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八十四章 今生欠了你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完的商演,毫無機會的前景,可能還有一些骯髒的東西,勾心鬥角,壓迫打擊,還有,……」 付誠的「還有」,原本或許想說這回許庭生把歌給天宜的事,但看許庭生的狀態,沒有說出口。 「其實你真有什...

?第一百八十四章今生欠了你

前一個晚上,當付誠和許庭生聽完「花開」女歌手的故事,走出小酒吧。因為發現許庭生不知何時流了眼淚的關係,付誠說:「現在呢,你會去西湖市了吧?」

許庭生搖頭,說:「我不去,就這樣了結吧。對pple好,對我也好。」

付誠以為許庭生的眼淚是因為酒吧女歌手的故事,讓他想起了pple,而事實上,許庭生只聽到「三年」和「我還在等他回來」。

那是一個屬於許庭生和項凝的故事。,♀★※p

無奈的付誠不再堅持自己的意見。

凌晨一點多的盛海街頭,兩個半醉的人決定剩下的路走回去。一場不經意發生的故事,最後演成兩邊為難,似乎終於可以就此落幕,……

如果許庭生沒有在這個晚上接到宋妮的電話的話。

宋妮說:「許庭生,明天你會來嗎?我剛問pple,pple沒說。我現在西湖市,和pple的助理在一起,你明天會來嗎?」

許庭生說:「我不去了。」

宋妮說:「可是,可是pple現在很不好。」

許庭生說:「我知道,熬過這一陣,她會好的。」

宋妮說:「不是,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不光是那些事,是pple的情況真的很糟。這樣……我讓pple的助理跟你說。」

pple的助理接過電話。許庭生記得那是個微胖的女孩,那次在漸南,pple公司派車來接她的時候,許庭生見過這個女孩,和她善意的微笑。

「你好。」她說。

「你好。」許庭生說。

「我覺得pple是抑鬱症,而且可能很嚴重。」她直接說。

午夜的街頭,許庭生陡然間有些微微發抖。

抑鬱症聽起來似乎不如那些絕症可怕,但是事實上,它是人類僅次於癌症的第二號殺手,全球每年都有上百萬人死於抑鬱症……某些壓力大的行業更是重災區。

現在許庭生聽到的是,pple得了抑鬱症,而且可能很嚴重。

許庭生努力調整了一下自己,用仍然有些顫抖的聲音說:「為什麼?我的意思是,你是怎麼判斷的?你們去醫院診斷過嗎?」

「沒有,我有勸過pple去看心理醫生,可是她不聽,還發了很大的脾氣……其實她對我很好,我們就像姐姐和妹妹,她原來從不對我發脾氣。

但是,我真的可以判斷,是抑鬱症。這兩個多月來,她從最開始的活潑愛鬧變得很少說話,而且她幾乎不睡覺,只吃一點點東西,她已經瘦了二十多斤。

有一次我早上進她房間,發現她把床單、被套都拆下來,撕成了整齊的一條一條,她撕了一整夜,指甲斷了,手在流血,我進去的時候她還在撕。

還有,上次老闆讓她找你們要歌,她從頭到尾一聲不吭,在老闆那裡是這樣,回來之後也是這樣,就坐著,不睡覺,不吭聲。現在我叫她,她都要很久才會有反應。」

「我……」許庭生不知該說什麼,因為助理的描述已經幾乎可以下定論了。

「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確定」,助理急切的說,「因為……因為,她現在的情況跟我原來跟過的一個歌手很像,幾乎一模一樣。她就是抑鬱症,現在已經不唱歌了。」

「那個歌手叫什麼名字?」許庭生問。

「……」

助理說了一個L姓女歌手的名字,那是曾經在內地很紅的一個歌手。助理說的是,她現在不唱歌了,而許庭生……他前世看過這個女歌手最終因為抑鬱症跳樓自殺的新聞。

既然助理說兩者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她本身又是日常跟她們相處最多的人,所以,許庭生其實已經有答案了。

