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少年人真心扛不住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10 16:32  |  字數:4324字

第一百七十九章少年人真心扛不住

張興科換了一張「臉」出現,表面看來不再是當初的模樣,但是他的本質上的生存方式和人生邏輯其實沒有絲毫改變。》,

他把這個社會視為一片叢林,弱肉強食,不擇手段。

譬如他說他會在德馨幫忙做一些事,讓德馨更快的垮下去,而且言外之意,他有把握幫互誠完成收購,不讓德馨旁落他人之手,許庭生不知道他具體打算怎麼做,但是很清楚,他做得到。

因為,他能這樣放低身段去接近管理層,能憑現在的身份知道德馨準確的賬面流動資金和目前的情況,能說動德馨的人在互誠身上孤注一擲,能精確的把握他們的心理和底限。

所以,他一定做得到。

他的成長比許庭生想像的要大得多,能力和適應力更是。換成前世比較,許庭生不知張興科最後成就如何,但是毫無疑問,他會是一個自己需要仰望的人。

「婦人之仁,可笑至極,這是我這段時間對你的評價。」

張興科突然說:

「你在可以繼續壓迫我的時候收手,我當你是不屑。但是,你自己也應該很清楚,你收購新理念培訓學校的花費其實完全可以比你當時的出價低很多,只要你稍微做幾個小動作,甚至只是再等待一段時間,就可以做到,但是你還是沒有做,……

所以,溪山塔下……許庭生,說實話我越看你,越努力了解你,就越想不通,你明明就是那種註定失敗的性格,人生至多安穩而碌碌無為……可是,偏偏目前為止,你一路勢如破竹,……」

他是對的。

這一點,其實許庭生比大多數人都懂,因為他經歷過,他知道自己的弱點和可笑之處,若不是有重生這個優勢,他會是最庸庸碌碌、普普通通的一個,甚至如前世一般失敗。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許庭生始終不肯徹底改變自己?

其一,重生的優勢已經足夠大,許庭生希望自己可以藉此避開叢林法則,凡事不違心。雖然關於這一點,現實正在不斷給他重擊。

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許庭生其實害怕自己心理和性格上的改變。

首先怕自己萬一變成項凝不喜歡的那類人。他可以變得富足,而且有能力,甚至可能的話,他都願意變更帥一點,比如再高兩公分突破一米八。

但是,他曾經的性格是項凝喜歡的,兩人的人生觀、價值觀也都契合無比……所以,他會怕,怕萬一改變之後,她再找不到喜歡的感覺,或者沒有了那種契合。

其次,他怕自己變成不再愛著項凝,捨得放棄和傷害項凝的一個人。這是一個自控的問題,不斷地成功,不斷的膨脹,不斷地改變,最後變成另一個許庭生,一個可以舍,可以對項凝不執著,放得下的許庭生……是好是壞?

是的,許庭生連是好是壞都不那麼確定。今生對項凝的愛,是許庭生由前世轉移過來,加在自己身上的,這個問題不思則已,若去想,是對是錯?

「若沒有前世那番糾纏,那些美好、感動、愧疚,以及最後的認定是她……而我蛻變。今生相遇,我還會愛上項凝嗎?」

……

張興科沉默著,看了一會沉思的許庭生,才說:

「還有,條件已經很成熟了,為什麼不敢對學生收費?……為了沽名釣譽?不像。你要真是這麼虛偽的,當初先以此騙取他們的信任,我還會有點佩服你,但是,你不像。」

許庭生不吭聲,這個問題其實已經在互誠內部被討論過無數次,甚至那次專家論證,專業人士也不斷提起這一點,但是,無一次例外,全都被許庭生毫不講理的否定了。

他沒法告訴任何人:「因為我經歷過那種生活,所以我做不到。哪怕其實絕大部分人都不至於那麼困難,哪怕只是為了其中的那少數幾個人,跟我當初一樣艱難的人,我都做不到。而且,今生的我,也沒有到必須這麼做的份上,既然不是必須,那何不遵從本心?!」

張興科繼續說:

「其實,不論是家教中介還是其他勞務中介,對學生收費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且你完全不必擔心,他們要罵就讓他們罵去。

你現在的壟斷性更勝我當初,完全可以不顧及他們怎麼想的,他們罵完了,還是得老老實實呆在你那裡,老老實實交錢。你要明白,其實相對家長和其他僱傭方,這些人才是最好剝削,最沒有選擇,最無力反抗的。」

「學長這麼坦誠,不擔心我更怕你嗎?」許庭生笑著說。

張興科也笑了,但是是苦笑,說:「可是這就是我對你的價值所在。所以,我只能嘗試在這一點上先說服你。」

「不如學長先說說對互誠有沒有其他建議,也許那些對我更有價值。」

「打破家教中介這個自我定位的束縛,擺脫對學生群體的依賴,全面擴大服務的內容和範圍,比如其他勞務中介,甚至租房、售房、二手交易,……」

張興科對這場他與許庭生的對話似乎早有準備,他的話,讓許庭生腦海中冒出來兩個詞:趕集網,58同城。許庭生知道,兩者合并後的「58趕集」,市值超百億美金。

而現在,它們都還沒有出現。

「把婚戀也加上怎麼樣?」許庭生笑著說。

「可以。」張興科認真的回答。

「學長這個建議很好,其實我們內部也正在做一些改變,比如我的那位女搭檔,你見過的,她最近正在擴大互誠非家教培訓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