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師道抉擇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撼和折服所有人。 然而許庭生最後的選擇,是放棄。 這不是源自商人的思維邏輯,而是源自一個曾經的老師的師道抉擇。 許庭生知道,他一旦那麼做了,就會造成極大的不公平。很多刻苦努力的...

?第一百六十六章師道抉擇

2004年,6月9日,互誠教育培訓學校開啟全面招生,同日,互誠教育平台在所有城市啟動單向收費,中介費約為市場標準的三分之一左右。

絡上一時間罵聲一片,紛紛指責互誠教育惟利是圖,毫無良知可言,更有人表示,沒有我們當初的支持,哪來的你們平台的今天?忘恩負義。

連帶著,許庭生也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種現象跟許庭生當初對陸芷欣說的一樣,人們一旦習慣了,總是喜歡把佔便宜理解成理所當然的事情,同時,把自己想象成救世主,覺得自己這一怒,互誠就會垮。

他們當初在家教中介付出去現在3倍以上的價錢的時候,倒是從沒這麼憤怒過。

「所以,淡定一點,罵歸罵,其實他們還是愛我們的」,許庭生把這種情況比喻成男女關係,打趣說,「就算不愛了,他們也會留戀的,至多去外面轉一圈,然後看看別的『男人』,就又回來了。」

一片罵聲中,是夜將近12時,在平台開啟收費即將滿24小時的時候,河岸民居辦公室最後堅守的人群中突然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和掌聲。

連同中介收費,教輔材料發售收入,畢業生筆記、用書二手中介收入等,互誠當日的收入超出既定目標一倍,成功衝破10萬大關。

同時,互誠教育培訓學校開啟全面招生當日,順利完成的招生數量達到了學校最大負荷量的百分之五十左右。其中,跆拳道等非文化科課程的招生情況尤為火爆,正在加緊聯繫招聘教練,擴大開班規模。

接下來,伴隨著高三畢業生們漫長而無所事事的暑假的到來,伴隨著各地中小學的相繼放假,這兩個數字都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這樣算起來,扣除掉開支,傳說中的千萬富翁,許庭生很可能只需要幾個月或者半年就能達到。

當然,他仍然可能缺錢,因為他想要做的,遠非僅此而已,互誠還有更大,更實際,更費錢的擴張計劃。比如,它現在還只是在十座城市開展業務,而且只在其中一座城市擁有自己的培訓學校。

同樣的,互誠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做到把凈利潤都按股份分紅。

陪著許庭生一塊堅守的黃亞明、付誠、宋妮等人此刻終於明白,為什麼許庭生當初會說,未來互誠可能價值幾億。而他在當時,差點決定以百萬左右的價格賣掉互誠。

背著許庭生,宋妮把她了解的情況通過簡訊告訴了apple。等了等,apple沒有回復。「也許她已經睡了吧,等她醒來看到,一定會為許庭生開心的。」宋妮想著。

apple確實在為許庭生開心,但是更有突然而來的仰望難及的慌亂,還有心酸和無助,所以,她甑謀晃牙錚拿著手機又哭又笑,卻不知該如何回復。

這一次,公司的意圖和算計已經暴露得再明顯不過,那麼,再去向許庭生伸手,給他添亂?一直依靠他的庇護走下去?這完全違背了apple當時選擇走上這條路的初衷。

所以,這一次,她打算自己一個人咬牙撐下去。

現場,老歪和李琳琳不自覺的緊緊握著對方的手,望著屏幕上的數字,再想想自己兩個人手裡百分之十的股份,興奮、激動,又惶恐不安。

方橙和方餘慶、余晴也在,方橙得意的對方餘慶說:「看到了沒?老娘的眼光是不是很好?哈哈,餘慶,你姐要發了,還不趕緊巴結著點。」

方餘慶翻了翻白眼:「也不知是誰那麼死不要臉,坑了自己親弟,又坑親弟的兄弟。」

「好啦」,方橙拍了拍方餘慶的肩膀說,「別小心眼了,我早已經跟許庭生說過了,我那百分之十五股份里,有百分之十會很快轉到你名下。」

方餘慶突然愣住了,看著他姐,一貫坑死人不償命的老妖婆方橙。

「別拿這種眼光看我,臭小子,我再坑也是你姐。」方橙沒好氣的說。

方餘慶說:「姐,我不要,我用不上。」

「唉喲,見錢知道叫姐啦?不是老妖婆嗎?算了,你也少跟我矯情,你當真是給你的啊?給你,是因為你的就是咱們方家的。我不一樣,我就一娘們,遲早是要嫁人的,不給你,難道等著到時候便宜了不知哪家的二代王八蛋?」

