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七十五章 百城計劃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客套了。」許庭生說。 陳建興說的「需要斟酌」,許庭生明白,意思是在文案方面,別一不小心碰了不該碰的東西,說了不該說的話,或者,把話說過了頭,說跑了題。這一點,沒個人浸淫其中幾年,還真未必把得住...

?第一百七十五章百城計劃

7月3日,希臘神話如許庭生曾經所見那般演到了最後,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希臘人查理斯特亞斯,用一記頭槌結束了2004年這一屆宛若丹麥童話般神奇的歐洲杯。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於許庭生而言,再看一遍魯伊科斯塔征戰歐洲杯,再看一次他帶著遺憾退出國家隊,既是一件美好的事,也是一件痛苦的事。

差不多是在同一時間,許庭生結束了他的大一,項凝結束了她的初二。過完這個暑假,他大二,她初三,然後高中。

許庭生這學期最後一次去給項凝補習的時候,幾乎是突然才發現。終於留長了頭髮的小項凝,越來越接近曾經的模樣……反正她在那個啥,「發育」方面,長大了也不怎麼樣的。

許庭生突然又想起來吳月薇的那個說法:「等到高中,就長大了吧?」

這讓大叔很糾結:高中……可以下手了嗎?唉喲許庭生你個禽獸,大項凝知道你這麼無恥嗎?知道了,還要你嗎?

期末最後一科考試結束那個晚上,許庭生和室友們去吧通宵,玩了一個晚上的遊戲,就跟其他許多大學生一樣。

大學里的男生們大多有過這樣的「頹廢」生活,話說這個晚上,要不是譚耀跟管妹子們關係鐵的話,連通宵的機子都不好找。

第二天,許庭生拖著一身疲憊和陳建興約在市區一家咖啡廳,一邊吃早餐一邊做了先前說好的採訪,因為精神萎靡的關係,許庭生談興不算高,但是陳建興還是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互誠教育將至少在未來的4年內紮根岩州,而且,將從這個暑假開始,全面展開互誠新的發展階段:百城計劃。

「為什麼可以承諾的時間是4年?」

陳建興注意到了,這個時間周期其實有點奇怪,如果許庭生說的是3年,那麼陳建興可以理解為他將自己大學畢業作為一個節點,現在他說的是4年,4年的意思是?

「這個,就大學畢業后再給自己一年時間找方向。」

許庭生想了一會,才這樣答道。之所以要想一會,是因為他沒法告訴別人,4年這個時間周期其實根本不是根據自己的人生階段來決的依據,是項凝的人生階段,4年後,項凝會上大學,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屆時,許庭生應該會以男朋友的身份,盡量多的陪在她身邊。自然而然的,恍耐哦右部贍芨著走。

「那麼什麼是百城計劃?它的時間周期是多久?」陳建興轉向了另一個問題。

「三年內,我們的計劃是在三年內讓互誠教育平台的服務覆蓋全國至少一百座中型以上城市,同時在其中半數以上城市擁有自己的綜合培訓學校。」

這個發展計劃在互誠內部經過了許多次探討,而且不單是在幾個股東、骨幹之間進行,許庭生甚至還請了不少專門的學者和商業顧問參與論證,就連岩州大學校長趙康文都多次提出自己的意見和建議,所以,它在許庭生腦海里其實非常具體、清晰。

但是,譬如「南下北上」、「中原突圍」之類的階段性計劃,用詞太過「犀利」了一些,許庭生覺得留在內部說說就好,沒必要告訴陳建興,登在報上惹人笑話。

聽到許庭生說三年,陳建興突然十分興奮,熱切的說:「三年,這意味著,你要在你大學畢業之前,把互誠建設成為一個教育培訓的龐然大物?」

「帝國?」

「航母?」

「哥,你這有點誇張吧?」

許庭生和陳建興現在也算是熟人了,說起話來多少有些隨便。其實,陳建興的用詞「帝國」、「航母」,互誠內部也有人提過,只是許庭生每次都說,咱們低調點,這倆詞讓我得慌。

正是因此,許庭生更不敢對任何人提起,互誠教育其實只是自己版圖的其中一個部分而已。不然,他們一定會覺得許庭生得臆想症了,瘋了。

「誇張嗎?如果你的計劃真的能夠完成,那確實就是一個教育培訓帝國埃而且,屆時,你才剛剛大學畢業,剛剛大學畢業啊,你知道這事到底有多嚇人嗎?」

陳建興的興奮,在於他被許庭生描繪的宏圖震撼,更在於,他已經很確定,自己的這篇報道必然的會得到晚報領導,甚至上面那幾位的認可和讚賞。

而自己與許庭生的密切關係,也將毫無疑問增添自己在領導們眼中的分量,對於以後的發展、晉陞都十分有利。

要知道,外面都在傳言,許庭生之前是拒絕了無數採訪邀約的,許多大報要刊都沒能做到的事,偏偏自己一家地方報紙做到了,他陳建興做到了,這不是本事是什麼?

