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零一章 說謊的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那不一樣,以前是知道你肯定不會,才敢那樣逗你,你看我那樣逗過其他男生嗎?因為他們真的會,我就需要給他們冷臉。 而且我知道,我越那樣,你越怕,對吧?還有,那時候我不是有目的嘛,雖然現在想起來很蠢...

? 第二百零一章謊的人

七月天里突如其來的瓢潑大雨。

如果把車停在某處,一個人坐在車裡,聽一場大雨敲窗,看人群奔散,然後雨水覆住視線,溫度下降。人會容易無助,感覺像是被整個世界拋棄。

許庭生下車買煙的時候,金毛咚咚跟著跳下來。

「你下來幹嘛?這麼大雨,淋死你。」

因為雨聲太大,許庭生差不多是吼著這麼。可是咚咚不為所動,仰頭看許庭生,嗷嗷叫了兩聲,也許它在:「就剩下你了,我怎麼敢不跟緊,哪怕淋雨,又有什麼關係?」

於是一人一狗在如注的暴雨里走過天橋,各自淋了個透。

許庭生給自己買了一包煙,給咚咚買了一包火腿腸。

在雨里燃一根煙實在太難,於是許庭生又回到車裡,把煙上,然後給咚咚剝了一根火腿腸。雨水里啪啦的敲擊車、車窗,一個男人叼著煙,一條狗叼著火腿腸,……

許庭生給一條狗看照片,照片里有項凝,它認得,嗚嗚的叫,很可憐。人也是。

……

許庭生在回到河岸民居之前,就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現在的他,其實連放任痛苦和頹廢的權利都沒有。

他還準備好了一個謊言。

重生一世,許庭生註定與無盡的謊言相伴,然後,謊的人從此只能不斷謊,無法停止。謊言里的人生其實容易孤獨,因為需要獨自背負太多東西。

河岸民居二樓客廳里坐著方橙、陸芷欣,還有他之前打電話叫來陪apple的余晴。

她們看到渾身濕透的許庭生,還有跟在他後面走進來金毛咚咚,都露出奇怪的目光。

「apple呢?」

不顧她們的詫異,許庭生先問道。

余晴指了指虛掩著的房門。

許庭生推門。

apple雙手抱膝坐在床上,聽到聲音,抬頭看到許庭生︾︾︾︾,m.★.co$m,緩緩的低聲:「許庭生,你回來了?你去找項凝了對嗎?是項凝找你了嗎?」

「不是埃」許庭生謊。

「你騙我,你那時候好緊張你知道嗎?我從沒見過你這麼緊張,……你也很久沒有這樣匆忙的丟下我一個人了。所以,只能是項凝對不對?」

沒有質問的口氣,apple緩緩的。

了謊的許庭生只能繼續謊,他:「真的不是,你別瞎想。」

然後,他牽過來金毛咚咚,:

