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七章 娛樂大亨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06 13:46  |  字數:3387字

?第一百六十七章娛樂大亨

許庭生和陸芷欣回河岸民居呆了一會,聊聊互誠,聊聊彼此,話題斷斷續續。期間許庭生幾次想點煙,看看面前的陸芷欣,又忍住了,就像到了別人家。

他確實已經許久不在這裡住,而這裡,也越來越像陸芷欣的閨房。

還有,就是許庭生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以後如果還是免不了要來這裡的話,一定得找個時間把房間里的暖黃燈全部換了。

這樣的燈光太溫馨,還有迷離,不飲自來的醉意。若是一對情侶在這樣的環境里相處,彼此在懷,溫言軟語說情話,確實好,但是不是。

南方6月天,孤單寡女。

陸芷欣洗了澡,換了單薄的睡衣,長發半濕半干,被一把隨意的攏在右肩……她拎了一瓶紅酒,兩個酒杯,向許庭生走來。

許庭生閉目,念念有詞。

「你在說什麼?」陸芷欣好奇的問道。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紅粉骷髏,白骨皮肉,諸法空相,一切皆是虛妄。」許庭生把聲音放大一些,清楚的吐字。

陸芷欣嗯哼一聲,故意用曖昧的聲音說:「大師,你為何不敢睜開眼睛?是不是無力自救了,在向佛祖求搭救?」

這樣的陸芷欣其實少見,或許,只有許庭生見過。

互誠內部對許庭生和陸芷欣有一個對比評價,大致意思是說,你在互誠工作的話,要記得,寧可做錯事被許庭生罵幾句,也別讓陸芷欣決定找你談談……那個氣壓是完全不一樣的。

每個人都無語,陸芷欣這樣漂亮的一個女人,青春年紀,偏偏在人前幾乎從不把自己當女人。對於互誠的紀律和發展,她似乎總是比許庭生更著急。

正當許庭生猶豫著現在提出來出去住賓館會不會不禮貌的時候,門被推開了,一群醉鬼湧進來,然後不管不顧的見地方就躺。

片刻工夫,沙發上,地上,橫七豎八全是赤膊大漢。

陸芷欣落荒而逃。

許庭生在身後說:「你看,佛祖派人來搭救我了。」

陸芷欣換了衣服出來,把門鎖了,說:「許庭生,幫忙送我回家吧。」

方橙和余晴站在門口,招手說:「還有我們。」

許庭生看了看地上,方餘慶和黃亞明、譚耀互相摟抱著醉成一團,只好點頭,過去從他口袋裡掏了車鑰匙,領著三個女孩子出門。

凌晨三點,許庭生按三個女孩住家遠近規劃路線,先送了余晴到家,第二個,是陸芷欣。車上最後剩下方橙,許庭生髮動汽車,回頭看了看陸芷欣走進去的那一片豪華別墅區。

「沒想到吧?」方橙說。

「沒想到。」許庭生說。

「岩州市內最大的三家家電城都是她家的,還有其他七七八八一堆,我也不是很清楚。還有,過年我給你那120萬里,20萬私人借款,也是她拿的,她讓我別跟你說。」方橙說,「對了,芷欣還是獨生女。」

「嗨,許庭生。怎麼不說話?」方橙等了一會見許庭生沒出聲,又說。

「她不是讓你別說嘛,回頭我把錢還你,你再還她,我就當不知道。就現在這樣,挺好的。」許庭生說,說完他把天窗打開,踩油門加快車速。

方橙靠在座椅上,眯著眼笑,許久才又突然問:「apple最近好嗎?」

「你們沒聯繫嗎?」許庭生反問道。

「她跟我肯定都說很好啊。」

「她跟我也都是這麼說的。」

「唉,許庭生,你說你一輩子得惹多少女人債?」方橙說,「我到了,停車,快停車。老娘決定了,以後死活不能跟你這種女人黑洞呆一起太久。」

「黑洞」把車停在路邊,終於可以點上一根煙。

之前陸芷欣說:「許庭生,你說如果每個女孩都了解你的弱點,知道只要讓你心疼了,就可以得到那麼多,你該怎麼辦?」

這個說法應該是錯的,因為其實並沒有那麼多人可以做到這一點,甚至她們根本就不可能觸碰到許庭生的心。

但是它似乎又是有道理的,比如陸芷欣,其實在某種程度上確實如她自己所說,是從許庭生這裡換到了他的心軟,而現在看來,這場交換對她來說似乎完全沒有必要。

apple在凌晨3點多打電話給許庭生,她說:「我剛跟宋妮打完電話,我想你應該還沒睡。恭喜你哦,許庭生,還好當初你沒賣掉它。」

許庭生說:「謝謝,你這麼晚還沒睡,明天沒有演出嗎?」

apple說:「有的,不過沒事,我習慣了。」

「你在哪裡?」

「雲南一個地級市,然後後天去廣西某個地方,然後接下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經紀人會告訴我的。」

「以後到哪,給我發條信息吧。」

「嗯,好。」

……

接下來的幾天,陸芷欣被迫每天都回家去住,因為,歐洲杯開始了。

許庭生的室友、同學、球友們佔領了河岸民居的二樓,原本被陸芷欣布置得溫馨美好的小屋,每天都是一地的空啤酒瓶和煙頭。

這群人每天在為自己喜歡的球隊爭論不休,而許庭生穩如泰山,冷眼旁觀,因為他早就知道,這個夏天,這屆歐洲杯,將會上演一出希臘神話。

而葡萄牙黃金一代,菲戈、魯伊科斯塔,將在本土決賽飲恨。

彩鈴業務公司的人打電話給付誠的時候,他正好跟許庭生呆在一起。

「這次這兩首歌我們真的不打算做彩鈴,抱歉……還有別的事?哦……我知道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