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九章 她的透明的心靈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3-03 04:54  |  字數:3682字

?第一百五十九章她的透明的心靈

項媽在許庭生這裡尷尬了,回去之後沒忍住訓了小項凝幾句,說她故意搗亂。w?ww.

小項凝低著頭,撅著嘴,忍住眼淚不說話。正如許庭生所了解的那般,這個女孩如果覺得自己錯了,會用耍賴的方式認錯,比如她會說,「你凶什麼凶」。但是當她覺得自己沒錯的時候,反而不反駁,不解釋,不吭聲。

最後是一旁的項爸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的嘀咕了一聲:「搞得沒我女兒問幾個問題就能成一樣,小凝問老師題目也錯啦?」

因為這句話,項媽放過了小項凝,跟項爸賭上了氣,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固執的背向一側,不吭聲。項爸也不吭聲,裝睡。

最後還是項媽忍不住先開口了,因為她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哎,你說,小凝她不會是,不會是……別裝睡,睡著你早打呼了。」

項爸被揭穿了,只好說:「不會是什麼?」

「我是說,小凝不會是喜歡上庭生了吧?你看她今天那樣,不是吃醋了故意搗亂是什麼?哎呀,這可怎麼辦?」項媽憂心忡忡的說。

項爸想都沒想,直接說:「你瞎想什麼呢,小凝才多大……真要喜歡,也等她高中再說。」

「也是」,項媽說,說完掖了掖被子,突然覺出不對來,又說,「哎,你個老項,什麼叫高中再說?高中也不行啊!」

「不是你自己說的嗎?現在高中生都談戀愛了,大學都嫌晚了。」項爸拿項媽自己先前在廚房裡說的話反駁。

「那我是說別人家孩子,咱家小凝能一樣嗎?」

「……」

項爸項媽在一樓繼續探討,獨自睡在二樓的小項凝一個人委屈了很久,又猶豫了很久,還是撥通了許庭生的電話。

小項凝說:「大叔,媽媽說我今天故意搗亂,那……你喜歡我表姐嗎?」

許庭生說:「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你委屈了吧?」

「嗯」,小項凝說,「大叔你給我唱歌吧?」

小項凝突然要聽大叔唱歌。曾經相戀的時光,許庭生有一回抱著項凝,在她耳邊唱過一歌,叫做《小小的太陽》。

「你像一個小小的太陽,有一種溫暖,總是讓我將要冰冷的心,有地方取暖。我是多麼習慣地向你,要一點友善和許多依賴,修補我脆弱的情感。你總是微笑如花,總是看我沉醉和絕望,……」

這是那時候兩人感情最真實的寫照,這個女孩有一顆透明的心靈和最純凈美好的笑容,像是一顆小小的太陽,給了許庭生恰到好處的光明和溫暖。

「現在不唱,過幾天一定唱給你聽。」許庭生想了想幾天後的表演,溫和的拒絕了。

「那我唱給你聽?」小項凝說。

「唱你大合唱要唱的歌嗎?」許庭生笑著問,心裡猜測著,將會聽到《團結就是力量》還是《每當我輕輕走過你窗前》。

「才不是。我想想,像你這麼老的大叔,都聽很老的歌吧?」

「……,好像是。」

「那我給你唱一我媽媽愛哼的吧,我就會幾句,也不知道歌名。」

「好。」

「那我唱啦……咳咳……」小項凝清了清嗓子,唱出來:「你說過兩天來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三百六十五個……」

她的聲音輕柔、稚嫩,她唱得跑調,也唱錯詞。

但是,許庭生在電話另一頭,捂著嘴,咬牙忍住放聲痛哭的衝動,任憑眼淚肆意的流淌。

曾經有那麼一天,項凝說,「我會很想你」。那一天,她還不知道,這個人會就那樣消失,自己再也不可能打通那個電話號碼。

後來的一天,項凝說,「我就是……想再看看你,還有,告訴你我原來一直以為你會來找我。」那一天她轉身走進夜色和雨幕,從此一生不會再見。

兩天之間,相隔三年。她等了一個一聲不吭丟下她就走的人三年。

這三年間,許庭生不知道項凝有沒有找過自己,但是他人在天涯,為了尋找一個翻身的機會,許庭生甚至一度遠走越南、柬埔寨……做過一年進出口生意。

她的那三年,可以換他這一生相候。

……

5月24日,時近18點3o分。

新岩中學的校慶演出安排在操場,司令台上搭建起來一個紅色喜慶的舞台,接受許庭生的建議,新岩中學除了換了一套他們能找到的最好的音響設備,其他方面並沒有去做太大的改動。

舞台下方第一排是領導席,然後是搬了自己的凳子來整齊坐著的一千多名學生和老師。再後面,是幾十家媒體,長槍短炮的一叢叢攝像機和照相機。

那些專門趕來的輪迴歌迷沒能得以入場,於是有人騎滿了操場的圍牆,有人坐在大大小小的樹杈上,有人在附近人家的窗口探著頭,……

更多的人,則擠在那個許庭生之前呆過無數次的新岩中學後山小土坡上。他們吃著東西,喝著啤酒,……如果再點上篝火的話,他們基本就算是生生把一個中學校慶搞成了小型音樂節。

操場外的人其實比操場內的人更多,新岩中學聯繫過來的民警和保安緊張的四處巡邏。

校長講話,講完教育局領導也講幾句。

小項凝在後台幫蘇楠楠整理裙子的後擺,一會蘇楠楠會站在第一個當領唱,外面那麼多人,那麼多攝像機、照相機,小丫頭們都有些緊張。

「別緊張,咱們不看他們就好了。」

小項凝安慰著蘇楠楠,其實她自己也緊張,心跳撲通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