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後的決定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生隔門喊道。 「不怕。」 「為什麼?」 「因為你婦人之仁。」 …… 午夜十二點。 許庭生洗了兩遍冷水澡,在床上躺了一會,然後起身又洗了第三遍。 ...

?

晚上十一點。

累了一天的項凝已經沉沉入睡。

吳月薇輾轉反側睡不著,許庭生對她冷漠了太久,而今簡單的好,都被反覆念著、盼著。她想著,這個暑假怎麼那麼漫長,清北那麼好的大學,暑期就不能補個課嗎?應該像高中那樣,爭分奪秒的呀。

而許庭生,他剛剛告訴眼前正把裙裝拉鏈扯出誘人聲響的尤物余馨蘭,我已經熄火了。

許庭生並不是聖人,他剛剛幾乎無力自控。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這世界上其實有那麼一種女孩,她們能用自己的純凈和美好讓你也變得透徹、乾淨,許庭生剛剛和兩個這樣的美好的女孩說話,從她們那裡感受美好和幸福。

所以,他的身體現在可以不再被慾念支配。

經驗老道的余馨蘭停止動作,看了看許庭生,他的神情,身體狀態,包括呼吸節奏,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他確實已經「熄火」了。

余馨蘭突然有種挫敗感,懊惱和尷尬……

她見過太多男人沉穩的接完結髮妻子的查崗電話,然後立即像一條發情的公狗一樣瘋狂的向自己撲來,而這個小男生……他不過是發了幾條簡訊而已。

余馨蘭在想著,要不要再試試?既然起過一次火,就說明點得著。當然,又要從頭開始了,……

余馨蘭坐下。

許庭生起身,走開給自己的茶杯加水。

「余主任」,許庭生邊走邊說,「你看,你這玩笑開的,我都差點當真了。」許庭生很生硬的找了一個台階給余馨蘭下。

余馨蘭乾乾的笑了兩聲,沒說話。

許庭生其實依然不明白余馨蘭這麼做的原因,因為喜歡自己?這是最不可能的。或許只是因為知道德馨這艘船要沉了,她在找一艘新船,而且最好是一艘大船,許庭生恰好符合。

也可能,往嚴重了想的話,她現在包里就藏著錄音筆,甚至針孔攝像機。

許庭生續完水回來,余馨蘭終於回到正題,說:「許總對收購德馨的事有決定了嗎?」

「收購一間德馨這樣有規模的培訓學校,對互誠和我來說都不是一件小事情,所以,我可能需要仔細考慮一下才能做決定,這一點,希望余主任理解。」

許庭生並不想直接讓余馨蘭絕望放棄,另找出路,否則等到真有機會收購德馨的時候,這個女人從中作梗,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塹閉庋一個尤物捨得把自己豁出去,能量絕對不會校

余馨蘭沒覺得這個答案有什麼問題,點了點頭說:

「當然,我能理解。我只是希望,我剛剛的方式,不會讓許總懷疑我的誠意和用心,因為在我看來,這是男女之間最可靠的關係。」

「這個……我的觀點,應該是最不可靠的方式吧?」許庭生說。

「愛情不可靠,純身體關係反而可靠,各取所需。」

余馨蘭說完嫵媚的一笑,很自然的,去衛生間拿了剛剛脫掉的貼身衣物,然後就那麼,當著許庭生面脫掉裙子,光著身子開始穿內衣。

很顯然,余馨蘭把許庭生也當成「江湖老將」了,可是叔叔真要算的話,這一世還是黃花大小伙啊,至於前世……這個到底應該怎麼算?

許庭生尷尬的扭過頭,同時竭力忍住笑,因為余馨蘭現在站的位置,就在大衣櫃前……衣櫃里的張興科會不會忍不住衝出來?

余馨蘭穿好衣服,放了一張名片在桌上,說:「那,如果許總有了決定,請隨時打電話給我。」

「好的。」許庭生說。

「還有,許總萬一突然又『起火』了,也請隨時打給我,一分鐘后,或者凌晨三點,都可以。」

「啊?好的。」

……

余馨蘭走了,張興科「砰」一聲從大衣櫃里鑽出來,弓著背,看著許庭生,「呼哧」,「呼哧」,不停的大口喘氣……就是不說話。

許庭生被盯得有些發毛,警惕說:「學長,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怕。吶,你再這麼看我,我喊人了礙…我報警了埃」

「滾蛋」,張興科笑罵一句,兩人之間的隔閡彷彿因為剛剛的特殊經歷消除了不少,「我先去洗把臉再跟你說。」

好歹,張興科洗過臉之後神色正常了不少,許庭生幫他把茶重新倒上。

張興科坐下來,抹一把臉上的水珠,說:「抱歉,壞了你的好事……那可是個尤物,哥們剛剛差點沒忍住直接撲出來。」

許庭生說:「那學長……」

張興科說:「沒碰過。我就在她手下乾的,每天看得著,吃不著……你別以為她真的這麼隨便,分人的,不見兔子不撒鷹,就我現在這情況,她一百個看不上,正臉都沒給過。」

「那她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現在掛的職務是辦公室主任,實際就是張校長的情婦,偶爾也是別人的。不上課,連她具體是什麼學歷都沒人知道,反正我聽那些德馨老員工說,她進來時是跟著老公過來,在餐廳幫忙的,她老公倒是在這邊上課。」

