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師道抉擇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06 13:46  |  字數:3838字

?第一百六十六章師道抉擇

2004年,6月9日,互誠教育培訓學校開啟全面招生,同日,互誠教育平台在所有城市啟動單向收費,中介費約為市場標準的三分之一左右。

網路上一時間罵聲一片,紛紛指責互誠教育惟利是圖,毫無良知可言,更有人表示,沒有我們當初的支持,哪來的你們平台的今天?忘恩負義。

連帶著,許庭生也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種現象跟許庭生當初對陸芷欣說的一樣,人們一旦習慣了,總是喜歡把佔便宜理解成理所當然的事情,同時,把自己想像成救世主,覺得自己這一怒,互誠就會垮。

他們當初在家教中介付出去現在3倍以上的價錢的時候,倒是從沒這麼憤怒過。

「所以,淡定一點,罵歸罵,其實他們還是愛我們的」,許庭生把這種情況比喻成男女關係,打趣說,「就算不愛了,他們也會留戀的,至多去外面轉一圈,然後看看別的『男人』,就又回來了。」

一片罵聲中,是夜將近12時,在平台開啟收費即將滿24小時的時候,河岸民居辦公室最後堅守的人群中突然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和掌聲。

連同中介收費,教輔材料發售收入,畢業生筆記、用書二手中介收入等,互誠當日的收入超出既定目標一倍,成功衝破10萬大關。

同時,互誠教育培訓學校開啟全面招生當日,順利完成的招生數量達到了學校最大負荷量的百分之五十左右。其中,跆拳道等非文化科課程的招生情況尤為火爆,正在加緊聯繫招聘教練,擴大開班規模。

接下來,伴隨著高三畢業生們漫長而無所事事的暑假的到來,伴隨著各地中小學的相繼放假,這兩個數字都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這樣算起來,扣除掉開支,傳說中的千萬富翁,許庭生很可能只需要幾個月或者半年就能達到。

當然,他仍然可能缺錢,因為他想要做的,遠非僅此而已,互誠還有更大,更實際,更費錢的擴張計劃。比如,它現在還只是在十座城市開展業務,而且只在其中一座城市擁有自己的培訓學校。

同樣的,互誠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做到把凈利潤都按股份分紅。

陪著許庭生一塊堅守的黃亞明、付誠、宋妮等人此刻終於明白,為什麼許庭生當初會說,未來互誠可能價值幾億。而他在當時,差點決定以百萬左右的價格賣掉互誠。

背著許庭生,宋妮把她了解的情況通過簡訊告訴了apple。等了等,apple沒有回復。「也許她已經睡了吧,等她醒來看到,一定會為許庭生開心的。」宋妮想著。

apple確實在為許庭生開心,但是更有突然而來的仰望難及的慌亂,還有心酸和無助,所以,她躲在酒店的被窩裡,拿著手機又哭又笑,卻不知該如何回復。

這一次,公司的意圖和算計已經暴露得再明顯不過,那麼,再去向許庭生伸手,給他添亂?一直依靠他的庇護走下去?這完全違背了apple當時選擇走上這條路的初衷。

所以,這一次,她打算自己一個人咬牙撐下去。

現場,老歪和李琳琳不自覺的緊緊握著對方的手,望著屏幕上的數字,再想想自己兩個人手裡百分之十的股份,興奮、激動,又惶恐不安。

方橙和方餘慶、余晴也在,方橙得意的對方餘慶說:「看到了沒?老娘的眼光是不是很好?哈哈,餘慶,你姐要發了,還不趕緊巴結著點。」

方餘慶翻了翻白眼:「也不知是誰那麼死不要臉,坑了自己親弟,又坑親弟的兄弟。」

「好啦」,方橙拍了拍方餘慶的肩膀說,「別小心眼了,我早已經跟許庭生說過了,我那百分之十五股份里,有百分之十會很快轉到你名下。」

方餘慶突然愣住了,看著他姐,一貫坑死人不償命的老妖婆方橙。

「別拿這種眼光看我,臭小子,我再坑也是你姐。」方橙沒好氣的說。

方餘慶說:「姐,我不要,我用不上。」

「唉喲,見錢知道叫姐啦?不是老妖婆嗎?算了,你也少跟我矯情,你當真是給你的啊?給你,是因為你的就是咱們方家的。我不一樣,我就一娘們,遲早是要嫁人的,不給你,難道等著到時候便宜了不知哪家的二代王八蛋?」

方橙說到最後,語氣中極為少見的有些幽怨,只是很快就被她掩飾過去了。

方餘慶生在方家,自然明白方橙的意思,她看似強大,其實卻很可能連最重要的自由都沒有。「姐,我會想辦法的。」方餘慶說。

「你想個屁,你有我有辦法?」方橙直接打擊他說。

「我知道。所以,要是你是男的就好了。」

「我要是男的,沒準我們就會像爸和叔伯他們那樣了,爭來爭去,連兄弟都快沒了。」

「不會的,姐,你了解我的。你要是男的,我就真的可以安心當個混蛋了。那多好。」

方橙摸了摸方餘慶的頭,就像他們都還小的時候那樣,笑著說:「其實也不是沒辦法,你姐我正捉摸要不要拿下許庭生呢,拿下他,就什麼都搞定了。」

「他能讓家裡同意?」方餘慶問。

「現在還不行,不過過幾年,他能讓家裡求著我同意。」方橙篤定的回答。

「所以,姐,你不會是說真的吧?庭生是我兄弟啊,你放過他好不好?你不是,那啥,」

方餘慶想說方橙的取向問題,欲言又止。

方橙直接接過話說:「沒錯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