方橙說到最後,語氣中極為少見的有些幽怨,只是很快就被她掩飾過去了。

方餘慶生在方家,自然明白方橙的意思,她看似強大,其實卻很可能連最重要的自由都沒有。「姐,我會想辦法的。」方餘慶說。

「你想個屁,你有我有辦法?」方橙直接打擊他說。

「我知道。所以,要是你是男的就好了。」

「我要是男的,沒準我們就會像爸和叔伯他們那樣了,爭來爭去,連兄弟都快沒了。」

「不會的,姐,你了解我的。你要是男的,我就真的可以安心當個混蛋了。那多好。」

方橙摸了摸方餘慶的頭,就像他們都還小的時候那樣,笑著說:「其實也不是沒辦法,你姐我正捉摸要不要拿下許庭生呢,拿下他,就什麼都搞定了。」

「他能讓家裡同意?」方餘慶問。

「現在還不行,不過過幾年,他能讓家裡求著我同意。」方橙篤定的回答。

「所以,姐,你不會是說真的吧?庭生是我兄弟啊,你放過他好不好?你不是,那啥,」

方餘慶想說方橙的取向問題,欲言又止。

方橙直接接過話說:「沒錯啊,我就是那啥啊,所以你以為我真是看上許庭生這小子啦?老娘真正想拿下的,是他的apple,知道了嗎?

不過我可以順帶著拿下這小子打個掩護,這樣家裡、生理、還有老娘的真愛,生孩子的問題,一把全部解決,多好。明白了嗎?」

方餘慶拍開方橙按在自己頭上的手,牽著余晴躲開走,心裡剛剛湧起的那點兒姐弟情深和感動,瞬時間全部一掃而空。

妖,始終是妖啊!

方橙追過來,說:「唉,我還沒說完呢。餘慶,你記得,好好跟許蛙,該幫能幫他的你盡全力幫,幫不了的,你跟我說。然後,能占他便宜的時候也學學我,千萬別手軟。」

「我們本來就是兄弟,跟利益沒關係。」方餘慶沒好氣的說。

另一邊,還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算計的許庭生站在凳子上,張開手說,「辛苦大家了,獎金會連同這個月的工資一塊發放。然後,還不覺得累的,咱們一起去慶祝一下,我已經提前定好飯店了。」

滿場掌聲,沒有人會在這種情況下覺得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了飯店。

慶功宴喝醉了很多人,但是許庭生沒醉,陸芷欣當然更不會醉,兩個人走回河岸民居的路上,陸芷欣對許庭生說:「恭喜。」

「辛苦你了,哦,不對,是我也應該恭喜你,你可是並列第二大股東埃」許庭生笑著說。

「謝謝,想想未來互誠的前景,這百分之十估計夠我奢侈一輩子了」,陸芷欣笑著說,「那14杯酒真值埃許庭生,你說如果每個女孩都了解你的弱點,知道只要讓你心疼了,就可以得到那麼多,你該怎麼辦?」

許庭生想了想說:「哪有你說的那麼容易,不是每個女孩子都可以的,還有,我也不會都那麼心全凡我自己甘心愿意的心軟,其實都不是弱點,我真正的弱點不能告訴你。」

陸芷欣凝神想了想,沒追問,提起另一個問題說:「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想不明白,原來你總是說時機還不成熟,所以一直不同意開啟收費。可是現在,我也沒看出來時機哪裡更成熟了,你說的會發生的那些情況,還是一樣發生了?」

「那不是為了顯得我高深莫測嘛。」許庭生說。

「說實話。」

「實話是,那個計劃我已經放棄了,而且,我不能向你解釋。」

許庭生放棄的計劃,與高考有關,他之前在等待的時機,也正是高考。關於高考,他能做很多,但是做或不做,他一直在掙扎、糾結。

計劃其實很簡單,許庭生只需在高考前擬定幾份號稱絕密的押題卷,發送到那部分曾在平台上達成過意向的高中生家長賬戶上,像他曾經為黃亞明和付誠做的那樣,十中藏一,或者甚至二十中藏一的去觸及高考知識點,互誠就能在這次高考過後,輕鬆蕩平整個家教和教輔資料市場,建立穩固無比的巨無霸地位。

那樣的情況下,哪怕互誠的收費高出現在十倍、二十倍都不會有絲毫問題。許庭生也可能因此真的有一天富可敵國。

而且,這樣做其實並不會像想象中的那麼危險,類似「五三」等教輔材料,幾乎每年都在宣揚,自己命中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考知識點,也不會有人覺得突兀,因為書本繞來繞去,確實就那麼點東西。

而許庭生要做的,就是「不碰原題的設問方式和命題邏輯,只碰相關知識點」,而且是以十中藏一或者更低的比例,去碰其中僅僅百分之六七十的知識點。

只需要這樣,在不會惹來麻煩的前提下,互誠還是可以憑藉本身題量小而命中率高的特點,去震撼和折服所有人。

然而許庭生最後的選擇,是放棄。

這不是源自商人的思維邏輯,而是源自一個曾經的老師的師道抉擇。

許庭生知道,他一旦那麼做了,就會造成極大的不公平。很多刻苦努力的孩子,會因此失去本該屬於他們的機會和前途,而且這些被剝奪機會的孩子中,很大一部分都會是那些家境不好請不起家教,單憑自己的刻苦拼搏想要努力改變命運的孩子。

許庭生曾經是老師,他也曾經是這樣的孩子,他也教過這樣的孩子,

所以,他的道德和良心,讓他選擇了放棄哪怕面對的是幾億、幾十億的財富,他都會放棄。

因為,許多人口中的萬惡的高考,其實也許是這個社會最後的公平。是那些沒有背景的孩子們,無比難得的一個機會。

今天就兩更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