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八十六章 為君捲袖為君扣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么解釋的神情。 「這個……,你看我遲到了這麼久,本來真的以為趕不上的。」許庭生心虛的解釋。 「好吧,給你看你的禮物。」 似乎很期待大叔看到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項凝打開背在胸前的...

? 第一百八十六章為君捲袖為君扣

項凝問許庭生:「如果大項凝回來找你怎麼辦?」這是一個近乎宿命的問題,如果許庭生就此離開項凝的世界,那麼未來……是否還會有那場宿命中的狹路相逢?

再相逢,彼此將以怎樣的眼光相待,你還會愛上我嗎?

其實,哪怕他在項凝身邊堅守下去,這依然是一個問號:你會有一天愛上我嗎?

許庭生願意去等這個不確定的答案,不加遲疑。

然而,眼下有一個他絕不能再給她分毫傷害的apple,她正在黑暗和泥沼里行走,一旦丟下,無人攙扶,無人背負,她也許就會走向深淵。

……

西湖市的龍吳體育館,作為一個超二線城市,演唱會對於西湖市民來已然是再平常不過的事,然而這場拼盤演出的票還是賣了七八成,因為其中有三位港台歌手的名氣和號召力還是不的。

apple之前就告訴過許庭生,她大概會排在中間位置,九半左右才上常

許庭生以他1歲的心理年齡而言,對於明星的熱情已經不大了,更何況這一天,他的心情都有複雜,其實很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

他還害怕,會在等候入場的人群里遇到項凝,所以,他遲了大概半時才出發。

七半開始的演唱會,許庭生快要八半才到場,此時他已經能聽到場內的歌聲的歡呼聲,看到射燈光束交織衝上天空的景象。

跟安檢人員在檢票口抽了根煙,聊了會天,其中一位安檢員熱情的把許庭生領到了入場通道口,指給許庭生一個方向。

許庭生看了看,很巧,那一片有人舉著apple後援會的燈牌,想來應該是apple歌迷的聚集地。

此時在場上演唱的是一個剛發了第一張專輯的新加坡女歌手,現場反響不算熱烈,顯然,沖著她來的人不多,甚至很多人都還不知道她是誰。

當然,許庭生知道,這個人5555,m.★.c≠om未來會成為天後級的人物。原來他們也都經歷過這一步,在閃耀舞台之前曾經是別人的陪襯。

現場有些暗,許庭生沿著台階慢慢的往自己的座位方向走。

經過中間部分看台的時候,一隻手突然從側後方拽住了他的t恤下緣。

「哎呀,看,被我抓住一個騙子大叔。」

許庭生轉頭,看到項凝,她坐在過道旁邊的位置,把紅色的雙肩包背在胸前,手裡拿著兩根熒光棒,得意的看著許庭生。

許庭生想象過萬一現場遇到項凝的情況,只是想象,覺得不太可能發生,畢竟演唱會開始后現場燈光昏暗,上萬人咋咋呼呼亂成一團,哪怕是刻意想找一個人,都不容易。

然而事情就是這樣,近萬人里,就這麼避無可避的相遇,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凝,怎麼了?」旁邊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的問道,想來這個人就是項凝口中的表姐,卻不是上次在項家見過的那個李萌。

「你好,我是項凝的家教老師。」許庭生主動解釋。

「就是那個很有名的許庭生?我查過你。」項凝的這位表姐看似已經進了職場,神情給人一種老練的感覺,看許庭生的目光也帶著審視。

「啊,是……查過我?」許庭生有些迷惑的。

表姐站起來,拉著許庭生走到一邊,避開項凝。

「我想問你幾句話,不想讓凝聽到。」表姐。

「好的。」許庭生轉頭看了看滿臉迷惑的項凝,有些緊張的。

「我確實查過你。這幾天阿姨、姨夫,還有凝在我家玩,他們提起你,凝有一個特別厲害的家教老師。我就查了一下……曹操墓?還有,你的互誠教育價值幾千萬了吧?」

項凝的這位表姐話,給許庭生一種警察在審問犯人的感覺。

「然後,我私底下跟阿姨姨夫了,這件事很不正常」,表姐繼續,「以你的情況,去做一個初中生的家教,難道正常嗎?不可疑嗎?」

「是這樣的,當時我們平台在起步階段,推出了一個競聘上崗制度,所以我……」許庭生打算按原來的辭解釋。

「這個姨夫跟我過,可是解釋不通的。你不用了。」表姐打斷了許庭生的話。

「那,我到底可疑在哪?我給項凝做家教已經半年了,到底表現如何,你應該從叔叔阿姨和項凝那裡都了解過了吧,我想我應該沒做錯什麼。」

恰恰因為心虛,許庭生反而態度強硬的反問……沒辦法,他已經沒辦法解釋了。

「所以,我才更想不通,想聽你自己明一下。」

「請問這位……表姐,你是做什麼職業的?」

「警察。」

「果然,可能是職業病吧。我的情況,就是之前的那樣,本來只是一個競聘制度的試驗和了解客戶渠道,後來和叔叔阿姨還有項凝都相處的很好,所以希望能留下來幫助項凝直到她考上高中。」

