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來你會後悔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啊,怎麼可以整天沒事哼這個。 依然在興奮中的項凝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她說:「對了,大叔,我想起來了,以前你還騙我說你就是輪迴樂隊呢,現在被拆穿了吧?你可不是我們學校畢業的。」 「好吧,我...

? 第一百五十五章不來你會後悔的

5月24日,新岩中學初二班的項凝同學要參加學校十周年校慶演出。>8_>w-ww.

沒有意外的話,到時她會和她的同學們一樣,化著奇怪的紅得像個月子雞蛋的妝,穿著白色或者紅色的統一演出服,站在一堆人中間,可能只是在第三排,一板一眼的唱一肯定不會有多特別的歌。

比如《團結就是力量》,或者《每當我輕輕走過你窗前》。

儘管如此,小項凝還是決定邀請一個人來看自己的表演,那個人有時候是對自己寵溺非常的騙子大叔,有時候是兇巴巴的家教老師。

可是他拒絕了,說他那天會有事,項凝有些失落,因為那個日子其實有些特別。

許庭生當然知道這個日子的特別之處在哪裡,它是項凝的生日。

前世,許庭生並沒有陪項凝過過生日,在他們相戀的那一年多中,經歷過一次她的生日,但是許庭生當時正在竭力爭取一個工地項目的緊要關頭,沒能趕回去陪她……當時的他,以為以後多的是機會……

但是之後,他有了時間,卻再也沒有機會。之後的那些年,每一次她的生日,他都只能獨自一個人,走到曾經最常見面的地方,說:親愛的,生日快樂。

所以,這一次他想會盡辦法,絕不錯過。

第二天,周六中午,排練了整一個上午的小項凝在餐廳吃午飯的時候,聽說了無比驚人的一個消息。於是,在反覆向同學確認,又從老師那裡得到了肯定答案之後,她又一次打電話給許庭生。

「大叔,那個表演你真的不來看嗎?」項凝說。

「是啊,我那天真的有事。」許庭生說。

「可是,不來你會後悔的。」項凝語氣篤定。

「為什麼?」

「輪迴樂隊會來,雖然app1e姐姐不能來,但是樂隊的兩個男的會來,你明白了嗎?是輪迴樂隊會來,他們會參加我們的校慶演出……所以,你還是決定不來嗎?」

「這……真的呀?」

「嗯嗯,嚇死所有人了,輪迴樂隊的兩位哥哥原來是我們學校畢業的你知道嗎?所以,我們的校慶,他們會來,這是他們的第一次公開演出你知道嗎?太厲害了,嚇死所有人了。> 8 w=w`w`.·y-a-w-e=n`8-.`c`om」

「好厲害,真是……嚇死所有人了。」

「對呀,對呀,同學們全部都在說這件事,我們都快開心瘋了你知道嗎?大家都在說,天吶,唱《童話》和《我們都是好孩子》的居然是我們的學長,這太讓人,太太……」

「可是他們好像也唱過很奇怪的歌吧,好怪的樂隊。」許庭生故意說道。

「那個也好聽呀,那個很流行的好不好?不許說我們學長壞話。」小項凝氣呼呼的替「敬愛的學長」辯護完,甚至親自哼了兩句:我在人民廣場吃著炸雞,而此時此刻你在哪裡,哦,你在給傻逼織毛衣。

許庭生哭笑不得,他真的有點後悔弄出來這歌了,我的小項凝,是將來是要做女神的人啊,怎麼可以整天沒事哼這個。

依然在興奮中的項凝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她說:「對了,大叔,我想起來了,以前你還騙我說你就是輪迴樂隊呢,現在被拆穿了吧?你可不是我們學校畢業的。」

「好吧,我承認。」許庭生老老實實的說道。

「那麼,你決定來了嗎?」

「可是我那天真的有事,很重要的事。」

「哦,好吧,真可惜。」

項凝猶豫了一會,想著要不要說出來其實那天是自己的生日,但是,大叔說他有很重要的事呢,所以,她只好無奈的掛掉了電話。

「就當有輪迴樂隊幫我一起慶祝吧。」小項凝無奈的想著。

許庭生其實要更無奈一些,當他聯繫新岩中學的領導,告訴他們自己是輪迴樂隊,告訴他們自己其實是新岩中學的畢業生,告訴他們自己希望參與校慶演出的時候……他專門叮囑過,請不要對外泄露消息。﹎﹏>吧 w`w`w·.`y=a`w`e`n-8`.=com

可是,現在連項凝都知道了。

新岩中學並不是什麼老牌名校,這一點從它的名字上就看得出來,從短短十周年的建校史也能看得出來。

所以,儘管他們也想著要借著校慶宣傳一把,擴大學校的社會影響力,但是,一所普通初中的十周年校慶,一群學生老師的表演,似乎真的沒有什麼吸引力。

甚至,負責對外聯絡的辦公室張主任在打電話給當地的各家媒體,希望他們屆時能來報道校慶的時候,對方都是一種幾乎不加掩飾的興趣缺缺的態度。

張主任千請萬求,才有兩家當地小報勉強答應會來,至於當地電視台,他們只是說,到時再看吧。

張主任因此鬱悶了好幾天。

然後,就在這個緊張又無聊的周六早晨,張主任正在聯繫僅有的幾個「成功」的畢業生的時候,突然……喜從天降。

傳說一向神秘的輪迴樂隊居然主動聯繫自己,他們……居然是新岩中學的畢業生。

雖然對方不願意暴露自己的真實信息,但是領導還是選擇了百分百的相信,因為對方沒有任何理由要拿自己一所普通中學的校慶開涮,甚至原本根本沒有理由關注到自己。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們真的是新岩中學的畢業生。而且對方身在岩州大學這一信息早已經被確認,所以,沒跑了。

