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九十三章 那條叫做咚咚的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氣勢,不是什麼小混混可以比的。 「坤哥叫你讓開,聽到沒有?」 一個大漢對許庭生說,同時伸手推了一把。許庭生晃了一把,重新站祝對方後面上來一個人,直接一腳揣在了許庭生肚子上。 許...

?

第一百九十三章那條叫做咚咚的金毛

許庭生一出現,小項凝就撲到了他懷裡。原來依賴和信任……已經這麼深。

「那幾個人是?」許庭生指著那幾個明顯已經被收拾了一頓,嚇傻了的小混混,問項凝。他的語氣多少有些不快,怕項凝跟這些人有接觸。

「蘇楠楠的男朋友和他表哥。她說她男朋友都高中畢業沒讀書了,在外面很厲害,打電話過去,然後他們就來了。再後來,那些人也來了。」小項凝膽怯的說。

許庭生看了看一旁的蘇楠楠,也是一臉的尷尬和不安。

「你永遠不許和這些人接觸,明白嗎?」

知道跟項凝無關,許庭生稍微寬心,替她擦了擦眼淚,溫和的叮囑。

「對不起。我聽話,不會的。」小項凝眼神愧疚,不斷的點頭。

「別怕了,你去那邊。」

許庭生站起來,小項凝拉住了他的衣角:「大叔,你別過去,他們會打人的。」

「沒事,大叔不是去打架的。咱們講道理呢。」

許庭生輕輕掰開了小項凝的手,經過那幾個其實跟他差不多大的小混混身邊,走到對方面前。

「哧」,對方領頭光頭胖子笑了笑,「怎麼,你是另外那個小娘皮的男朋友啊?換你來出頭?就一個人,還挺有勇氣的。」

「我是她老師」,許庭生平靜說,「這些都是小孩子,你看,是不是就不計較了,我們談一下賠償的問題。」

許庭生覺得這件事某種程度上是自己這邊理虧,狗的事先不說,聽項凝說那幾個小混混既然比對方先到,那以他們的無知和囂張,肯定是耍了橫,惹了禍的。

而且,許庭生也不想在項凝面前做不好的榜樣,打架鬥毆什麼的,畢竟她還小,一旦染上這種習慣,而且覺得自己有靠山,很容易讓小孩子迷失。

之所以打電話給陳建興和方餘慶,一個是為了保留證據和輿論威脅,免除後患的可能,另一個,正如他所說,是為了防止萬一。

「小孩子?你以為你比他們大多少?還裝老師。」光頭說,「談賠償,跟你談有用嗎?」

許庭生這才想起來,自己其實也就二十歲,剛剛一不小心,又把自己當大叔了。

「可以談,你先說下具體怎麼賠吧。」

「小孩子」許庭生有些尷尬的說。

「你還不錯,不像那些傻逼小混混。那行,你拿五萬吧。」光頭說。

許庭生看了看站在光頭身邊的妖艷女人,確實有點擦傷,但是不至於……

「你看這……應該不需要這麼多吧?」

「本來是不需要的,可是剛剛那幾個小混混嚇唬我女朋友了,還打了她一耳光,五萬……還是看在你懂事的份上,明白了嗎?」光頭說。

許庭生轉頭看那幾個已經滿頭包,一嘴血的小混混,其中一個對他點了點頭。

許庭生拍了拍額頭,現在連他都想再把這幾個傻逼揍一頓,這下,就真是自己這邊理虧了。

「那就五萬,你們看,誰跟我去提下錢。」許庭生說。

光頭愣了愣,剛想說話,旁邊的妖艷女站出來一步,說:「還要把那條狗打死,否則沒得談。」她手指著小項凝身邊的咚咚,咚咚不知死活的又叫了幾聲。

「去,打死埃」她跟狗鬥上氣了。

對方的幾個男人在路邊找了木棍,往咚咚那邊走。

小項凝一把抱住咚咚,大哭起來。

許庭生連忙擋住對方,說:「不要嚇著孩子。賠償我們可以再談,麻煩千萬別嚇著孩子。」

讓小項凝看著她心愛的咚咚在她面前被人活生生打死,這會給她留下多深的心理陰影和恐懼?許庭生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妖艷女人又一次搶在光頭之前說話:「你算什麼東西?上啊,打死再談。」

