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九十七章 勢還是要養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就這麼開打。 一點猶豫,一點反抗的跡象,就這麼開打。 二沖十餘。 第一個照面,兩人幾乎是一樣的動作,疾奔,騰身,屈肘直砸對方面門,光頭坤哥這邊包括眯縫眼在內,已經倒下兩個。

? 第一百九十七章勢還是要養的

這個時候除了正中間相對的兩邊,外面圍了兩圈人。,x.

內圈是那些原本站在不遠處的,不負責動手的那批人,方餘慶稱之為岩州市內及附近的二代里比較不成器的一批。他們一般都有個比較成器的兄弟姐妹,那些成器的跟方橙一個圈子,這批不成器的跟方餘慶一個圈子。

當然,這個成器與不成器是相對的。

他們看許庭生正式開始處理問題的時候,就都湊了上來,壓場是次要的,主要目的是趁機會見識下這個誰都看不懂的許庭生。

外圈,是那四十幾個黑t恤大漢,結結實實的把圈內的一切圍住了,擋住了。

現在,光頭坤哥一群人看許庭生的目光儼然如同看「魔鬼」一般,他還沒動手,但是做事的方式讓人不寒而慄。

妖艷女人一邊發抖,一邊抽抽搭搭的哭,許庭生看她一眼,她趕緊捂住嘴不敢再出聲。

今天,事是因她起的,是她不斷推動,堅持不肯放過的,要不是她,許庭生已經一早賠了五萬塊走人了,而且,她還親自上陣踹了許庭生一腳,……

鍾武勝感覺很欣慰。許庭生很厲害,他一直都知道,但在以前,那多是從聰明能幹的角度說的,現在換一個角度看,許庭生處事的手段如此成熟,果斷,滴水不漏,……

現在的局面是己方勢強,但是許庭生在此之前就已經連對方勢強,己方不得不以弱擊強的準備都已經做好。

「庭生真是……,比我想象的更厲害,許家大幸。」

鍾武勝捨不得把「城府」、「心機」、「腹黑」這樣的詞加在許庭生身上,很不願意承認他也有這一面,因為他一直是那麼的溫和寬厚,為人著想。

鍾武勝自己就是受到照顧,知道許庭生為自己著想的其中一個,他和他的妻子,孩子,某種程度上皆是因此方得安穩富足。

但是,他腦海里其實閃出來過。

在他身後,兩個第一次見到許蛙伸手捅了捅鍾武勝後背,等他回頭,悄悄豎起大拇指示意了一下,三個人相視一笑。

他們見識過許爸的寬厚和正慢慢形成的勢,已經甘心把自己綁在許家這條船上,現在見到許家傳說中的獨子許庭生,非但沒有失望,反而更有信心。

誰都希望自己所在的船上,有最強最好的掌舵人。

「不成器」的二代們互相看了看,心照不宣,今天這一趟來得很值,然後各自在心裡把許庭生的危險度和分量都提高了幾個等級。

這人越來越有趣,越值得結交了,所以,今天這一趟來得很值,不但加深了認識,而且拉近了關係,攢下了人情。

這些人,方方面面的想法,其實許庭生都能想得到,也早就考慮過,他樂見這樣的情況。

人在世上漂,

船在水面盪,

勢,還是要養的。

勢,讓人怕。

勢,讓人伏。

勢,讓人重。

勢,讓人攀。

勢,讓人不敢亂伸手。

現在周圍這些人,身在許家的也好,二代們也好,都是以後或許爸,或自己,或黃亞明,要去打交道的,很可能產生利益牽扯的。

所以,許庭生要養這個勢。

要成勢,許庭生現在錢還不夠多,關係還不夠廣,那就先靠自己這個人來起勢。勢起后,錢就會更多,關係就會更廣。

許庭生做事,從歡購的起步,到回顧整個互誠發展和維護的過程,其實一路如此,勢在首要,能起則起,不能起,則借。

……

「那就你先吧。」

許庭生指著眯縫眼大漢。

「你的左手,要斷。」

許庭生這個……有點太具體了,為什麼就是他,還指定左手?

鍾武勝聽著,突然覺得這不像許庭生,打斷手這種事在江湖人里並不少見,但是現在由許庭生嘴裡說出來,就很讓人意外。

甚至讓鍾武勝心裡微微有點不舒服,他不認為許庭生應該做這些,至少不應該自己來做。

「這隻手肯定碰到項凝了。」自認為是現場唯一的知情人,方餘慶有些得意的說。

許庭生沒聽到,要是聽到了一準跟他拚命,因為他是說給方餘慶聽的,那麼,也就意味著不久后許爸、許媽,都會知道這樣一個名字:項凝。

許爸會怎麼說不知道。

許媽一定會讓他把人帶回家看看。

眯縫眼微微退了一步,和他比較親近的幾個人對視一眼,然後集體轉頭去看光頭坤哥,等他的意見。他們的見識不如光頭,看待眼下的局面,只認為是現在對方比自己這邊人多而已,覺得還有日後,所以應該還有談的餘地。

「出來吧。」許庭生說了一聲,然後從身邊的人手裡要過來一根甩棍。

眯縫眼猶豫了一下,腳步動了動又站住,焦躁不安的舔了舔一時間感覺有些干皺的嘴唇,然後,不自覺的緊了緊手上的棍子。

因為他這個動作,鍾武勝轉頭對身後兩個人示意了一下。

兩人很興奮,這才和小東家初次見面,表現的機會就來了。

所有人,包括許庭生自己,都還處在這個暫時的僵持局面中的時候,「嘩」,令所有人意想不到,那麼果斷的,兩條身影一聲不響突然從許庭生身後急速殺出,……

就這麼開打。

一點猶豫,一點反抗的跡象,就這麼開打。

二沖十餘。

第一個照面,兩人幾乎是一樣的動作,疾奔,騰身,屈肘直砸對方面門,光頭坤哥這邊包括眯縫眼在內,已經倒下兩個。

剩下的人條件反射的還手。

但是,現在反應已經有些遲了,對方的沖勢已經起來,而且打法像瘋了一樣,不惜換拳,換傷,每一拳一腳都是全力,速度極快,拳、腿、膝、肘,招招剛硬霸道,招招直奔要害,但求一擊既倒。

聲音略微有點嘈雜,夾雜著哀嚎聲,喝聲,罵聲。

但是,真正在打人的兩個,除了偶爾卯力時的悶哼一聲不吭。

現場稍微有點見識的都已經看出來了,這兩個人練的是泰拳。

泰拳屬橫練,具有很強的殺傷力,號稱站立式格鬥中最剛猛的格鬥流派,近身膝發如炮,肘過如刀,亂局中震懾效果極大,殺傷效果明顯,而且迅速。

也許就一分多鐘。

等到那兩條身影退回許庭生身邊,光頭坤哥這邊十幾個人已經將近一半倒地。

兩個人自己身上也都帶了點傷,但是泰拳手自身身體強韌,並無大礙。

突襲,速戰速退。

造成眼前的局面,兩個人,一分鐘,殺出來一地哀嚎。

現場敵我雙方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許家還養著這樣的人?而且,方餘慶口中的師傅,據說鐵籠格鬥可以一打五的鐘武勝,還沒出手。

「出來吧。」許庭生說。

***

訂閱漲了好多

很感謝,很開心。

新浪微博:項庭生。

先更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