「天吶,我早就說過我們學校出人才吧。」

這可是神秘的輪迴樂隊,是走出過當紅新人app1e的輪迴樂隊,他們在絡上火爆異常,連續幾歌一直盤踞各大音樂站排行榜的前列,卻始終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從來沒有公開亮相過。

所以,雖然對方說app1e這次不能來,但是這畢竟是輪迴樂隊除app1e之外的另外兩名成員的第一次公開演出埃

藏了快一年的輪迴樂隊,第一次公開演出……這意味著什麼?……轟動,絕對的爆炸性的轟動。我看以後誰還問我,新岩中學,哪個學校?

沒聽說過?現在你聽說了吧。

張主任一路激動無比的衝進了校長辦公室,然後,消息就傳向了所有老師,然後,傳遍了整座新岩中學,然後,……

當媒體的電話開始不斷打進來的時候,興奮的張主任終於開始有些忐忑,於是,他試著回撥了一下對方的電話……居然是公用電話。

最後,張主任想到了一個辦法,他在輪迴小站留言:我姓張,周六早上的電話,是真的?

下午,這條近似暗語的留言下面出現了一個回答:嗯。

張主任終於放心了,甚至接電話的時候,他都不自覺的把兩條腿翹到了辦公桌上。原先還對他趾高氣揚的當地媒體開始紛紛主動要求進場採訪,準確的說是請求,語氣懇切,熱情無比。

按理說,搞好與當地媒體的關係是十分重要的。

可是,張主任接到的電話又何止當地媒體而已。

所以,張主任只好說:「我盡量安排吧,場地限制,不一定安排得下埃」

每次這麼說完,他都會覺得好爽,前所未有的爽,先前到處求爺爺告奶奶,被拒絕,被敷衍的鬱悶和委屈,通通一掃而空。

……

「為什麼突然這麼干?新岩中學是怎麼回事?」

許庭生在河岸民居的房間里,正在面對黃亞明、付誠、譚耀、方餘慶四個人的質問。他說這是當初因為互誠教育宣傳欠下的人情,他們不信……所以,許庭生不打算再解釋了。

「我明白了,項凝,項凝在那裡。」黃亞明突然像是現新大6一樣興奮而篤定的說道。

譚耀和方餘慶在迷惑,黃亞明和付誠則把求證的目光投向許庭生,他們倆早就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叫項凝的女人,是許庭生一見鍾情的對象,卻一直被藏著。

許庭生躲避著兩人的目光,他在冒汗,這……要是暴露了,得有多恐怖?

當初許庭生並不知道自己會早早的與項凝有這麼多接觸,所以,僅僅是當作傾訴也罷,是為了給自己孤獨的守候尋找見證也罷,他把項凝的名字對身邊最親近的幾個人說了出來,他哪裡想得到後來事情會變成這樣,……

「黃亞明你個混蛋,什麼時候這麼聰明了?」許庭生痛苦的想著,要不要乾脆趁早出手掐死黃亞明,免得他繼續猜下去。

黃亞明確實繼續猜下去了,他看許庭生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極有可能猜中了。

「所以,項凝是新岩中學的老師對不對?」黃亞明像是破了大案的神探,興奮的喊道。

許庭生猛地轉頭,雙眼直直的看著黃亞明,兄弟,你的分析真是……太棒了,我自己都沒想到。許庭生一下就覺得世界又變得美好了。

「什麼情況?」方餘慶和譚耀追問。

黃亞明依然興奮,跟他們簡明扼要的解釋了一下,又向許庭生說:「我猜對了對不對?又一個姐弟戀,跟付誠,……」

黃亞明原本想說許庭生跟付誠一樣,喜歡比自己大的女人,喜歡老師……說到一半停住了,小心翼翼的看著付誠。

付誠不說話,許庭生也不說話。

「能不能見一下?」黃亞明問道。

「不行。現在絕對不行。」

許庭生的回答終於證明了黃亞明的猜測,但是,他們又有了新的疑惑,為什麼不能見?現場幾個人齊齊沉默了一會兒。

「我知道了」,譚耀突然站起來,拍手道,「我終於想明白了,有婦之夫,不是,是有夫之婦,對方一定是有夫之婦對不對?……所以,庭生才連我們都要瞞著……才不讓我們見。」

許庭生看看黃亞明,又看看譚耀,這倆天才為什麼不去當編劇?圓的太完美了。

「那還真不能見。」方餘慶在一旁悠悠的說道:「庭生,既然是這樣……你自己好好考慮清楚吧,畢竟這種情況,以後方方面面的壓力可能都會很大。」

***

補昨天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