不單是本事,還是誰都不敢小看了的獨一份的人脈。

陳建興作為官方媒體人,自然明白上面那些人的心思。如果互誠教育真的按許庭生的計劃發展,就意味著至少在未來的四年中,岩州都將在互聯經濟的浪潮中擁有一張自己的燙金名片,而且這張名片上標註著的是「大學生創業」這個標籤。

一個大學生創業團隊,在他們大學畢業前建立起一座教育培訓帝國,而它崛起的地方,在岩州。真到那一天,領導們想想都臉上有光,岩州,岩大,說出去都響亮。

「反正你寫的時候儘管幫忙悠著點吧,我現在都有點後悔做這個採訪了。」許庭生無奈的說。

「這個你放心,我會考慮的,計劃和夢想,一詞之差不就能替你擋掉許多爭議嘛,這些我擅長。其實不單是這個報道,以後你需要,一些文案方面的東西,需要『斟酌』的話,其實也可以交給為兄的。」

陳建興託了個大,然後,小心的觀察著許庭生的反應,畢竟面前的這個男孩,短短半年之隔,早已經不是之前他在市民廣場的那個大雪天里見到的那個普通大學生了。

「行,那就拜託陳哥了,還有以後要麻煩陳哥的話,我就不跟你客套了。」許庭生說。

陳建興說的「需要斟酌」,許庭生明白,意思是在文案方面,別一不小心碰了不該碰的東西,說了不該說的話,或者,把話說過了頭,說跑了題。這一點,沒個人浸淫其中幾年,還真未必把得住關。

許庭生自己大學報其中的一門公選課,叫做「公文寫作」,目的為的就是這個。眼下陳建興這樣一個深諳門道的內行自己提出來願意幫忙,許庭生自然樂得接受。

「咱們之間,客氣什麼。」

因為許庭生的認可,陳建興發現自己竟然有點激動,這面對的可是個小自己十好幾歲的孩子啊,可能世界上確實有些人是註定不凡的吧。

昨晚一夜沒睡,我先回去補個覺。」

許庭生說著站起來,把一個早先預備紅包留在桌上。

陳建興見了,拿起紅包跟著站起來,想交還許庭生,但看許庭生正對著對自己微笑搖頭,猶豫了一下,仍只好默契的收了起來。

這意味著,許庭生在表態,我們之間的天平依然如舊,不會因為我現在不同往日,就壓你一頭,你用你的筆為我寫,我給你回報,這一點不會變。

為什麼許庭生不敢隨便接受一些大報要刊的採訪,卻願意對陳建興來說這些?

因為他控制不了那些大報要刊的報道,或許明明聊得好好的,轉身就被故意曲解,斷章取義,甚至惡意挖坑……跟媒體打交道,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為了「熱鬧」,或者為了背後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們常常會輕車熟路的做出一些讓人「不敢置信」的事來,而受害者往往無力申辯。

「輿論」從來都是被刻意導向的,是可以被某些人隨意塗畫的。

陳建興不同,陳建興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許庭生可以控制和左右的,而且至少就目前而言,他習慣站在許庭生的立場考慮問題,替他斟酌,替他把話說好。

至於報道的影響力,岩州晚報對於岩州之外的地方確實談不上什麼影響力。但是,在這個飛速發展的絡時代,還怕報道出不了門嗎?

……

陳建興在稿子出來之後,刻意發來讓許庭生先看了一遍,許庭生刪了兩個用詞,他很自然的就接受了。這就是許庭生刻意營造出來的默契,不必說破,各在心頭。

報道見報后三天,許庭生受邀和岩州市政府的幾位領導見了一面。

跟這些人見面,身份閱歷還不在一個等級,許庭生氣場什麼的是談不上了,最好的辦法就是仗著自己年紀小,「不懂事」,膽兒壯一些。

所以,該要的政策支持,許庭生一點沒客氣。

「未來兩年內,如果互誠教育的發展還可以的話,我希望領導們能考慮一下互誠總部大廈的建設用地問題,我們可一直都還蹲在快成危房的河岸民居里呢。」

最後,許庭生厚著臉皮,第一次在「土地」這塊未來十幾年最大的肥肉上伸出了自己的手。這是一塊但凡有機會,誰都不願錯過的蛋糕。

許庭生想到了一件事,應該就在前幾年,有位賣菜創業虧了本的能人,正在他以建設凈菜超級市場為名義拿到的14萬平米土地上大做文章。

誰能想到,這個人未來會有一天,一手掀起風雲,撬動萬科這樣的房地產帝國。

「這個屆時如果確實有需要,放心,我們肯定會替你考慮的。」

許庭生得到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與此同時,互誠教育「百城計劃」正式展開。計劃第一階段,沿海岸線南下。

大學有「公文寫作」這門公選課的同學,建議選一下,也許就有用的。

新浪微博,項庭生,歡迎關注。

本來自#/bk/hl/32/32703/inexh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