「我知道了,我明早聯繫你們。」

許庭生掛掉了電話,沿街坐下,神情獃滯、沮喪。

「怎麼了?」付誠小心翼翼的問道。

「pple得了抑鬱症。」許庭生抬頭,說完這一句后,仍在不斷張嘴,卻沒說出更多話。

「怎麼可能,pple那麼活潑、調皮、無賴、妖精、臭不要臉……」付誠努力尋找著關於曾經的pple的形容詞,他想找更多,因為這些詞,此刻都是那麼的正面,那麼的珍貴。

確實,她曾經就是這麼一個人埃

許庭生還記得她最初死皮賴臉、手段百出接近自己的樣子,記得她是那麼的容易滿足、容易幸福,愛笑、愛胡鬧,還愛「調戲」自己,像一個十足的妖孽。

記憶中她最開心的一天,是許庭生大學開學的那一天,她來送他上學,然後「老公」、「老公」的叫了一整天,胡鬧了一整天。

之後的相處,即便許庭生擺了臭臉,說了狠話,她也能輕鬆帶過,說等你愛上我,老娘虐死你。即便難過,她也會跑到大雪裡,學著包妹子的跆拳道姿勢,說「哈」。

「可是,好像真的很久沒見過那個pple了。」付誠突然說。

這句話提醒了許庭生,自己確實已經很久沒見過那個pple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pple不再跟她的許庭生胡鬧,再也不說頑皮的話。

她開始小心翼翼的說話,做事,她總是用「嗯」來結束那些她其實還沒弄明白的對話。

付誠在許庭生身邊坐下來,說:「很嚴重嗎?」

「很嚴重。」許庭生說。

付誠看到他的眼淚,說:「你別太自責,其實也不能怪你。主要還是那個圈子吧,還有她那個經紀公司,她一個小女孩,獨自去面對這些,跑不完的商演,毫無機會的前景,可能還有一些骯髒的東西,勾心鬥角,壓迫打擊,還有,……」

付誠的「還有」,原本或許想說這回許庭生把歌給天宜的事,但看許庭生的狀態,沒有說出口。

「其實你真有什麼責任的話,不是感情的責任,畢竟感情的事,誰都沒法勉強。只是,這段時間,你沒給她一個窗口吧,還把她內心的支撐抽走了,那是你埃」付誠說。

「其實一切都是因為我,真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許庭生仰天說。

付誠以為許庭生只是在極度內疚狀態下的盲目自責,沒有接話。

這世上沒有一個人能真正聽明白許庭生話里的真實含義。因為那就是事實,是許庭生改變了pple原本美好的人生軌跡,把她推到了今天這一步。

哪怕無心,事實就是他造成了這一切。

重生的人生,許庭生活得很努力,為自己,更為別人,因此,一切似乎都在變好。

許家的命運扭轉,而且越來越好。

身邊的朋友也得到了更好的結果,宋妮避免了悲劇,黃亞明找到了方向,哪怕是付誠和方雲瑤,雖然眼下天各一方,也還是避免了前世那樣的悲劇,有過美好的時光。

吳月薇、項凝,至少她們現在看來,都比前世更好。

甚至前世的室友鐘鳴,都因為許庭生的緣故避免了一件禍事。

他們所有人,都變的更好,因為許庭生,或許以後會更好,因為許庭生。

唯獨一個人,pple,唯獨pple的命運變得那麼糟,而且越來越糟……因為許庭生。許庭生一手毀掉了她原本美好的人生,然後呢?丟下她一個人去面對殘局?

許庭生前世欠了一個人,是項凝。今生欠了一個人,是pple。

許庭生站起來,站在路邊攔車。

「你……」付誠問。

「現在我去西湖市,以後,我來照顧她。」許庭生說。

「那項凝呢?」

項凝呢?這是許庭生無法面對的問題:「……,聽命運的安排吧,也許還有我,也許沒有我。也許沒有我,她會更好。」

許庭生最後這句話,付誠同樣永遠不可能會懂,比如「還有我」。

下一章晚上,章節名:那大項凝怎麼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