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月光拉近的兩生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03 04:54  |  字數:4427字

?第一百六十二章被月光拉近的兩生

歌曲第二遍的主歌部分由許庭生主唱,副歌,付誠加入。複製網址訪問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曾與我同行的身影如今在哪裡?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在意,是等太陽升起,還是意外先來臨。

我寧願所有痛苦都留在心裡,也不願忘記你的眼睛。」

之前,有不少人喜歡輪迴,因為他們確實唱了幾首很不錯的歌,因為他們神秘有趣,任性胡為,因為以輪迴成員身份出道的apple是那麼的迷人,……

然而這一刻,幾乎所有來到現場的輪迴歌迷都在台上兩人的緩緩吟唱中刷新了自己對這支樂隊的認識。原來,他們還可以這麼深刻,觸動人心,原來,他們還擁有這樣不同於常的聲音和感情。

有人在期盼輪迴趕快出道。

有人卻希望,他們只是如現在這般唱下去,不要被那些紛紛擾擾打攪,不要失去這份最質樸的感情,和他們的依然透明的心靈。

持這樣兩種相反觀點的人,有現場觀眾,也有記者。

當然,更多的人,他們在這兩種選擇之間糾結不已。

付誠毫無疑問的吸引著最多的目光,因為人們已經想起了那個故事,那場傳說中發生在岩州大學迎新晚會上的表白,那場據說艱難無比,讓他唱到痛哭的感情……已經在輪迴的音樂小站和各種論壇被扒了無數遍。

那些親歷過或其實根本沒親歷過那一天那一幕的人們,都在按自己的意願勾畫著,那個畫面,那個故事,演繹出無數版本。

而今,就在這裡,他們看他,聽他……不必他說,已然知道結局。

他用自己聲音里的溫暖和孤獨,告訴了現場所有人,那場他會回憶一生的美好,也告訴了他們,那個意外苦楚的結局。

有人在替付誠落淚,但是這一次的付誠自己,沒有一滴眼淚。

他只是想跟她說話:「你看,我們曾越過謊言擁抱彼此,擁有過短暫但是美好的時光……你看,當你離開,我寧願所有痛苦都留在心裡,也不願忘記你的眼睛,和那些美好。」

「他剛剛跟我說謝謝了。真希望他快樂。」

蘇楠楠對項凝說,很顯然,她說的那個人,是付誠。但是,項凝的眼裡,只有一個人,一個身影,一個聲音,她的騙子大叔。

項凝其實並沒有見過許庭生的這一面,她看過他兇巴巴的樣子,看過他傻乎乎的樣子,甚至第一次見面就看過他莫名的醜死了的哭……她還看過他寵溺自己,看過他出賣自己,……

她從沒看過,如此迷人的大叔,他輕輕撥著吉他,閉上眼睛自由的唱著:「夜空中最亮的星,請照亮我前行,……」

「誰是他的那顆最亮的星?是跟我長得很像的那個大項凝吧。他……真的很想她。」

相對付誠,許庭生聲音里的故事其實更多,他述說的,不舍的,追憶的,既有愛情,也有親情、友情。因為那些曾經並肩的身影,那些別離……已經兩世相隔。

但是,他的聲音里,希望多於痛楚,因為他可以再一次擁抱那些人,那些曾經。還有那個人,她此刻就坐在那裡,看著自己……是的,這一刻,她的眼睛裡,全是自己。

看到大叔偷偷朝自己看過來,項凝抹了抹眼淚。「才不要哭,我要努力去想大叔騙我的時候,出賣我的時候,凶我的時候,……」

最後一個音符在指尖落下,餘音回蕩在整片夜空。

輪迴樂隊的第一次公開演出,到此結束。

掌聲里,有人在喊再來一首,有人喊,再來一遍。

本已經退開的付誠再一次靠近話筒,於是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你回來好不好?讓我照顧你。」

「或者,你允許我去找你……找到了,你就不再跑。」

付誠說了兩句話,沒有眼淚,沒有哽咽的聲音,簡單而平靜。那種感覺,彷彿只是兩個最親愛的人之間在商量一會,起床之後的早餐吃什麼。

說完,付誠沖台下鞠了一個躬,拎著吉他率先回了後台,穿過人群,悄悄鑽回工具間。

那裡,方餘慶、黃亞明、付誠都還在……他們還得繼續留在這裡,直到散場之後,直到那些準備圍堵輪迴的記者和歌迷離去。

他們知道,現在,就已經有人在外面埋伏了。

黃亞明扔給付誠一根煙,滑亮打火機,火光照亮付誠的臉,黃亞明伸手搭上付誠的肩膀說:「哎喲,沒哭啊?」

付誠搖搖頭。

「庭生還在外面?」

付誠點點頭。

「真想去看看那個項凝是誰啊!」

黃亞明說,說完他緊接著又說:「放心,我就是說說而已,一個能讓許庭生做到這個份上的女人,要我們不好奇,太難了……不過,既然庭生決定這麼做,我知道不能打擾她。」

外面,舞台上。

觀眾們看見輪迴最後兩個人走了一個,還留下了一個。最初他們五個人唱了一首歌,然後走了三個,剩下兩個人又唱了一首歌,現在一走一留,難道還有一首歌?

觀眾們和記者們都興奮起來。

確實還有一首歌,許庭生靠近話筒,毫無徵兆的唱起來:「Happybirhayyu,祝你生日快樂,……Happybirhayyu,……」

「再見。」

笑著唱完生日歌的許庭生鞠躬下台。留下滿場茫然的觀眾和記者,這……是輪迴又開始無厘頭了嗎?就像他們唱那首《你為傻逼織毛衣》,就像他們承認自己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