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九十四章 那條叫做咚咚的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思吧,自己怎麼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總不能被一個小屁孩一句話就給嚇住了。 「動。」坤哥說。 一隻手碰到項凝的肩膀,項凝尖叫,轉身。 同一時間,尖銳的汽車急剎后滑行的聲音傳來,聲音...

?

第一百九十四章那條叫做咚咚的金毛

許庭生已經倒下四次,沒叫過,沒有一次疼哼出聲,他怕小項凝聽到。

那些小混混和光頭坤哥手下動手的時候,也許她也嚇著了,但是這跟他看到許庭生挨打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樣的,許庭生是她那麼在乎的人,是那麼疼她的人。

這就像是一個人看一個與己無關的人挨打和看一個摯愛的親人挨打,也許都會觸動內心柔軟,但整個感受天差地別。

後者會讓人失去理智,會留下無比巨大的陰影,若是年紀還小,甚至會影響性格成長。

終於,自稱離得很近的陳建興遠遠的一路小跑過來。

在陳建興看到許庭生的同時,許庭生隱蔽的做了一個制止的手勢,附加一個按快門的動作。陳建興一米七的個子,也不是什麼高手,過來或許能嚇一嚇對方,還未必嚇得祝

他的用處不是這個。

陳建興領會了許庭生的意思,靠在一棵樹旁開始拍照。

第五次,許庭生倒下。

這一次他倒得特別誇張。

妖艷女人終於覺得有點無聊了,指派身邊的一個人說:「去,把狗從那個小娘皮手裡拉過來。」

咚咚靠在小項凝身邊,開始「嗷」「嗷」的低聲叫,裝可憐。

許庭生抬頭,不看那些大漢和女人,盯著一直站在不遠處的光頭坤哥說:「坤哥是吧,我給你個建議,現在你們的人打了我,其實都還有的談,但是別碰她,碰到……就沒得談了。」

七月天的大太陽底下,光頭坤哥突然有點寒意,這種感覺在他到現在的級別後,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這個看上去不過二十來歲的小年輕能冷靜判斷形勢,能忍能認,能扛住五腳一聲不吭,而且面色平靜……就連現在,他在威脅自己,仍然面色平靜,語氣平靜。

偏偏就是這樣,比聲色俱厲能夠讓人相信。一般人家養不出這樣老成的二十歲孩子,一般二十歲孩子不可能用這樣的心態面對眼下的情況。

坤哥莫名有些不安,猶豫了一下。

妖艷女人呸了一聲,搶先說:「廢物還學會喘大氣了?還敢威脅坤哥?不讓碰,就偏碰呀,你們怕什麼,就一小屁孩,你們真以為他能怎麼著?」

自己的女人這麼說了,坤哥晃了晃腦袋,那就隨她的意思吧,自己怎麼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總不能被一個小屁孩一句話就給嚇住了。

「動。」坤哥說。

一隻手碰到項凝的肩膀,項凝尖叫,轉身。

同一時間,尖銳的汽車急剎后滑行的聲音傳來,聲音連續不絕。

路虎、賓利、賓士等一排十幾輛不算過分張揚的豪車後面,是方餘慶的那輛破大眾。

隨後,以一輛賓士MB100十五座為首,四輛麵包車直接躥上公園石階。

車門「哧鹵「哧鹵拉開。

四十多個統一黑色緊身短袖的平頭壯漢跳下車,手持甩棍以最快的速度包過來。

光頭坤哥這邊,十幾名大漢不由自主退到他身邊,一面有些慌張的戒備,一面不斷轉頭去看坤哥,等他拿主意,再看剛剛最趾高氣揚的妖艷女人,臉色已經有些蒼白,躲在人群後面。

「坤哥,走不了了。」

一個大漢說著緊了緊手裡剛剛在地上撿的歪木棍。

對方是清一色的甩棍。

「別廢話。」

光頭坤哥盡量讓自己冷靜,掏出煙盒拿了一根煙點上。

四十幾個人,他也叫得起來,甚至還不止,單是他自己手下的娛樂城就能湊出來十多個保安,雖然素質一看就不如對方這批人。

真正讓他知道今天栽定了的,是不遠處那一排車上面掛的車牌,除了那輛破大眾,沒有一塊是普通人用得起的,非富即貴。

而他現在的層次,還在養了一些手下,結交了一批派出所級別的警察,然後戴名表,開寶馬,撐起來場面努力往上層一點的場面里混的階段。

坤哥心裡剛剛那份莫名的不安終於還是被驗證了,這不是普通人家出來的孩子。

其實,許庭生還真就是普通人家出來的,只是重生前後的閱歷、成長、自信,還有一手創造的財富和可以預見的前景,讓許庭生變得不同。

「小兄弟,沒請教?」坤哥問了一聲。

「許庭生。」許庭生走到小項凝身邊,伸手把她摟在自己胸口。

坤哥凝神想了想,說:「久仰。」

坤哥說久仰,許庭生沒回話,看這位坤哥剛剛的表情,許庭生就知道對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這也是他剛剛沒說出自己名字的原因。

對方混的明顯不是正道,而許庭生做的是教育,所以,對方几乎肯定不知道許庭生是哪根蔥。

坤哥以為自己聲音輕了,稍大聲又說了一遍:「久仰。」

許庭生依然不回話,坤哥,他手下的大漢,倒在地上的小混混,其實也可以算是他學生的項凝同學蘇楠楠,所有人都看著他,他在專心致志的哄小項凝:「別怕,你看,沒事了吧?大叔早說會沒事了,所以,不怕好不好?」

「大叔有沒有挨打,疼不疼?」小項凝癟著嘴,眼淚吧嗒吧嗒掉。

許庭生笑著搖頭:「沒呀。所以,小項凝不怕了好不好?」

「嗯。」小項凝點頭,把腦袋往許庭生懷裡鑽了鑽。

許庭生扭頭,看到方餘慶幾個人快跑到了,其中有個人讓他有些詫異和驚喜,輕推一把小項凝說:「乖,去楠楠那邊,牽住咚咚。」

坤哥見說話時機到了,往前一步說:「許兄弟,那個……還有沒有得談?」

許庭生轉身,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口氣說:「剛剛不是說了叫你們別碰嗎?你偏不聽,現在你告訴我,還怎麼談?」

這時的許庭生,其實表情有點猙獰,語氣有點神經質。

他其實無比憤怒,因為對方最後伸的那一下手。那一下伸手,碰到了小項凝的肩膀,小項凝的尖叫刺痛了許庭生,這幾乎是他重生以來第一次處於這樣瘋狂憤怒的狀態。

坤哥嘴角動了動,小心的問:「錢能談嗎?」

「我說了,別碰,都可以談,打我都可以談啊,但是不能碰,一個指頭都不行……你不聽啊1

許庭生的聲音不大,和光頭坤哥說的每一句對話,他的聲音其實都不大,他不希望項凝聽清,但是這種竭力壓抑的憤怒和略帶神經質的口吻,其實聽起來尤其令人發寒。

金毛咚咚在遠處嗚嗚的低吼,做出要固,釋放威脅。

明明剛剛……它好像還在裝可憐。

這狗,真是很讓人無語,真心「賤狗」礙…儘管前世,項凝多年後還曾對大叔念叨它,說它有多可愛,多聰明,多乖。

***

3.18提前更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