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章 我熄火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10 16:32  |  字數:4109字

?第一百八十章我熄火了

「還好,衣櫃里還藏著一個人。﹏8w=w=w`.-」

許庭生現在反而有些慶幸張興科在了,有這麼一個外人在,可以保證自己不至於真的昏了頭。扛不住?這情況,扛不住也得扛住啊。

許庭生的神情、反應,余馨蘭都看在眼裡,有多年經驗積累,一個男人對自己有沒有感覺和衝動,余馨蘭一眼就能判斷。

余馨蘭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資本和魅力,更不認為眼前這個小男孩有足夠的定力抗拒自己,所以,她覺得可以做下一步了。

「許總這裡剛有朋友來過嗎?」余馨蘭指著桌上剛剛張興科喝過的半杯茶說。

「啊……是,前腳剛走。那邊還有杯子,我給余主任另外泡一杯。」

許庭生趁機站起來,離開原位,把電熱水壺重新插上,又取了一個玻璃杯,燙洗了一遍,放好自己帶的茶色,等水燒開。

余馨蘭沒有客氣,同樣站起來說:「正好我想借用下衛生間,可以嗎?」

「當然。」

趁著余馨蘭進了衛生間,許庭生趕緊跑到窗邊,把另一張單人沙上的包和衣服轉移到床上,想著待會再也不要坐余馨蘭對面了……會死人的。

「怎麼樣?厲害吧?」衣櫃打開一條細細的縫,張興科用氣聲說。

許庭生用力的連連點頭。

「我去,我在裡面看都快炸了,呼……」張興科說。

「我這也跑不出去……要不,你就當我不存在?我保證不看。」張興科又說。

許庭生指了指耳朵,然後兩個人相對著笑起來。衛生間方向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音,張興科捂住嘴,把門縫拉緊,然後,又略微推開一線。

許庭生頓時無語,我去,這,你他媽就是準備看啊。

余馨蘭自己順手就把茶泡了,端著走過來。

許庭生趕緊坐到里側剛剛騰空的沙上。

余馨蘭把茶杯放到桌子上。

然後,許庭生目瞪口呆的看著,她沒坐回沙,放下茶杯後,後退,再左移兩步,坐到了床上,……所以,還是面對面。吧w`ww.

床比沙略高。

在余馨蘭坐下,把腿架起來的瞬間,許庭生又瞥到了一眼……

這一眼沒看清不該看的,但是現……細網格黑色絲襪還在,但是白色……已經沒了。

抱著「研究確認」的想法,許庭生朝余馨蘭胸前看了一眼,果然,裡面也沒了。

所以,剛剛余馨蘭去衛生間做了什麼,已經很明顯了。

許庭生腦子裡「嗡」一聲,身體,心理,有火在燒。

「看來是吃定我了。不知道這女人這麼犧牲,想要什麼?」

許庭生努力平靜了一下,故作不經意的向大衣櫃看了一眼,張興科或許看見了,也給了反應,但是許庭生是從亮處看暗處,所以沒能看見他的反應。

「許總創辦互誠教育還不到一年?」余馨蘭說。

「是,這些你們資料上應該都有吧。」許庭生說。

余馨蘭笑著點頭:「是的,只是不親口問一下,總覺得難以置信,現在外面對許總的互誠教育估值很高,而許總才2o歲,我覺得……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許庭生說:「謝謝,只是運氣好。」

余馨蘭說:「你們正在做一個百城計劃?好像現在已經覆蓋快2o個城市了吧?我聽別人分析說,一旦你們完成這個計劃,互誠教育估值可能在十億以上。」

余馨蘭不自覺的把十億這個詞咬得有點重。

百城計劃完成,也就意味著業務範圍拓展完成,十億?許庭生覺得跟余馨蘭分析的這位,對於互聯網經濟估計連半桶水都算不上。

當然,這些他沒必要告訴余馨蘭。

許庭生說:「這個,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一步一步去做。」

余馨蘭接著又問了曹操墓,問了其他一些跟許庭生相關的東西,整個過程中,她都在想方設法不斷的展示自己的身體。

「把這麼多事情合在一起一想,許總的魅力真的好大,而且充滿神秘感,讓人好奇,想一探究竟。之前聽說這次有機會見到許總,我激動得差點睡不著,今天見到了,就更沒法睡了,……」

許庭生不得不打斷她:「余主任找我,肯定是要談代理招生的事情吧?」

余馨蘭搖了搖頭,猶豫一下說:「那個是在桌面上談的,我來其實是想問許總,有沒有興趣……把德馨買下來?如果許總有興趣的話,其實,我可以幫你。」

「德馨這是養了多少迫不及待的內鬼?」許庭生故作不經意,又向大衣櫃掃了一眼,不知張興科現在是什麼心情?

許庭生笑了笑,饒有興趣的問道:「不知道余主任打算怎麼幫我?」

「有我的話,這個操作起來其實很簡單,德馨現在賬面的流動資金只剩15萬了,而且把支撐下去的希望全放在了許總身上,所以,……」

余馨蘭說完了她的計劃。

許庭生幾乎就要呆住了,因為除了把做「後續工作」的人換成了余馨蘭自己,她的這個方案跟張興科的幾乎一模一樣。

許庭生再一次不自覺地把目光投向大衣櫃,余馨蘭好奇的跟著看了一眼,還好,她沒現異樣。

見許庭生不說話,余馨蘭輕喚一聲:「許總?」

許庭生回過神:「嗯?」

余馨蘭說:「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在床上談,那樣更像自己人。」

許庭生:「……」

余馨蘭說:「許總對我有興趣嗎?我的意思,今晚,包括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