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章 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21 00:48  |  字數:4163字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第二百章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小項凝像是一個歡脫的小話癆。

其實,她只是把自己正在思考的事情說出來。

當她終於問到:「剛剛,我明明就在,為什麼你卻跟朋友說項凝已經走了?」

許庭生在車裡找到一盒老舊的CD,翻出來一張,放了一首老歌。李宗盛用他絕對不算合格,但就是那麼特別的嗓音唱著:

「有人問我你究靜是哪裡好

這麼多年我還忘不了

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是鬼迷了心竅也好

是前世的因緣也好

……」

小項凝有一句沒一句的跟著哼:「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是前世的姻緣也好,……」

……

碰瓷這個行業是什麼時候興起的,許庭生不太清楚,但是遇到了。

距離項家不過兩三百米。

當那個中年男人無比緩慢的倒在車頭旁邊,真心太假了,連傻乎乎的項凝都不覺得這是一起車禍,她無比認真的說:「那個人怎麼突然就暈倒了?我們要送他去醫院嗎?」

許庭生對她解釋了幾句,下車。

「啊呀,斷了,斷了,不能活了,你怎麼開的車?」

男人看許庭生下車,開始在地上抽動,哀嚎。

「沒撞到吧?」許庭生說。

「怎麼沒撞到?我這傷了你沒看到嗎?要麼500塊,要麼報警。」

男人指給許庭生看他腳踝的一塊紅腫。

「那報警好了,我們兩個都驗一下傷,我也傷著了。」許庭生說。

男人譏笑:「嘿,你還傷著了?你開車的,你還傷著了?嘿,……」

「嗯,噗。」

許庭生張口吐出來一口血,噴了男人滿頭滿臉。先前他腹部連受重擊,傷了胃臟,一直被這口血頂著,一直忍著,……

因為之前,之後,他知道自己這樣寵溺項凝,陪著她的機會註定越來越少。

現在剛好,他已經快忍不住了。

男人整個人在一瞬間愣住了,獃獃的看著,許庭生正慢條斯理奧的用手背擦拭嘴角的血跡。玩這麼狠?他碰瓷多年第一次見到這麼接招的。

「你幹嘛?」他帶著哭腔,像受了委屈一樣說。

「吐血啊。」許庭生平靜的說。

「不關我的事吧?」他說。

「怎麼可能不關你的事,你剛剛這一倒,我急剎車,胸口頂著了。我這都傷成這樣了,你沒看到嗎?估計不能活了。」許庭生用一種「彌留」的口氣說。

「那怎麼辦?」

「500塊,或者報警吧。」

男人爬起來,撒腿就跑。

許庭生笑笑,回到車上,項凝看著他。

「就是有點胃出血,不算嚴重的,我送你到家就去醫院。」許庭生說。

「我陪你去。」項凝在哭。

「你先回家。」許庭生說。

「我……」,項凝哽咽著,說,「許庭生,我告訴你剛剛那個問題的答案好不好?小項凝長大了會變成……」

「小凝。」項媽的聲音。

從看到下午那一幕開始,項爸項媽就一直放不下心,焦慮不安的狀態下,他們打電話給警擦外甥女說了一遍自己下午看到的情況,對方的回答更加重了他們的擔心。

在家裡等了一會還不見許庭生把項凝送回家,夫妻倆雙雙出門來等候。

項媽透過車窗看到了許庭生和項凝。

揮手喊:「小凝,快下車,回家。」

許庭生今天本不打算出現在項爸項媽面前,他已經教了項凝一套說辭,教她把今天的事瞞過項爸項媽,可是現在,沒辦法了。

許庭生下車,項凝剛擦乾眼淚,被項媽拖下車。

「叔叔,阿姨,我……」

他話說半句,就被項媽打斷了。

「你先回去吧。」

項媽說,說完細細的檢查項凝全身,看她有沒有受傷。

「今天,……」

許庭生硬著頭皮說。

「你先回去吧。」

項媽重複了一遍。

「嗯,好。」

項爸把咚咚從后座牽下來,走過許庭生身邊,低聲說:

「是這樣,下午,我們後來也趕到了……所以,小凝媽媽嚇著了……說實在的,我們就是普通小老百姓,習慣安安穩穩過日子……

庭生,你能給叔叔一個合理的解釋,告訴我為什麼你會來給小凝當家教嗎?」

到這一刻,許庭生已經知道,正如項凝那位警察表姐說的,自己之前的那些理由……現在已經全都說不通了。

他只好搖頭。

「那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謝謝你,不過我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情況再發生了。回頭,我給你電話。」項爸拍了拍許庭生肩膀說。

「好,那叔叔……再見。」

許庭生手把著車門,轉頭看一眼站在項媽身邊的項凝,她不顧媽媽的勸說,淚水漣漣。許庭生覺得,他會記住她這一刻的眼神,記一輩子。

她還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一直很喜歡許庭生的媽媽突然對他語氣冷漠,只知道,大叔千叮萬囑,下午的事不能和爸媽說。

許庭生揮了揮手。

項凝也想揮手,項媽拉著她轉身往家走。

金毛咚咚搖著尾巴,轉頭汪汪叫了幾聲。

車裡依然放著歌:

「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

雖然未來如何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