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七十六章 王八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許庭生的話,指著許庭生的房間說。前面這段時間,陸芷欣的房間是始終鎖死的,而許庭生的房間,已經不知睡過多少人了。 「不用吧,我又不住這,我和付誠他們申請了個暑期宿舍。」許庭生說。 「可是...

?第一百七十六章王八蛋

陸芷欣搬回了河岸民居。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許庭生這一天回到河岸民間的時候,推門,看見一個人正撅著屁股,把臉貼到了地上,艱難的把手臂伸進沙發底下,掃出來一堆煙頭和好幾個空酒瓶,然後,再手拿抹布進去細細擦一遍。

陸芷欣一米七的個子,做起這個反倒成了累贅,動作艱難。

也許她覺得此時不會有人來,絲毫沒顧上自己已經蓬頭垢面,毫無形象,認真仔細的打掃著,偶爾咬牙切齒的罵幾句,偶爾,又哼幾句跑調的歌自娛自樂。

許庭生難得見她這麼沒形象的樣子,饒有興趣的站在門口看了一會。「不錯,還真有點能演仙女下凡,也當得起家庭主婦的感覺。」

終於,起身準備去衛生間洗抹布的陸芷欣發現了站在門口的許庭生。

「你,剛來?」

陸芷欣有些慌亂的拿手背擦了擦臉,臉上又多出來幾道黑櫻

「看了有一會了。」許庭生笑嘻嘻的說,「沒看出來,挺能幹埃」

「哦……啊,有一會了?」

陸芷欣想到自己剛剛毫無形象的樣子,還有哼的跑調的歌,還有……那樣撅著屁股的樣子,她穿的可是飪篩她那天主動逗許庭生玩不是一個意思。

「許庭生。」

「嗯?」

「王八蛋。」

毫無防備的,漲紅著臉,又羞又惱的陸芷欣把手裡漆黑一團的抹布向著許庭生扔了出來。

還好,許庭生伸手在面門前接住了抹布,呸呸幾聲吐掉揚到嘴邊的灰塵,悻悻的說:

「不用這麼辛苦吧?我們都打掃過一遍了,那些地方又看不到。還有,你剛剛……我也沒看什麼不該看的地方,有必要這麼委屈嗎?」

許庭生的後半句話,陸芷欣沒法接,她總不能說:我這撅著屁股呢,難道你沒看到?

所以,已經有些惱羞成怒的陸芷欣揪住了前半句,發飆說:

「打掃過了?還那些地方看不到呢,你自己聞聞,不臭嗎?我噴了幾遍空氣清新劑了你知道嗎?你再看看這些沙發套,都臟成什麼樣了?還好我之前加了沙發套,不然整條沙發都得扔了。

還有,你看看那裡,還有那裡,那些都是什麼東西?那些骨頭都要爛起來了……你就不覺得噁心嗎?以後不許再帶人過來看球了。」

許庭生老老實實的聽完,笑著說:「嘿,真沒想到,你還有這麼潑的一面啊,平時真沒看出來。這下好了,不用擔心你以後嫁人被老公欺負了。」

陸芷欣氣飽了,無奈得想翻白眼。確實,她現在在許庭生面前的形象,跟她最初在他面前展現的,跟她在外人面前一直保持的,那個淡泊到有些冷漠,又優雅端莊的形象……已經越來越遠了。

「去把你自己房間打掃了。」

陸芷欣不接許庭生的話,指著許庭生的房間說。前面這段時間,陸芷欣的房間是始終鎖死的,而許庭生的房間,已經不知睡過多少人了。

「不用吧,我又不住這,我和付誠他們申請了個暑期宿舍。」許庭生說。

「可是臭,還有我想到會噁心,拜託你去打掃一下好不好?床單被套什麼的都換一下,我給你買了新的,在裡面桌上呢。」

陸芷欣幾乎是在哭求了,許庭生只好老實的打掃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又幫著陸芷欣整理打掃了其他一些地方。兩個人忙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才把房間和客廳都大概恢復了原樣。

最後,兩個人都累癱了,坐在地上吭哧喘氣。

「沒想到,你不但生意頭腦好,還會做家務,還挺熟練的。」許庭生誠懇的說。

「小時候爸爸忙,我都自己自己照顧自己的。我八歲就會做飯了,只是做得沒你好,十二歲,開始幫爸爸看店……還有,你說的潑,那時候家裡廁所、水表什麼的都是和很多鄰居共用的,又都在樓道里做飯,我一個小女孩,不會潑不會鬧的話,會被人欺負死的。」

陸芷欣沒看許庭生,不帶情緒的說。

許庭生沒接話,他當然不會傻到去問「那你媽媽呢」,因為這一點,從她的話里已經可以判斷。陸芷欣在不經意間,告訴了許庭生一個他原先的認知中完全不同的她,和她曾經的生活。

