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明明在這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啊,一般人不可能讓許庭生那麼著急,匆忙以身犯險,不可能讓他第一次開口讓方餘慶叫人,更不可能讓一直溫和沉穩的他這麼憤怒。 許庭生剛剛那一刻略顯可怕的神情,方餘慶是看到了的。 所以,在排除...

?

第一百九十六章我明明在這

「我剛開始沒想到情況會是這樣,剛開始,真的就一點小事。」許庭生弱弱的解釋。

他已經開始擔心怎麼面對老爸的質問和憤怒了。

「對對對,本來是小事,很小的事,而且這事本來跟許兄弟沒什麼關係的。」被圍著,心驚膽跳,卻一直聽對方几個人自說自話的聊天,光頭坤哥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接話。

可是,還是沒人理他。

鍾武勝把自己身後的兩個人讓出來,介紹說:「這兩位兄弟你還沒見過,他們是我以前的朋友,身手不比我差,現在也在幫許家做事。」

兩個人向許庭生問好,許庭生熱情回應,按他叫鍾武勝的方式,一概以哥稱呼。

誰讓「大叔」年輕呢,才二十歲。

這兩個人,許庭生一看就知道不是來給許家搞業務來的,他們的功能,和之前的鐘武勝是一類的。當然,現在的鐘武勝已經開始參與業務了。

許庭生知道許爸最近把歡購擴展到了一些民風比較彪悍,情況比較複雜的地方,這樣,砸店鬧事、訛詐什麼的奇葩事都能遇上不少,就不免更需要這樣一批人。

「這樣也好,有咱們自己人在,待會有件事,還是我們自己人動手比較好。」

許庭生轉頭盯了一眼剛剛碰到項凝的那個人,尤其他的那隻手,因為他去掰小項凝肩膀,她被嚇得尖叫,所以,……

這個眯縫眼的大漢高大強壯,但是卻被這許庭生一眼盯得有些心驚肉跳,他後悔許庭生挨的五腳其中三腳是他踹的,不知道,自己真正應該後悔的,是最後那一伸手……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都來不及了。

方餘慶注意到的是另一個問題:既然這件事原本跟許庭生無關,那他是為誰來的?現場只有幾個小混混和兩個小女孩,看著不像……

這不對啊,一般人不可能讓許庭生那麼著急,匆忙以身犯險,不可能讓他第一次開口讓方餘慶叫人,更不可能讓一直溫和沉穩的他這麼憤怒。

許庭生剛剛那一刻略顯可怕的神情,方餘慶是看到了的。

所以,在排除了一圈可能讓許庭生在意的熟人後,方餘慶覺得自己猜到了,「只能是她了,那個只聞其名,未見其人,自己還幫著給跳了舞的項凝……肯定是她。」

見許庭生沒事,恢復了沒心沒肺模式的方餘慶想到這裡,幾乎脫口喊出來,遲疑一下,拖著許庭生往旁邊走了幾步,問道:

「是項凝對不對?他們惹到的是項凝。肯定是她,你別想蒙我。人呢?人在哪?讓我看一眼,到底是什麼天仙樣的人,能讓你在意成這樣?」

方餘慶說完自己又環視了一圈,疑惑道:「看不到啊,難道先走了?」

正緊張的許庭生順口接道:「是,走了。」

這等於他承認了。

方餘慶很懊惱。

「這件事你千萬別跟你姐提,也不能跟余晴提,另外那些人里有認識你姐的,你也注意叮囑一下。」許庭生一邊拉著方餘慶往回走,一邊叮囑。

這事,項凝這個名字,要是讓余晴和方橙知道了,憑她們和apple的關係,那還了得?

