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零三章 如果我死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22 22:59  |  字數:3490字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第二百零三章如果我死了

人都需要一個可以包容你說「不」的人,一個你可以在他面前放肆哭泣不說理由的人。

大部分時候,我們沒有。

等到準備從樓頂陽台下來的時候,許庭生已經重新擁有一張平靜的臉,溫和的笑容。除了身體還有些虛弱,沒有人能看出他有任何異樣。

許爸搭著他的肩膀下樓。

許媽正在廚房忙碌。

apple站在廚房門口。許庭生看了一會,她似乎很不安,看樣子幾次想進去幫忙,又猶豫不敢向前。於她而言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狀態,這是她第一次見許庭生的父母,自然希望能留下一個好印象。

今天對她來說,太突然了,她甚至沒來得及換一身得體的衣服,跟許庭生打聽清楚許爸許媽喜歡的,介yì的,這些加劇了她的慌張。

還有一個原因是,許媽的神色和態度並不好,這其實並不針對apple,但apple感受到了。

許媽是帶著氣來岩州的,本來只是對許庭生的氣,然後當她發現幾個女孩似乎虧待了她正生著病的寶貝兒子,氣就更大了,對xiàng範圍也變大了。

還有,她不喜歡許庭生這樣的生活狀態,她還惦記著葉瑩靜呢,在她看來,葉瑩靜那樣一個大方得體,氣質如蘭的姑娘,才是許庭生應該去好好把握的。

這些綜合在一起,許庭生可以想xiàng得到,老媽從apple手裡搶走做飯的活的時候,應該沒太注意自己的態度。

這可是許庭生的媽媽,所以apple怎麼可能不擔心,不著急?

許庭生走過去,替她拉開圍裙帶子,解了圍裙,低聲說:「我媽這氣是沖我的,你別擔心,過來坐,我們一起跟我爸聊聊。」

apple看看許庭生,又看看廚房,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又不知怎麼說好,她似乎對於自己就這樣安心等著吃飯很是不安。

「去給我爸泡杯茶吧。」許庭生說。

於是apple似乎終於找到了心安的理由,泡了茶端到許爸面前說:「叔叔喝茶。」

「謝謝」,許爸說,「這幾天照顧庭生,辛苦你了。」

「我,我沒照顧好。」apple有些慚愧的說。

「很多事都要慢慢學的,你自己還是個小孩子呢,已經做得很好了。其實有這份心最重要,叔叔很感謝你,回頭有時間去家裡玩。」許爸微笑說。

「嗯,好。」apple看看許庭生,有些害羞,還有掩飾不住的開心。

只是和許爸聊了一會,apple的情緒已經緩和了不少。

許爸的寬厚和沉穩,很容易就能讓人在他面前感覺踏實,如沐春風,這或許是許庭生一生都學不來的,是沉浮堅忍,人生抑揚的積澱。

晚飯上桌,陸芷欣給許爸開了一瓶她珍藏的紅酒,這瓶酒許庭生之前討過許多次,她都捨不得。

飯桌上的生態是這樣的。

大部分人,包括apple自己,都在吃許媽燒的菜,由衷或「虛偽」的誇獎幾句,只有許庭生和許爸在不時吃之前apple燒好的兩盤菜,儘管味道確實有些慘,還是說:「剛開始學,已經很不錯了。」

然後許媽問apple在哪個學校讀書,什麼時候開學。

apple看著許庭生,不知該如何回答,難道要她跟許媽說:「我休學了,就在這呆著?」

許庭生打著哈哈替她掩飾過去。

陸芷欣和許爸聊紅酒,然後聊生意,聊及她家的生意,互誠的發展,甚至還有她對歡購未來發展的一些思考。

許爸雖然早聽許庭生說起過這個女孩在互誠的重要性和她的能力,此時仍然有些驚訝,忍不住連連誇獎、認可,越聊越投機。

方橙也難得的說起了一些自家的事,甚至第一次提起了她退休在家的爺爺的名字:方國厚。

許庭生和許爸對視一眼,這是曾經漸海省的大人物之一。

於是apple開始變得更無措,她發現自己似乎一無是處,連話都插不上。

許庭生這些天第一次吃完了一整碗飯。

「我幫你盛飯。」

apple看見許庭生終於吃得多了一些,不由得開心,而且終於找到事做,伸手過來拿許庭生身前的碗。

因為緊張慌亂,碗在她手裡打了個滑,摔在地上。

「乓」

碗在地面碎裂。

碎掉的只是一個碗,但是apple本就壓抑的情緒似乎馬上要隨著這一聲破碎而崩潰,手足無措,愣愣的站在那裡,低著頭,眼睛裡已經有了淚光。

整桌人都看過來,許媽也抬頭看著。

許庭生把右手臂架起來,架得高高的,故作是對apple說:「不怪我啊,怪你自己拿得不夠高,我一抬胳膊就碰到了。」

許媽看了看,沒好氣說:「你要人把碗捧到天上去嗎?自己闖的禍還怪別人。」

「我就抬了下胳膊,想伸個懶腰。」許庭生辯解。

「那也不能怪別人。算了,碎碎平安。」許媽說。

許庭生很了解老媽,她就是這樣的脾氣,所以他才這麼做。

收拾好碎了一地碗片,許庭生和apple一起進了廚房,看著apple眼裡的淚光和無措的神情,許庭生伸手握住她的手掌,捏了捏她的手心。

「安心,有我呢。」

「對不起,我好沒用。」apple說。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