「也許,她並不一直是現在展現在人前的樣子。那麼,也許她的功利算計,她的野心手段,還有決心和能力,也都不那麼難以理解了吧。」

……

互誠現階段的事務已經開始變得繁雜,好在陸芷欣早有預見,招聘的時候專門招了一些經營管理人員,這樣,培訓學校那邊基本可以撒手給下面的人去做。

「百城計劃」總的說起來龐大無比,但是具體劃分到各個階段,其實也不過就是之前「九城同啟」方案的略微擴大版而已。

計劃的具體掌控人,坐鎮河岸民居與培訓學校兩處辦公場地的人,是陸芷欣,老歪留下盯技術部門,李琳琳負責信息審核和客服相關部門。

許庭生本人,則不得不去做最苦逼的一部分,那些需要真正親身往外跑的工作。

現在來說,除岩州外,其餘九城的培訓學校代理招生業務是互誠迫切需要拓展的一塊業務,一個可以預見的重要利潤增長點。

許庭生給自己分配的,就是這一塊。

本著對學生和牌雙重負責的態度,幾乎每一家主動尋求代理招生合作的培訓機構,許庭生都必定要親自到對方那裡區做先期考察。

該拒絕的,不管給多少錢都拒絕。

有收購可能的,先偷偷埋下引線。

許庭生身邊的人,方餘慶和方橙極度缺乏主人翁意識,本就不怎麼參與互誠這邊的黃亞明去了天宜,……

許庭生只好帶著兩名員工,還有付誠,開始了四處奔波的生活。

付誠意外的主動要求跟著許庭生到處跑,但是並不參與考察和洽談,大部分時候,每到一個地方,他就一天天的獨自出去滿城遊走,等到許庭生辦完了事,再跟著去下一個城市。

他在找她。

許庭生每隔五六天會回一趟岩州,因為他需要休養生息。

這一階段在外面談業務,酒桌文化依然是逃不過的,還好,兩個員工都挺能喝,付誠偶爾也能幫一把。看在錢的份上,許庭生自己偶爾也不得不多喝一些。

這樣的生活若不經常踩踩剎車,互誠還沒發展,許庭生人就先垮了。

差不多每次回來許庭生都要帶回來不少東西,因為有時候,部分客戶為了尋求所謂的「照顧」和「優先」,會主動送一些禮物。不要,對方反而不放心。

禮物五花八門,也許因為看許庭生是年輕男人的緣故,為他泡妞考慮,又或者有人消息靈通,知道互誠教育還有一位傳說中比許庭生權威更大,說一不二的女老闆,總之不時會有人特意別出心裁,準備一些送給女人的東西。

對於這些,看起來是給男人的,或通用的,許庭生都留下了,帶回來就扔在房間里堆著,以備後用,身邊幾個誰看上了什麼,自己拿就好。

至於女生的東西,名牌包、花瓶什麼的,考慮到項凝還小,許庭生一概到家就轉手送了陸芷欣。

男人很難理解的一件事就是,女人對於名牌包的熱情,哪怕陸芷欣那麼淡漠的性子,家裡還是土豪,依然擋不住會因為一個特別的名牌包而興奮雀躍。

這個好處是,陸芷欣對許庭生的笑臉越來越多了,相處起來也不再那麼「沉重」和嚴肅了,不再每次許庭生回來,都板著臉說:

「許庭生,你這次接的這幾單業務,價格和周期方面我有幾點意見,我們談一下。」

要知道,平日里互誠員工挨了陸芷欣的訓,總是這麼安慰自己的「這有什麼?就連老闆許庭生不都一樣經常挨訓嗎?咱們有什麼可不平衡的?」

這天陸芷欣開開心心的拿了兩件許庭生帶回來的禮物回房間。

不一會,怒氣沖沖的拿著其中一個精美的盒子出來,站在許庭生面前,瞪著他。看她的樣子,除了怒氣,好像還有窘迫。

「怎麼了?不喜歡也不用生氣埃」許庭生說。

「王八蛋。」

陸芷欣把盒子砸在許庭生懷裡,轉身出門。

「我去,這什麼脾氣……還有,除了王八蛋你還會罵別的嗎?」

許庭生自顧自嘀咕著。

「變態。」

門外傳來陸芷欣咬牙切齒的聲音,原來,她還在門外沒走遠。罵完這一句,才傳來她上樓梯的聲音。

「什麼情況……直接說不行嗎?」

許庭生一邊嘀咕,一邊沿著陸芷欣拆過的痕,拆開了手上這個包裝得異常精美的盒子,……這,小布片,還是小布片,薄的,還是蕾絲的。

「我草……變態。」

許庭生知道手上的是什麼了,這……是一套情趣內衣。

「我草……這哪個培訓學校送的,這死變態,必須馬上停止合作埃」

過了一會,許庭生冷靜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把禮盒重新拿膠布封好,拿著上了樓。

「老歪,過來一下,我給你帶了個禮物。」

「給我的?」

「給你送琳琳的。」

「不用,每回你帶東西回來,我們都有拿的。」

「這個不一樣,這個你得跟琳琳說是你自己專門買來送給她的知道嗎?禮物這東西,我那邊拿的,和你自己精心挑選準備的,心意完全不一樣。」

「那倒是,那謝謝許哥。這是什麼?」

「幫你們增進感情的。」

……

第二天,老歪一早來到辦公室,找了一圈后。

「許庭生人呢?」老歪含淚問。

「他一早出差了,怎麼了,有事嗎?」陸芷欣疑惑道。

「沒,沒事。」老歪一瘸一拐,默默的走開了。

第二更,今天有事啊!一大早起來碼字,先更了。

新浪微博:項庭生。

求各種,免費的。

本來自#/bk/hl/32/32703/inexh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