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大叔再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15 16:27  |  字數:4546字

?第一百八十七章大叔再見

「好啦。」

項小姐演完她的部分,替「書生大叔」整理好衣服,等著他接詞。

「後兩句呢?」大叔問項小姐。

「沒了。」項小姐說。

「為什麼?」大叔問。

「因為你是薄情郎啊。下兩句要寫很慘的,我才不寫。」項小姐說。¤¤¤,⌒□≮●p

「演的,而且是你硬逼我演的。」薄情郎大叔分辯。

……

「好啦。」

小項凝拉住襯衣下緣,稍稍用力掙了掙,把衣服拉直,因為開著兩顆紐扣的關係,印在衣領內側的披頭士頭像可以模糊的看到一點,整件襯衣簡潔又特別。

原來項凝選衣服的眼光,從十五歲就那麼好。

許庭生低頭,小項凝抬頭,他看見她烏黑的雙眸閃著光芒,她眯著眼笑,那麼美,那麼可愛。她真的越來越像曾經的項小姐了。

「薄情郎。」心裡有個項小姐,替小項凝說。

「不是啊,pple現在的情況,我沒辦法。」許庭生蒼白無力的分辯。

「那你敢說你不喜歡她?一點都不喜歡?」

「……」

「薄情郎。」

對這一切茫然不知的小項凝依然是開開心心的模樣,見許庭生走神,她疑惑道:「怎麼了?大叔不喜歡嗎?」

許庭生努力擠出笑容,說:「不是啊,我很喜歡。你看,大叔帥不帥?」

許庭生挺直身體,雙手插袋擺了個造型。

小項凝退後幾步,仔細看了看,咧嘴笑著說:「有一點點帥,不過是因為我挑的衣服的關係。」說完她得意的顧自笑著。

她終究還只是個孩子。

所以,也許不會有那樣的感情,也不會有那樣的悲傷吧?

許庭生努力調整自己,用對待一個孩子應該有的態度開玩笑說:「再誇幾句。」

「才不要……呀,pple姐姐上場了。」小項凝轉身面向舞台,也轉移了注意力,說,「大叔快看,pple姐姐上場了。」

pple穿著一身白色為主的演出服款款而來,笑容燦爛的對著台下揮手。現場不斷有成片成片的人站起來,鼓掌,尖叫,揮舞手裡的燈牌和熒光棒。

人群在不自覺地往前擠,保安手拉手擋住他們。

「pple,別離開呀,唱下去。」

「pple,我們等你回來。」

「pple,……」

在今天拼盤演出的9位歌手中,pple肯定不是最紅、人氣最高的幾個,畢竟她其實連自己的專輯都沒出過,只有幾首單曲,單曲再紅也不足以確立她的地位。

但是,今天為她而來的人卻是最多的,也是最熱情的,現場人潮湧動,聲浪翻天,甚至有人在人群里哭。

媒體記者們不斷的按動快門。

對於pple目前的情況,媒體的分析報道,網上的傳言已經非常多,就在這場演出前,有媒體向經紀公司求證,天樂那邊給出的答覆是:pple確實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聽到這句話,知道內情的圈內人都明白,這其實是天樂在逼pple就範,向她背後的輪迴樂隊施壓,只要目的達到,他們就會重新熱捧pple。

「金三面真是打得好算盤,如果這回逼迫成功,pple接下來只會更紅,而天樂幾乎什麼都不用出。這才叫一本萬利啊。」這是身在天宜的黃亞明聽到之後轉達給許庭生的圈內的說法。

而在大多數人看來,天樂的答覆等於變相承認他們正式放棄pple,不,不是放棄,天樂依然握著五年合約不肯解約,pple想簽約其他公司重新來過都不可能,所以,這是雪藏、封殺。

網上罵聲一片,一罵天樂,二罵輪迴。

現場有很多人,都是沖著pple的最後一場演出來的。她在短短几個月內飛速躥紅,而今又迅速隕落,她是那樣的迷人……有許多人才剛剛迷上她,卻就要失去她,有太多人傷感、不舍。

前奏響過,pple開口唱第一首歌。

第一首歌,《我們都是好孩子》。與所有人以為的不同,最後一次演出的pple沒有如他們預料中的那般失落、悲傷,她笑容燦爛,歌聲溫暖,……

只是舞台走位,怎麼總在那一塊來回?

只有許庭生知道,她在找一個人,一個答應今天會帶她走,從此讓她明亮溫暖的人,他叫許庭生。她在等待那雙舉起的手。

她的笑容和溫暖,沉穩與無懼,都來自己這個人,和他的承諾。

許庭生現在所站的位置,是pple看不到的,但是許庭生能看到她。

他看到她的情緒隨著徘徊的時間漸長而慢慢變得焦慮,神情也開始變化,她甚至不小心唱錯了一句歌詞。現場沒有人責怪她,他們以為她只是終於掩飾不住自己的悲傷和無助。

「大叔,我們快回去」,身邊的項凝說,「對了,你坐哪裡呀?」

「那邊。」許庭生給項凝指了自己的座位方向。

項凝收回一直落在pple身上的目光,順著許庭生所指的方向看了看,羨慕說:「哇,大叔的位置好好,離舞台那麼近。是pple姐姐給你的票嗎?」

「我自己買的。」許庭生回答。

「那,我們快走。」

小項凝突然狡猾的一笑,然後拖著許庭生往前跑,兩個人經過項凝自己原先的座位,但是她卻一點也沒有停留的意思。

「你不回去坐嗎?」許庭生一邊跟著跑,一邊問。

「你偷偷把我帶過去,等pple姐姐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