「我了這樣解釋不通的。你不忙嗎?千萬富翁。」表姐的口氣開始不善起來。

兩人有劍拔弩張的感覺。

無辜的項凝終於沒忍住,走過來,左看看,右看看,委屈的:「大……老師,姐姐,你們怎麼了?吵架了嗎?你們可不可以不爭了呀?」

許庭生當然樂意,微笑頭。

接著,項凝走到表姐身邊,附耳了一會悄悄話,項凝似乎在極力爭取什麼,急得都快哭了,才得到表姐的同意,露出笑容。

「來。」

表姐回了座位,項凝走到許庭生身邊,拉著他的衣角往看台後方跑。

「心。」許庭生反過來拉住她的手臂。

兩個人到了靠近通道口的位置。

「大叔別怕,姐姐很好的。」項凝安慰許庭生。

「嗯,謝謝。就是有嚇人。」許庭生笑著。

「可是,大叔不是不來嗎?」

項凝眯眼笑著,看著許庭生,一副我看你怎麼解釋的神情。

「這個……,你看我遲到了這麼久,本來真的以為趕不上的。」許庭生心虛的解釋。

「好吧,給你看你的禮物。」

似乎很期待大叔看到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項凝打開背在胸前的雙肩包,掏出來一個細心包裹的塑料袋,遞給許庭生。

「你隨身帶著呀?」

「因為爸爸媽媽不知道呀,我逛街的時候,趁他們不注意偷偷買的。所以,也要偷偷藏著。」

「謝謝項凝。」許庭生。

「你不拆開看看嗎?」見許庭生把禮物拿在手裡,沒有拆看的意思,項凝主動。

「現在?」

「嗯。」

「好。」

許庭生拆開袋子,裡面是一件淺藍色的半袖襯衫,衣領上印著一圈披頭士的頭像,左胸口印著「beatles」字樣。

許庭生注意到這是一件半袖襯衫,最熱的夏天,項凝買的卻不是短袖。這一跟前世是一樣的,前世項凝在許庭生的衣著上,最強烈排斥的就是短袖襯衫,覺得老氣、土氣,像單位里的中老年幹部。

前世,項凝從許庭生這裡穿走過一件同色調的襯衫,拒絕歸還。

那時候許庭生問她:「為什麼,你又穿不了。」

那時候項凝:

「我怕萬一有一天我們吵架、冷戰、要分手。我很生氣,不理你,大叔又放不下面子求我……就真的分開了。所以,我要給大叔準備一個再來找我的借口。

你可以來要回你的襯衫,可以用很兇的口氣跟我要,可以要走它就徹底斷了聯繫……可是這樣我們就不得不見面了,見面……就會捨不得,就不會分開了。對嗎?」

「嗯,看見你我就會捨不得。」那時的許庭生是這麼回答的,那件襯衫直到最後,都還在項凝手裡。

許庭生拿著手上的襯衫,胸口酸澀不已。

「大叔,你試試呀。」依然興奮的項凝。

「好。」

許庭生把襯衫穿在t恤外面。

「怎麼樣?」他問項凝。

項凝歪頭左右看了一下,又繞到許庭生身後看了看,走到他身邊。「好像大了一,大叔最近瘦了嗎?」

著,她雙手把許庭生右手臂的半袖整整齊齊的往上翻折兩圈,扣上,又心的故意拉扯出一不規則的褶皺,反覆幾遍,終於滿意。

然後,她走到許庭生左手邊,又做了一遍同樣的事。

整個過程,她都帶著開心的笑容,專註認真。

而許庭生在努力壓抑自己的眼淚。

做完這一步,項凝往後退了幾步,看了看,:「這樣好多了。大叔要記得哦,夏天穿襯衫的話,寧可這樣的半袖捲起來一,也不許穿短袖襯衫,那個難看死了。」

這話跟她曾經過的一般無二,許庭生不敢開口,怕自己的聲音會哽咽。他用力頭。

「還有,來,你彎下來。」

項凝招招手,許庭生彎下腰。

「不用這麼低啦,人家今年長高了很多了。」項凝不服氣的。

許庭生看了看,確實,跟他最初在新岩中學校門口看到的那個扎著衝天辮的項凝相比,短短一年,她已經長大了許多,也長高了很多,看身高,應該有一米六了,只是依然那麼瘦。

她已經越來越接近曾經的項凝。

許庭生略微起身,項凝還是不滿意,氣呼呼:「站直,我扣得到。」

項凝伸手,從第三顆紐扣開始,為許庭生一顆一顆扣上襯衣紐扣。

前世,兩人第一次住在一起的第二天清晨,她忍著害羞,堅持這麼做,仔仔細細的為他捲起襯衫衣袖,扣上紐扣。

前世,有一回項姐導演「古代苦情戲」,大叔演一個本是窮書生,考上狀元后拋棄舊愛的「薄情郎」。其中一幕,項姐為即將上京趕考的「書生大叔」送行,細心的整理衣衫,念了兩句她自己寫的詩:

「今生只此雙素手,為君捲袖為君扣。」

***

回家到現在寫完第一章,我吃飯繼續寫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