「了解,放寬心,我知道的。」方餘慶拍胸脯說。

另一邊,許庭生自己都沒注意到,方餘慶為了避開人群把他拖到旁邊說話,反而離小項凝近了,所以,她聽到了。

她聽到方餘慶說,「是項凝對不對?」還有「到底是什麼天仙樣的人,能讓你在意成這樣?」

「原來大叔那麼在意我,連他的朋友都知道。」小項凝想著。

她還聽到兩個人最後的對話,許庭生說項凝已經走了。

「可是我明明就在這呀。」小項凝困惑了。

蘇楠楠湊到她耳邊說:「可是你明明就在這呀?」她也聽到了。

「噓。」小項凝說。

「好吧,可是許老師好厲害啊,你看那麼多人,那些車。那些人現在動都不敢動了。你看那壞女人,都在發抖了。」蘇楠楠繼續說。

「你快別說這些了,還不是你硬要打電話給你男朋友,結果……」小項凝說。

「好啦,我錯了。我現在覺得,要是能讓許老師當我男朋友就好了。」蘇楠楠說。

項凝突然板起臉不說話。

「怎麼了?項凝……哦,我知道了,你聽我說想讓許老師當我男朋友就生氣了。你……咦……你也喜歡許老師對不對?」

小項凝其實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只是一切都由心而為。

大叔那麼老,大叔心裡有個大項凝,因為大項凝大叔才對我這麼好,這是小項凝一直以來的認識……所以,她自己從未意識到過這個問題。

直到現在蘇楠楠跟她說了,她就亂了。

……

陳建興從接到許庭生電話,背上相機趕來,到得到許庭生的暗示,拍下現場的情況,再到親眼看著局面扭轉,那一排排車,那些人,……

他有些驚心,苦笑想:「這小子比我想象的還可怕。還好,我跟他是一邊的。」

現在的情況,他肯定是要留下的,許庭生不會無的放矢叫他過來拍照。但是,許庭生眼下一直沒叫他,他也不方便過去摻和,只好點了根煙在一旁等著。

終於,許庭生跟自己人聊完了,走到了光頭坤哥一群人面前,說了幾句話。

然後,陳建興看到許庭生沖自己招手,喊了聲:「陳哥。」

這種場面下被許庭生大聲叫哥,然後穿過一群非富即貴的人,再穿過一群結結實實,手持甩棍的壯漢,陳建興見過很多領導,各個級別,卻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所以,他甚至感覺雙腿有點發抖,走路都不自然。

許庭生迎上來,在中心人群外緣對他說了自己打算做的事情,然後說道:

「首先,這個局面陳哥你也看到了,我覺得陳哥不需要擔心。當然,你確實擔心的話,也不用為難,相機借我用一下就好。」

陳建興想了想,這是一個他跟許庭生關係深化,讓許庭生欠他人情的機會。這個人情的價值,雙方實力的對比,陳建興都已經很清楚。所以,他沒什麼可猶豫的。

「按你說的辦,不能讓你這聲哥白叫了。再說,我也不是沒見過大場面的人,你放心。」陳建興盡量讓自己語氣平靜,顯得沉穩。

「那麻煩你了,陳哥。」

許庭生把陳建興拉到身邊,對光頭坤哥說:「這我哥,岩州晚報記者,剛剛拍了點東西,坤哥你看看嗎?可以再看看記者證。」

陳建興把相機和記者證拿在手上,遞過去。

光頭坤哥看了一眼,沒接。抬頭看了一眼許庭生,「這個人比剛剛想的還可怕,做事居然這樣滴水不漏,他……才這個年紀。」

「既然坤哥看過了,那陳哥你先回去吧,麻煩你了,回頭我請你吃飯。」

陳建興走了。

許庭生轉身對光頭坤哥一伙人說:「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岩州市河濱公園今天下午發生了一起惡性暴力事件。我和幾個小孩,其中包括兩個未成年人,被坤哥您領著十幾個大漢圍毆了,報紙隨時可以報道,曝光你,也為我證明。」

「明白。」光頭坤哥面如死灰,低頭說。

「現在很巧,記者剛好走了。所以,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沒有人會看到。人們只會知道有明確證據,有媒體報道的那一部分。這一部分就能在輿論和民.意上徹底釘死你,哪怕湊巧您和您的人也出了點事……只會大快人心。」許庭生說。

「明白,我不會犯傻,這事許兄弟處理完,不會有丁點後續。」

坤哥認了,對方做事滴水不漏,自己這邊哪怕實力佔優都可能吃虧,更何況,現在連實力也完全落在下風。

***

3.18提前更3,完成,求各種力所能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