幾個大漢轉身看光頭男,妖艷女人連忙挽住他手臂撒了個嬌。

「那就打死再談吧。」

光頭男朝著許庭生往一側揮了揮手,示意他讓開。

「真的還是小孩,別為難孩子。」

許庭生站在那不動。

「我叫你讓開。」

光頭男厲聲說了一句。許庭生聽得出來,這是真正在社會上打滾的人才有的氣勢,不是什麼小混混可以比的。

「坤哥叫你讓開,聽到沒有?」

一個大漢對許庭生說,同時伸手推了一把。許庭生晃了一把,重新站祝對方後面上來一個人,直接一腳揣在了許庭生肚子上。

許庭生疼得直抽冷氣。

緩了緩,轉頭,微笑著對項凝說:「項凝乖,轉頭,閉眼睛,捂耳朵。」項凝邊哭邊搖頭,起身要來扶許庭生,許庭生表情嚴肅下來,說:「乖,聽到大叔的話。」

項凝猶豫了一下,哇一聲大哭,被身旁的蘇楠楠拉著一起轉過身。

許庭生從地上站起來。

「怎麼著?要拼一下?」一個小鬍子大漢戲謔道。

許庭生笑了笑,說:「打不過,也不想在孩子面前動手。」

一群人開始集體鬨笑,其間夾雜著妖艷女人花枝亂顫的笑聲,就連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個小混混都低聲說了一句:「廢物。」

「聽到了嗎?連你們自己人都說你廢物……剛說話那會,我還以為遇上個人物呢,說實話,我還真從沒見過你這樣的廢物……真的,我第一次見。」

妖艷女人一邊指著許庭生說,一邊笑。

要說不怒是很難的,拼著挨一頓打還手的勇氣也不是沒有。但是,在許庭生的記憶里有這麼一件事,十五六歲的時候,他有一回帶妹妹上街被人摩托車擦了下,他罵了一句,然後又挨了一腳。

那是個古惑仔電影最流行的時期,許庭生在一個身邊人都崇拜江湖義氣的環境里,自己也是最容易衝動的年紀,所以,雖然對方摩托車上下來兩個成年人,許庭生還是很「勇敢」的衝上去拚命。

妹妹許秋奕一邊哭,一邊過來要護著正在挨揍的哥哥,結果被對方一把甩在馬路牙子上,磕破了頭,鮮血直流。至今,妹妹頭上還留著一個疤。

那次,許爸沒揍許庭生,就問了他,看看妹妹,然後你覺得是那樣蠻幹勇敢,還是懂得為珍惜的人堅忍勇敢?

無知衝動去惹禍,牽連親人、愛人、朋友,其實永遠比不上為了保護你在乎的人而堅忍,男人為了自己珍惜的人,能扛住屈辱和痛苦,遠比一念衝動要難,也更可貴。

如果現在許庭生要去拚命,小項凝很可能會過來護著他,會去拉開對方,……萬一呢?至少,她會被嚇著。

所以,等他們笑完了,許庭生依然平靜說:「你們看,你們真要動手的話,能不能讓兩個小姑娘先走……真的還是孩子,我怕她們嚇著。而且為難孩子,傳出去也不好。」

光頭男稍稍有些猶豫,女人自己幾步上來,……

然後,許庭生又挨了一腳。

「我草,高跟鞋真是殺人兇器。」

許庭生緩了緩,又站起來,還擋在那裡,不讓開。

***

我寫的不是一帆風順的爽文,整體肯定是美好的,但是故事總有曲折和挫折,比如這章許庭生挨打了都不敢還手,這在很多人看來是虐主了,不爽了,……

所以,受不了的朋友,真的很抱歉,對不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