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九十五章 這個必須說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另一些,是後來才認識的。 對此,許庭生覺得無可厚非。 後來主要負責去拉近關係的人是黃亞明,還有他帶去的譚耀,但是許庭生自己其實也參與過不少,所以,都不算陌生,都算有交情。 這些...

?

第一百九十五章這個必須說

「你以為你現在人多就了不起了?你……你敢動我們,回頭坤哥一定找回來。我勸你,……」妖艷女人又一次站出來,色厲內荏的說。

許庭生苦笑,看了看坤哥,說:「你怎麼找了這麼個東西?女人挑不好,很容易敗家壞事的。」

「唉,你……」

女人剛想說話,坤哥轉身一巴掌把她扇到閉嘴。

這時候人已經圍上了。

方餘慶帶著幾個人走進來,另外一些站在不遠處。他們看到光頭坤哥就明白了,對方的等級遠沒到需要自己這些人一擁而上去壓的程度。

因為是許庭生的事,第一次他主動提出叫人,方餘慶緊張過頭了。

許庭生先回頭跟不遠處的幾個人打招呼示意了一下,這些人其實他現在大部分都認識,其中有些是他大一那次請吃飯就見過的,當時幾乎都沒交上,後來自己分量起來一些,才結交起來,另一些,是後來才認識的。

對此,許庭生覺得無可厚非。

後來主要負責去拉近關係的人是黃亞明,還有他帶去的譚耀,但是許庭生自己其實也參與過不少,所以,都不算陌生,都算有交情。

這些人大部分並不像小說里描寫的那樣,二代基本腦殘,其實除去小部分暴發戶或實在不注意培養的二代,絕大部分的二代都從小就受到最好的環境熏陶和精心培養,加上一代的言傳身教,怎麼可能腦殘?

這些都是人精,看問題,看人的眼光,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所以,他們早已經通過各種渠道了解許庭生,許家的情況,知道短短一年內,出現並迅猛發展的歡購和互誠,甚至包括知道黃亞明突然去了天宜,出現在石中軍身邊。

越了解,越覺得神秘,看不透。

也許許庭生現在的分量還沒大到那個大家都需要去主動結交的程度,但是考慮到許庭生崛起的速度和潛力,沒有人會介意多這麼一個朋友,更不會介意找機會送他一些人情。

彼此揮了揮手,許庭生轉回來。

方餘慶剛剛已經看到許庭生有些猙獰的狀態,知道他的情緒很激烈。再看他的身體狀態,又稍稍放心了一些,有些沒心沒肺的說:

「怎麼樣,什麼情況啊你?嚇死我了。」

許庭生揉了揉肚子,沒好氣說:「滾蛋,來這麼慢。」

「草,我以為陣仗多大呢,準備的太充分了點。」

方餘慶指了指那一圈壯漢,說:「這些人吳昆昆哥娛樂城調來的,大白天的,不得集結下啊?」

「然後那些人」,方餘慶改指後面那一群抱著手笑容燦爛的,說,「你說我得打多少電話?這些人,我跟你說,我就是怕對方萬一真的太猛,把他們騙來挨揍的……一旦他們挨揍了,事不就大了嗎?然後……就好辦了。」

方餘慶咧嘴笑著。

許庭生第一次見識這傢伙坑人的一面,原來也能這麼腹黑,果然二代沒一個「好東西」,連方餘慶這個總是容易給人感覺「大大咧咧」、「任性胡來」、「沒腦」、「沒心沒肺」的,其實都沒那麼簡單。

不過這也再次印證了一件事,在方餘慶心裡,許庭生的分量和他對他的感情,是不同於這些人的,他可以為了許庭生坑他們。

許庭生拍了拍方餘慶的肩膀,沒說謝謝。

譚耀上來問了聲:「許哥,你沒事吧?」因為黃亞明去了天宜,他放假沒有回家,留下來繼續在圈子裡混著。

「還好,放心。」

許庭生回應了一下,轉向譚耀身後,用依然有些驚訝的口氣說:「鍾哥,你怎麼也在?」

「正好替你爸出趟差,要路過岩州,你媽媽讓我給你帶了點家裡的茶葉。然後就趕上了。怎麼樣?」鍾武勝拳腳好,看這方面的問題眼睛也毒,一下已經看出許庭生肚子上有傷,但不算太重,指著問了一聲。

其實許庭生現在還真有些刺痛,揉了揉,說:「沒什麼大事,那你怎麼沒先聯繫我?反而跟餘慶湊一塊去了?」

「怎麼著你還有閑心吃醋啊?」方餘慶插了句嘴,兩個人都沒理他。

鍾武勝說:「是正好餘慶昨天先打給我了,知道我會來,然後今天剛進岩州就接到他的電話,說你這邊出事了。」

「那,這事……你沒告訴我爸吧?」許庭生忐忑不安的問道,他現在怕的少,但是家裡那三個,許爸許媽和妹妹,超級怕。

「沒說。」鍾武勝說。

「那就好。」許庭生說。

「回去再說。」鍾武勝說。

「……,不是吧?鍾哥。」

「這個必須說,庭生,你太不懂事了。我雖然沒文化,但也聽過一句話,千金之軀,不坐危堂。你不應該這樣。我聽餘慶說你不是直接一開始就參與這件事,是後來趕來的,沒做好準備,沒等餘慶,……

我現在以許家人自居,所以,在我看來,沒什麼事,什麼人,是值得你這麼做的。所以,這件事我必須跟許叔說。」

說這段話的時候,鍾武勝很認真,很嚴肅。正如他自己所說,因為許庭生和許爸、許媽的照顧,鍾武勝和佳姐現在有了一個安心的家,有了可以預見的大好前程,他們已經把自己看作許家的一份子。

因為許爸的寬厚,跟在許爸身邊越久,鍾武勝這種感覺越強烈。

同時,他也越來越清楚許家現在的實力和未來的前景,所以他會說:千金之軀,不坐危堂。

許庭生是許家唯一的兒子。

就在剛剛,大家下車看對方不是什麼大人物,而且只有十幾個人,都感覺很輕鬆,開始說說笑笑,但是鍾武勝不同,這一幕,他看得毛骨悚然,心驚不已。

就這些人,許庭生的處境就已經太危險了,萬一對方衝動亂來……許庭生出事,就算事後把人全滅了,又有什麼意義?

許爸有多麼珍視這個兒子,許庭生對許家有多重要,鍾武勝很清楚,如果許庭生出事,許家很可能就會垮,因為許爸會跟著失去心氣,他現在做的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為了這個兒子開山、鋪路。

如果單是以更好的生活為目的,許爸根本不必這麼急,不必做到這麼大,現在這個程度就足夠了。

所以,鍾武勝其實對許庭生很生氣,只是有些話不適合由他來說。所以,他一定會把事情轉述給許爸,許庭生也攔不祝

許庭生當然也知道,鍾武勝說的是對的,只是他沒法解釋:值得,因為受委屈的人是項凝。

***

3.18提前更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