「那她很厲害。」

「能不厲害嗎?她自己,她老公,再加上兩個兄弟,小舅子,一家七八口人在德馨幹活吃飯呢,德馨會垮到今天這一步,一半『功勞』是她的。」

「那……她老公,……」

「我跟你舉個例子吧,就我剛進德馨的時候,有一回吃飯,吃到最後,張校長就直接當著所有人面跟她老公說,你先回去帶孩子吧,馨蘭跟我們去跳個舞,可能晚點回來。」

「然後呢?」

「然後她老公就先走了埃我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被這個社會結結實實的上了一課。」

「我去。那你說她剛剛說的,真的假的?」

「真的。德馨的情況她絕對比大部分人都清楚,所以,她現在盯上你這艘大船了,還有,可能也想在收購過程中撈一把。」

許庭生沉默了一會兒。

「在想什麼?」張興科問。

「在想真要收購德馨的話,她的作用好像比你大。」許庭生說。

「過河拆橋?」

「這不還沒過河嘛。」

張興科愣了愣,說:「道理是對的,可是你不是這種人埃」

許庭生笑著說:「原來不是,可是你剛剛不是勸過我了嘛,說我婦人之仁,可笑至極。所以,我剛改了。」

張興科偏頭搖了搖手,說:「別開玩笑,說點真格的,你有決定了沒有?」

許庭生點頭:「其實你很清楚,我拒絕不了的,要不你也不會找我。但是,我不能按你說的做,互誠從沒在招生上做過手腳,我不會拿互誠的信譽去換任何東西。

所以,明天我會拒絕這次和德馨的合作。然後……其實現在的德馨,已經千瘡百孔了,我相信學長有別的辦法可以搞定。」

張興科想了想,說:「條件。」

「條件不急吧,咱們自己人。」

「誰跟你自己人,你他媽差點把我逼上絕路,我們是仇人。」

「……,拿下來之後,給學長德馨教育培訓的百分之二十。到時學長可以直接換成錢,拿錢走人,也可以留下來幫我經營德馨一段時間,再自立門戶……你眩」

「條件這麼好?」

「畢竟我只出錢不出力。」

「不怕我?我可是頭惡狼。」

「我知道,不過我記得學長剛剛說,我的前瞻布局還不錯,所以,我相信學長短時間內不會去做咬我一口的嘗試……至於最後,我知道學長不是肯屈居人下的人,希望到時可以好說好散。」

「怎麼不選那個尤物?」

「她比你麻煩。」

「怕哪天一不小心扛不住?」

「怕。然後我也養不下她那一家子。」

「那你等我電話。」

張興科站起來,往外走,走到門口位置,突然轉頭說:「剛剛……真吃不消,我得去找地方泄個火,盛海市你不熟,要不要一起?」

許庭生說:「我剛剛跟你們那位余主任說的是真的,我真的熄火了。」

「世界上還有這種人?奇葩。」張興科不可置信的說,「你不會一會打電話給她吧?」

許庭生說:「沒準哦,畢竟我們得穩住她,要不我怕她另找買主或者給你搗亂。」

張興科說:「這個你別擔心,你別理她,能拖拖著就好,拒絕也沒關係。要是連她都贏不了,我也沒資格要那百分之二十。」

張興科出門。

「學長不怕我過河拆橋?」許庭生隔門喊道。

「不怕。」

「為什麼?」

「因為你婦人之仁。」

……

午夜十二點。

許庭生洗了兩遍冷水澡,在床上躺了一會,然後起身又洗了第三遍。

把空調溫度打低,不蓋被子,許庭生靠在床頭,一遍遍的翻看剛剛和項凝、吳月薇聊天的簡訊……可是,好像還是沒用啊,火苗還是在燒,而且越來越旺。

許庭生想起前世創業的時候,每次要陪客戶去娛樂場所之前,總是會提前給項凝打一個電話,說:「項小姐,說你愛我。」

「大叔怎麼了?」

「我要陪客戶去……」

「咦,大叔好臟。」

「不是讓你說這個啊,姑奶奶。」

「那……你敢,我把你剪掉。」

「也不是這個埃」

「想著我。」

「好。」

可是,現在她應該睡了吧?許庭生猶豫了一會,給吳月薇發信息。

「睡了嗎?」

「還沒呢,你怎麼也還沒睡?」

「陪我聊一會。」

「嗯,好埃我們聊什麼?」

「要不我給你講幾個段子?」

「跟那時候電話里那種嗎?」

「不是,這回是正經的。」

「原來學長知道那個不正經啊?」

「呃……」

「其實沒事的,女生也講的,我們寢室也有人愛講。」

「那你聽過不少?」

「有……一點。」

「那你給我講一個。要不正經的。」

「啊?」

「不行啊?」

「我……有一對夫妻,……」

***

新浪微博:項庭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