「我幫一個朋友找他的寶貝金毛去了,然後還淋了一場雨。它差被城管當做流浪狗抓去打死,好不容易才救下來。

因為市區那邊這段時間管得嚴,有專門的打狗隊什麼的,所以朋友想把狗放在我們家一段時間。我想它可以陪你解悶,還有陪我們跑步,就帶回來了。你看,行嗎?」

apple看了看渾身濕透的許庭生,又看了看一樣濕漉漉的咚咚,想了想,尷尬的站起來,抬手揉了揉他的濕發,:「對不起,我……」

「沒事。」了謊的許庭生其實承擔不起這句對不起,他,「你吃飯了嗎?」

apple搖頭,客廳的三個女孩也大喊沒有。

「都快七了,那我趕緊給你們做飯。」許庭生。

「你先洗澡換衣服埃」apple。

「好,我很快。」

許庭生快速洗了澡換了衣服在做飯,四個女孩歡天喜地的伺候咚咚洗澡、吹乾,拿出各種零食喂它。方橙推開廚房的門,:「狗睡哪?」

許庭生:「睡沙發下吧,我腳邊,省得又有人半夜來脫我褲子。」

吃過飯,又洗過碗,許庭生在沙發上陪著坐了一會,方餘慶過來,替鍾武勝帶來了茶葉,開車接走了余晴。許庭生給鍾武勝打電話,打算約他們第二天吃飯。

鍾武勝他們晚飯後就已經離開岩州了,辦完事很快要回麗北。

然後,許庭生開始感覺腦袋有昏沉。

「你們在客廳再玩一會,我今天有累,先去睡一下。你們回去睡覺的時候叫醒我。」完,連沙發都被佔了的許庭生進了原先自己的,現在apple的房間,一頭扎倒在床上。

他迷迷糊糊的醒來時,已經能在枕被上看見陽光。

apple就坐在床邊,看著他。

「我……現在幾了?」

許庭生知道自己睡過頭了,有些艱難的掙扎著要爬起來。

apple起身把他按回去,:「快躺好,你發高燒了。現在,下午兩。你先喝水,把葯吃了。」

apple幫他把枕頭疊起來,扶他靠坐住,然後去端來溫水,手捧幾顆膠囊喂到他嘴裡,又把水杯捧到他嘴邊。

陽光打在她臉上,她的神情無比認真。

許庭生抬頭:「apple?」

「怎麼了?很難受對嗎?」

「不是,我覺得很溫暖。」

apple開心了一些,笑著:「這麼容易就溫暖呀?」

「是啊,人到一定時候,其實就會這樣,遇見很簡單的東西,看見很認真的臉,有人關心你,把你看得那麼重要……很容易就會溫暖。」

許庭生「三十一歲」,或許應該已經「三十二歲」。他有過荒涼失落的一世過往,不曾得到過安定,還有著「孤獨」的今生。

是的,孤獨,無時無刻不在的孤獨,哪怕與項凝相處的時候,雖然美好,但是這種孤獨依然無法避免,因為他所懷抱著的,是只有他一個人的故事,包括感情。

他想把那些故事找回來,結果昨天發生的一切證明,他正越走越遠。

許庭生的,「人到一定時候」,其實指男人經歷滾滾紅塵,潮起潮落之後,終於收起不甘和不羈的心,渴望一份簡單安穩的時候。

許庭生有著少年意氣的外貌,兩世滄桑的心,所以,註定是一個矛盾體。

apple看著他燦爛的笑,:「燒糊塗了。」

「不是」,許庭生,「你從昨晚一直守到現在?……快,睡一會。」

apple搖頭。

「去把門關上。」許庭生。

apple關門。

「躺上來。」許庭生把身體挪到床鋪一邊,。

「啊?」

出乎意料的,流氓apple這時候看起來無比緊張。

「你發著燒呢。」她緊張的。

許庭生愣了愣,:「想什麼呢?姑娘腦子裡就不能純潔?」

「那……」

「就躺會,你睡一會,然後我靠著你躺會。」

apple遲疑了一下,終於心翼翼的躺上來。

許庭生髮現她依然緊張,好奇道:「你這不對啊,以前都那麼……,現在怎麼這麼緊張?」

apple:

「那不一樣,以前是知道你肯定不會,才敢那樣逗你,你看我那樣逗過其他男生嗎?因為他們真的會,我就需要給他們冷臉。

而且我知道,我越那樣,你越怕,對吧?還有,那時候我不是有目的嘛,雖然現在想起來很蠢,可是那時候真的好想考一個好一的大學啊,因為我想改變自己和媽媽的生活,別的什麼都抓不祝」

「原來是這樣。那現在呢?」

「現在在一起了,反而怕。還沒牽手呢。」

……

許庭生的高燒還在持續,兩天後也只是變成了低燒。

他睡回了沙發,卻過上了皇帝一般的生活,大部分時候是apple照顧他,偶爾她累了,陸芷欣會表現她難得的溫柔,這對被她凶慣了的許庭生來,簡直就是翻身農奴把歌唱。

「對不起啊,總是把你當做超人,昨天那樣,還是習慣的等著你做飯,洗碗。我們都被你慣壞了。」陸芷欣。

這場病還有一個好處是,apple雖然因為照顧許庭生而疲累,但是心理狀態和精神狀態好了很多。

因為她找到了自己樂於去做,並且能從中感覺自己「很有用」,「很有價值」的事,她的生活狀態變得前所未有的積極。

她知道要適時休息,她知道要多吃飯,因為她要照顧許庭生。

她開始更努力的學習做飯,雖然大多數時候慘不忍睹。這樣,當她有一天圍著圍裙打開門的時候,兩個陌生人出現在門外,他們:「你是?許庭生住這吧?」

許庭生一骨碌坐起來:「爸,媽,你們來了。」

***

註定慘淡的一周,更新方面,前面已經了能排月第一,那是很多職業寫手上面的第一。我不是職業寫手,真的扛不住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