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十萬彩禮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吳月薇又提起來一件許庭生已經全然忘記的事情。 「在的。」許庭生撒了個謊說。 「那你拆開看過嗎?」 「那個……要拆開的嗎?」 「裡面有字呀。」 許庭生畢業的時...

?第一百七十三章十萬彩禮

吳月薇說她已經不記得的事,其實很多人愛到後來都不記得。事實上,當你有一天忘記自己到底因為什麼喜歡一個人,往往意味著更深刻的喜歡,來自心理的習慣大多無形但是難以克服。

這時候太陽落盡,月亮升起來,反而比落日時分還要更明亮一些,如霜的地面上,一草一木清晰可見。夏夜的白月光看著涼,還有安靜。

人也安靜了一會。

「學長」,月光下,吳月薇站起來,打破僵局說,「趁著有月亮,我帶你再逛逛?」

「好。」許庭生站起來。

他以為吳月薇要帶他往山上逛,結果卻是往下走,月牙山的底下,居然是一個凹陷的小山谷。兩個人沿著青石階往下走了一會,遠遠地,許庭生聽見溪水跳躍的聲響。

「溪在那邊,穿過這片林子就是。我小時候喜歡揀山溪里好看的石頭拿回家,結果,大的被媽媽拿去壓酸菜了,小的倒還在抽屜里,其中有一顆……」

許庭生一邊聽著吳月薇細細碎碎的說話,一邊在大概掌握了方向後搶到她身前行走,蛛不時黏在他臉上。

這是一片或許很有些歲月的茂密松樹林,地面積攢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間落下的松針,鋪起來厚厚一層,人走在上面,彈彈軟軟的,腳步不自覺的有些跳躍,心情也是。

吳月薇說完了話,開始哼一首歌,許庭生聽出來,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唱到一半,她停下來,說:「是這樣唱嗎?我只在同學家電腦上聽了兩遍。學長,要不我今天任性一下?畢竟我那麼厲害,考了全省第二呢。這首歌,學長唱一遍給我聽吧。」

這感覺,就真像是少男少女的戀愛了,「大叔」有些尷尬,但是正如吳月薇所說,她幾乎從不任性,難得一回。

所以,許庭生努力克服尷尬,清唱了一遍。

唱完,吳月薇說:「學長,你猜這個山谷叫什麼名字?」

「月牙谷?」

「情歌山谷。」

「真的啊?」

「我剛取的,嘻。」

這個是難得任性的吳月薇。

說著話,兩個人走到了溪邊,吳月薇突然拽一把許庭生的衣角,往後退。

「怎麼了?」許庭生詫異道。

「有蛇。」吳月薇說。

下一秒,許庭生拉起吳月薇的手,轉身就跑,一直跑到他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因為吳月薇一邊被拽著跑,一邊卻一直在咯咯的笑。

許庭生停下來,說:「所以,沒有蛇?」

吳月薇笑著搖頭:「沒有呀。」

「你怎麼知道我怕蛇?」

「以前你告訴我的啊,以前你死皮賴臉纏著我的時候,說了好多你的事情,說過好多話,你都忘記了吧?我記得。」吳月薇說。

吳月薇初二,也就是許庭生初三的時候,他纏了她將近一年。「那是,十多年前了吧?」對於31歲的大叔來說,那確實是一段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那時你跟我說,爺爺會抓蛇,你小時候原來也不怕蛇。後來有一回爺爺抓了條蝮蛇,用繩子系住了綁在梨樹下,你調皮,就拿了根樹枝蹲在一旁一直戳它,戳啊戳,後來蛇急了,拉長身子硬躥過來咬你。

你清楚的看見,它的牙齒就在你的手指尖前面一點劃過,從那以後,你突然聽見有人說蛇這個字都會發抖。」

吳月薇把每一個細節都說得清清楚楚,清楚得讓許庭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畢竟那是一個多麼懵懂無知的年紀,怎麼有人就會這樣的喜歡上一個人,記下了一直不忘。

許庭生抹了把汗,說:「被你嚇死了。」

「可是我是開心的,學長剛剛還記得拉上我一起跑。」吳月薇說,「學長初中畢業的時候,我折給你的紙鶴還在嗎?」

吳月薇又提起來一件許庭生已經全然忘記的事情。

「在的。」許庭生撒了個謊說。

「那你拆開看過嗎?」

「那個……要拆開的嗎?」

「裡面有字呀。」

許庭生畢業的時候,吳月薇折了紙鶴送他,然後偷偷在裡面寫了字……這確實很符合那個時候男孩女孩們的表達方式。

「那我回去看看。」許庭生說。

「嗯。」

兩個人快走回我吳月薇家的時候,吳月薇停下來,咬了咬牙說:「學長,我要是沒辦法呢?」

「嗯?」

「我要是沒辦法喜歡別人呢?怎麼辦?」

……

坐在回程的車上,許庭生把吳月薇決定去清北的事情告訴了樓副校長,開心得他直晃腦袋。許庭生忙提醒說:「樓叔,你先專心點開車,這可是夜路,還是盤山道。」

樓副校長沒頭沒尾的回答:「小姑娘挺好的。」

「嗯。」許庭生隨意回應了一聲。

然後,只聽「哧啦」一聲,車子急剎停住了,樓副校長一臉興奮說:「是吧?怎麼樣,要不咱們現在馬上調頭,叔回去替你把親提了。」

許庭生湊過去看了看:「樓叔,你喝酒了吧?」

「喝得不多,就剛剛你們出去談情說愛的時候,我和他們家裡親戚喝了點。」

許庭生一陣冷汗,剛剛這一會,自己居然坐在一個醉漢開的車上,還是夜裡,還是崎嶇的盤山公路。「樓叔,來,你下來……換我開。」

許庭生搶了駕駛座,樓副校長坐在副駕駛位置,一點沒有覺悟的繼續叨咕著:「姑娘真不錯了,模樣、性子,還有這全省第二,……」

許庭生本想不搭理他,但是樓副校長緊接著叨咕出來另一句話:「你爸十萬塊彩禮都偷摸送了,我剛把卡給人家爸媽,你……」

這回是許庭生把車給急剎住了。

「什麼彩禮?十萬?……樓叔你前面給吳月薇爸媽說的,本地企業家獎勵十萬,是……我爸?」許庭生連珠炮似的發問。

「可不就是你爸嘛,我就前天吃飯的時候跟幾個人提了一下,說吳月薇家裡條件不是太好,出這麼個好成績不容易。第二天,你爸就把錢送我辦公室來了。

依我看啊,你爸就是把人家姑娘往兒媳婦這頭去算計了,你們許家牛啊,打個埋伏就是十萬。對了,你爸知不知道你已經把人姑娘禍害了啊?」

「樓叔你先別鬧,什麼彩禮不彩禮的。我爸那邊,估計是因為我妹妹和吳月薇關係特別好,一早跟他提過了。現在的問題是,吳月薇家裡那邊,知不知道出錢的是我爸?」

許湍是,如果吳月薇知道獎勵幫扶的錢是自己家給的會怎麼想,會不會反而不好意思接受。

樓副校長搖了搖頭:「不知道,你爸再三叮囑過我的,讓我不能說,匿名。所以,我才說你們許家打個埋伏就是十萬啊,牛埃」

「可是你喝醉了。」

「醉了也沒說,我保證。」

「那就好。」

榜單全沒了,顯示的是作相關的更新時間,所以,先更一章看看會不會變回來。

本來自#/bk/hl/32/32703/inexh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