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後的決定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12 01:38  |  字數:3991字

?

晚上十一點。

累了一天的項凝已經沉沉入睡。

吳月薇輾轉反側睡不著,許庭生對她冷漠了太久,而今簡單的好,都被反覆念著、盼著。她想著,這個暑假怎麼那麼漫長,清北那麼好的大學,暑期就不能補個課嗎?應該像高中那樣,爭分奪秒的呀。

而許庭生,他剛剛告訴眼前正把裙裝拉鏈扯出誘人聲響的尤物余馨蘭,我已經熄火了。

許庭生並不是聖人,他剛剛幾乎無力自控。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這世界上其實有那麼一種女孩,她們能用自己的純凈和美好讓你也變得透徹、乾淨,許庭生剛剛和兩個這樣的美好的女孩說話,從她們那裡感受美好和幸福。

所以,他的身體現在可以不再被慾念支配。

經驗老道的余馨蘭停止動作,看了看許庭生,他的神情,身體狀態,包括呼吸節奏,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他確實已經「熄火」了。

余馨蘭突然有種挫敗感,懊惱和尷尬……

她見過太多男人沉穩的接完結髮妻子的查崗電話,然後立即像一條發情的公狗一樣瘋狂的向自己撲來,而這個小男生……他不過是發了幾條簡訊而已。

余馨蘭在想著,要不要再試試?既然起過一次火,就說明點得著。當然,又要從頭開始了,……

余馨蘭坐下。

許庭生起身,走開給自己的茶杯加水。

「余主任」,許庭生邊走邊說,「你看,你這玩笑開的,我都差點當真了。」許庭生很生硬的找了一個台階給余馨蘭下。

余馨蘭乾乾的笑了兩聲,沒說話。

許庭生其實依然不明白余馨蘭這麼做的原因,因為喜歡自己?這是最不可能的。或許只是因為知道德馨這艘船要沉了,她在找一艘新船,而且最好是一艘大船,許庭生恰好符合。

也可能,往嚴重了想的話,她現在包里就藏著錄音筆,甚至針孔攝像機。

許庭生續完水回來,余馨蘭終於回到正題,說:「許總對收購德馨的事有決定了嗎?」

「收購一間德馨這樣有規模的培訓學校,對互誠和我來說都不是一件小事情,所以,我可能需要仔細考慮一下才能做決定,這一點,希望余主任理解。」

許庭生並不想直接讓余馨蘭絕望放棄,另找出路,否則等到真有機會收購德馨的時候,這個女人從中作梗,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要知道女人看似弱勢,但是當這樣一個尤物捨得把自己豁出去,能量絕對不會小。

余馨蘭沒覺得這個答案有什麼問題,點了點頭說:

「當然,我能理解。我只是希望,我剛剛的方式,不會讓許總懷疑我的誠意和用心,因為在我看來,這是男女之間最可靠的關係。」

「這個……我的觀點,應該是最不可靠的方式吧?」許庭生說。

「愛情不可靠,純身體關係反而可靠,各取所需。」

余馨蘭說完嫵媚的一笑,很自然的,去衛生間拿了剛剛脫掉的貼身衣物,然後就那麼,當著許庭生面脫掉裙子,光著身子開始穿內衣。

很顯然,余馨蘭把許庭生也當成「江湖老將」了,可是叔叔真要算的話,這一世還是黃花大小伙啊,至於前世……這個到底應該怎麼算?

許庭生尷尬的扭過頭,同時竭力忍住笑,因為余馨蘭現在站的位置,就在大衣櫃前……衣櫃里的張興科會不會忍不住衝出來?

余馨蘭穿好衣服,放了一張名片在桌上,說:「那,如果許總有了決定,請隨時打電話給我。」

「好的。」許庭生說。

「還有,許總萬一突然又『起火』了,也請隨時打給我,一分鐘後,或者凌晨三點,都可以。」

「啊?好的。」

……

余馨蘭走了,張興科「砰」一聲從大衣櫃里鑽出來,弓著背,看著許庭生,「呼哧」,「呼哧」,不停的大口喘氣……就是不說話。

許庭生被盯得有些發毛,警惕說:「學長,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怕。吶,你再這麼看我,我喊人了啊……我報警了啊。」

「滾蛋」,張興科笑罵一句,兩人之間的隔閡彷彿因為剛剛的特殊經歷消除了不少,「我先去洗把臉再跟你說。」

好歹,張興科洗過臉之後神色正常了不少,許庭生幫他把茶重新倒上。

張興科坐下來,抹一把臉上的水珠,說:「抱歉,壞了你的好事……那可是個尤物,哥們剛剛差點沒忍住直接撲出來。」

許庭生說:「那學長……」

張興科說:「沒碰過。我就在她手下乾的,每天看得著,吃不著……你別以為她真的這麼隨便,分人的,不見兔子不撒鷹,就我現在這情況,她一百個看不上,正臉都沒給過。」

「那她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現在掛的職務是辦公室主任,實際就是張校長的情婦,偶爾也是別人的。不上課,連她具體是什麼學歷都沒人知道,反正我聽那些德馨老員工說,她進來時是跟著老公過來,在餐廳幫忙的,她老公倒是在這邊上課。」

「那她很厲害。」

「能不厲害嗎?她自己,她老公,再加上兩個兄弟,小舅子,一家七八口人在德馨幹活吃飯呢,德馨會垮到今天這一步,一半『功勞』是她的。」

「那……她老公,……」

「我跟你舉個例子吧,就我剛進德馨的時候,有一回吃飯,吃到最後,張校長就直接當著所有人面跟她老公說,你先回去帶孩子吧,馨蘭跟我們去跳個舞,可能晚點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