w`e`n-8`.=com

然後,辛辛苦苦每月一千幾百的存著錢,卻不得不在同時眼睜睜看著房價一路狂飆,原來買得起十平米的錢,存著存著……終於不夠買三平米了。

也許崩潰確實會來,但至少在許庭生直至2o15年年底的記憶里,它始終只是空談。

「爸,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認為,房地產非但不會崩盤,還會漲,而且漲幅很大。」許庭生堅定無比的說。

「多大把握?」

「百分之九十……八十。」

「做生意,六十就夠了。」

「所以我想試一下。」

「麗北?」

「麗北資金流動太慢,雪球很難滾大,我打算先在岩州試試水。」

「第一次,既然是試水,別扎太猛。」

「我知道。」

「那我那邊也做一點?」許爸看許庭生這麼堅定,猶豫著問道。

「可以。」許庭生說,其實這一塊,他最後是希望由許家來做的,對於房地產行業,許庭生其實只對錢有興趣,而對行業本扇ぃ一點都比不上互誠。

「可是,歡購現在的資金運用率其實很高,你明白的。抽調資金投入房地產的話,有必要?會有更高的回報率?」許爸問道。

許庭生當然知道歡購現在正在滾雪球,但還是堅定的說:「在具體選擇上,比如城市和地塊方面眼光准一點的話,應該沒問題。」

其實這等於說肯定沒問題,因為論「眼光」,沒有人會比許庭生更准。在曾經熱切渴望一套房的那段時間,許庭生查找了大量的資料,關注著方方面面,他甚至知道很多小區在幾年內的具體房價。

「我知道你眼光一向准,不過還是被你說的有點暈。真的會繼續漲?而且漲幅很大?」

許爸這麼問。

許庭生苦笑回答:「我覺得,房價會漲到一個可怕的程度,一個讓很多人無力背負,讓大部分年輕人失去夢想的程度。」

之所以苦笑說這句話,是因為許庭生知道這是巨大的機會,更是巨大的悲劇。國人最終將為房價的暴漲付出的最大代價,其實是讓年輕人失去夢想。

年輕人的夢想,終將從創造和兒時的理想里走出來,變成我想有一套房。

年輕人將失去活力,因為他們一進去社會,就不得不像中年大叔一樣,背負著承重的家庭負擔,還房貸,然後用剩下的不多的錢財養家糊口。

房子,甚至會在某種程度上讓愛情變得可笑。

吳秀波在後來說:那時候愛上一個人不是因為你有車有房,而是因為那天下午陽光很好,而你正好穿了一件白襯衫。

許庭生站在「那時候」向「後來」過渡的路口,無力改變什麼,也不打算改變什麼。

人在河流,哪怕再強大,也不過可以拍擊出浪花,卻怎麼都無法逆轉洶湧的浪潮。

唯一的可能是,你原本可能只能在河邊玩耍,看潮起,甚至是被浪頭打翻在地的其中一個,而今,你可以站在潮頭。

又跟許爸聊了一個多小時,6芷欣從樓上下來,對許庭生說:

「唐校長剛剛打電話過來,問你在培訓學校那邊開的課還上不上?你上次沒去,很多學生和家長都打電話反應了。唐校長說如果你決定不上了的話,給他個准信,他想辦法和學生、家長們解釋一下。」

許庭生想起項凝爸爸的話:「小凝在培訓學校還有兩周課,我們本意是想讓她就不要上了,但是拗不過孩子,這些事也不適合對她說破……所以,只能麻煩你了,我們希望你……別再給小凝上課了。」

沉默了一會,許庭生想拒絕。

許爸說:「身體沒問題了吧?沒問題了最後堅持下,別讓孩子們和家長失望,正好我也想去培訓學校那邊看看,順便看看你上課……自己都還沒畢業,就會上課了?」

許爸這麼說了,許庭生只好說「好」,又對6芷欣說:「下午我去上課,然後,下周……再看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