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回憶里的那些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事情了,麗北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喲。今天咱們麗北電視台還放了個給她做的採訪,小姑娘真的不錯。」 許爸說完看了看許庭生,又說了一句:「真沒點什麼?」 「真沒。」 「那你這一趟為什...

?第一百七十四章回憶里的那些

送完樓副校長到家,許庭生自己回到許家已經將近十點。因為之前打過招呼的關係,許爸、許媽、還有妹妹許秋奕都還沒睡,在家裡等他。

許庭生沒見這鐘武勝和陶佳秀,想來因為佳姐有孕在身的關係,不得不早一些休息。

在自家人面前沒什麼可顧忌的,許庭生直接問了許爸那十萬塊的事。許爸帶著幾分促狹笑著說:「就算是預付的彩禮吧。」

許庭生痛苦道:「爸,你別跟著鬧埃」

許爸說:「你樓叔是這麼說的,關鍵是,你妹妹也是這麼說的。」

一旁的許秋奕正偷偷起身往自己房間走,被許庭生「兇狠」的目光盯住了。許秋奕「哼」了一聲,反客為主說:「怎麼著,許庭生,我看你想凶我。」

許庭生就虛了,說:「沒,不是……這個事先不提。我是想問你,你決定報文科還是理科?」

「當然是理科埃」

許庭生很想告訴她,你哥我這知道好多文科高考題啊,最後卻只能不甘心的追問:「你確定了?」

「很確定,怎麼了嗎?」

這下不單許秋奕疑惑,就連許爸許媽都把疑問的目光投向許庭生。「還是順其自然吧。」許庭生想了想,說:「沒事,那就理科吧。」

許媽和妹妹沒坐太久,各自先去睡了。

許庭生和許爸照舊弄了幾個小菜,父子倆喝酒談心。許爸主動提起來給吳月薇匿名獎勵這回事,解釋說:「其實咱們把根放在麗北,多少是要為地方做一些『貢獻』的。」

許爸把貢獻兩個字咬得挺重,許庭生就明白了,一般來說,本地企業家為當地「捐款捐物」總是一個理所當然的事情,不管是真心出自公益還是其他考慮都好。更何況,許爸現在在麗北還有一個政協委員的身份在身上。

「所以,你說是給那些單位部門捐車獻禮好,還是做這些好?」許爸繼續說,「其實不光這個吳月薇小姑娘這裡,咱們歡購接下來還會給麗北一些山村學校捐一批桌椅板凳,還會搞一個助學金。」

「那當然是這樣好。」

許庭生對許爸的做法很認可,畢竟前世,他自己也曾經是貧困家庭的學子,知道其中的艱辛,甚至在大學里,許庭生還見到過一位女同學,幾乎一肩扛起一個家,除去勤工儉學,日常還靠幫室友、同學洗衣服來賺多一些的生活費。

「所以呀,也就這個吳月薇小姑娘這裡特別一點,因為你和你妹妹都跟她是朋友的關係,我才考慮不讓她知道錢是咱們家出的,免得你們反而生分了。

要不是這樣,其實這本就是再合情合理不過的事情了,麗北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喲。今天咱們麗北電視台還放了個給她做的採訪,小姑娘真的不錯。」

許爸說完看了看許庭生,又說了一句:「真沒點什麼?」

「真沒。」

「那你這一趟為什麼回來?」

「……」

「你都大學了,其實可以談的。」

許庭生掰著指頭算了算,說:「現在還不行。」

接下來,父子倆又聊了一會生意上的事情,彼此交換了一些歡購和互誠的情況,兩條腿走路,父子齊上陣的許家,當真有些破浪,一日千里的意思。

許爸現在的思路其實很簡單,自己不懂的,就挖人,讓他們做,同時跟他們學。

夜裡十二點多,帶著幾分微醺,許庭生回到自己的房間,翻箱倒櫃把從小學到初中留下的所有老照片、舊筆記,還有紀念冊全部翻了出來。

然後點了根煙,坐在窗前的桌下,安安靜靜的,慢慢一點點看過來。

事實上,人們如果以三十歲的心態去看待人生,回憶已然開始慢慢多於憧憬,你會在不經意間陷入一種奇怪的情緒,然後平靜又裹著幾分惆悵的,去翻看那些關於你少年時代的東西。

那些照片上有你青澀的臉龐和明亮的眼眸。

那些文字里有你幼稚的悲傷和最純粹不過的快樂。

還有,你會因為在紀念冊上看到某一個短留言,而想起一個那時候曾經在你的生活中那麼重要的人,而今,你們已多年不見。

你需要在班級合影里找很久,才能找出那個你曾經暗戀過的女孩或者男孩,又或者一個曾經對你鍾情的人,然後想起自己當年為她干過的那些傻事,帶著小小的尷尬,溫暖笑一笑。

許庭生的不同在於,他本就活在回憶里,而且正在改變它。

許庭生看見自己的紅色單車,想念一個不知去向的朋友,他的第一件球衣是國米的,他的第一次暗戀,據說女孩已經不再讀,早早結婚生子。

然後,在從初中畢業紀念冊里掏出來一張舊照片的時候,吳月薇折的紙鶴從夾層里掉出來。因為外頭裹了一層又一層的紙和塑料袋,紙鶴保存的很好,甚至沒有發黃變色。

可見,許庭生當年曾經多麼珍惜它。

拆開紙鶴,許庭生看到了吳月薇所說的那些「字」,她的字跡很好看,她把故事從最初講到了最後。

從第一次看見那個不肯做眼保健操,死皮賴臉盯著自己看的討厭的傢伙,到第一次說話,到不知為什麼總是主動要求再去檢查眼保健操。

然後還有許庭生說過的許多話,做過的許多事。

最後她寫:

「學長,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不知不覺,我已經喜歡我在你的眼睛里,喜歡被你注視著。我想我應該只會談一次戀愛,所以不能太早吧?所以讓你可憐了一年。初中太小了,我想,也許高中……我們就長大了吧。」

這是這個女孩在她初中時代寫下的東西,幼稚但也可愛。

現在呢?也許高中也太小?大學還是太小?……許庭生想起她說,「我要是沒辦法喜歡別人呢,怎麼辦?」……讀完清北,讀碩士、博士,再不行出過留學?總會遇到那麼一個人吧?

……

第二天一早,許庭生見到了鍾武勝和陶佳秀,他們已經適應這邊的生活,而且覺得快樂,用佳姐的話來說,他們終於覺得自己有家了。

許庭生不太禮貌的盯著佳姐的肚子看了看說:「這麼大,不會是雙胞胎吧?」

「還真是。」鍾武勝幸福的說。

回程的車上,許庭生接到了岩州晚報陳建興的電話。

「我們晚報想給你做一個採訪,這回是真的採訪,是真的受晚報領導和上面的指示……上面對你那個互誠教育挺重視的。」陳建興說。

「我這還有好幾科期末考試。」許庭生說。

「我等你考完啊,這回……該我求你幫我了,拜託。」

「那我回頭聯繫你。」

「好,一定啊,幫幫忙。」

關於更新,其實我昨天更了1萬2千多,但你們沒感覺到吧?所以,更新是永遠無法滿足大家了,哼哼。然後今天下午起進不去作者後台了,現在才恢復。

我的新浪微博:項庭生。有事可以關注、私信。感謝新堂主:時光沖淡一切。

本來自#/bk/hl/32/32703/inexh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